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 快点舔一舔那个豆豆

w23sw.net.*wenxue6.com看到小家伙期待的目光,霍铭尊自然不会让他失望,他本就想给迟小柔一个盛大的婚礼。

晚上回去之后,迟小柔还是有些脸红的,她也没想到迟到会突然提到婚礼的事情。

“婚礼想在哪里办?”霍铭尊从她背后抱住迟小柔,柔声问道。

“迟到开玩笑的,你不用太在意。”迟小柔笑着道。

“不是在意,我本就欠你一个婚礼,所以,小柔,你想在哪里举行?”霍铭尊闻着她的发香,认真的道。

“你知道我不在意这些的。”迟小柔看着他,他们之间都已经有两个孩子了,这些形式之类的,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必要。

“但是我在意,女孩子不都期盼属于自己的一场婚礼吗?”霍铭尊看着她。

“我们都已经有迟到和子赢两个宝宝了。”迟小柔的意思是她也不在乎这些形式的婚礼了。

“你是在怪我婚礼举行的太晚了吗?”霍铭尊故意曲解她的意思。

“当然不是,阿尊,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的。”迟小柔否定道。

“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但是我在乎,我们的婚礼是一定要的。”霍铭尊道。

“好。”迟小柔看着霍铭尊,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得夫如此,夫复何求。

“你喜欢哪里?”霍铭尊征求迟小柔的意见,眸中溢满温柔。

“乌斯怀亚吧,我喜欢那里。”迟小柔看着霍铭尊,满眼都是星星。

“好,只要你喜欢,都可以。”霍铭尊摸着她的长发,笑着道。

“我不喜欢太过繁琐,我们就简单一些,请一些亲友,就可以了。可以吗?”迟小柔期待的看着霍铭尊。

霍铭尊有些犹豫,他本想给她一个盛世婚礼。

“阿尊。”迟小柔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确定低调一点吗?”霍铭尊捏了捏她的脸。

“嗯,太乱了不喜欢,头都会炸的。”迟小柔耸了耸鼻子。

“好吧,听你的,我去拟一份婚礼的请柬,这次我当然要亲力亲为。”霍铭尊笑了笑,道。

“好,礼服,我让黎落给我们设计然后去做好了。”迟小柔灵光一闪,想起来了阮黎落婚礼上惊艳的礼服。

“不用,婚纱,我都设计好了的。”霍铭尊宠溺的道。

“设计好了?什么时候的事情?”迟小柔一脸懵逼,这么短的几天他是怎么做到的。

“早就做好了。”只不过,你不记得了罢了。霍铭尊摸了摸她的头,目光有些深远,默默地在心里想。

“我要看,好看的话,直接让黎落做出来就好了。”迟小柔双眼湛出光芒,丝毫没有看出来霍铭尊的不对劲。

“你可以直接试一下合不合适。”霍铭尊笑了笑,将心底那点不适压下去。

“什么意思?”迟小柔看着霍铭尊,还没有明白他这句话究竟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霍铭尊牵着她的手,往一个房间走去。

“难道你已经做……”迟小柔话未说完,就被霍铭尊打开房间的一幕惊呆了。

一房间的婚纱,各式各样的,漂亮极了,有裙摆几米长的,也有看起来有一些小俏皮的。

整个房间都感觉被这些婚纱照亮了。

“阿尊,这些,都是你设计的?”迟小柔迟疑的走进去,脑袋还晕晕乎乎的,感觉这就像是一场梦一样。

“不然呢,还是你做的?”霍铭尊掐了掐她的鼻子。

“唔。”迟小柔挥开他的手,走了过去。

目光停留在一件婚纱上,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霍铭尊。

“那个,小柔,你听我解释。”霍铭尊顿时感到不妙,怎么忘了这一件了。

“阿尊,我记得,这个,黎落有穿过吧。”迟小柔声音很轻柔,却让霍铭尊打了个哆嗦,他怎么忘了这茬,这个是他和小柔还在冷战的时候,为了刺激小柔才在她面前让黎落穿的。

“那个,小柔,我发誓,这些都是给你做的,而且尺寸都是你的尺寸。”霍铭尊急忙伸出一只手表忠心。

“嗯哼?”迟小柔怀疑的看着他。

“不信你去试试看,绝对都是刚好的尺寸。”迟小柔就算现在生了小子赢,身体也一点都没有变形,虽然稍微胖了一点点,但是不仔细看还看不出来呢,穿这些原本设计的衣服自然没有问题。

