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在花园含乳

“爸爸,我……我……”海志细语嘀咕着,显然无法理解夏恩对自己的态度。

“你和晴儿都是我的孩子,我相信你们,不要管别人说什么闲话,只要我们一家人平安就好了,明白吗?”海志这才释怀地点了点头,夏晴也在一旁会心的笑着,夏恩把海志放在了身边的椅子上,轻声地对他说:“好了,现在就只有咱们一家三口了,你把事情发生的来龙去脉全部说出来吧!”海志点头示意,然后便开始回忆在海滩发生的一切……

随着海志的回忆越往后,夏恩的脸色就越发沉重,而当听到事情的发生跟自己有莫大关系的时候,原本露出灿烂笑脸的夏晴不禁大惊失色,身体开始颤动,双手捂着嘴巴,生怕自己失声惊叫。

“原来是这样,果然跟我们的推测相近……”夏恩淡定地回应说,“好了,这件事就到此结束,谁对谁错已经明了,但为了我们部族的安定,你们绝对要将这件事保密,懂吗?”

“我知道了,我会将这件事永远藏在心底……”海志一边说,一边看着夏晴。

“晴儿?”夏恩质问着在还在一边发呆的夏晴。

“啊?哦……我知道了。”夏晴侧着脸回答说,还偷偷地用手在擦拭着眼角。

“好了,下面我要宣布几件事,你们仔细听好了!”夏恩非常严肃地说,“首先,作为海志的处罚,从今往后,不得再进学堂,也不得继续修习五行法术。”

“我知道了,其实这对我来说也不算处罚,你们应该都知道,我的修习早已到了尽头。”海志带着苦笑的说道。

“好,第二件事,从明天起,我们要换个地方住了。”

“真的?搬家?为什么?”夏晴问道。

“因为从明天起,我将接替杰宁,担任五圣族的族长,所以我们一家就要搬进五圣殿里。”

“族长?爸爸你要做族长了?”夏晴继续发问。

“没错,这是杰宁族长代替杰敖承担过错的而采取的自罚,所以你们往后就不要为难杰敖了,他一定悔恨不已。好了,你们都收拾收拾行李,明天一早就要搬走。”说完,夏恩便转身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真有点不舍得呢,在这住了这么久了,”夏晴环顾四周,然后将目光落在海志身上,“不过,从今往后,就没有人敢欺负你了!”

“呵呵……对啊……我去收拾房间了。”海志硬是挤出了半点笑脸,没有直视夏晴的目光,然后缓缓地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海志……”

海志坐在他最喜欢的靠窗椅子上,抚摸着窗框,仰望窗外的星空,跟在牢房里看到的一样,但感觉却相去甚远,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发生了那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到底是福是祸,海志心里完全没有底,明天又要换地方住了,变迁总会令人感到不安,但是又阻止不了的话,只有硬着头皮上了吧。

翌日清晨,夏恩领着夏晴和海志离开旧居前往五圣殿,一路上,族人纷纷向新族长夏恩行礼鞠躬,夏晴和海志跟在后面的也觉得沾光不少,一行人走到村子东面的一个小山坡下,只见一排高耸的圆木栅栏挡在了上山的路上,栅栏中间有扇大门,两名身穿铠甲,手执长剑,身材魁梧的武士正驻守在门的两边,见夏恩到来,方才打开,并非常谨慎的盯着跟在后面的两人,让他们感觉好像做了贼似的心虚。进入大门,一条石头铺砌成的阶梯一直延伸至山顶,石阶异常宽大,即使通过一支骑兵部队也不在话下,而石阶的两边每隔十步就有武士伫立着,一动不动。

“他们是什么人啊,好奇怪的装束啊,而且身材也比我们族人要雄壮得多。”夏晴一面观察石阶两旁的武士,一面质疑说。

“他们是我们五圣族的同盟炎腾族派来的武士,专门负责保护族长及其家眷的侍卫。”夏恩说。

“为什么要让外族的人做族长的侍卫呢?我们村子里都有自己的侍卫啊。”

“你应该清楚,我们五圣族人善使五行法术,但特异的体质也造成了躯体的孱弱,一旦无法使用五行法术则形如废人,而炎腾族人则刚好相反,有着强壮的体魄和高超的武术,与我们互补长短,确保万无一失。”

“那为什么只有族长才有这样的保护,其他族人呢?”

