少爷丫鬟马车上下摇晃

花雨一夜也没睡好,早上迷迷糊糊的就起来了。

“哎呀,完了完了,今天是跟那个林玉洁比试的日子啊!怎么办,要是输了多丢人啊,哎,这个破时空也没有咖啡这一类的东西,怎么办啊,擦擦擦,实在不行就爆她菊:花!”花雨愤愤地说。

“花雨,今天是你跟林玉洁比试的日子,快起来!”琉璃在她门外大喊。

“知道啦,我这就来!”花雨大声回答。

靠,今天衰神附体啊!”花雨又开始她的碎碎念。

“我在外面等你!”   “嗯。”

花雨洗漱了一下,换了一身浅蓝色的衣袍,梳了一个简单的发饰,就出去了。

“花雨,你真漂亮。”琉璃刚看见她就赞叹不已。

“什么啊,你也很漂亮。”花雨夸赞琉璃。

“是吗,嘿嘿。”琉璃笑了笑,拉起花雨的手,加快了脚步。

白夜知道了她和林玉洁比试的事情,也没拦着,他知道是林玉洁故意的。他早已告诉他们别把魔君送花雨来这儿的事传出去,不然花雨就在劫难逃,而且外界也会说蜀山来后门之类的难听的话。白夜只是卖给杀阡骨一个人情,不然以他的性子,肯定会在蜀山大闹一场,才肯收手。

“花雨来啦!”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把白夜拉回现实。

花雨一看师父也在,更是欲哭无泪。心想:我特,么命怎么这么苦啊,先是穿越,再是遇到色,狼,之后又被姐姐送来这个鬼地方,之后又是被下挑战书,之后还被师父发现姐姐跟我一起睡觉,特么昨天还没睡好,今天又跟那个骄傲自负的林玉洁比试,如果赢不了还丢了师父的脸,她可是准入室弟子啊!

“花雨,别愣神儿了,开打了!”琉璃用胳膊肘捅了捅在一旁愣神的花雨,无奈的说。

白夜施了个空间结界,免得待会儿伤了其他人。

“开始吧。”花雨现在面对林玉洁,语气没有一丝温度的说。

妈妈教过她,对像林玉洁这样的人,不用客气!

林玉洁大怒,她一个贱人凭什么对她那样说话。但碍于白夜在这儿,她不好发脾气。

林玉洁开启保护罩,见花雨根本没开,冷哼一声,还真是自大,看待会儿把你打的满地找牙!

林玉洁想着,根本没看清花雨是怎么来到她面前的,心里一惊,赶紧低声吟唱咒语。

花雨冷笑,“呵,来不及了!”一掌拍在林玉洁的保护罩上,保护罩,顿时就碎了!

林玉洁心中还保持着一丝清醒,往后退了十几步,开始低声吟唱。

一堆圆锥形的冰柱,向她飞来,她低声吟唱,一挥手,和圆锥一样数量的火球,向圆锥飞去。火球里带着蓝色的火焰,像极了地狱之火。众人们除了白夜,都惊讶的看着那火球冰锥给融化了。

“不是水克火吗?怎么变成火克水了?”  “看火球里发出的诡异的蓝光,就像地狱之火!”  “看啊,火球根本没灭!”……

下面七嘴八舌的讨论着。白夜挑了挑眉,是棵好苗子。

林玉洁大惊失色,赶紧释放出几个比火球大一倍的雪球,才勉强把火球扑灭。

林玉洁是个初级7段的魔法师,却用了两个技能才把初级3段的火球扑灭。可见这地狱之火的威力如此之大!

趁林玉洁不注意,她又向她扔了一个大火球,火球瞬间击中林玉洁,她狼狈的摔倒。

“耶,花雨赢了,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嚣张!”琉璃得意的说。

“师尊还在呢!”刘芳芳好心提醒。

林玉洁不甘心地嘟起嘴,恶狠狠的瞪了花雨一眼,花雨本来不想理她,可琉璃不干了:“瞪什么瞪啊,显摆你有眼珠子啊!”  “行了,行了。”花雨拉拉琉璃的袖子。她不怕麻烦,可也不喜欢麻烦。

林玉洁用鼻子哼了哼。

“比赛也比完了,好好练习吧。”白夜说完,走向书房。

众弟子围着花雨,都是说“你好厉害”啊,“我崇拜你”啊之类的话。

花雨轻轻皱眉,这一举动便让琉璃看见了,她说:“大家快去练习吧,不然会被师尊骂的!”

众人一听,果断选择练习。

林玉洁在一旁看的,脸色青一阵,紫一阵的,别提多好看了!

~~~

人家又来了,刚看了花千骨的片花,别提多伤心了,人家都哭了。

杀阡陌真的好霸气,就冲他那句“你若为长留弟子动她一分,我便屠你满门,你若为天下人动她一毫,我就杀尽天下人!”就为他点赞,真的好帅气,好霸气!嘤嘤嘤……为毛小骨就不选杀姐姐呢?

(其实我有点儿犯花痴了)。。。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