“你还有这个技能?我原来怎么没发现过。”迟小柔看着那些婚纱,啧啧赞叹,这里随便一款拿出去,估计都能让那些女人疯狂。

“只做给你你一个人就够了。”霍铭尊特别深情的道,期望迟小柔能够感动一下下。

“哦,那黎落那件事……”迟小柔不领情,挑眉看着她。

“那还不是为了刺激你吗,谁让你对我不瘟不火的。”霍铭尊嘀咕道。

“你说什么?”迟小柔眯了眯眼,看向他。

“没什么,没什么,我是说这些婚纱小柔你穿上一定漂亮,去试一下吧。”霍铭尊急忙改口。

迟小柔走过去,犹豫了很久挑了一件,走到隔壁房间里,想要试一下,霍铭尊却紧跟其后想要进去。

进门后,迟小柔回头,将门重重的一关,立刻将霍铭尊关在外面。

霍铭尊看着禁闭的房门,苦笑了一下,看来某个小女人又因为这件事生闷气了。

迟小柔将婚纱穿上,不得不说,确实是给她量身定做的,合身极了,而且,将她白嫩的肌肤衬的更加漂亮。

打开房门,霍铭尊立刻惊呆了,他知道这身婚纱小柔穿上一定漂亮,可从来没想过会美到这种程度。

霍铭尊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一道身影比他更快的抱住了迟小柔:“哇,小柔,你好漂亮!”

霍铭尊一脸黑线,看着某只挂在迟小柔身上的小家伙。

“口水流下来了。”霍铭尊一脸嫌弃的看着迟到。

迟到急忙伸手去擦,结果什么都没擦到,这才反应过来又被耍了。

“咿咿呀呀。”在后面被佣人抱着的小子赢,也一直身体向前倾,两只肉嘟嘟的小胳膊一直伸向迟小柔,求抱抱的意图很明显。

霍大总统不高兴了,媳妇儿又被霸占了。

“迟到,子赢。”霍铭尊叫了两个小家伙一声。

迟到看了他一眼,然后就不肯理他了,继续研究迟小柔的婚纱,小子赢则是看都不看他一眼,在迟小柔怀里蹭着,抹胸都被小家伙蹭下去了一点。

“咳咳。”霍铭尊轻咳了一声,用眼神示意迟小柔,目光深了深。

迟小柔也意识了,将小子赢塞给霍铭尊,然后拉了拉衣服。

小子赢被迫从迟小柔怀里转向霍铭尊怀里,立刻就不高兴了,憋嘴就要哭。

“不许哭。”霍铭尊突然道。

小家伙被吓了一跳,看着霍铭尊,更加委屈了,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任凭迟小柔怎么哄都不肯停下。

“阿尊,你干嘛,子赢还是个小孩子,话都不会说呢,你凶他干嘛。”迟小柔恶狠狠的瞪了霍铭尊一眼,然后拉着迟到回了房间,之后狠狠的摔上门,将霍铭尊关在外面。

霍铭尊看着禁闭的房间门,默默地磨牙,然后开始计算这是第几次小柔因为这两个臭小子生自己的气了。

将霍铭尊关在外面之后,小子赢立刻不哭了,眼睛虽然水汪汪的,但是居然一颗泪珠都没有掉,让迟小柔深深地怀疑这个小家伙是真的哭还是假装的。

但是,看到小家伙才这么一丁点,念头立刻打消了。

“我去把婚纱换下来,穿着不方便,迟到你看一下子赢啊。”迟小柔觉得这身婚纱现在实在是碍事,于是道。

“好的小柔。”迟到很爽快的应到。

迟小柔刚打开房门,就看到了椅在墙上等着她的霍铭尊。

“小柔。”霍铭尊看了一眼房间,目光凌厉了一瞬,将探出半个头的迟到吓得瑟缩了一下,然后乖乖的去找子赢玩,开玩笑,爸爸真的生气了的话,可是很可怕的!

