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师是禽兽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丢人吧,去死吧!烂货马晓然,现在还在这里装样子,有本事你弹,你弹出来啊,我就不信你能够弹出来,赵恺狰狞又兴奋的脸上每一根汗毛都在战栗,浑身忍不住颤抖。

秦明到底能不能行,我究竟是在干什么,石竹的脑袋已经彻底乱了。

校长瞟了一眼旁边的郑浩,朝着另一边这次演奏会的负责人歪了歪身子低声问道,“能行吗?”

“我……我也不知道。”负责人缩着脖子一脸的为难。

校长豁地一下扭过头去,瞪大了眼睛责问道,“修没修好你都不知道?”

“是……是石竹老师让我们都下来的。”负责人没辙,只能够把锅甩给石竹了。

完了……校长回过头来,看着台上缓缓落指的马晓然,他恨不得把老脸装进兜里!

“赌一下会不会出事。”杜婵娟一双妙目紧紧地盯着台上的马晓然,对旁边的白嫣然问道。

白嫣然双颊一红,心虚地看了一眼杜婵娟,发现杜婵娟还好没有看自己,于是赶紧就说道,“我赌不会出事,赢了要你的那双黑色wolford。”

“给你就给你,但是友情提醒,黑色丝袜搭配hellokitty的内裤会笑死人的。”杜婵娟依旧是没有转头,她现在全身心地看着马晓然,哪里有心思去琢磨白嫣然在想什么。

“哼!”白嫣然冷哼了一声,才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纠缠。

全场近万人的期待下,一个音符迸溅而出!

“这是……平安夜!”

台下很快就有音乐系的学生认出了这首曲子。

伴随着演奏的进行,越来越多的人察觉了这首曲子只是简简单单的入门级的《平安夜》而已。

“我的天老爷,在郑浩这种大师面前,居然演奏《平安夜》,简直浪费机会嘛!”

“要是我上去,一台钢琴不弄个交响乐出来,都对不起上一次台!”

“好像并没有什么特别,这个马晓然还真是不行!”

“……”

听着周围人的窃窃私语,杜婵娟转过头来,一脸狡黠又媚眼飞瞟看着白嫣然说道,“声音倒是出来了,不过看起来并不怎么样。你说是你赢呢还是我赢呢?”

“你怎么知道不怎么样?别人郑浩都还没有点评呢。”白嫣然不服气地说完,然后伸出手摸着杜婵娟的脸,把她的脸推着面向了舞台,嘴里还说道,“不要拿这种眼神乱瞟,迟早招来色狼。”

杜婵娟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看着台上说道,“你听听周围人的议论,他们都是音乐系的专业人才哦。”

白嫣然甩给了杜婵娟一个,我根本就不想理你的表情,心里很是忐忑。

校长心里长出了一口气,好歹算是出声音了,他又看了一眼旁边的郑浩,心里直犯嘀咕,这郑浩的表情怎么有些凝重呢?

怎么可能出声音!怎么可能!躲藏在暗处的赵恺恨得都快要把自己的手指头掰下来了,自己精心策划的局面怎么会……等等!

忽然!

赵恺瞪大了眼睛朝着马晓然看过去,他猛然间发现马晓然的手指竟然只是虚触琴键,有几次甚至手指都是凌空的。

究竟在搞什么鬼,这首幼儿园一般幼稚的《平安夜》究竟是谁弹的,赵恺皱紧了眉头,百思不得其解。

一瞬间!

赵恺脸上露出了恍然的表情,狞笑再次挂上了嘴角,他悄然地就离开了舞台边缘。

台下是暗流的涌动,台上的马晓然更是心情犹如洪湖水似的,一浪打过一浪。

方才有声音出现的时候,她心里窃喜,知道秦明的办法奏效了,但是喜悦之情一瞬间就消失了,因为秦明竟然在这种场合演奏了一首入门曲。

五味杂陈的马晓然也知道自己不能够怪秦明,毕竟他只是一个商科生,能够弹奏就不错了,她现在只想赶紧让这出戏码演完,好结束自己荒唐而滑稽的表演,根本已经无心听曲了。

躲在旁边帷幕里的石竹也觉得奇怪,自然跟马晓然想到一处去了,但是仔细一想……不对!

上次秦明跟我讨论音乐的时候如数家珍,他显然是懂音乐的人,为什么……皱眉疑惑的石竹瞬间抬头,一双眸子如钻石般闪耀!仿佛看见了最美的流星!

曲目进入尾声,全场早已经静默无音,似开始用心地聆听了起来。

这曲简单若直木,但却挺拔卓秀,直入苍穹,似渺音自梵界来,如越人之歌,划破千年……

一个黑影忽然闪入了舞台的下方,打开了舞台下的小暗门,黑暗中,他赫然瞧见那一抹光华里,银光翻飞,十指若舞,一张让人妒忌的侧脸恍若陶醉其中。

总有一些人能够在黑暗中散发出最耀世的光芒,不为灼人眼球,只为给更多人一个指引的方向。

无法否认,他看到这一幕,脑海里不由自主地蹦出了这一句话,他不愿意承认,但是这却是事实。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炸落成一堂的沉寂。

怎……怎么没有反应呢?难道是我被拆穿了?坐在台上的马晓然心里非常的忐忑,她根本就没有听这首曲子,但是知道这时候曲子完了,象征性地也应该有一点掌声吧,哪怕零星的呢,哪怕只有几十个人呢。

然而半点动静都没有。

“啪啪啪……好!”

也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开始响起的掌声,像是烈性传染病一样地,在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就感染了整个演奏大厅。

石竹更是激动得抽泣起来,她听懂了,直击人心的旋律,让她这个作为音乐人的人难以抑制自己的情绪。

看着白嫣然鼓掌,杜婵娟才猛地想起什么似的,赶紧把正在一起鼓掌的一双手控制住,然后对白嫣然问道,“你就别跟风鼓掌了。”

“你刚才不也是一样吗?”白嫣然眉头一挑,回击杜婵娟说道。

“我……”杜婵娟一时间有些哑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却听白嫣然道,“我知道某些人有点妒忌。但是,不能否认真的很好听,欣赏美妙音乐的能力是所有人共有的,听听这全场经久不息的掌声,没有哪怕一点的敷衍,全都是竭尽全力嘶声力竭的赞扬!”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