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塞玉珠子走路

南迟愣住了,完全不明白许蔷的话是什么意思,他退开一点看着她问道:“夏夏,你为什么会这么问?哪有别的什么人?”

“没有么?”

“没有,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呢?”

“那天你说的。^^%搜索@巫神纪+<a href="ww.baishulou.net@"" target="_blank">http://www.baishulou.net@" target="_blank">ww.baishulou.net@</a>" target="_blank">www.baishulou.net@</a>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他说的?南迟眉头皱了起来,他怎么可能说这种莫名其妙的话呢?南迟想破头也想不出来,“我没说过这种话!”

许蔷道:“我听没听到难道我还不知道吗?那天你说在我之前,是有什么人嫌你年纪小的。”

南迟冤枉的道,“哪有这种事!”

许蔷道:“你的原话是‘你也嫌我来迟了吗?’”

南迟:……

许蔷:“你这是什么表情?”

南迟道:“你就是因为这个生气吗?”

许蔷嘴硬:“我没有生气,我只是觉得……你笑什么?”

南迟是笑了,不是平时的那种很浅的笑容,是眉开眼笑,他这一笑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许蔷心想原来不常笑的人笑起来真的很有感染力,也,很好看!

很快她就反应了过来南迟这是在笑自己,笑的她有些窘迫,于是她故意板起了脸严肃的,严肃的看着他:“你笑什么?”

南迟炙热的双眼看着她道:“你吃醋了!”

听他这么一说,许蔷这回是真的沉了脸色,心里也沉了一下,她没有说话,转身要走。

南迟见她恼了解释道:“你听我说,不是你以为的那样的,我说的那个人,他……”

当时他只是一时的软弱才会说出那样的话来,现在南迟并不想提及,于是他便没有说出他和他父亲之间的事情,他和许蔷道:“他不是个女人。”

许蔷一愣:“不是女人?”

“我和他之间并不是我们这样的关系,他是我的家人,我当时说的话,并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见许蔷还是没有理解,南迟顿了顿又说,“我叫南迟,注定就是个迟到的人,这些事情我没有办法改变,但是这并不会影响我能够给你的幸福,我会对你好的,尽我所能。”

“我还有个问题想问你。”

“你问。”

“当初你为什么要骗我说你是给南董开车的?”

说到这个话题南迟的底气就不足了,他声音也低了下来:“我没有骗你说我是司机。”

“对,一直都是我误会了,然后你只是将错就错的没有澄清而已,可这也是愚弄。”

“这件事情是我的错,我当时没有澄清,也只是因为我不想提起那些事情,我并没有半点想要愚弄你的想法,我只是觉得那并不重要。”

许蔷道:“可是从我的角度来说,这件事情很重要。”

“对不起,我道歉。”

“我说这个也不是想让你道歉,”许蔷当时因为这件事情是非常伤心和愤怒的,不过现在说开了也就也没有什么纠结在意的了,她道,“算了,都过去了。”

“既然原谅我了,那么夏夏,做我女朋友好吗?”

“……好!”

这突如其来的一个“好”字,倒是让南迟一个措手不及,一时又担心是自己弄错了,竟然呆呆的问道:“那从现在开始就是了吗?”

许蔷道:“你要是觉得太快的话那就过完年……”

南迟急了,他许蔷抱在怀里,急急的道:“就从现在开始。”

“好。”

“我等你收工,我们去看电影吧。”

许蔷有些失落的道:“今天要拍到很晚,看不了电影了。”

南迟道:“没关系,那就不看,我等你下班。”

“石头。”

“什么?”

“这里的戏马上就要结束了,这几天会比较忙,你先回家把,你也要工作。”

“好,不过我晚点再走,在陪你一会儿。”

许蔷看了眼时间道:“我马上要工作了。”

“我知道,我在一边,不打扰你。”

“不行,你现在就回去,你在这会让我分心。”

“好吧,都听你的。”

——

南迟开车离开了拍摄场地,一路上心情都是雀跃的,遇到了堵车也半点不觉得烦闷,看什么都分外的顺眼,回去以后时间还早,下飞机时看了眼时间,没有回家,而是去了公司。

等到南迟坐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时,嘴角还是上翘的,秘书抱着文件进去让他签字时,几乎以为自己是眼花了,南迟见了她进来后,竟然是破天荒的笑着问她:“今天有什么重要的或者急着要处理的事情没有?”

