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女老板来一炮12P

长刀被解职了,现在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算是什么?即不是中队长,更不象是个士兵。没有哪个士兵身边会跟着四个卫兵的。

第一中队长由左世杰担当,可长刀还是住在第一中队里面。这不但让长刀觉得莫名其妙,连左世杰他们也同样无法理解,而落山队长同样无法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中军帐内,第四兵团的几位最高将领正坐在一起,他们讨论的不是如何进军。事实上,面对鑫越公国这样的小国家,他们根本没放在眼里,不要说兵强马壮的第四兵团,只怕跟在后面的第八兵团同样没把这个小公民放在眼里。

第一军团长马玉坤用手轻轻敲着桌子,事情已经很明显了,那个长刀并不是普通的人。虽然他自己的身手大家都还不了解,可他训练的方法已经为大家所知了。

兵团司令可是圣斗士理德大人,落山看不出,司马军看不出,可他看得出来。那套合击的剑法的确是出自关外。事实上,第一中队学会的并不是一套完整的剑法,那本是一套双手剑的剑技。

在一名好剑手手中,可以双手使用此剑技,自动组合。由于是一个人使用,威力远大于不同人之间的组合。

而能自如使用这套剑法的人,至少也是位天空武士了。

听完理德大人的解释,大家至少可以肯定一点,那就是长刀至少是位天空武士。天空武士在中亚帝国的确很多,差不多有上万人可以达到天空武士的水准。

也许你以为天空武士与大地斗士只有一级之差,可事实上,大多数人,终其一生,也无法再进一步。斗士,是战士中最能进升的。

伍营想了想说道:“这样吧,大人,我看先让他到我们第二军团里,我先给他一个营试试,您看如何?”

冯运生也不傻,伍营虽然话是这样说的,可谁都看得出来,他是想先把人弄到自己军团里再说。这个长刀很是神秘,虽然看起来太年轻了些,应该不会达到斗士的水准,可他至少更有前途。

“不好吧,此人来例不明,还是先放到第三军团里,让他锻炼一下比较好些。”

“都不用说了,你们的意思我都明白,再说了,要锻炼难道我们力士营会比较差吗?”司马军是个直性子,本来把长刀的中队长撤了他心里就有些不高兴,这两人抢着要人,用意太明显了些吧。

“别吵了,还是听听大人的想法吧。”路凯德说道,其实,对于这位兵团司令的想法,他大约已经猜到了。

“不用争了,如果他只是位天空武士,那就比较好办了,相信大家都明白我说的意思。可万一他是位斗士,就不容易办了。要知道,任何一位斗士,在国家里都是注册的,我们无权随便把他收到我们兵团之中。”理德扫视了大家一眼说道。

众人齐齐点点头,他们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兵团里斗士的数量,并不是说兵团司令有能力就可以多请几位的,在京城里,这些人都是备案的,哪个兵团可以有多少位斗士,那是需要大帝亲自批准的。

“将军,我回来了。”门一开,从外面走进来的是护卫营营官铁仇。

“查的如何?”理德问道。

“嗯,您记忆的没有错误,的确没有二十二岁以下的斗士,一个也没有。”铁仇说道。理德大人年纪虽然不下了,可他的记忆还是相当的强。全帝国三百多位斗士,虽然不是他能够全部了解到的,可在他的记忆里面,二十二岁的斗士,还是会留下非常深刻印象的。

“那就好。”理德大人长出一口气说道,他最但心的就是长刀是位斗士,那一切就都不能在他的掌握之中了,这样的事情必须上报大帝。

“可我还查到一件有趣的事情。”铁仇接着说道,拿起桌上的水喝了起来,他是理德大人的亲信,而且理德大人也并不是一位非常古板的将军。

“说说看。”司马军这才知道,为何护卫营营官失踪了,原来是去查长刀的来例,看来理德大人还是比较心细的。如果长刀真是位斗士,让他作一名中队长就太过份了,只怕到时候理德大人也不好交待。

“在一万两千名天空武士之中,年纪在三十以下的有一千四百多人,而在二十二岁之间的,大约有四百人左右。按大人给的线索,在关外的天空武士,又附合条件的,只有三位。其中两位已经可以确定不是了,因为在半年之内,都有人可以证明他们出现过。”铁仇说道。

“哦,接着说,看来另一位就是我们要找的长刀了。”马玉坤很感兴趣的说道,天空武士在第四兵团中也并不多见的,能收罗到一位高手,相信大家都会很高兴。

“另一位天空武士年仅二十一岁,叫莫名,他的父亲也是位天空武士,可惜在去龙岛的时候受了重伤,虽然活着回来了,可成了残废。这位莫老先生,一生的愿望就是能够成为一名伟大的龙骑兵。他没能作到,因此一直希望他的儿子能够作到这一点。”铁仇一口气说到这里。