“嗯哼。”迟小柔上挑着眼角看着他。

“你这是第几次因为这两个臭小子生我气了。”霍大总统很委屈。

“那是你的儿子们。”迟小柔第无数次强调这个事实。

“算了,我去换婚纱。”想起一样的经历,这种事情绝对和面前这个男人掰扯不清的,这个男人,在吃醋这方面,真的是幼稚的可以的。

迟小柔将霍铭尊关在外面,自己进旁边的房间将婚纱换下来,全程无视霍铭尊的脸色。

几文学楼想要低调一些,也是不想让霍铭尊办的太过铺张浪费,不然的话,按照霍铭尊的性格,还真有可能将婚礼办成另一个阅兵仪式。

然而,这个低调的婚礼一点也算不上低调,但霍铭尊很委屈,他已经想尽办法在低调了。

婚礼在一艘大轮船上举办,深海里有各种潜水艇保驾护航,看起来豪华奢侈,如果说是低调,唯一低调的就是请的人不多吧。

说是不多,但是只要是华国有头有脸的人物,几乎都来了,毕竟,总统阁下的婚礼,多少人削尖脑袋想往里挤。

所以,请帖也是僧多粥少,随便一张都被炒到了天价。

迟小柔喜欢的事中式的婚礼,霍铭尊又特意用了几天时间做了一件凤冠霞帔,不过结婚当天穿的还是西式婚纱。

毕竟凤冠霞帔虽然美,但是并不合适这场婚礼。

霍铭尊说让她不用在意别人的看法,只要喜欢穿就行了,但是迟小柔却没有同意。

霍铭尊想到迟小柔穿上大红婚纱的那一刹那,那种说不出的惊艳感,迟小柔拒绝的时候,霍铭尊还是有些小高兴的,这样的小柔,只有他能看到。

迟小柔自然是不知道霍铭尊怎么想的。

化妆间里,迟小柔一脸怨念的如同一个芭比娃娃一样被十几个化妆师造型师围着,白色圣洁的婚纱穿在她身上,将她原本就娉婷的身材衬托地更加动人。

即便这样,迟小柔却还是有些不高兴,扯了扯身上的婚纱,又看了一眼众人,心里有些埋怨霍铭尊,将排场弄得这么大。

一步一步走出来的时候,真的将一群人给惊艳了,阮黎落目瞪口呆的看着不知道比平时美了多少倍的迟小柔,心里暗暗的想着铭子哥哥还真是够细心温柔的,就这造型,化妆师和造型师绝对是顶尖的啊!

当迟小柔穿着婚纱,由迟伟华牵着手将她的手递到霍铭尊手里的时候,霍铭尊如果说不激动是假的,即便他们之间都已经有两个孩子了,但是这种婚礼上,就像是当着所有人的面,告诉所有人,身边这个小女人是真真正正属于他的,属于他一个人的。

人群中,一道怨毒的目光看着这里,那种目光让迟小柔感觉到了严重的不适,皱了皱眉,向着目光的来源看去,却没有发现任何情况。

汤丽从人群中穿梭出去,走到角落处,眼睛微微眯着看着迟小柔,她一直没有机会报复迟小柔,霍铭尊将迟小柔保护的太好了,自从车祸事件之后,霍铭尊就将迟小柔完完全全的保护起来。

看了一眼周围,汤丽知道,成败在此一举了,今晚是她唯一的机会了,等到两人结婚之后,机会更是渺茫。

考虑了许久,汤丽决定放手一搏,毕竟,她的机会,大概也只有今天这一次了,来往的宾客众多,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汤丽的异样。

汤丽手中的红酒已经端了许久,却是一口未动,眸子直直的看着场上般配的如同金童玉女的两个人,眼神中闪烁着对迟小柔的恨意。

然后快速的收敛了下去,靳泽凯和阮黎落在最前面,似乎这道不友好的目光也被靳泽凯感觉到了,靳泽凯在黑手党呆了那么久,自然对某些情绪有些敏感。

深深的看了汤丽一眼,靳泽凯并没有想起来她是谁,或者和谁有着关系。

汤丽感觉到靳泽凯有些深意的眼神,眸子微微闪了闪,然后端着红酒离开了,不一会儿就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靳哥哥,看什么呢?”阮黎落顺着靳泽凯的目光看过去,却没有看到任何人,不由得有些疑惑。

“没什么。”靳泽凯蹩眉,然后收回目光,心中总有一种淡淡的不安,但是,有霍铭尊在,小柔不会出任何问题的吧,至于黎落,他会保护好她的。

台上的迟小柔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目光的来源,就将视线看向另一圈人,阮黎落挽着靳泽凯的胳膊,冲她微微一笑。

迟小柔也展颜一笑,他们都会很幸福的。

“下面,有情新郎新娘交换戒指。”主持人笑着道。

霍铭尊微笑着打开钻戒盒,然后笑容就僵硬了下来,在所有宾客面前,没错,历史重演了,戒指,丢了!