“傻孩子,他们可是炎腾族人,并不为我们所能调遣,他们在这只听一个人的命令。”

“谁?”

“上去就知道了,走快两步啊,他们都在等我们呢!”

大概走了一二百级的石阶,三人来到山顶,只见一座庄严、古朴的殿门矗立在众人面前,厚重的殿门向两边延伸出夯实的围墙,四根粗大的立柱支撑着殿顶,殿顶呈四角外伸状,在末端的翘角之上站立着数只形态怪异,似犬非犬的小兽。

“爸爸,那上面雕刻的是什么动物啊?样子好奇怪哦!”夏晴指着那些小兽问道。

“那是嘲凤,乃龙之九子之一,平生好险,善飞檐走壁,故让它负责守卫屋顶,”夏恩一边解释一边将夏晴的手指盖了下来,“好了,这里是五圣殿,要严肃庄重,不要四处张望,更不要用手乱指乱摸,懂吗?”

夏晴嘴里鼓了鼓气,点头答应了,海志只是静静地跟在她身后,好像生怕踏错一步路似的。

殿门缓缓打开,发出低沉轰耳的声音,似乎在诉说它厚重而古老的历史。跨进殿门来到一个宽敞的大庭院,庭院正中有一尊石人像,人像盘坐于高台之上,双眼微睁,直眺前方,气定神闲,还有那长须与垂眉,乍一看去,跟道矩颇为相似。

“他是道儒祖师,是五圣族的创始人,也是道矩师父的祖宗。”夏恩似乎察觉到夏晴又想发问,便抢先解说了。说完来到石像深深地鞠了一躬,后面的两人也跟着鞠了躬。绕过石像,便看到了五圣殿正殿,殿前敞开着六扇高门,壮观而威严。门前站立着两排侍卫,尽皆重甲披身,利剑握手,严阵以待,犹如铜墙铁壁一般。而杰宁此时正在殿里与道矩及其他长老在商议着什么。见到夏恩一到,马上迎了过来。

“时辰快到了!快进来吧!”杰宁一面拉着夏恩一面说到。

夏晴和海志也紧跟在后,走过两排侍卫之间的时候,海志突然感觉一阵寒气从身旁传来,直冲脊椎,让他直打寒颤,拧头一看,一位身型高挑,体态挺拔的侍卫正死死地盯着他,在厚重的头盔之下,一双细长上挑,散发着腾腾杀气的丹凤眼就像两把尖刀刺进海志的身躯一样地瞪着他,走到哪跟着瞪到哪,让他整个人都僵硬了起来,海志心寒不敢多望,只管跟着夏晴走,不料每走出一步,只觉身后寒气更甚,仿佛下一刻,那侍卫就要冲出来拔剑出鞘,直劈后背!恐怖的幻想让海志顿时失了心神,头重脚轻,扑地一下被门槛给绊倒在地。

“海志!你怎么了?”走在前面的夏晴马上把海志扶了起来,“看把你吓得脸都白了,不就是换了地方嘛,我们以后就住这里,你得快点适应啊!”

“我……没事……没事。”海志惊魂未定的答道,他被夏晴搀扶进了殿堂之内,一眼也不敢再向后看了。一进殿堂,海志又是一惊,住惯了平房小屋,这五圣殿的规模可让他目瞪口呆:殿堂之宽,人说出之话语能有回音;殿堂之高,须扶冠仰首方能望其顶,巨大的五圣帝壁图绘于殿堂正北墙上,大墙之下有一宝座,座前一长案,案上摆放着卷轴和甲刻。道矩手捧金箍冠和族长锦袍站在长案之前,夏恩和杰宁在众人注目下慢步走到道矩跟前,然后跪拜了下来。

“时辰到!五圣族族长禅让仪式,开始!”道矩高声宣道。紧接着便是纷繁冗长的仪式步骤了。

在人群后面的夏晴显然是坐不住了,她拉了拉身旁的海志说:“这里没我们的事了,咱们去殿后的房间看看怎样?”

