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男朋友啪了他的好大

通天河的水面起了波浪。

就仿佛是狂风在拍打水面,溅起大片的水花。

通天河的水很深,到了水底已经是幽暗一片,看不清任何的东西。

若是潜水,只能感受到一条条肥硕的胖鱼尾巴拍在脸上的感觉,那种感觉,生疼。

幽暗的水底下,有着一个巨大的黑色阴影在匍匐着。

“呼噜噜”

一个个气泡从阴影的头颅冒出。

逐渐,阴影在缓缓上浮着,眼睛上的薄膜散开,露出一双腥红,拥有无尽凶威的双眼。

这双竖瞳来回颤动两下,目光汇聚到了天空当中。

“轰隆隆”

天空中传来怒吼声。

无边的阴云瞬息间席卷而来,整个天空都阴暗了。

雷霆在阴云当中游走,压抑的气息四散开来。

狂风呼啸不止,大地上的动物慌乱奔逃。

“九阶天劫”

“不,天劫没有完全凝聚,玄龟前辈应该还没有证道完成,等玄龟前辈身与道合的时候,天劫应该就要动了。”

周叶站在通天河的岸边,望着天空当中缓缓旋转,如同漩涡的阴云。

他心里已经在琢磨。

玄龟前辈和自己关系很不错,他渡劫的话,自己是不是可以蹭一蹭天劫?

虽然有外人加入,天劫的威力会提升很多,但是周叶自己也是帝境存在,在他想来,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羡慕。”

天渊站在一旁看着,那一双眼睛里就充满了羡慕。

羡慕羡慕着,内心就有些抑郁了。

他天渊也好想证道成帝啊,可是为什么这么难呢。

“越想越不是滋味。”

天渊叹了口气。

“天渊前辈,这是迟早的事情,你也别着急。”周叶笑着说道。

“放心吧,我就是有点羡慕而已。”

天渊耸了耸肩,随后又道:“话说,这九阶天劫渡起来难不难啊?”

看天渊有些担忧的样子,周叶顿时乐了。

嘴上说着不关心玄龟,其实心里担忧得不行。

这就是损友。

喜欢坑你,骂你,拖累你,但是在你真的处于险境的时候,这个损友会想尽一切办法来帮助你。

“天渊前辈你放心好了,渡九阶天劫不是什么难事,玄龟前辈那龟壳这么硬,肯定没问题的。”周叶摆了摆手。

“真的假的?”

天渊有些不相信。

对于周叶来说,渡九阶天劫那肯定是很简单的,这个天渊从里没有质疑过,毕竟周叶就是这么强大,有目共睹。

但是换做玄龟的话。

天渊感觉就有点悬,更大的可能是今天玄龟要脱一层皮。

“真希望这臭嗨被天劫揍得死去活来,还偏偏死不掉的那种。”天渊一脸的恶毒。

“天渊前辈,还是小声一些,免得被玄龟前辈听到了之后,找你的麻烦。”周叶小声提醒道。

“嗯,放心吧,我会注意的。”

天渊点了点头,也有些心有余悸。

自己是脑子有坑不成,居然这么无所忌惮的就说出来了。

稳住,只能祈祷在水下那个家伙没有听到。

通天河水面。

巨大的真身在缓缓上浮。

龟壳破开水面,推开层层水浪,漆黑的龟壳在阳光下显得有些深邃。

龟壳坚硬,特别是在玄龟进入了不朽境,凝聚出不朽道体之后,龟壳变得无比的坚硬。

玄龟一族本就是以防御力著称,而玄龟作为这一族目前最为强大的一个,他龟壳的防御力极其强悍。

一般的玄兵,连在他龟壳上留下痕迹的资格都没有。

“已经证道完了。”

天渊面色凝重。

从玄龟身上散发出的神秘,深奥的气息来看,玄龟并没有走水之法则一道。

玄龟比较喜欢玄学。

他不是周叶,做不到两**则融合在一起,所以玄龟放弃了水之法则,选择了另外一门法则证道。

他成功了。

但是成功的代价是九阶天劫有朝天罚转变的趋势。

玄龟所选的是玄学一道,包罗万象,非常之复杂。

再加上窥视命运,所以经受的考验必定会更加的强大。

“厉害。”

周叶也有些意想不到。

天上九阶天劫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太强大了。

经过周叶的计算,如果自己冲上去帮助玄龟渡劫的话,这天劫就会跨过最后一步,演化成为真正的天罚,然后施展灭世之威。

周叶倒是一点担忧都没有。

但是,玄龟和他是好朋友,这样破坏好朋友渡劫,怎么看都不是什么好事。

“草爷,我有预感,这家伙肯定会碰一头血。”

天渊在一旁低声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周叶有些诧异。

“一种直觉吧,同时我感觉我好像也有点危险的样子。”

天渊撇嘴。

这特么明明就是玄龟渡劫,为什么心里一种有种压迫感,就仿佛自己即将要嗝屁了似的。

难道。

玄龟这个龟儿子,又拿自己的命去发誓了不成?

