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肉NP车站

就在这里

很多时候,没有玉锵的陪伴,我也走过来了。乐+文+小说 www.しwxs.com有他的时候,那是前所未有的幸福感,就算每天自作主张的忧心忡忡,也没有丝毫影响。

一次比一次困得我更紧,慢慢地窒息。

“我也不想,玉锵。”从始至终,我未曾想要主动离开。可命运好像跟我开了两次玩笑,两次都让我面临危机。

“小白,千万不要离开我。”玉锵淡然地看着我大笑,然后脸上的笑容收敛了。他明白我心里在想什么,一瞬间离别的悲伤和不舍就包围着我们。

脑补出玉锵泼妇骂街的场景,忍俊不禁的大笑了起来。自从他得知我们的约定之后,对我是千依百顺,走到哪里都得带上我,害怕我突然消失不见,再也找不到了。能被人如此要紧,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可更多的,却是心酸和疼惜。想着想着,脸上的笑容渐渐淡了。

玉锵听着我的念叨,却没有一点的烦恼。面容微笑,很是迷人。“你是个淑女,骂不出什么脏话,没关系,我可以帮你骂他。你想要怎么骂?”

“这个鬼王,绝对是耍我呢,泡血池就能解除约定,我还真的不相信了。我看啊,他就是找不到什么办法了,拿这个馊主意来捉弄我呢。多大年纪的人了,还跟个孩子似的。不要以为他年纪大,我就得尊老了。居然用这么卑鄙的手段,可怜我是个淑女,骂不出来什么脏话,否则我要骂得他狗血喷头。”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打不过他。加上玉锵,马马虎虎还行,却没有什么胜算。不过这是非常时期,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一边跑着,一边还不停的数落鬼王。

说完,就拽着玉锵从门口跑出去了,溜之大吉。

“跪你大头鬼。”看见这个血池,我只能强忍着自己想要揍死鬼王的冲动。一次一次的告诉自己,不要惹麻烦,特别还是个不能招惹的麻烦,可鼻子里的味道让我最后的理智都崩溃了。

高傲的鬼王又开始表示自己的存在了,“好了,跪安吧。时间到了,我会通知你的。”

沉迷在玉锵美色之下,鬼使神差的就点了头。“好。”答应的太痛快,见到血池就愈发的难以直视,总是要撇开目光,心疼自己几秒。

他现在就想要做的事情,就是解除约定,然后自行承担鬼王的愤怒。所以,最迫切想要解除约定的人不是鬼王,而是玉锵啊。

玉锵的一脸愁眉,得到了一些舒展。转头安慰我,眼神中复杂难解。“小白,你先忍耐一下,只要能解除约定就好。”

鬼王一挑眉,“你有什么意见?”

享受一下他的血池?我顿时惊呆了,看了看血池,又看了看鬼王。当下就炸毛了,叫喊道:“你的意思不会是让我在这里面泡着吧,开什么玩笑啊。”就算不是人血,可也难以接受啊。我敢断定,这就是鬼王假公济私,来报复我呢!这种手段,真是不齿!

面对我的冷嘲热讽,鬼王用一口施舍的口吻说道:“等本王先准备一下,过段时间你就到这里来,好好享受一下本王的血池吧。”

我接着鬼王的话说道:“所以你想要解除约定,然后就是收拾我们两了。多大的岁数了,还这么小肚鸡肠的。”他这点小心思,整个鬼界都知道了。

“血池的血,不需要杀人来供给。姑且先试试,能有用的话,自然是好的。放着玉锵这个祸害不除,本王很是难安啊。”

试探性的问道:“你杀了这么多人?”

我猛地退到了玉锵的身后,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的场景。若真是血,那得杀多少人才能满这一池子啊。转头望着鬼王的目光,也有些惶恐了。虽说鬼王脑子有点病,但还是相当的狠辣无情啊。

鬼王颔首。

我皱起眉头,不满的说着:“这是什么东西,都是血吗?”

迈开步子推门而入,那血腥味愈发的浓重了。只见屋中有一个四四方方的血池,两角各蹲着一座四不像,口中吐出殷红的水柱。

鬼王见我的反应,冷冷勾起唇角,似笑非笑。“进去就是了。”

下意识的抓紧了玉锵的衣袖,盯着鬼王看了很久,确定他不是在开玩笑。

这是什么味道?里面不会都是死人吧。

鬼王在前头走着,走了没多少功夫。领着我们转过了一个弯,那浓重的血腥味就扑面而来,迫使我捏住了鼻子。

我和玉锵相觑一眼,随后跟了上去。也不知鬼王是找到了什么办法,搞得还挺神神秘秘的。

“你们跟我来。”

见我们两一声不吭,只是看着他,鬼王鄙夷了我们一眼,似乎怪我们实在是不配合。迈开脚步,慢慢走来。

你的颜面,似乎不必等到我们出去乱嚼舌头,已经不成样子了吧。

“这个办法很是冒险,只是有可能成功,而且成功的机会很小。本王得事先提醒你们,以免出去乱嚼舌头,毁了本王的颜面。”

转过目光,看向鬼王。

微微一惊,侧目望着玉锵,见他面无神情,估摸着是先听一下鬼王所说的办法,然后再斟酌。这段时间任何办法的尝试过了,却不见效果,玉锵也是渐渐平静了下来,没有一开始就抱了太多的期待。

玉锵狐疑看着鬼王,薄唇紧闭,等着鬼王自己开口说出来。可见,他没有确信鬼王所说的话。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