所有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们对于龙岛并不陌生,作为一名斗士,连他们也同样不敢去龙岛试验,要知道,能从龙岛活着出来的不到万分之一,而有幸能成为龙骑兵的连百万分之一都没有,那是用生命去赌。

即便是身为圣斗士的理德大人,同样不敢去作这样的试练。龙骑兵,哪怕仅仅是个刚出炉的龙骑兵,他的身份地位已经等同,甚至高于剑圣了。

大中亚帝国,有四位剑圣,却只有一位龙骑兵,那代表的是战无不胜,力量与荣誉的象征。对于这位莫老先生,他们充满了钦佩,哪怕他没有成功,能够活着回来,就已经证明了他的能力。

“莫名在十七岁的时候,就已经通过了天空武士的测试,同时他在表演的时候,还打破了一项记录,如果大家回忆一下,相信都会有些记忆的。”铁仇笑了笑说道。

“繁星剑法。”路凯德轻轻吐出这四个字来。

“没错,少将大人的记忆非常准确。在四十岁以前能够练成繁星剑法的,目前所知的好象只有这个叫作莫名的少年。而从那以后,这对父子就失踪了,再也没有出现在任何人的眼中过。”

“也就是说,这个叫莫名的少年,在十七岁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大地斗士的实力?”理德有些不敢确定的说道。

“差不多,事实,就算是在坐的几位大地斗士,只怕依然无法自如的使用这套最为华丽以及威力的剑法吧。”路凯德说道。

伍营,冯运生,铁仇和司马军同时点了点头,他们的确还无如自由的运用这套剑法,繁星剑法实在太过繁复,要求也太高了些。

理德将军笑了笑说道:“很好,非常好,大家要记住,我们还无法判断他是不是那位莫名。而且就算他是也没有关系,因为他只是位天空武士,而不是位斗士,我们有权把他留在第四兵团之中。各位将军不是这样认为的吗?”

“当然。”众人都诡秘的笑了笑说道,如果他是莫名,那么第四兵团事实上已经多了一位斗士。

“那我们如何安排他呢?总不能让他回去作一个中队长吧。”司马军说道。

“当然,我们不能浪费人才,哪怕我们还不知道他是否真是个人才。”理德将军说道。

“将军大人,您还记得我们有一个问题营吧,也许那里是个很好的锻炼地方。”路凯德说道。

“那里?不太好吧。”司马军皱了皱眉头。他当然知道路凯德所说的是哪个营,那也是兵团直属营中的一只。

那是由犯了军法的人组成的一个特别营,事实上,敢于冒犯军法的,通常并不是那些胆心却不够小心的人,而是些胆大包天之辈,在他们眼里,军法也许根本不算什么东西。死亡和惩罚也同样不被他们在乎,理德大人甚至无法给他们派出一个合适的营官。

连铁仇也去试过,可同样没能成功。那里大部分是高级武士,甚至有相当一部分是大地武士。现在的营官是一位因殴打部下而被送进去的天空武士,这个营官并非是理德大人指派的,仅仅是他打蠃了所有的人,让那些人无法不低头。

“如果他是那个莫名,相信他绝对有自保的能力,虽然也同样未必起作用。”路凯德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那里正好是用来让我们确认他身份的合适场所?”司马军已经明白他的意思了。

事实上,对于这个特别营,无论是谁都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里面都是些人材,杀了他们实在太可惜了,那会对第四兵团造成很大的损失,可放任他们又会把军队绞得一团糟。

“我同意这个意见。”理德将军点了点头说道。

长刀背着他那把黑色的破刀走在前面,跟在他身后的是丰台,这个本来最看不起他的小队长,可此时却自愿作为他的卫兵跟到了特别营,他甚至愿意放弃小队长的位置。

丰台本是个好战之人,在他的家乡,从没人可以挡住他的一只手。进了力士营,他发现了太多的同类,他相信力量,同时也崇拜力量。只有真正的勇士,才能得到他的尊重。在第一中队里,就算是左世杰也无法真正让他认可,可现在,他对于长刀佩服得无抵头地。