“这样不好,”海志轻声地回答,并且头也不敢扭动一下,“大家都那么专注,乱走动会坏了规矩的……”

“嗨,就是因为大伙都专注着仪式,才没空理会我们俩小鬼呢!”说完,夏晴一面躬起腰,一面拽起海志的胳膊就往人群身后走。海志挣脱不得,硬是被夏晴拉出了殿堂,殿堂的西北和东北各有一门,通往后院,两人从东北门出,而正如夏晴说的那样,根本没人留意他们的离席。来到后院,又是另一番景象:四周都是盆栽和花圃,中间长着一棵粗大的梅花树,树下一石桌和四石椅,而围着庭院的则是族长及家眷的起居用室,布局妥善,一应俱全。

将所有房间都游览一遍之后,夏晴挑了一间正东面的一间房间给海志,在所有房间当中就数这间光线最为明亮,打开窗户,只见那无垠的海平面与碧空交汇。“大海的那一边会有什么呢?”站在高处以绝佳的视角将这海景一览无余,海志觉得心胸都变得宽敞了许多,开始遐想远方。

“怎么样,我给你选的这间房不错吧!虽然要适应新环境还需些时日,但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可怕不是吗?放心吧,我和爸爸的房间都在你隔壁,把你啊包在中间,谁也欺负不了你!”夏晴捧着海志的手带着安慰的语气说道。

“姐姐,就算你不愿意听,我也想说,真的谢谢你!海志会努力过好每一天,不再胡思乱想,不再苦着脸,不再让爸爸和姐姐为我操心。”

“傻孩子……”夏晴用手指刮了刮海志的鼻头,笑着说。

“晴儿,海志,你们在房间里吗?快出来!”外面传来了夏恩的呼喊声,两人赶紧快步走出房间,只见夏恩领着一队侍卫站在庭院中间,身旁还站着一位特别的武士,相比其他侍卫,他显得更加魁梧,身上盔甲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肩上还披着赤红的披风,粗眉硕脸,威风凛凛。

“我给你们介绍下,这是侍卫长高云将军,统领族长侍卫队,专职保护我们的安全。”夏恩介绍道。

“末将高云见过公主、公子!”高云给两人拱手敬了一礼,随后用那高亢并且带着命令语气的说,“高冰,出列!”

这一下吼声让涉世未深的两人吓了一跳,好像做错了什么事被训斥似的。高云话音刚落,一个身影迅速从队伍中闪了出来,带着一阵疾风踱到高云跟前,噼里噼里的盔甲摩擦声极其悦耳。海志抬头一看,喝,又是那双细长上扬的丹凤眼!依然是目露凶光的瞪着海志,海志立刻拧开头,不敢多看,他心里寻思:我到底什么时候得罪过他啊?明明是第一次见面。

“这位是末将之女,高冰,今后将作为公主的贴身侍卫。”高云介绍道。

“在下高冰,见过公主!”高冰向夏晴恭敬地行了个礼并用那铿锵有力地嗓音说。

海志又是一惊:这位对自己杀气腾腾的人居然是女人,细看之下,除了眼睛之外,相貌跟高云确实相似,但明显细致清秀得多,但是刀锋剑尖般的锐气实在让海志退避三分。

“初次见面,我叫夏晴,以后就有劳您了!”夏晴把海志也牵了过来说,“既然您是我的贴身护卫,那也应该连我的弟弟也一起保护好罗!”

“抱歉!恕难从命,在下只保护公主一人。”高冰冷酷的回绝说。

“你说什么?”夏晴立刻竖起眉毛,有点生气的瞪着高冰说。

“公主勿急!因为公主贵为千金之身,所以才会如此安排,除了高冰,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侍卫都会全力维护公子的安全,请公主放心!”高云急忙解围说。

“那还差不多!”夏晴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当天傍晚,众人都离开了五圣殿,夏恩把夏晴和海志叫到了跟前,说:“好了,从今天起啊,你们两个就是五圣族的公主和公子了,为人处事都得小心谨慎,要以身作则,团结和爱护族人,不能再想以前那样淘气了,尤其是你,夏晴!”

