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太大了进去时什么感觉

第一百零二章:归队

开春。

释明杰双手合十:“就送到这里吧,二位事务繁忙,不多打扰了。”

旁边的人流熙熙攘攘,在由异能者编成的武装部队护送下往南边前进。人们三三两两结伴而行,有好奇的孩子不断左顾右盼,欣赏道路两旁稍远处那些没见过的变异植物,更多人在兴奋地讨论接下来的美好生活。

由帝都出来送行的人多在这里分别,不是没有人注意到释明杰他们三个,但谁也不知道,释明杰背后那个平凡无奇的长条布包里就是上古神兵十二环锡杖。

“另外也要多谢二位帮忙申请,让我能带回佛门圣物。”

苗世逸感慨道:“那本来就是你们的东西,也是该物归原主了。路上小心。”

木叶沉默了一路,见另二人都看向自己,知道如果再不说点什么,接下来可能就没有机会说了,终于抬起手,给了释明杰一个熊抱。

旁人不留神瞟到这边,咋舌道:还有这样跟出家人打招呼的,真豪放!

释明杰微微一愣,笑容恬淡,等木叶放开自己,再次对木叶合掌致谢:“多谢木施主。那么,就此告辞。”

“等我忙完手头的事,我能……去看看你吗?”

释明杰笑道:“自然。”

木叶叹道:“去吧,一路平安。”

直到再也看不见释明杰的身影,两人才转身回城。

“一年之后它们会苏醒吗?”走着走着,苗世逸冷不丁问。

木叶随口道:“会吧。”

“会换人吗?”

“……有的会吧。”

“真想让零零七换一个人选。”

木叶怎么不明白他的想法,只能叹息:“留着也没什么不好,至少无聊的时候,还能找老战友说几句话。”

提到老战友们,苗世逸问:“李骁已经转到特殊作战部队了?”

“他本来就在,现在是转到面上工作,前段时间刚带队负责铲除新铁路沿线的变异生物。”说到准妹夫,木叶自然也想到了妹妹,“浅浅跟小语已经开学了,新成立的帝都艺术大的师资力量不错,希望她俩能把掉下去的课程补起来……你跟于扬到底有多忙,连这些都不清楚?”

“你不知道我们是七乘二十四上班制吗?”苗世逸一脸苦闷,“我连今天这个假都是提前半个月才请到的。”

“好歹端着公务员饭碗,认了吧。”木叶笑起来,“要不就跟郭少一样领着弟兄甩手打天下去。现在国家提倡创业。”

知道木叶是开玩笑,苗世逸没接这茬,正巧瞥见前面贴了张漂亮海报,示意木叶看过去:“后来去见过他吗?”

木叶看了一眼就知道苗世逸问的不是海报上的大明星陆琰,而是另一个人,摇摇头:“没机会,这样也好,如果被人知道他还……谁都保不住他的。”

仔细想想,系统寄宿者们的生活算是回到灾前的正轨上,只除了一个人。

本源南极基地范围广阔,那边气候条件不好,废墟清理工作费时费力,现在还只完成了不到十分之一。一旦南极进入极夜,效率肯定还要下降,不知道明年这个时候能不能得到那个人的消息。

但无论如何,他们也要把他带回来,让他在故土上安眠。

“中午一起吃顿饭?”相伴无言走了许久,木叶问。

“谢了,我好久没去看苗夏,趁这个机会去看看他,改天有空再聚。”

木叶也不继续劝:“那保重,帮我跟苗夏问声好,再见。”

时间回到稍早前。

苗夏睁着闪亮亮的眼睛:“谢谢爷爷,我全看完了!”

苗翎,看着面前自己的一万多册藏书,以及从老友那边借过来的三千多册藏书:“……”

苗夏,继续睁着闪亮亮的眼睛:“那爷爷,我可以去玩吗?”

旁边一个保育员抱着另一个保育员哭的梨花带雨:“咱们的宝贝儿把我二十年的笔记都背下来了!背!下!来!了!呜呜呜我太感动了!”

苗翎冷冷瞥了那边一眼:这是我家的宝贝!什么你家的,明天换人!

苗夏转向那保育员招呼道:“鹏鹏哥哥的笔记好工整呀!有些看不太懂的地方看你的笔记就全明白了!谢谢哥哥!”

那特别请来的学霸保育员立刻信心百倍道:“放心!我一定再给你弄很多好看的书!”

苗夏笑嘻嘻点点头,又转向苗翎:“爷爷?”