秘书上前,把一摞文件夹放到了南迟面前的桌面上道:“就这几份文件比较急着您签字,其它的都不急着处理,重要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只是……今天下午您不在的时候,南经理过来找过您一次。”

“嗯,有没有说过什么事?”南迟脸上的表情总算是恢复正常了,翻开文件落笔在上面刷刷刷的签字。

“有,是关于咱们公司一个新签约的艺人的问题,他原本是想和您商量的,但得知您不在后,就自己决定了,让我和您说一声。”

南迟手上顿也没顿一下,随口问道:“文悠悠?”

“是的南总,就是关于文悠悠的,南总您前几天交代了下去,让取消文悠悠一切的包装计划,取消后面给她安排的所有工作,这几天公司里面就在传,有人猜说是您之所以雪藏文悠悠,是因为上次的‘黑幕’事件。”

南迟合上了文件道:“我没有雪藏她,只是我们公司不能力捧这样的人,我们公司花那么大的钱财、资源还有时间去力捧的人,不要求他德才兼备,但也绝对不能是作奸犯科的。”

秘书道:“南总说的是。”

南迟道:“你继续说。”

“是,”秘书继续说道,“南经理说对于上次的事件,他做了调查,并且查到了证据,那件事情就是和文悠悠有关,那件事情给咱们投资的那部戏带来了很恶劣的影响,文悠悠做出这种事情,我们有权和她解约……他说过来就是想找您商量一下,关于和文悠悠解除合约的事情。”

说到这秘书看了眼南迟的脸色,才又小心的道:“后来南经理说,既然您不在,那他就做决定了,让我等您回来时和您说一声。我当时是要打电话通知您的,可是您关机了,也没有交代去哪,没有办法联系到您。”

南迟点头:“没关系。”

秘书问道:“南总,您看文悠悠这件事情?”

“这件事情只怕用不着咱们操心了,南安是专找的我不在的这点时间过来商量的,这会儿估计已经快马加鞭的处理完了。”

“是。”

南迟想了想道:“你去帮我查一下,从文悠悠签进公司开始,到后来的包装计划,把所有参与过的人,统计一份名单给我。”

“好的,南总,我这就去办。”

“不急”南迟示意对面的椅子道,“先坐。”

秘书便将文件又放回了办公桌上,自己做在了南迟对面的椅子里。

南迟道:“你来公司的时间比我久,公司里各路人马的情况你了解的也比我多,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文秘书沉吟了一会儿道:“文悠悠还在校读书的时候,就已经签到了咱们公司,她人还没进公司时,一些列的包装计划已经开始拟定了,这并不是我们公司以往的做派,以前虽然也有过从新人期就开始就包装的例子,但那只是很少数的特例,而且也是因为那些很少数的新人,在某一个点上,显露出了她的天分或者闪光点。”

“我们公司最初的老传统是:新人进门先磨练个两三年,这期间,机会要给,但不会在这个时候再多做什么,这个时期的新人,很多会浮躁盲目,发展太快了并不见得是好事。”

“而文悠悠她并没有什么特别出众的地方,说天分和才情也都只是平平,这样条件的新人一进公司就被力捧的情况,在咱们这里前所未有。”

“而且……”文秘顿了顿还是说道,“而且不管是签约新人、包装新人还是解约新人,按理说这种级别的事情,都是要南总您来拍板的,至少也是要向您请示的得您同意的……可是如今这情况,都是他们在擅自决定,而后通知您一声而已,这显然是没将您放在眼里。”

文秘书犹豫了一下又道:“公司里的一些元老原本就有些仗恃自己的年岁和地位,可是您刚担任总裁的时候,他们虽是欺您年轻,但多少还是有些顾忌的,可是,如今好像是更加的肆无忌惮了。”

“是啊!”南迟说道,“他们在公司待了那么多年,谁会甘心看着我坐在这里,何况,老爷子还弄了这么一出,看在他们眼里只当是老爷子要把我拎出南影,扶南安上位呢!只怕南安心里也是这么想的,要不然按照他的那个性子,不会一进公司就贸贸然的弄了这么一出。”