“知道了啦,族长大人!”夏晴鼓着腮帮,伸出小舌头,淘气地回答道。

“你这丫头,就是大不透,好了,大家都忙了一整天,早点休息吧!”夏恩一声招呼下,两人便各自回了房。

五圣殿门外,高云和高冰正在重新布防,吩咐手下各司其职之后,两人在闲暇之际细语聊了起来。

“冰儿啊,你今天一直提防着海志公子,这是为何啊,庆幸族长没有察觉。”

“父亲难道不觉得奇怪吗?”

“奇怪?什么奇怪?”

“明明是杰敖受伤昏迷,却说是他犯了错,杰宁族长还因此退了位,而海志却关了一天之后无罪释放,而且毫发无伤,直接做了新的公子。”

“这是五圣族的内务事,我们只管保护族长及其家眷的安全,其他事不到我们管。”

“内务事我们当然不管,但是这次事件最大的疑犯海志就在五圣殿里头啊,他既然能伤害到杰敖,就不排除有伤害族长和公主的可能。”

“这也只是你的猜测而已,况且海志公子虽说是养子,但是跟族长和公主的关系甚为亲密,出不了什么事的!”

“父亲,作为侍卫,就应该把所有潜在威胁都排除掉,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在把海志的底细查清楚前,我是不会对他放松戒备的!”

“但你得把握好分寸,不露声色啊,像今天的举动就实在太露骨了,他毕竟是族长的养子啊。”

“是,我明白了!”

结束了议论,两人迅速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好像什么事都没说过一样。

当晚,战战兢兢过了一整天的海志终于可以安静的休息下了,新房间比以前的大得多,虽然房内应有尽有,装饰陈设也颇为华丽,但却让他感到空荡荡的,躺在床上,厚实而柔软的被褥似乎没有想象的那么温暖,明明门窗都关闭的严严实实的,但寒风还是无法阻挡的窜了进来,海志把被子的边角都卷屈起来,把自己裹成了包子似的,漫漫长夜,虽有睡意,但却辗转难眠,静谧的夜晚隐隐传来阵阵海浪冲刷滩面的声音:唰啦啦……唰啦啦……听着听着,海志慢慢模糊了意识,进入了梦乡。

黑夜渐去,黎明将至,一股清新的夹带着海水的气息飘进了海志的鼻孔里。他慢慢张开眼睛,只见四周还是一片漆黑,只是在紧闭的窗口微微渗透着灰蒙蒙的光晕,海志爬起身,随便披上了外衣就走到窗前,推开窗户,柔和的海风迎面吹来,将宿夜的倦气一吹而散,海志远眺海天之际,一股光芒正渐渐由弱变强,由小变大,像是有颗潜藏在海里的宝石快要浮现一样,就在一眨眼的时间,海天之间露出了一张光亮的小嘴,并且慢慢的张开,光芒迅速地覆盖了海平面,也照亮了天空,“好美的日出啊!”在海志的赞叹当中,太阳整个升了起来,在照亮海滩的一瞬间,一支整齐的队伍也赫然出现了,只见他们光着上半身,扎着马步一动不动,而在最前面领队的正是高云,随着他一声令下,队伍开始操练,步步稳健,拳拳蓄力,他们身上结实的肌肉在朝阳下闪动着光辉。“要是我也能像他们一样威武就好了!”海志看着操练的队伍发出了由衷的羡慕,突然,一个念头从他心里萌生,兴奋的海志不顾一切地冲出了房间,正在夏晴房外驻守的高冰还以为有不速之客,佩剑已拔出了一半,才发现是海志,没来得及问他去向,海志就一溜烟的跑出了庭院。一路狂奔,海志跑到了海滩边直到操练的队伍面前,扑地一下跪拜在高云面前。高云先是一惊,然后马上扶着海志说到:“公子快快请起,你这是为何?折杀末将也!”

“海志恳请将军……”海志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教我……武术!”

“这,这如何使得?公子你在说笑吧!”

“若将军不答应……海志就长跪不起!”

“公子,你这是……”高云脸一侧,眼珠子转了一圈,接着说道,“好吧,我答应你,你快快请起!”