在那一瞬间,迟小柔就想到了迟到,没有别的原因,只因为上次吃到将霍铭尊给阮黎落的求婚戒指给吞了,所以这一次,迟小柔就想到了会不会是迟到又在恶作剧。

下面的人议论纷纷,迟小柔又尴尬又无奈,这个时候她才感觉到了阮黎落当时的感觉。

霍铭尊和迟小柔对视了一眼,显然两人都想到了一起。

环视了一周也没有找到迟到,霍铭尊皱了皱眉。

巧的是,这个时候迟到不知道吃坏了什么东西,现在正在卫生间里。

主持人似乎也感觉到了不对劲,看了一眼霍铭尊手中的戒指,又想到上一次霍铭尊订婚仪式上面的尴尬事情,清了清嗓子,对着一众宾客道:“新郎是不是找不到戒指了?”

霍铭尊皱眉看着他,主持人笑着道:“这个节目没有提前告诉大家,这个是我们偷偷加进去的,戒指没有丢,而是被我们藏起来了,至于藏在哪了,就要新郎新娘亲自去找了,毕竟,这样的婚礼才够铭心不是吗?”主持人拿着话筒,话语间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可是只有霍铭尊和迟小柔知道,刚刚主持人像他们偷来的目光。很明显就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来调解一下气氛而已。

阮黎落和靳泽凯对视一眼,两人可不相信主持人敢私自加这些东西,按照霍铭尊的脾气,更不可能。

场下的人也没有傻的,可是却也配合着起哄,这个时候没有人会傻到去戳破。

“我去找迟到。”迟小柔在霍铭尊耳边小声的道,然后提起裙摆下了楼梯。

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迟到,就准备去房间里找一下。

霍铭尊和一众宾客说着客套话,靳泽凯和阮黎落帮忙招呼着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眼皮总是跳的厉害,就像是感觉要出什么事一样。

“夫人,您现在有事情吗?我有事找你。”汤丽低垂着的眼眸闪烁着凶光。

“怎么?”迟小柔对汤丽的印象还是很好的,所以也没有丝毫怀疑。

“夫人跟我来就是了。”汤丽将所有的情绪压下去,抬起头,带着一丝恭敬的道。

“哦,好,有事的话尽快,我还要去找一下迟到。”迟小柔笑着道。

“不会耽误夫人太多时间的。”汤丽微笑着道。

汤丽前脚走着,迟小柔提着裙摆跟在后面。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迟小柔总觉得汤丽的脚步有些急切一样。

走到侧面的甲板上,周围人越来越少,到最后已经没人了。

迟小柔越走越觉得不对劲,心跳越发的快,停下脚步,看着汤丽道:“汤总管,有事说吧。”

汤丽没有说话,却还是往前走着。

“汤总管,如果你再不说,我就离开了。”迟小柔停下脚步,不肯再走。

转身准备离开,一直埋头走在前面的汤丽,却突然停了下来,从口袋里掏出手枪,冰冷黝黑的枪口对着迟小柔,冷冷的道:“站住。”

迟小柔回头,就看到了汤丽拿着枪口对着她,一时间愣了下来,恐惧感涌过来,却还是强撑着道:“汤总管,你这是什么意思?”

汤丽冷冷的笑着道:“什么意思,看到这里还没有明白吗?”