“大人,特别营真的象他们说的那样可怕吗?”他身上背着两人的行里。

“我不知道,去了就知道了。”长刀无所谓的说道,他有些想不通,为何自己可以从中队长直接成为一名营官。虽然在来之前,落山队长反复的强调了特别营的特殊性。

“小子,新来的?”特别营门前的四个卫后走到两人面前。

“是。”长刀回答道。

“有什么好东西拿出来看看。”其中一个很牛气的说道,看来这也是特别营特别的一处,卫兵居然想抢新来的人。

“我们很穷。”长刀笑了笑说道。

“是吗?”另一个眼角几乎扯到天上去了,他相信眼前的两个菜鸟对特别营已经有了足够的了解,才会如此的老实。

“是啊,因此准备向四位大哥借点花花。”长刀依旧带着笑容。

“有意思,看来是同类呢,我喜欢。”带头的家头的家伙也笑了起来,这与他刚来特别营的时候几乎一模一样。看来能够被分到这里的人,没一个是老实的家伙。

“丰台,帮我搜搜,看他们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长刀回头对丰台说道,他早已经从丰台的眼中看到了一团火,这个好战分子早已经手痒了。

“没问题。”丰台把行里丢在地上,连巨斧也不用两手握拳冲了上去。

一会的功夫,长刀也露出了惊讶之色,丰台在第一中队里,也算是一个好手,可现在,以一对二居然还落在下风,另两人似乎对同伴的表现并不满意,可也没有上前插手的表示。

“停手。”带头的那人叫道。

丰台退了下来,嘴角还带着血,不过他的两个对手远比他要惨得多,其中至少有一个已经无法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了。

“力士营的?”带队的那人问道。

“当然。”丰台自豪的说道,可看了一眼长刀,又把后面的话吞回了肚子里,看来自己的长官对自己的表现并不满意。

“哼,吹得挺响,一以当十,也不过如此。”带队的人一脸的铁青色,却不再理会两人,看来是准备放行了。

“我们走吧,你以后得多练练了,太差劲。”长刀不满的摇了摇头说道,说得丰台满脸通红。

特别营的面积很大,绝对不会比力士营里小,可这里显得很散漫,到处都有人在散步,聊天,在演武场上,还有人不停的在比试,他们用的居然是真正的武器,而不是那些包木的训练武器。

“新来的?跟我们混吧。”一个大块头走了上来,看身高就有一米九,可还是比两人矮了一些,但在普通人眼里,绝对是个大块头。

“你们是什么人?”长刀问道,对于特别营里的事情,他也仅是从落山嘴里听到了一些,知道的并不多。

“我们是第一大队的,听着小子,别跟第二大队的人混,我们队长可是蔡扬,听说过吧,天空武士蔡扬。”那个很有些自豪的说道。

“天空武士蔡扬?”长刀轻声说道,这个名字他自然是听说过的,在通报里面,这家伙不是营官吗?怎么又变成第一大队长了?

“特别营有几个大队?”长刀问道,连丰台都不明白他的意思,一个营自然有四个大队,这还用问吗?

“两个大队,我们第一大队队长蔡扬,第二大队队长是大地武士龙千里那混蛋。”那人回答道。能顺利通过营门,又不带伤进来的,无一不说明他们不是普通的战士,自然应该拉拢一下。

“蔡扬不是营官吗?”丰台问道,他对于特别营的了解,只怕比长刀还要多些,长刀对些根本就是漠不关心。

“好小子,看来还知道一点,不过我们队长只是个队长,上面从没任命过营官,来过的营官不是在医营里,就是调走了。”那人笑了起来。

“我是新来的营官,让那两个混蛋到营指挥所来。”长刀说完,转身向营指挥所走去,那里比别的营房大得多,长刀一眼就可以认得出来。

傍晚的时分,特别营里显得更加特别营,所有的人都来去匆匆,在他们的脸上,看到的都是很古怪的表情。

蔡扬和龙千里进入指挥所后不到一刻钟,就灰头土脸的走了出来,看他们的样子,大家就知道,看来新来的营官是位好手,把两个队长狠狠的教训了一翻。

其实这样的事情以前也不是没有,至少那个叫铁仇的大地斗士来的时候也曾经出现过这样的场面。可那次不同,回来后的两个队长,都是一副咬牙切齿,誓要报仇的样子。

而且事后他们真的准备了多次复仇之举,虽然都没有成功,可至少全那位了不起的斗士制造了无数的麻烦,最后只能回到他的护士营里去。

可回到自己大队的两位队长,这回居然没有发任何的誓言,而且看他们的表情更是想不通他们在想些什么。

特别营并不是满编营,这里本就是由犯了军规的犯人组成的,第四兵团的军纪还是很不错的,没有那么多的犯人。

特别营只有不到一千人,因此组成两个大队已经足够了。只是这两个大队的人数很不成比例。技艺高出一层的天空武士蔡扬的第一大队有七百多人,而第二大队则只有不到三百人。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