“啊?你真的答应了?”海志将信将疑,“你真的肯教我武术?”

“公子勿疑,其实我作为侍卫,是有义务教导族长及家眷一些基本的防身武术,像以前的族长杰宁和公子杰敖他们都学过,所以公子你想学,我就可以教。”

“太好了,师父在上,受弟子一拜!”

“公子快起来,”高云把海志扶了起身,“我刚说了是义务教导,并非师徒传授,公子不要误会了。”

“好好好!总之,将军你肯教我就行,多谢将军大恩!”海志连忙叩谢。

“习武是件极其艰苦的历练哦,公子可有掉一身肉的觉悟啊!”

“将军只管下令指教,再苦再累我也能承受得住!”

“好吧,明天日出之前来这里见我。”

“遵命!”海志躬身再拜,欣喜的离开了。

看着海志背影,高云捋了捋胡子,心里在回想着与高冰之前的那段对话……

第五回鱼跃

轩辕历275年,五圣族。

“父亲,这是真的吗?你要教海志武术?”

“没错!”

“难以置信,你忘了我之前跟你说的话吗?这样做会酿成什么后果你没有考虑过吗?”

“我当然有,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你叫我如何放心,一旦你让海志学会了武术,那么到时候他有异动的话就连我们都无法克制他了啊!”

“看把你紧张的!我是经过深思熟虑才作此决定的。”

“那请父亲说说,怎么个深思熟虑。”

“首先,海志公子表现出最大的诚意来求教于我,若我不答应,让族长和公主知道了,一定会心怀不满,对我们不利;其次,我虽答应执教,但怎么教,教出什么成果就有很多选择了。”

“哦?请父亲明示!”

“现在的孩子大多缺乏耐性,心浮气躁,急于求成,精深招式我一概不教,只授他基本功和入门套路,然后就这么磨上三五年,待他没了热情,消了兴致,自然就会放弃,到那时候,我们既没得罪族长,又不会让海志成为我们的威胁,此乃一箭双雕之策也!”

“唔,果然有理,那我就没意见了!”

“呵呵,就这么办!”

深夜,五圣殿外石阶上,又一次密谈结束了……

翌日拂晓,在海滩边,海志来到操练队伍当中,看着人人都练得起劲,他恨不得马上跳进队列里加入当中。

“高将军,我该练些什么?”海志满怀期待地看这高云说。

“你呀……”高云继续督导操练,没有正视海志,“得先从基本功练起。”

“基本功?那基本功要做些什么呢?”

“武术的基本功简单的说就是增强体力,”高云指了指海滩,“你先沿着海岸线跑一个时辰。”

“是!”一声答应下,海志掉头就开始奔跑,一开始兴奋,越跑越快,但不到半个时辰,就气喘吁吁,由奔跑变成慢跑,最后变成了碎步走,眼看快要断气了,海志摇摇晃晃地走到高云面前,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将……将军,我……我实在跑……跑不下……去了,能歇歇再……再跑吗……”

“如果你不能连续跑上一个时辰,那就不用来见我。”高云冷冷地回答道。

一个时辰?海志心里惊诧不已,连半个时辰都跑不下来,如何跑一个时辰?不过看着高云那铁青的脸,便不敢多问,灰溜溜的转身继续跑,回忆起当初学五行法术的时候也尝不少苦头,想必这武术修炼也是根硬骨头,只能硬啃下去了。于是,海志开始了日复一日的长跑。

随着奔跑路程的加长,海志逐渐觉得脚步越发轻盈,呼吸越发深厚,从半个时辰,到一个时辰,并且自己加码继续跑,最后连他自己都忘记跑了多长时间,跑了多长的路程,以至于海滩上的每块礁石的位置和形状,哪里有洞窟,哪里有海螺,他都了如指掌了。完成了长跑训练后,高云又接让海志从海滩换到了五圣殿前的石阶上,逐阶的来回上下跳步,一跳又是半天,随后便有倒立、挑水、砍柴、扎马步等一系列的苦力磨练,每天从日出到日落,海志总是弄得浑身汗臭,鼻青脸肿的回到五圣殿,让夏恩和夏晴看着既心疼又欣慰,因为海志每天都干劲十足,朝气蓬勃,经常一个人把全家人的饭菜都吃光,原本瘦弱矮小的海志开始迅速地茁壮成长……

