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一天要我三次

季墨玉拿着洛遥樱的手机,他犹豫着是否要把手机交给洛遥樱,洛遥樱和皇甫夜碰面的次数不少,以皇甫夜的性格估计已经把心意告诉洛遥樱了,但洛遥樱在他面前没有一丝改变,依然和以前一样工作,这种平静让季墨玉很不舒服,他无法把握洛遥樱现在的心态,再也无法像小时候一样了解她了。

“墨玉,我的手机不见了。”洛遥樱推着轮椅回来了,一眼扫到了季墨玉手中的手机“我果然把手机落在办公室了。”

“你的电话。”既然已经被洛遥樱看到,想瞒她也瞒不住了“他打来的。”

洛遥樱愣了一下,慢慢的拿回手机,她想回避,但季墨玉的目光让她实在无法离开,只能按下接听键“喂。”

“樱,是我。”皇甫夜的声音从那头传来。

“你送来的资料我都看到了。”

“那下一步的对策你想好了吗?”

洛遥樱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皇甫夜,并把自己打算担任女主角的事也告诉了他,皇甫夜听到后,说了一句知道了,就挂了电话。皇甫夜是聪明人,他知道今天这通电话有端倪,洛遥樱今天说话的语气很冷漠,似乎是在和一个没有关系的陌生人交谈一样,他知道,洛遥樱一定是有什么原因才这样说话的,既然这样,他就尽全力配合她,不说什么多余的话,以免给她惹麻烦。

挂了电话后,皇甫夜看向身后的柯明“她已经想好对策了。”

“我听到了。”柯明走到皇甫夜身边“我们该帮她的都已经帮了,夜,你也别太担心了,洛遥樱不是笨蛋,她会把事情处理好的。”

“柯明。。。。。。。教我唱歌,好吗?”

屋子里静了一会,直到皇甫夜再次出声“你能把下巴装回去吗?口水要流下来了。”

柯明一脸你不是吧的表情,他很惊讶,惊讶也是应该的,在他印象里皇甫夜应该属于那种站在高处淡漠俯视世界上的一切,绝对不是那种会唱歌,会玩乐的男人“你是认真的吗?”

“你好像很惊讶。”

“这是当然的吧,我知道了!你不会是想当的男主角吧?夜,你为何要做到这个份上?”

“因为即使是演戏,我还是无法忍受她为了复仇,和一个根本不熟悉的人亲近,对她是一种痛苦,对我,更是一种折磨。”皇甫夜爱的那个女孩,是一个被仇恨蒙蔽双眼,但乐观,坚强,甚至曾经天真,倔强过的女孩,那个女孩,值得他用生命去保护。

“值得吗?”柯明轻叹“为了爱情,值得吗?”

皇甫夜逆着光,他背后是一面巨大的玻璃窗,阳光洒在他身上,他的瞳极黑,有一种震慑人心的感觉,他淡淡的说道“值得。”

“夜,你知不知道你已经被卷进一个很复杂的网中了?还是那句话,洛遥樱有婚约,她即使再爱你也不能和你相守,你认为她会放下多年的仇恨和你在一起,夜,你是哪来的自信,认为洛遥樱对你的爱很深。”柯明深吸一口气,拿出放在桌上的一副扑克牌,抽出两张,将牌的背面对着皇甫夜“夜,这两张牌中有一张是红心,你如果抽中它,我就教你唱歌但如果你抽中了黑桃,那就断了心中的念想。”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