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嘛人家想啊你快点嘛

v章购买比例超过百分之五十就可以了  “姆妈, 你这是干嘛,起房子的钱够了,你和爸攒点钱不容易”零零碎碎的一大把钱,有毛票, 有块票, 甚至还有叠好一踏踏几分几分的钱,看着这些钱刘兰秀的眼睛像进了沙子,忍不住的掉眼泪。

极力掩饰泪水的刘兰秀用力的把这些钱往回塞:“姆妈,这钱留着给哥起房子, 大侄子他们年纪也不小了”这钱真收不下, 刘兰秀她爸腿不好干不了重活,这些钱都不知道是他俩老攒了多久才有的。

“让你拿着就拿着,当姆妈借你的, 等你缓过劲来再还”刘母也想起新房子, 两个孙子年纪不小了,五间砖瓦房暂时起不了, 三间砖瓦房还是可以的, 明年就起新房子。

了解自家姆妈的性子, 想着以后再还回去,无法只能先拿着,其实真不差钱了, 这个月赵国生贩卖泥鳅和黄鳝的钱有三百六十多块, 两千一百块钱起五间宽敞的砖瓦房那是绰绰有余, 说不定还能专门起一件杂物间存放粮食。(其实泥鳅和黄鳝的钱有五百左右)

来自丈母娘和大舅子满满暖意充实破旧的土坯茅草房, 原本拥挤不堪的房子显得分外温馨。

私下无人时,刘兰秀揣着手里这一大把钱神情异常神气,眉飞色舞之意说:“赵国生,我姆妈给我送了两百块钱来”厚厚一叠积攒的钱也不过两百,就这区区两百块钱刘兰秀的腰杆莫名的比以前挺得更直。

心里面刘兰秀悄悄惦记着父母对她的好,明面上刘兰秀一定要臊一臊赵国生,告诉赵国生这就是她娘家人,即使家里困难也会背后支持。

瞧着刘兰秀那副自鸣得意、踌躇满志的欢喜模样,赵国生隐隐感动、甜蜜心酸的同时又觉得丝丝好笑,这幅表情好像在说她娘家既出钱又出力,你赵国生······。

赵国生从那一踏钱上极力挪开那双发涩的双眼,装着若无其事的说:“爸刚送来五百块钱”说他们家人口多,房子起大一点。

“啊,真的”刘兰秀真不敢相信那对极其重男轻女的公公婆婆会这么好?这可不是一百两百?这可是五百啊,公公婆婆那一间半的砖瓦房才用多少钱?

“真的,钱就在这,估计棺材本都拿出来了”也是零零散散的一大推零钱凑在一起,这就是父母,或许平时对你挑三拣四,关键时候绝不含糊。

接过赵国生递过来的一大叠钱,刘兰秀的脸莫名的发热、发红,平时她可没少在背后抱怨公公婆婆,暗地里偷偷的说他俩老把钱全补贴给了弟媳一家,弟媳家起房子时她还向赵国生发过脾气,说弟媳家花的是他们孝敬公婆的血汗钱。

打脸来得太快,她脸臊的慌。

早知道刘兰秀这个人刀子嘴豆腐心,嘴上过过瘾,心里坏不到哪里去,也知道她爱面子,故而给她台阶安慰道:“不管是你父母的钱,还是我父母的钱都只是暂时借用,以后都得还回去”。

“当然,明年我娘家起房子的时候,双倍还”性急口快的刘兰秀早早打算好了,如果手头宽裕双倍还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补贴。

赵国生哪里会不知道刘兰秀那点小心思,没有当面戳穿反而颇有深意的笑笑,默认了刘兰秀的话。

“既然钱足够,就起七间宽敞的砖瓦房吧”一件大堂屋,六间卧室正好他们一人一间,孩子大了得有私人空间。

“听你的”现在刘兰秀是有钱万事足,如果可以的话恨不得起十间才好,毕竟他们家三个儿子。

赵国生默默计算了一番,两千九差不多三千块钱起七间房子完全足够,最好在旁边再起一间杂物间存放粮食和农具,这样显得家里规范有秩序。

很快,赵国生家开始起房子了。

七间宽敞的大房子,中间是大堂屋,左右两边各三间卧室,很简单,就是占地面积大了些,尤其是堂屋,三间卧室都抵不住的面积着实让村里其他人意外了一番,不过各家有各家爱好,没人说什么。