轩辕历281年清晨,五圣族海滩边,操练的队伍当中多了一个年轻的身影,15岁的海志长成了健壮的小伙子,虽然相比身边的武士要瘦小些,但那个爱哭爱躲,只会缩在家人身后哆嗦的小鬼早已成为了人们的记忆。

高云和高冰在队伍后方不远处注视着,相比高云的淡定,高冰则显得焦虑异常,愁眉瞪眼地盯着海志。

“父亲,你还打算训练海志到什么时候,这可是养虎为患啊!”高冰按耐不住地说。

“唉……六年,他练基本功练了足足六年,非但没有懈怠,反而越发起劲,更别说放弃了。”

“看来父亲不但没有戒备他,反而开始欣赏他了吗?接下来该是对他全力栽培了吧!”高冰有点斗气的说。

“哈哈哈,你妒忌了?”高云咧开嘴大笑。

“父亲!你……我没功夫跟你开玩笑!”高冰猛地一跺脚,拧转身不理会高云。

“啧啧,你就是干着急,听我说,”高云收住了笑声,“海志他跟了我练了那么长时间,不教他些拳术,族长那边是肯定说不过去的,再说他现在练的不就是入门的五步拳嘛,他就是练上一百年也成不了气候。我让他跟着大伙一起练,不过是为了混个排场,装点门面罢了。”

“那他要这样继续练下去,你不得教他更精深的拳术吗?”

“你放心吧,我已经想了一个办法,让他知难而退!”

“那好,等父亲做成了再作定夺吧!”说完,高冰头也不回快步离去。高云看着挥汗如雨,精神昂扬的海志,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在五圣族北方是大江入海口,水流湍急,几乎无人在此活动,只有一个身披黑袍、额头上箍着一块宽大的皮制护额、两支小臂包上了黑色布条的勇者时常出现。这一天也不例外,只见他在岸边沉默一阵子,似乎在念着什么口诀,然后突然奔跑起来,在离江面咫尺之距便飞身一跃,在投入江里的一刻,他高举右手使劲拍打入水中,江水瞬间就把他整个人淹没了,不到一眨眼的功夫,周围江面上冒起了大量的气泡,“轰——!”一阵巨响,江面被掀开了一个窟窿,一条巨大的火柱冲天而起,随后开始向大江中部延伸形成一堵火墙,像水坝一般将汹涌的江水阻挡了起来,勇者的身躯也逐渐浮现了出来,他的手掌按压在江底的泥土当中,原本湿润的江泥变成火山表面的熔岩般通红干裂,刺眼的火光从裂缝中透出,一直绵延到火墙喷发之处。勇者紧咬牙关,脸上冒出滚烫的汗珠,火墙缓缓向大江最深处延伸,突然,一波激流铺盖过来,将火墙从最外侧开始扑灭。

“哼,果然还差远了!”勇者一声长叹,飞身一跃跳回到了江岸上,火墙也在瞬间被江水全部扑灭。一阵劲风掠过,吹拂起勇者的头发,露出了一张英气的脸。

“杰敖,原来你在这!”杰宁在背后呼喊着,“你真不要命了!你纵然修习心切也不能如此冒险啊!”

“父亲,我已经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杰敖望着川流不息的江水感叹地说。

“我知道你还一直为输给海志的事而耿耿于怀,但是敖儿啊,人的一生就像这大江一样,充满着波折和漩涡,你只有细水长流一心向东才能最终抵达大海,切勿因为小小挫败就乱了心性,走火入魔啊!”

“父亲,我没乱,也没嫉恨海志,相反,我还要感谢他,是他教会了我只有在遇到危险而被逼至绝境的时候,人才会发挥出最大的潜能,父亲你也曾经告诉过我,处在战乱当中的人往往要比处在太平当中的人要坚强得多,我不过是用这个道理来磨练自己罢了。”

“敖儿,你可是我唯一的儿子啊,要是你有个万一,将来九泉之下我有何脸面去见你母亲啊!”