南迟说得对,而且公司里不止这么几个人这么想,这么想的人太多了,就连南迟的秘书也在担心,毕竟对于南建业来说南迟、南安两个都是亲生的,给谁都是给,但是明眼见的南安要比南迟会做儿子,谁都知道南迟和他亲爸疏远。

南迟见了文秘书面上的忧虑,便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他说道:“你安心工作,执行总裁这个位置,我不坐,它就只能空着。”

文秘书十分意外,头一次听南迟说这种话,她是南迟的秘书,从工作上来说,南迟好她才好,一旦别人坐上了那个位置,那么单单只是因为她给南迟做过秘书这件事,以后在这家公司她都不会被重用了。原本她是很担心的,可是听到南迟上面那句话,再看他云淡风轻的脸色,心里面就真的有些安定了。

虽然南迟很年轻,可是两个工作上接触了这么长时间,文秘书深知南迟办事非常靠谱,他既是这么说想来必是有他的把握。

文秘书知道不该问,可是心里面实在好奇,最终还是出声问道:“南总您就这么肯定,南董事长不想让别人来做这个字总裁吗?”

“他想不想我不知道。”南迟不再多谈,翻开手边的文件,“行了,你出去工作吧。”

“好的南总。”

文秘书起身,拿着文件出去了。

南迟靠在椅背上,他看着空气的某一处,心里在琢磨南迟解除文悠悠合约这件事情是什么意思。

他才刚来公司就急着做这种事情,难道只是因为刷存在感,证明自己的地位吗?还是说他其实和文悠悠有些关系,若是这样的话,那么有没有可能,文悠悠进公司也有他的参与在内?可是当时他还没进南影的,如果真的有参与的话,那就是和公司里的某个或者某些元老扯不清了。

南迟心想:看来楚明若还真是下功夫帮他。

——

晚上下班以后南安离开公司直接去机场飞去了上海,晚上文悠悠收工以后,没有做剧组里的车回去休息,而是一个人去了另一家酒店。

文悠悠站在门外扣了几下门,房门打开后她白着脸走了进去,还没等南安把门关好,她就不可置信的质问道:“竟然和我解约了?还是你一手造成的?南安,你这么对我是什么意思?”

“你先别急。”南安拉着她的手臂道,“先过来坐。”

文悠悠一把甩开他:“我还不急?你把我当傻子呢,都这种时候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被甩开了手,南安也不恼,他双手插在口袋里说道:“我看你就是傻,你知不知道如果我不帮你解约,你这辈子就废了。”

“哈哈——”文悠悠讽刺的笑,她眼睛都红了,“你还想哄我吗?”

南安道:“不知道有多少人哄过你,但我是真心为你打算。”

“你为我打算的可真好,等我从你身边消失,你也就能安心了。”文悠悠不想哭,可眼泪还是落了下来,今天她受的打击实在太大了,当初她还没毕业就签了南影,不知道多少同学羡慕,原本她可以有一个很好的前程,有一条很好的路让她走,可是这一切顷刻之间就化作了虚无,她要去怪谁!

南安上前把她揽进了怀里,为他拭去了眼泪,轻声道:“你知不知道,在我帮你解约之前,南迟做了什么事情?”

文悠悠身体一僵,她有些惊慌的抬头:“他要告我?”

南安摇头:“他把你雪藏了,你以后在南影不会再有任何机会,你的合约是七年,你要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在南影待上七年吗?”

文悠悠愣住了。

南安道:“到时候你就是受不了了,没有正当理由也不能单方面提出解约,如果那样的话,你说你这辈子是不是毁了?”

她会被雪藏七年,文悠悠只要想一想都是一身的冷汗,真是被惊住了。

南安捏着她的下巴,朝上抬了抬:“吓着了?”

“啊安,对不起,我误会你了,还好有你为我打算,要不然我可就惨了。”

南安嘴角上翘:“现在知道我好了?”

文悠悠抱着他的腰,把脸埋进了他的怀里,过了一会儿之后,文悠悠还是有些不安的问:“可是我以后该怎么办啊?”

南安拍了拍她道:“你这次在这部戏里面虽然不是女一号,可是戏份也不少,这是部难得的好戏,不愁没收视,等他播出以后你还愁没有公司上门找你吗?”

这一下文悠悠心里总算是定了下来。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