这么一想,天渊就感觉好特么生气。

就算玄龟遇到危险,肯定也是草爷出手解救,毕竟自己暂时还是不朽巅峰而已。

既然自己是个看戏的。

那为什么心脏仿佛都提起来了似的?

天渊心中诧异得很,根本就找不到任何引起这一切的苗头。

“嗯?”

周叶微微皱眉。

天渊的想法和周叶的想法都差不多的。

玄龟如果遭遇到危险,肯定是由周叶来出手,毕竟周叶的修为境界比天渊要抢,而且战斗也比天渊强大了太多,实在不行冲着天劫跪一跪就完事儿了。

但是,天渊居然说感受到了危险?

周叶思考着。

这危险究竟来自天劫,还是说来自于天劫之外的东西?

会不会是仙界按耐不住,所以准备对木界动手,想要阻止木界再诞生新帝?

虽然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但是周叶感觉这个可能性比较小。

仙界的那群是仙帝,并特么不是仙猪啊,他们是有脑子的。

有自己站在这里,树爷爷和青帝大佬也不会干看着,仙界谁特么敢动手啊?

既然如此。

“天渊前辈,这问题会不会出现在你自己的身上?”周叶开口问道。

“不应该吧?”

天渊一愣,随即摇摇头。

他自己的感知了自己全身上下,甚至连随身空间里的一切都探查了个遍,但是依旧没有发现什么地方有问题。

天渊也很清楚。

没有问题,就代表了最大的问题。

既然自己身上没有问题,那这问题的来源肯定就是别的地方了。

天渊有些警惕了起来。

草爷就在自己的身边,草爷都没有感受到任何威胁,而自己感受到了。

说明对方不是草爷的对手,或者说对方不针对草爷,只针对自己一个。

天渊是真的有些想不懂了,自己有什么好针对的?

“那就有些奇怪了。”

周叶也有些想不懂。

他问道:“天渊前辈,你现在还有这样的感觉吗?”

“你这不是废话啊?”

天渊想哭的心都有了。

“这明明就是玄龟渡劫啊,为什么我有种心悸的感觉?”

“这个畜生,他肯定是又拿我的命去发誓了,否则绝对不可能会这样。”天渊紧握拳头,他好恨呐。

周叶沉默。

惨,天渊前辈真是太惨了。

记得上一次,玄龟前辈才拿天渊前辈的命去发了誓。

“只要这次我不死,以后我再发誓的时候,我就用他的命来发誓,看谁先弄死谁。”天渊面露狠色。

周叶在一旁劝着。

“天渊前辈,莫要冲动啊,这是不妥的行为,一点都没有素质啊。”

看着天渊竖起手指就要发誓,周叶赶紧抱住了天渊。

玄龟还在渡劫呢,你这一个誓言发下去,你这辈子可能都只能在玄龟前辈的坟头忏悔了。

“天渊前辈,暂时记不得,等玄龟前辈渡完天劫之后,你慢慢发誓,多发几个,到时候你们修为不对等,玄龟前辈中了誓言之后也只会重伤,铁定不会死亡,而你不一样,你修为没有玄龟前辈高,玄龟前辈肯定不敢拿你的命来发誓了,因为一旦发誓,前辈你就没了。”周叶劝道。

天渊一听。

有道理,就这么干。

“草爷你真是太有智慧了。”

天渊非常的满意。

“还好。”

周叶淡然的笑了笑,心里想着,自己这也算保住了玄龟前辈渡劫吧?

等玄龟前辈渡劫完了之后,必须收费啊。

天渊在一旁左顾右盼。

心里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等等”

天渊抬手搭在了周叶肩膀上,。

“怎么了?”周叶有些诧异。

“出问题了”

天渊身上强大的力量震动着,肌肉转眼间就鼓了起来。

“这是”

天渊脑海当中灵光闪过,他赶紧抓住,面带喜色。

“草爷,我明白了!”

仅仅一个瞬间,天渊抓住了脑海当中的灵光之后,他完成了身与道合。

连证道都被他跳过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

周叶笑着问道。

“明天我就渡”

天渊还没有说完,丹田内玄丹的力量顿时爆发,强行推着他飞向了天空当中。

“卧槽卧槽卧槽!”

“你放老子下去!”

天渊一边飞,一边手舞足蹈,脸上惊恐得很。

两个帝境同时渡劫?

这是用命在开玩笑。

“卧槽,这”

周叶有些愣神。

同时渡劫?

周叶摸着下巴。

此刻,他有些怀疑。

玄龟前辈和天渊前辈,是不是血脉同源的亲兄弟?

亦或者说,是双胞胎。

“可是,这品种又不一样啊。”周叶推翻了自己的猜测,随后开始观察天空上的情形。

有些恐怖。

对于周叶来说,还算在接受范围之内。

但是对于玄龟和天渊来讲,是双倍的攻击。

天空上。

和玄龟并肩站在一起。

两者对视着。

玄龟有些茫然,仿佛在问:你上来干什么?

天渊一脸的无辜:我也不想上来的。(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