“正是因为我是你唯一的儿子,所以父亲,你更应该用最严苛最艰苦的方式训教于我,而不是处处忍让、包容我,否则,我只会变成让你失去族长之尊的逆子而已。”

“敖儿,禅让族长之位完全是我个人的决定,没有怪罪你的意思……”

“父亲,你的溺爱只会害我变成祸族殃民的败类而已。”杰敖冷若寒冰的话打断了杰宁的苦苦安慰,随即转身离去。

“敖儿……”望着杰敖的背影,当初意气风发的少年变成如今这般冷酷无情,杰宁顿觉心如刀绞。

傍晚,海滩边,海志结束了一天的操练,正准备向高云告辞,不料却被单独留了下来。

“公子,你跟我练习基本功已经六年了,是时候教你些真正的武术招式了。”

“真的吗?实在太好!太感谢你了高云将军,我要怎么报答你呢?”高云正在想象海志应该有的反应,谁知道他听到的却是——

“请将军赐教,我当勤加练习!”海志冷静而沉着的话语让高云吃了一惊,当年情绪起伏不定,心志脆弱的爱哭鬼早已长大,常年的苦练不仅强壮了体格,更强韧了意志。

“好,我今天传授你擒拿拳中的两招,首先,你用直拳攻击我!”

海志有点犹豫不前,自六年前在海滩与杰敖拼死争斗之后,就再也没跟任何人有过比试,虽然这不过是毫无危险的练习,但也让海志略感紧张,但高云命令在前,不敢不从,于是跨步向前,抡紧了拳头朝高云挥去,就在即将击中的一瞬间,高云左手顺势抓住了海志的手腕,右手架起他的手臂,两脚迈出轻盈的步伐,一转身用后背抵着海志,利用他的冲劲一把扛过肩膀,海志一时间觉得乾坤倒转,还没清醒过来就被摔在了地上。

“这招是擒拳摔,”高云没有理会海志是否受伤,继续说道,“来,继续,用侧踢攻击我!”

海志爬起身,不顾身上的泥沙,快步向前,右腿一提,向高云的肩部踢了过去,高云迅速下蹲,以左脚为支点,旋转身体,然后伸出右腿劲扫海志支撑身体的左脚,“呃啊……”一阵惊叫声中,海志又觉天旋地转,身体翻了几圈才扑倒在地。

“这招是扫堂腿,以上两招都是利用对手的行动力,快速找到支撑点而后发制人防守反击,你都看清楚了吗?”高云解说道。

“看清楚了,但是要使出来对我来说不太容易啊。”海志一边爬起身,一边担心的说。

“呵呵,那就得你自己好好琢磨,多加练习罗!我还有防务事要做,先走了,等你练好了再来找我过招吧!”高云说完就扬长而去了。

“将军,这……”海志迷惑的看着高云,正想发问,不想他已远去,心中彷徨不已:这两招看似简单,但技艺极高,而且没有人陪练根本不可能自己掌握,这该如何是好?就在海志苦思之际,只见海面漂着一截枯木,随波逐流,没有定向,海志灵机一动,有办法了!

翌日,海志找来一根与成人重量相若的木桩,然后像植树一般插入海滩的泥沙中,用以练习扫堂腿;又找来一口大麻袋,装填上百斤的沙土,用作练习擒拳摔,就这样,海志对着两件死物日复一日的练习,高云和其他侍卫偶尔看到,都不禁为海志的傻劲发笑。

五天过后,海志约见了高云。

“哦,你如此快速便练好了?”高云带着怀疑的目光直视着海志。

“将军,能否劳驾您给我两次机会?”海志谦恭的说道。

“两次机会?什么意思?”

“将军所教的擒拳摔和扫堂腿,都是对抗性极强的招式,海志不才,无法独自完成练习,但海志也知道将军防务繁忙,无法抽空与我对练,故请将军给我两次验试机会:首次,乃查漏补缺,再次,则立竿见影,决定我能否继续练习武术。”

高云听了心里暗喜:别说是你,就算是高冰,甚至是我,没有人陪练就永远无法真正在实战中施展这两招,仅仅跟我交手两次便想掌握,真是异想天开。

“好啊,没问题,现在可以开始第一次了吗?”高云摩拳擦掌的说道。

“请容我稍作准备!”海志说完,深吸一口气,运至丹田,大步一跨稳扎马步,一手推掌,一手握拳护胸,“将军,请赐教!”

