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让受含道具上跑步机

最终之城的城墙上,玩家们各显神通,与即将攀爬到顶部的异变兽们战斗。

异变兽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即便是能够冲过炮火封锁的数量只有千分之一乃至更低,但是有庞大的基数在,这依然是一个庞大的数字。

即便是绵延出几公里的隔离带,用拒马、铁丝网、地雷阵以及安装了自动防御火炮的碉堡这些组合起来的防御网络,虽然让大量的异变兽倒在了前进的道路上,那也仅仅是稍微阻拦了一下它们冲击的脚步,后续的异变兽踩着自己同类的尸体继续向着最终之城冲击而来,有一些则留在原地以同类的尸体来填饱自己的肚子。

在冲过数公里的隔离带之后,一只异变兽成功地触碰到了最终之城的的城墙,它的利爪之下,钢板和腐土没什么区别,双爪乃至四爪交替抓进墙体内,飞快地向着城墙顶部攀爬,比坐电梯的速度都快。

韦仕文的异能发动,无数光束箭矢凝聚成型,自上而下地向着不断攀爬而来的异变兽进行射击。被射中的异变兽纷纷从城墙上掉落下去,即便能够抓在城墙上,也向下坠了不短的一段,利爪扒拉出长长的几道痕迹。

可是,在这一波攻击中被击杀的异变兽屈指可数,大多数只是皮开肉绽,受了一些不算很重的伤,能够接着向城墙上继续攀爬。

“你们连能量大炮都能够放在墙头上,为什么没有单兵武器来抵挡一下呢?”

韦仕文看向正在疯狂地向嘴里塞东西的庞德,这位一改之前的细嚼慢咽,几乎是以吞的方式飞快地向嘴里塞着东西。

“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庞德艰难地咽下嘴里的东西说道:“我们除了城墙上的大炮,什么都没有了。”

“这座城市原本是一个工业城市,只负责生产星际战舰上使用的火炮,一路败退下来,我们所有的物资都已经消耗殆尽,真真正正的弹尽粮绝,能够拿出手的只有这些火炮——就连火炮的弹药都是一艘待武器安装的宇宙战舰上拆解下来的。”

“就算这次我们能够挺过去,将来还不一定会怎么样进行——物资优先供应城墙上的防守人员,但我们已经断粮好几天了,城里估计饿肚子的世界更长——有可能现在已经人吃人了……”

韦仕文顿时沉默了,实在想不出什么话来回应庞德——而庞德在胡吃海塞一阵子后,换下了操控炮台的工作人员,这位所做的工作是最消耗体力的,已经有些跟不上自己战友的速度了。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已经有异变兽爬上了城墙,张小尾手中单刀在注入异能之后化为一柄华丽精美的火焰长剑。长剑在张小尾手中划过一道弧线,连丝毫的停滞都没有,剑身就已经从异变兽的脖子上穿过。

异变兽丑陋的头颅与它的身体分离,在重力的作用下向城墙之下掉落而去,伤口因为剑身的高温而变得焦黑,并没有那些令人作呕的血液流出来。

高醒则将自己异能创造的金色光粒化为一柄超级长的长矛,不断地刺向攀附在城墙上的异变兽,光粒在高醒控制下表现出的腐蚀特性起到了非同一般的作用。伴随着大量光粒的消耗,被长矛击中的异变兽的身体也缺失了很大一块血肉,一部分甚至会直接丧命。

“信号已经发出去了很长的时间,为什么现实世界那边还没有动手,千万别出意外啊!”一边攻击着异变兽,高醒一边小声地嘟囔着。

依旧是低存在感状态的辛烟雨小声地回应到:“可能是现实世界与副本世界之间存在着时间流速上的差异,我们这里是几分钟,现实世界里有可能只是一秒钟不到——我用能力去看过了,我们为之努力很长时间的山河大阵最后肯定会被启动的。”

城墙上的所有人都在竭尽所能地抵挡着异变兽的冲击,但是那依然无法阻挡异变兽的进攻,有个别的地方已经有异变兽冲上了城墙,在那一块儿的玩家费了好大的劲才将它击杀,这还是在异变兽只想冲进城里没耐心和城墙上的人厮杀的结果——那只异变兽已经成功将一只爪子伸进了城墙里。

而在现实世界的某一处地方,一只狰狞的兽爪从虚空中探出,一爪之下就将一辆停靠在路边的汽车撕碎,从超市里买完东西出来的车主非常懵地看着自己那已经不成样子的爱车,手里的东西散落了一地。