男人们挖地基、挑土、和泥浆、砌砖瓦等等。

女人和老人洗菜、烧柴火煮饭菜、向村子里其他人家借锅碗瓢盆、座椅凳子等等。

反倒是赵国生这个男主人像个监工或者说杂工,来来往往的被使唤来使唤去,检查这个是否满意,查看那个又如何,真真忙得不可开交。

为了起房子,赵国生家从半个月前就开始囤肉类,也不知是不是上次把所有的好运气都用完了,这一个月除了野鸡和兔子就再无其他动物,一直想着再弄一头野猪起房子的时候吃,却连猪脚印都没看见。

这时候农村起房子很占便宜,只需要包中饭和晚饭,当然出力的那户人家家里老人和小孩也可以过来吃饭,其实这已经很占便宜了,老人和女人帮忙煮饭菜也算出劳力啊。

这个年代的实情就是如此淳朴,赵国生还是很不好意思,能做的就是尽量搞好伙食,让这些帮忙的朴实村民们吃好,吃饱。

清炖鸡、(鸭也可以)红烧鱼、爆炒兔肉、青椒炒猪肉、豆豉蒸腊肉、爆炒黄鳝、酸豆角水煮鸡蛋汤、还有一个青菜,六荤一汤一素,保管量足,大大一海碗。

七八张桌子上望眼看去满满都是肉,令人一看食欲大开,这样的饭菜显得主家诚意满满,来帮忙干活的人心里吃得满意,干起活来干劲十足。(一张桌子八到十个人,女人和小孩不上桌,夹完菜在一旁吃)

按常规,起房子的主家需要八个菜招待干活的人,四荤两汤两素、五荤一汤两素、六荤一汤一素都可以,就看主家的诚意和家里条件如何。

媳妇:刘兰秀  33岁   农民

大女儿:赵美艳  16岁  辍学在家务农(小学未毕业)

大儿子:赵爱华  15岁  辍学在家务农(小学未毕业)

二女儿:赵美丽  13岁  辍学在家务农(小学未毕业)

二儿子:赵爱文 11岁  小学四年级

小儿子:赵爱强  10岁  小学三年级

赵国生父亲:赵有发  56岁  务农

赵国生母亲:王美玉  55岁  务农

赵国生哥哥:赵福生  38岁  务农

赵国生大嫂:唐秀萍  38岁  务农

大侄女:赵美琴  20岁  务农(已婚)  大侄女婿:钱文志   大侄外孙:钱超

二侄女:赵美兰  18岁  务农(已婚)   二侄女婿:牛大伟   大侄外孙女:牛芳芳

三侄女:赵美红  17岁  务农(已婚)   三侄女婿:张红军

侄儿:赵爱民   15岁   辍学在家务农

赵国生弟弟:赵宏生  31岁  务农

赵国生弟媳:王梅芳  31岁  务农

大侄儿:赵爱勇  13岁  辍学在家务农(小学未毕业)

二侄儿:赵爱东  11岁  小学四年级

三侄儿:赵爱泽  10岁  小学三年级

赵国生姐姐:赵芬娟  36岁  务农

赵国生姐夫:李建华  37岁  务农

大外甥:李勇兵  17岁  务农(小学未毕业)

二外甥:李勇文  15岁  务农(小学未毕业)

外甥女:李翠红  13岁  务农(小学未毕业)

“是呀,有爸妈在我才让你和大嫂偷闲”刘兰秀笑嘻嘻的配合的接过话题,不紧不慢的开玩笑。

人到齐了那上放鞭炮准备开饭,这时候堂屋宽敞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哪怕再摆上四桌也不嫌拥挤,夏风徐徐从堂屋中间吹过,霎时凉爽。

不知是什么个由头跟讲究,上菜的过程很有一套习俗,必须是上一个菜吃一个菜,那么期间的时间点和菜被吃光速度的掌握很考研掌厨的功底,总不能上个菜吃光了下个菜还没出锅吧?这种事的发生无论主家还是客家都极为尴尬。

好在掌厨的都是些应验丰富的老厨子最不齐也是家里几个亲戚,好坏不是很在意,自然不像酒席要求严谨,可是能减少尴尬最好不过。

赵父赵母和刘兰秀留在厨房忙碌,赵国生身为主家代表作陪,可苦了赵国生的肠胃,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的‘三不’先生可怜不擅长喝酒,被人起哄冷不丁的灌了好几杯米酒,喝的时候有点甜,酒量不好的人几杯下肚,很快头晕目眩,满脸通红,狼狈的夹几口菜垫垫肚压压味,早知道就该让刘兰秀来,喝死这群故意的家伙。(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