看到海志稳健的架势,高云倒有了些许佩服:果然没有跟我白练六年,今天就让我亲自检验你到底有多少斤两!

“公子,请接招!”话毕,高云纵身踱步而进,提起铁锤般拳头挥向海志,苍劲的拳风扑面而来,海志双手顺势擒住高云的手臂,准备摔跤,怎料高云的手臂异常粗壮,加上包覆在外的铠甲,海志感觉擒住的不是人的手臂,而是一条活脱脱的蟒蛇!高云一使劲便挣脱了海志的手,一拳击中了他的胸膛,中拳后海志连退几步,用手按着胸脯连连干咳。

“公子不要紧吧?”高云有点担心地说。

“咳咳……我没事,”海志直起腰板,重新摆好架势,“继续来!”

“看好咯!”高云小喝一声,跨步向前,快到海志面前时,左脚一架步,右腿高抬使出一记侧踢,海志见势立刻蹲下躲过,然后旋转身体背对高云,使出扫堂腿,只听得背后一声:“太慢了!”等海志转完一圈面向高云并伸腿扫击之时,高云已侧身倒立,躲过海志的扫击,再用单手撑地,翻转一个跟斗,轻盈落地。

“果然不行吗……”海志还依旧保持着扫堂腿的姿势,若有所思,自言自语。

“呵呵,公子莫急,你仍需多加练习才是!”高云在一旁说道。

但海志没有回应,依旧陷于沉思中,高云暗喜:你就继续琢磨吧,就算琢磨到了天下无敌,却无法在实战中施展,那一切都是白搭!

“公子,末将先行告退,还有一次机会,望你慎重!”

“啊……哦,好的,多谢将军赐教!”海志这才清醒过来回应说。

随后,海志看着之前练习用的木桩和沙袋,寻思道:“用这两件死物练习,再与活人对抗,成败早已注定啊!怎么办……怎么办……”海志一边想一边碎碎念,“物是死的……人是活的……活的,招式是人想的,所以招式也是活的……”海志突然恍然大悟,立马跳了起来,“我明白了!”

数日过后,海志再次约见高云。

“公子啊,你别忘了,这可是你最后一次机会,”高云挽着手臂说,“要再失败,我就不再教你了!”

“我知道,之前的约定我牢记在心!”海志肯定地回答说。

“这才过了几天,你就练好了?”

“练好了!”

“你别后悔哦!”

“绝不后悔!”

“好,公子做好准备,说来就来!”

海志立刻退后几步,摆好架势,“请将军赐教!”

高云暗想:“哼,好小子,今天就让你彻底死心!”随即蹬地向前,每蹬一步都挑起了沙土,高云握紧拳头,对准海志就来一记旋冲拳,拳速极快且旋转,眼看拳头就要击来,海志迅速侧身,伸出左拳刮挡开高云的来拳,使之偏离原来的进攻方向,然后弯曲右臂,伸出手肘,使出全身的力气撞向迎面而来的高云的前胸,“嘭!”两人一下撞在了一起,巨大的冲击力将两人弹开数尺。

“这是……”高云疑惑地看了看海志,再低头查看自己前胸上的铠甲,竟然出现了轻微的凹陷!

海志只觉手肘有点发麻,心里暗喜:“成功了!”

“哼!还没完呢!”高云有点恼怒,狂奔过去,纵身一跃,紧接着高速旋转使出一招旋风腿劈向海志,“哼,我用了这招就算你来扫堂腿也没用!”高云自信满满地想道。怎料高云一招下去竟然踢空。

“什么……人呢?”高云惊叫道。

海志没有转身,而是用一个侧身倒地避过来招,再用单手支撑地面,使身体横向悬空,对准高云下身猛力踢去,高云猝不及防,被踢出一丈开外,翻滚了一圈才停下来。

“这……这招是!”高云抬头望去,只见海志正俯视着自己,让他心中莫名萌生出一丝恐惧!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