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乱人伦小说

木屋传出的声音吓了众人一大跳,所有人都第一时间朝那里看去,生怕再有什么变数,毕竟木屋内的那个男人一生都自带传,有他在的地方总有变数发生。www.wenxue6.com

木叶和木天都尤其紧张,一时间都神经紧绷,他们并非对木屋内的人有惧怕感,而只是忌惮,不然也不会一定要来此处将人带走。

而坚持到现在被白允儿拖延到双双受伤,又有着内心深处的警惕,让兄弟两都不约而同的第一时间朝后退了几步。

还活着的陆玟丞和尚九娣,也都第一时间期待的看向木屋之内,但很快他们便双目黯淡下去。

整个木屋都在晃荡,那木门的忽然脱落并非是木屋内有什么异常,而是之前木天的那一攻击所带来的余波,这只是一间最普通的木屋,足以一拳杀死顾凉晨的攻击,其余波震荡而来通过地面传递到木屋处,这么轻而易举的将木门毁坏。

木屋内很昏暗,从外部看去并不能看清其内的具体情况,但那一抹趴在雪白床单的红色却异常显眼,其紊乱异常的呼吸和渐渐衰弱的生命力,便也一下子让屋外的人感知的一清二楚。

所有人都很清楚,这是步纱,是那个唯一存在于世的精神系新人类!

这是白允儿不惜牺牲所托付的对象?

这个已经快死掉的女人,能救楚涵?

而步纱所趴着的那张床·,一个被被子盖着的身躯轮廓若隐若现,显然那是楚涵!

到现在还躺在那里不能动,结局如此明显……

木天和木叶不禁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嘲讽之意毫不掩饰,白允儿赌输了。

木叶重新站好依靠在一旁,开始专心致志的处理自己的伤口,白允儿的那一斜斩实在霸道,尤其是那双可怕的手套,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所造,竟然让他的伤口到现在还无法自主愈合,甚至还带着腐蚀现象一点点抽离木叶体内的异种王能量!

木天并没有被破开皮肤的外伤,但那胸口处大·片的黑紫色地带,皮表之下也被白允儿的几拳轰的粉碎,他的伤势并不木叶轻,但好在有着身为丧尸本身的基础防御,战力相较于木叶并没有降低太多。

所以木天便毫不犹豫的迈开脚步,周身淡淡的丧尸黑气环绕,大步走向木屋!

陆玟丞满目通红,与尚九娣站在木天的面前,像是两只随时会被一脚踩死的蚂蚁。

木天也根本没有在意这两人,忽然速度飙升到极致,一下子来到了木屋前,同时一脚这么踏了进去!

“不——”

尚九娣一声大喊,声音凄厉,让这满目都是狼牙成员尸体的现场,充满了绝望。

木叶看向她,凶狠之色在眼炸闪,他抬脚走了过去,决定用这两个人的心脏帮自己恢复伤势。

木天当然无所谓木叶想做什么,他在走进木屋的时候,一只手抬起抓向步纱的脖颈,这个女人太危险,虽然已经到了死亡的边缘但到底没有死,必须先行解决掉免得将来会有麻烦。

精神系,不仅神秘家族惧怕,丧尸王同样如此!

出手的同时他瞄了床·一眼,紧接着便笑了,床·的人的确是楚涵,还处于昏迷。

只是在丧尸王木天的手距离步纱脖颈极近的时候……

忽然间!

趴在那里的步纱猛然抬起半身,她美艳至极的面容充满痛苦,紧闭着的双眼两行血泪流下,然后忽然迸发出一股无形的力量,一下子朝着床·的楚涵而去!

那是精神力,步纱最后一丝精神力,来自于她十阶新人类的生命。

“贱人!”

丧尸王木天大吼一声,愤怒五根手指的指甲全部伸出,带有黑色丧尸病毒的指甲锋利异常,他没有去观察楚涵,因为他不相信在这最后一刻步纱会成功,哪怕是最后的那一抹精神力,在他看来也太弱小了。

可在这千钧一发之时。

刷!

忽然一道黑芒凭空出现!

黑色的月牙弯形诡异的在半空实质化,像是一柄射·出的弯刀,其刀刃还有着形象无的锋利感。

噗!

一刀削在丧尸王木天的手!

“啊——”

木天一声吃痛的大叫,紧接着是五指齐断,根根掉落在地!

他收回手,看都不敢看木屋内的那张床,毫不犹豫的调头冲出木屋!

屋外的木叶莫名其妙,但往尚九娣心脏处伸出的手已经处于半空,白允儿给他造成的伤势太严重了,他需要新鲜的血液,需要活人。

但还不等他看清木屋内发生了什么,丧尸王木天的身躯也才跑出来没几米,一道恐怖至极的能量便一下子从木屋内爆发。

轰!

只见一道黑色的月牙从那已经没有木门的空档间飞出,在空聚集越来越大,最终月牙的一端划至地面,恐怖到丧尸王更快的速度,在地划出一道极长的裂痕。

从这股能量出现到黑色月牙出现在视野,不过是一刹那间,快到尚九娣和陆玟丞都还没来得及眨眼。

刷!

黑色月牙破土冲向木叶与尚九娣之间,在木天那只手与尚九娣心脏距离极近的间空隙处,‘哗’的一声一闪而过。

像是一道犀利又薄如蝉翼的飓风,划开后,刹那间冲过去,然后一击轰在远处的树林间。

嘭!

碰碰碰!

无数的参天大树倒下,一道恐怖的笔直裂痕,从木屋延伸到千米外的林间,又将那整片的树木都从间斩开,从远处看像是劈开的一条路。

一刀两断!

而这黑色月牙所划开的地方,一整条裂缝都充满了幽幽黑雾,像是蔓延焚烧的黑色火焰,带着恐怖至极的吞噬气息,让靠近之人灵魂深处都一阵灼痛。

眼前的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太直接,木叶一下子被这月牙所带来的恐怖感弹开,瞬间退后到好几米之外,逃出来的木天身躯顿在原地,望着自己视野内那片被间劈开的树林,双眼间的情绪复杂无。

陆玟丞和尚九娣愣了半响,而后才缓慢的扭头,看向了木屋。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