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无翼乌全彩漫画看点网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辞别了依依不舍的云逸瑶,关自在准备妥要用的东西,驱车赶到黄家庄租来的小厂。锁上大门之后,也不理会院中的荒凉破败,径直进了那间还算完好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边有个小隔间,是以前专门用来休息的,上次租的时候已经简单的清理过了。只是这厂房已经废弃了多年,也没有电,阴冷潮湿外加上一股子霉味,让关自在颇为苦笑不得。

从车里抱下了两床被子铺到小床上,而后取出路上买来的饭菜饱餐了一顿,将手机关掉。奶奶的,这一去多日,特么的,也不知道回来的时候会不会饿死、冻死……

……

关自在慢慢睁开眼睛……发觉自己竟然是躺在地上。四下里一片漆黑,只有从天上照下来的清冷的锥形光束,洒落在地上,行成了一个椭圆形的光斑,显得是那么的刺眼。

“哇靠!这是哪呀这是?难道这次真的要在坟墓里借尸还魂不成?也不对,坟墓里怎么可能会有光?”

“柳老道,哇咔,你总算醒过来啦……唉!真是对不住了,都是俺们哥俩连累了你。还好,总算又挺过了这一关!”

“拉倒吧,老三。就算挺过来了又如何,明天不是照样得上断头台吗?还不如就直接过去得了,强似受这份活罪!”

上断头台?听到边上有两人说话,关自在莫名的有些心慌。【文学楼】这时候还没摸清周围的状况,也不好随便搭腔。

心中默默的呼唤着开源……

“开源,怎么边上还有其他人,咋回事?如今是啥身份?这到底是哪呀?”

“嗨……主人,这个身份正好啊。刚刚受刑还没死透,用术力滋养一番,出去后配点药还能吊住一口气,下次来就不用换了!”

“哇咔!还能有这好事轮到我?刚刚受刑?什么意思啊?怎么还会受刑呢?”

“是啊,运气不错!这里是晨州城的死囚牢,离上次咱们来的雍常城约有一百八十多公里。”

姓名:柳焚宇。

性别:男。

年龄:四十七岁。

身高:一百七十五公分。

体重:六十公斤。

寿命:未知。

智慧等级:高级。

力量等级:初级。

特殊能力:占卜、医术。

经济实力:无

综合体质:重度内外伤。

“晨州死囚牢?那明天上断头台是真的啦啊!哇靠,开源,你这不玩我吗?呜……不带这样的,赶紧回去呀咱们……”

“主人,瞧你这胆子!都是二级术力体了,这里没人能杀得了你!不就一个死囚牢么,怕啥?

“晕,那咱们今晚怎么出得去啊,明天就来不及啦!这还重度内外伤呢,哇靠,这会爬都爬不起来,你这是不难为我吗?”

“哎呦喂,你当术力是废物啊,驱动滋养一下就解决了。出去还不简单,控心术是干嘛的?让狱卒放了你们不就完了,实在不行术力开个锁还不是手到擒来。

我现在将柳焚宇的识海与你共享,抓紧时间了解下身边这两人,怎么行动就是你的问题了,我还得监控有没有危险……”

关自在心道,这穿梭也特么忒不靠谱,就算在家也没尝过牢狱的滋味呢,这可倒好,来到大汉国,一下子给特么整死囚牢里来了。

运用术力将身子滋养一番,活动活动手脚,发觉看起来浑身淤肿,满身是血,其实却并无大碍!

接收了柳焚宇的记忆,才知道原来是被殃及池鱼,纯粹特么的是无妄之灾!

晨州孙决曹的小公子纨绔恶毒,仗着有老爹做靠山,每每鱼肉乡里,可谓是做尽了千般坏事。一个多月前,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肆无忌惮的当街强抢民女。

都说侠以武犯禁,还真是一点不假!身边这俩劣货都有一身的功夫,艺高人胆大,气愤难平实在是看不过眼,一时没忍住,给人一顿胖揍,并且还废了人家的身子。

只是还没等逃离晨州城多远呢,就被人给逮回来了。本来也没柳焚宇什么事,但是那位孙公子什么便宜都要贪,在之前硬逼着柳老道白算了一卦。

可气的是这柳焚宇也特么二,随便忽悠忽悠得了呗,非特么说人家今日必会有血光之灾!这不将这俩劣货逮回来,顺便将柳老道也给关进了死囚牢,一口咬定他们都是一伙的!

决曹本就掌管着断罪决狱,让人儿子断子绝孙,还能有好吗?这不是正好落到人家手心里吗?可怜的柳焚宇这一个多月的牢狱生活,可算是让人给折腾苦了,隔三差五的就挨个弄出去暴揍一顿。

徐老二和周老三都是习武出身,身子骨要壮实些,还算强点。柳老道这小身板,跟个小鸡仔差不多,实在是扛不住了。喊冤?那特么能有屁用,揍得反到更凶!

借着牢房上面天窗照射进来的星光,关自在打量了下眼前正盯着自己的这二位爷。

头发极短的屠夫徐万金徐老二,魁梧粗壮。看样子以前应是留了个光头,这会都长出了乌黑的短茬。

戏班的班主周润行周老三,人长得有点文静,只是现在亦是长发披散,蓬头垢面!

三人都是一身的大红色的囚服,渗透着斑斑褐色的血迹,大大的白色“囚”字显得格外刺目。

关自在一边摸索着慢慢爬起来,暗中对着这俩二货使用了控心术。

徐老二和周老三本来就是仗义之人,对于闯下大祸连累了柳焚宇,心里本就过意不去,控心术的效果立马显现。

两人赶紧一左一右弯腰伸手,小心翼翼的将柳焚宇搀扶起来坐好。

“柳哥,真是对不住。要紧不?还疼吗?”屠夫徐老二小心的问道。

而后语气一变,咬牙切齿的恨道:“这群兔崽子,下手贼特么狠!改日非剥了他们的皮不可!”

“就是!奶奶的,一帮混蛋玩意,忒特么不是东西,若是能出去,绝饶不了他们!”周老三好歹是个班主,好像读了点书,说起话来文绉绉的。

发完牢骚,无奈的晃晃脑袋长叹一声:“唉……可惜也就只能想想而已,咱们哥仨明个吃了断头饭,就得各奔东西喽……”

关自在看着俩人恭敬、拘束样子,心中暗笑。这控心术还真特么好使,心里有了底气也就不慌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