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漫画韩国漫画大全

厉念薇态度非常坚决,甚至不惜以死威胁,坚决要和顾景阳离婚。(w@w@w.wenxue6.c@o@m)

顾景阳自愿净身出户,除了一个包,他没有带走任何东西。

厉柏言一听说妹妹和顾景阳已经领了离婚证,马上开始给家里施压,要厉家长辈亲自上门给陆乔道歉。

孙子辈的各种折腾,每一个人的婚事事顺遂的,厉家长辈已经被折腾得没脾气了。

“也罢也罢,以后你们的婚事我们都不管了,你们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我们老了,管不了了。”姜明芳一下子老了好几岁,站着的时候,已经开始驼背了。

厉柏言看到奶奶这样,也很心酸。他也知道念薇刚离婚,家里人都不痛快,但是没办法啊,他真的很怕顾景阳趁虚而入。

这辈子,他就任性这一次,自私这一次吧。

于是,厉家人礼物都装了一车,跟着厉柏言,浩浩荡荡地来到了郑心爱家。

郑心爱早有准备,特意拉了霍东辰过来坐镇,准备作为娘家人,看看厉家人的表现。

霍东辰这段时间忙着并购的事,跟郑心爱见面的时间并不多,这天一大早赶到郑心爱家,郑心爱还在卧室里化妆。

陆乔开门见是霍东辰,笑着指指卧室,“我姐还在化妆,你过去吧。”

郑心爱正侧着头盯着镜子戴耳环,见霍东辰进来,故意拖长声调媚声媚气的,“哟,客官,您来啦!小女子尚在梳妆,还请客官稍等片刻。”

霍东辰失笑,走过去靠在梳妆台上,盯着郑心爱,“戴这么重的耳环,不累么?”

郑心爱戴了对绿宝石的大耳坠,看上去确实挺重的。

郑心爱噘嘴,“你这人真没意思,叫你演客官,你跟我讨论什么耳环?”

她的剧本都写好了,他是恩客,她是貌美如花,才华横溢,吟诗作赋无一不能的花魁,本来还想演一出花魁调戏客官的戏码的,哪知霍大傻子完全不解风情,根本不配合!

霍东辰笑起来,伸手拧拧她皱起的鼻子,“讨论耳环,是给你一个机会,问我要更好,更贵的耳环。如烟姑娘,你连我的潜台词都听不出来,真是枉担了兰心蕙质的虚名!”

真会狡辩,郑心爱瞪他,下一秒又笑了起来。

她妖妖娆娆地站起身,蛇一般缠上霍东辰的身,手还在他胸口乱摸,“客官所言甚是,这耳环,真的好沉好重,如烟已不堪重负,昨日如烟在街市上看见一对金刚石的,大小与龙眼相当,想必是极轻的。不如,客官您送我一对?”

她认认真真演上了。

霍东辰也跟她演,他的手比她的手更过分,直接伸进她的裙子里,“耳环好说,只要你伺候好了,耳环耳坠,金刚石碧玉石,天上地下,水里土里的,你想要什么,我便给你什么”

他越说,声音压得越低,到最后一句,尾音拖得长长的,配合着手上轻拢慢捻的动作,让郑心爱浑身一颤,脸瞬间红了透。

“不玩了!”郑心爱伸手想推开他,“你这是耍流氓!”

“谁流氓?”霍东辰却不放过她,搂住她纤细的腰肢,手上动作丝毫不停,“别告诉我你不喜欢”

她喜欢,她当然是喜欢的。

他手指上的水渍已经说明了一切。

郑心爱被他弄得有些站不稳了,只好求他,“霍总,霍大少,我错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一会儿还有正事呢,你这样,我一会儿还怎么为难厉家人?”

她还有硬仗要打呢。这种重要场合,她可不能由着性子和霍东辰乱来。

霍东辰松了手,眼神也恢复了几分清明,“你打算为难厉家人?”

“当然!当初他们怎么对乔乔的?不为难为难他们,我出不了心里这股恶气!”郑心爱说得振振有词。

霍东辰摇头,“我劝你还是收敛点。厉念薇刚闹完离婚,厉家人焦头烂额的还过来跟乔乔道歉,算是很有诚意了。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今天要是太过分,乔乔和厉柏言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复婚了!你妹妹肚子里的孩子,就只能生活在单亲家庭了。”

郑心爱噘嘴,“那就这么放过他们了?”

“不要纠结什么放过不放过,你只要想一想,你最终的目的是什么就行了。”霍东辰给她分析,“你最终的目的是希望乔乔幸福,乔乔的孩子也能在一个完整的家庭健康成长。乔乔和厉柏言本身是相爱的,之前的阻力是孙正曦,现在的阻力只剩下厉家的长辈,现在厉家长辈都低头了,乔乔顺着这个台阶下来,以后大家维持表面上的和谐就行了。只要乔乔和厉柏言两人感情好,等孩子生了,天长日久的,她和厉家长辈的关系也自然会缓和下来。乔乔和自己爱的男人在一起,那个男人也很爱她,孩子也生活在一个健全的家庭,这样不是很好吗?”

郑心爱低头想了半天,才道,“好吧,我承认你说的有道理。但是不为难他们一下,我真的很不甘心。”

“为难他们有什么意思?还不如让他们出出血呢。”霍东辰给她出谋划策,“这种事乔乔不好开口,正好你来提,你替乔乔要中盛5的股权,还有厉家在金水湾的三处不动产。”

郑心爱睁大眼睛,“霍东辰,你这老奸巨猾的家伙,你胃口也太大了吧?5的股份金水湾的不动产?这么高的价码,厉家能接受吗?”

“放心吧。能。”霍东辰眯着眼睛,活像个老狐狸,“不从他们身上割点肉下来,他们不会重视乔乔的。他们在乔乔身上付出的越多,乔乔的地位越是坚不可摧。”

郑心爱眼睛一亮,“对啊!的确是这个道理。付出那么多,他们那儿舍得让乔乔跑啊。”

“一会儿就按我的要求提。”霍东辰笑笑,“听说厉柏言嘲笑你手上的板砖了?”

“对!他嘲笑我的板砖了,说不够大,一点都不富婆!”郑心爱睁着眼睛说瞎话,翘起手指欣赏起手指上八千万的粉钻,一脸的得意和满足。

霍东辰忍不住揉她的头发,“郑心爱你品位能不能提高一点?都这么大了,还嫌小?再大就只能扛着走了。”

“哈哈!反正我喜欢贵的,越贵越好。”郑心爱甜蜜蜜的笑着,“我就这么俗。”

霍东辰在她唇上咬了一下,“以后出去别说你是我霍东辰的女人!”

郑心爱头摇得像泼浪鼓,“你想得美!我就要说!我要昭告天下,霍东辰是我的男人!狐狸精们统统滚开!”

霍东辰忍不住低头亲她,“行了行了,就你话多”

炽热的亲吻,让房间的温度都升高了好几度。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