“为了杀我?我不记得在白宫有哪里得罪汤总管了。”迟小柔强装冷静的看着她。

“迟小柔,到现在了你还在装傻,你敢说阿冰不是你害死的吗?”提到阿冰,汤丽的手有一些轻微的颤抖,让迟小柔隐隐约约都能感觉到,或许她情绪一个激动,就真的开了枪。

“你先冷静一下,你应该知道,在这里杀了我,你也跑不了。”迟小柔冷静的分析道。

“从我混进白宫的那一刻起,从我决定给阿冰报仇的那一刻起,我就从来没想过我能活下来,不过,有你给我陪葬,我就已经很满足了。”汤丽已经有些癫狂了,迟小柔都能感觉到她那种疯狂的念头。

“以前的事情我并不记得了,如果真有对不起的地方,我先说句抱歉。”迟小柔实图让她冷静下来,却没想到汤丽的情绪越发的激动。

“说句抱歉?迟小柔,阿冰她已经死了,是被你害死的,你一句不记得了,就可以将你的责任全部丢掉吗?”汤丽赤红着双眸,怒视着迟小柔。

“我没有推脱责任。”迟小柔脚步一点一点的靠近汤丽,她本就离汤丽不远,处在激动处的汤丽并没有发现她的异样。

迟小柔走到近前的时候,汤丽才反应过来,迟小柔眼疾手快的将她的枪一把夺过来扔到了水里。

汤丽直接掐住了迟小柔的脖子,两人在甲板上打起来。

现在穿着繁琐的婚纱的迟小柔怎么可能是汤丽的对手,汤丽将她狠狠一推,迟小柔立刻失重,掉到了海里。

冰冷的海水刺骨,迟小柔身上的婚纱浸泡了水之后变得很重,几乎是第一时间把她往下拽,迟小柔只觉得一阵眩晕。

她真的感觉自己快要死了,可是,为什么头这么痛,脑海里闪过一幅幅陌生又熟悉的画面。

记起从15年前的那场火灾,她睁开眼,发现一个小男孩救了她。

10年前,她接受一项刺杀任务,身受重伤,扒上一个男人的车,口里喊着:“先生,救救我(意大利语)。”

一直再到5年前,她以杀手的身份来白宫刺杀霍铭尊。

往事一幕幕在眼前如过电影般浮现,她被靳泽凯带走,被清洗记忆,所有的所有,她想起来了,可是,苦笑一声,想起来的似乎不是时候啊。

目光变得犀利,在呼吸快要停滞,这个时候,她无比的想念霍铭尊,呼吸越来越困难,缺氧的窒息感让她的头昏昏沉沉的,如果她死了,他真的会癫狂吧,还有迟到和子赢,他们还这么小,如果她真的出了事情,他们该怎么办。

她不想起,不想离开她们,可是,意识在一点点模糊。

是错觉吗?那个像他游过来的男人,怎么那么像霍铭尊,伸手出想去触摸他的脸,真好,在死之前,至少还可以看到他,就算是错觉,她也心安了。

霍铭尊拼了命的游向迟小柔,看到她伸出的手,想也没想就握住了,使劲将她一拉,将她拉到自己怀里,对着那张唇吻了下去,替她渡气。

在深海潜艇的帮助下,终于将迟小柔带上了岸。

迟小柔咳出几滩水,终于觉得肺里的那些窒息感不见了。

“阁下,已经抓到了,怎么处置。”两名海军将汤丽带到甲板上,汤丽咬着唇,看到迟小柔好好的站在那里,眼里满是不甘心。

迟小柔将一切都已经想起来了,眼里的决绝和凌厉,让汤丽打了个哆嗦,恍惚的觉得,这样的迟小柔熟悉又陌生,这张脸确实是没错,可是这种气势,原来的迟小柔哪里有?

“小柔。”霍铭尊叫了迟小柔一声。

“放了她。”迟小柔沉声道。

“小柔?”霍铭尊不解的看着她,就连汤丽眼中也隐隐约约有些难以置信。

“我说放了她。”迟小柔冷声又重复了一遍,霍铭尊有些恍惚,似乎原来的迟小柔,回来了。

压着汤丽的两个人对视一眼,又看了一眼霍铭尊,霍铭尊轻轻点了点头,两人才放开她。

“迟小柔,要杀要剐随便你,别在这里给我装仁慈。”汤丽吃人的目光看着迟小柔,霍铭尊不悦的皱着眉。

“你说的阿冰,我想起来了,不管你信不信,我只说一遍。”迟小柔认真的道。

“当初,组织要杀的。是霍铭尊。”迟小柔看向霍铭尊。

“而阿冰,是为了救霍铭尊才死的,阿冰对霍铭尊忠心不二,所以才选择了牺牲自己,你现在来报仇,完全就是对阿冰牺牲的侮辱,因为她在临死前,还在一直担忧霍铭尊的安危。”迟小柔语速并不快,甚至有些温和,却让汤丽久久不能回神。