站在城墙上向下望去,就会发现此时攀附在城墙上向上爬的异变兽和被糖块吸引来的蚂蚁一样多,黑压压的一片令人头皮发麻。

有些地方被异变兽攀附的次数多了,利爪将钢板抓烂,在有新的异变兽攀附到那一片时,整块钢板直接从墙体上脱落,连带着异变兽也一同掉落下去。

钢板下的墙体比起钢板来在坚硬程度上更弱,有些异变兽便试着从这些地方打洞钻进城里。

“老韦!你还能和那一次副本时一样吗?”张小尾挥出一道灼热的剑气,将几只异变兽的肢体从城墙上分离,向韦仕文问道。

“能到是能够。”韦仕文回答道:“这个世界对我们的能力有压制,我不知道能不能像上次那么强——而且我也不知道这一次需要付出怎么样的代价。”

“那就足够了。”

张小尾拿出了许久没用的盾牌,注入异能之后化为一套全封闭式的铠甲穿戴在了他的身上,确认了一下之后,张小尾面向城墙之外一跃而下,在半空中他后背足底的喷射口喷出大量的高温气体,使其获得了飞行悬浮的状态。

在解决掉那些准备挖洞钻进城里的异变兽之后,张小尾开始沿着自上而下地清理着那些异变兽——虽然异变兽们的身体非常强大,无论抗打击能力还是自身的能力都非同一般,但除了近身肉搏外它们没有一点攻击手段,尤其是在攀爬时,他们仅有的攻击手段也无法使用了。

张小尾还看到有玩家让人用提升机的绳索将自己吊起,脚踩着城墙,拿着类似枪械类武器与异变兽们战斗。

“弹药告罄!弹药告罄!”

“替换维护零件也没了!”

没有了炮火来将异变兽尽可能地阻拦住,越来越多的异变兽扑向了城墙,看那样子,即使不用攀附城墙,以叠罗汉的方式也能够爬上墙头。

而异变兽的单体战斗力非常强,除了一小部分玩家之外,其余人是无法独立解决掉其中的一个的,而异变兽的数量明显要多于玩家。

韦仕文见状,哪怕因为恐高双腿不止地颤抖着,他也咬着牙,进入了钢铁之躯的形态——穿过云层的那稀薄的阳光为他带来了庞大的力量,反重力启动……

就在韦仕文即将冲下城墙拦截住那些异变兽的时候,城墙上的辛烟雨忽然显露了身影,盯着远方喊到:“来了!我们成功了!”

无边的的浪潮从天边席卷而来,所过之处事物竟是另一番模样,就像一场游戏结束场景更新一般。所有的物质在一股莫名伟力力量下被拆解成物质最基础的粒子,但这种景象是那些异变兽所无法观察到的,依旧是奔着最终之城狂奔而来,直到变成一团不分你我的微粒。

在那股力量即将到达城墙上时,所有的玩家都闭上了眼睛,迎接被分解成粒子的命运,但那股力量在即将接触城墙的一霎那便消失不见了,一如它那莫名其妙地出现。

在那股力量出现的时候,所有的玩家都回到了城墙之上,此时他们所有人的脑海里都响起了一个声音,那是熟悉的游戏提醒的声音。

“副本阶段性任务进度:抵挡异变兽进攻四十八小时已完成,开发下一阶段任务,触碰核心。”

“任务说明:这是游戏的最后一次任务,也是最后一次奖励发放,最先触碰到核心的玩家将获得最终的奖励。在这一过程中,玩家之间禁止互相攻击。”

“任务奖励:触碰到核心的玩家将独获游戏最终奖励(暂不明确),所有幸存玩家将传送回现实世界,死者无法复活。”

“失败惩罚:无。”

紧接着,无论玩家们所在的位置,在所有人的面前出现了一道由金色光纤交织而成的道路,道路的另一端远远地通往了最终之城的内部。

玩家们先是集体愣住了,然后不知道谁先踏出了第一步,所有人都竭尽所能地沿着道路向另一端奔跑而去……

现实世界中,所有的科技设备都因为功率过载而烧毁了,毕竟跨空间干涉另一个世界这种事情的负荷太大了,即使设计之初就要求这些设备坚实可靠,但是终究是一次性用品。

脱离了一个球形舱设备的朱婷熳已经衰老得不像话,满头乌发已经变白,甚至一根根地从头上掉落;原本细腻光洁的皮肤也变得松弛褶皱,身形佝偻——任谁也看不出她在几分钟之前是一个风华正茂的少女。

朱婷熳忽然一个踉跄,脚下不稳向地面倒去,早就守候在球形舱之外的承泽大佬连忙伸手去扶,但是少女却化为一捧灰尘消散在空气中,承泽大佬揽了个空……(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