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奶尖儿都挺立起来了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既然到了别人的盘自然要守规矩,毕竟他还想收复这些军队为他效力,不能留下不好的印象,但是也不能留下软弱的性格,必须拿捏好。

“就说拓跋什上门吧”

看守着大吃一惊,传闻拓跋什皇子个个眼高于顶,嚣张跋扈,没有一个是好相与的,唯独只有个九皇子,但是九皇子又偏偏是个傻子。

“你就是,那个九皇子?”军士显然有些不相信,毕竟拓跋什已是十七八岁的模样,人说话中气十足,也不痴傻,虽然现在他们相当于脱离了拓跋国,下意识还是认定是拓跋国的人。

“小的冒昧了既是九皇子,就请进吧。”

原本以为还要通报,没想到会直接放行。

这一片只是普通街道,原本就是十分贫穷萧条,几乎都是百姓,哪有周国人,看来她们只是在保护此处?心底难免感叹,自国皇子却在残害百姓,而别人却在保护,是赤裸裸的反差。

“爷,这里的百姓生活更为安生,不似四皇子那边,都是一副提心吊胆的样子。”拓跋什点头,这是不争的事实。

“爷,没人带路你怎么知道她们在什么地方,怎么找?”

“你还说,还不用心练体,现在还在一脉,你自然是感应不到,走吧,就在街道的尽头,不过有一位高人在此处,等会儿莫要失礼。”拓跋什告诫着。

“放心吧爷。”

两人路过一处房舍,却见一女一母,在房内扭打,女子却不还手,只是到处躲闪,口中满是呜咽之声,已是泪流满面。

原本拓拔什不想管,毕竟刚到此地,不好插手,但是小柱子却是拔不动脚了,大有要管闲事的尽头。

“爷,我去问问怎么回事吧?”果不其然。

拓拔什只好同意,小柱子顿时眉开眼笑,走上前去。

那妇人见人进来,却并不停手口中大骂。

“那七皇子怎么不好了,你一个哑巴还矫情,你要是跟了他,我还用这么劳累?”边说边打。

“老妇人,她不愿意你又怎能勉强。”小柱子心直口快,直言直语。

老妇人见两人要管此事,也不是寻常人,一时也不敢还口,毕竟她只是寻常人家。

女子在一旁默不作声,只是哭泣。

小柱子却是来了劲儿,拓拔什哪里还看不出,这人小鬼大,说的就是小柱子,现在也只是少年模样,却满肚子歪心思。

“老妇人,听你口气,是不是为生活所迫?”小柱子见拓拔什不反对。打听道。

老妇人确实满脸为难,叹了口气。

“不是小妇人恶毒,虽然此处周国维护,但是正值冬季,粮食就要吃完,来年春季还有一两个月。上次六皇子打进来甚是喜欢小女,也是被逼无奈出此下策”说着也是露出声来,看样子两人应该有一段时间没吃好了,都是饿得露出皮包骨。

小柱子看向拓拔什,拓拔什自然懂他的意思,点了点头。

“这是一些银两,虽然眼下银两没以前值钱,但是撑一段时间是没什么问题,您老就别把她往火坑里推了。”

老妇人羞愧低头,女子也是停止哭泣,感激的看着小柱子,弄得小柱子脸红起来。

就在此刻。拓拔什感应中两女哪儿突然一股滔天的威压猛然出现,而且极其不稳定,心下一惊。

“你先处理好她们,别惹事生非,我先过去看看那边,处理好过来。”拓拔什渐渐模糊,人已在门外。

他担心是四皇子派来的人刺杀,不敢怠慢,全力疾驰,几个闪烁出现在一处偏僻的小屋旁,巨大的威压正是从里面传出来。

隐隐传出痛哼声,拓拔什不再停留,一阵风闯了进去。

不过下一瞬间,拓拔什差点直喷鼻血,第一次事情完全不是他所预料的那样。

房中自然是两女,只不过皆是身不着寸缕,盈盈一握的细腰,以及发育一半的身躯,顿时就被赵新日那个丫头一拳轰出,原本他躲的开,但是他注意力全部都在两女身上。

摔在大街上,好在四周无人,不然这人可丢大了,房门哐的一声关上,他自然不会再进去了,虽然他想看,想起刚才惊艳的画面就浑身燥热。

只好耐心在门外守着,这时小柱子满脸笑容的走了过来。

“怎么回事,爷,你不会被拒之门外了吧”小柱子不明所以。

拓拔什恨了他一眼。

“等会儿不允许你说话,从现在起,不管等下她们说什么。”拓拔什威胁道。

“什么事,还不准我说话”小柱子还一脸茫然,还要再说,眼见就要挨打,只好闭嘴。

这一等就是几个时辰,天色也是不早,小柱子几次想要出声都被拓拔什瞪了回去。

终于们吱丫一声打开,却是新日那丫头,一脸凶狠的看着两人,“进来吧。”脸上还带着一丝嫣红,煞是可爱。

拓拔什尴尬的带着小柱子进去,既然让进去,自然是收拾好了。

已是晚饭时间,桌上摆满了肉食,赵新月面无表情的坐在前面,并没有什么不自在,就像没事人一般。

新日还是一副噘嘴样子,气氛颇为尴尬。

“九皇子前来,可是有什么要紧事?”拓拔什一听就知道她要为难自己,看来今日非要被她洗刷一番。

“并无什么事”本来关系就尴尬,哪去找理由,总不能说我要收复这儿吧?而且自己有没有那个实力还两难说。

“哦,那就不送了。”拓拔什眉头一挑,这女子简直不给一点情面,小柱子楞眼看着两人,一开口就差点挨打。

“哼”赵新日也瞪着两人。

“这天色你也忍心?”要不是小柱子在。他就直接捅破了,虽然他仰慕两女,但是不代表他会无限忍让,再说自己也不是故意的。

“那就让你个淫贼继续留着?”赵新日瞪着他,却不知心直口快说漏了嘴。

“咦,爷对你们做什么了?”小柱子哪里还忍得住,一副好奇的样子。

然后恍然大悟一般。

“怪不得一个人先来,原来。。。。”

“啊”小柱子一副可怜的抱着头。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