半天后,突然仰天大笑,整个人处在癫狂的边缘,两行热泪顺着精致的脸颊落下。

迟小柔看着汤丽,突然就觉得这个女孩真的不错,只是,被仇恨蒙蔽了双眼。

有些怜悯的看着汤丽,汤丽如同一个失了魂的木偶,呆呆傻傻的。

尽管迟小柔再求情,可是霍铭尊还是公事公办的将汤丽带回了华国,将她关进了监狱里。

霍铭尊说,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让汤丽的心里好受一些,迟小柔也没有再反驳,看着汤丽的精神状态,似乎现在也不适合待在外面。

戒指找到了,是被汤丽藏起来的,这场闹剧也结束了,婚礼如约举行。

迟伟华挽着迟小柔的手,郑重的交到霍铭尊手里,婚礼交响曲响起来的时候,迟小柔整个人都泣不成声,正因为想起来了原来的一切,她才能真正的感觉到他们在一起有多么不容易。

经过了这么多磨难,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并且还永远那么可爱的两个孩子,人群中,她不经意地回眸,看到阮黎珞和靳泽凯双双紧握恩爱的手,笑了,他们都很幸福,他们都找到了自己的幸福,真好。

迟到推着小推车,小推车里坐着欢呼雀跃拍手自嗨的子赢,两个小家伙帮迟小柔牵着婚纱裙,随着妈妈一起走到爸爸面前。

两人在神父面前宣誓,一定会对对方至死不渝,永远的守护着对方,对对方忠贞不二。

宣誓完毕之后,就交换了戒指,甲板上的那场闹剧,谁也没有提及。

“知道,我为什么要在乌斯怀亚结婚吗?”迟小柔轻声在他耳边道。

众人已经去忙自己的了,没有人打扰这一对新人的恩爱。

“为什么?”霍铭尊拉着她坐下,将她的头按在自己肩膀上。

“我这双手,沾染了无数血腥,根本配不上你,我们的婚礼被白雪覆盖,这种圣洁的感觉,才能洗刷我手里的血腥一样,只有这样,我才能放心的到你怀里,与你携手到老。”迟小柔看着他的眼睛,声音很轻柔,也很认真。

霍铭尊宠溺的一笑,伴随着鹅毛大雪,吻住了她的唇,很温柔,让迟小柔沉醉其中。

配合着大雪,雪花下,般配的两个人,成了这冰天雪地里,最美的风景。

晚上的时候,满天的烟花,霍铭尊一直都记得上次在甲板上,陪她看烟花的美好。

安静祥和的氛围中,到处都充满了幸福的味道,所有人都在真心祝愿这对新人。

“这位女士,介意和我跳第一支舞吗?”霍铭尊走到迟小柔面前,伸出一只手,微微弯腰,邀请她道。

迟小柔窘迫的看着身上的紧身旗袍,因为大腿处的开叉太厉害,迟小柔连大幅度的迈步都不敢,怎么可能去跳舞呢。

周围投来的目光让迟小柔进退两难。

“别害怕,相信我。”霍铭尊主动将她的手握住,柔声道。

带着她的腰肢轻轻的舞动,霍铭尊轻轻叹了口气。

“怎么了?”迟小柔看他这个样子,不禁问道。

“只是想起来了一些原来的事情。”霍铭尊微微一笑,将在加州市政府的晚宴上的那次事情说给了迟小柔听,那个时候的他刁难她,让她不穿内裤穿旗袍。

“可是,我都不记得了。”迟小柔羞红着脸。

“没关系,以后得日子长着呢,我们之间的点点滴滴,我会一点点的,告诉你的。”霍铭尊眼里温柔的能够滴出水来。

迟小柔也微微一笑,眼神微微闪烁,对啊,日子还长着呢,她想起来了那么多事情,似乎很多事情都没和这个男人算账的吧。

来日方长,霍铭尊,我们的帐,以后慢慢算喽。

看来,以后我们的霍大总统,日子不好过喽。

(全书完)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n)*)本书由wenxue6.com看最新更新就到文学楼(看小说就来文学楼网,手机看更爽!<a href="http://m.wenxue6.com</a>)

(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