“去玩吧,中午回来吃饭,你爸要来。”

苗夏乐颠颠跑出去了,几个安保人员忙跟过去。

跑到每次都会去的公园,苗夏看准自己常坐的椅子,飞奔过去坐下,低头瞥见草丛中一点特别的地方,他猛地一怔,眼圈立刻红了,本来想忍着,但实在忍不住,眼泪啪嗒啪嗒掉下来,于是索性一个人坐在那儿哇哇大哭,边哭便含含糊糊说些话。

安保人员没跟过去,分散开警戒周围。他们都知道,苗夏不是第一次一个人来这儿说话,更不是第一次在这里哭。这个聪明到让人惊叹的孩子很喜欢来这里,尤其喜欢一个人自言自语,说些生活里的点点滴滴,不知道给谁听。

他们跟苗翎反应过这件事,苗翎听罢只说:随他吧。

哭够了,苗夏抹了把泪,对着空气叽里呱啦讲起话来。

说了许久,他破涕为笑,蹦蹦跳跳走回来,跟着安保人员回家。

夜。录音机里传来熟悉的带着哭腔的声音。

“爸爸最讨厌了!我一个星期都见不到他一次……但是每次见到他,他都会给我带小礼物,有时候是书,有时候是野果子什么的,他随便吃吃就知道有没有毒,都不用拿去检验,所以我提前尝过不少好吃的变异果子……

“爸爸染上坏习惯了,他上次回来的时候身上有烟味,我趁他不注意把他的烟全搜出来扔垃圾箱去,他肯定知道是我做的……哼,不过他理亏,没有说我,倒是陪我看了好一会儿书。

“上次他跟我说,要是早一点点、早一点点发觉这一切就好了,才不会给机会让……师父去当英雄呢……这个英雄当的一点都不好,连个奖章都没有,哦不,连名字都不让公布出来……

“有一回我偷偷问爸爸,是不是曾经误会过师父,他忽然半天都没有说话,然后再也不提这件事了。我知道他肯定是对师父做过什么不对的事情,让师父很伤心,所以师父才……没有把所有的事都告诉爸爸。但是,师父也有错啊,为什么不愿意把想的事情说出来呢?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解决问题,而且我还可以出出主意呢。

“爸爸特别忙,他们的人手从来都不够用,也没那么多精力和财力招更多人来,只能继续催他们去干活。我有一次去找木姐姐和温姐姐玩,温姐姐给于叔叔带了好多好吃的,他们在说话,我溜去找爸爸,就看到他一个人在那吃馒头看卷宗……

“师父……我们都很想你。”

录音机停下。黑暗里的人摩挲着录音机,按下重播键,静静听了第二遍录音。

岁月如梭,又是一年春节临近。

大街小巷热热闹闹,帝都的节日的气氛十分浓厚,人们喜气洋洋。一条做买卖的长街上满是花灯,彻夜燃着耐烧的变异草,吸引了无数人来游玩。

经过一年的重建,人们生活已经恢复正常,吃得饱穿得暖,本地人还有文艺和新闻节目可以看。

为了庆祝新春佳节,演出必不可少,另外经过人们的不懈努力,从帝都通往全国多个居住保护区的铁路全线修通,这是喜上加喜。

条铁路北至帝都,南抵w城,中间有十五个站,全线由近一千五百个异能者轮岗守卫,负责保护铁路不受变异生物袭击,这是世界上灾后最长的一条新铁路,堪称末世之后的奇迹。

大家一合计,必须庆祝!于是定在今天举行新年大庆典。

唐淮当然是不打算去凑热闹的,教师公寓能看电视,他直接看转播就行。

早起锻炼是例行项目。他穿得不多,绕着小学操场晨练。现在小学当然已经放假了,校园里倒是还有几个附近教职工的孩子玩耍,不算冷清。

又跑过一圈,唐淮远远看着几个小孩子围在树下,纷纷仰着头,走过去。

“怎么了?”

“冯老师……”其中一个孩子苦着脸,“我把球踢到很高很高的地方去了……”

唐淮知道他是个力量系异能者,抬头找了找,隐约从树荫间发现一点黑白相间的影子。

“都站开点。”唐淮轻巧一跃,攀上最下面的那根树干,灵活地往上爬。

周围小朋友们的嘴都张成“o”型,用看外星人的眼神看唐淮爬树比走路还快。

很快唐淮抱着球下来了,身上不可避免蹭了一堆灰土。

小朋友们道了谢,欢天喜地抱着球继续踢。唐淮算算自己跑的差不多了,回去洗澡换衣服,顺便戴上眼镜等直播。

右边的眼睛现在隐约可以捕捉一些光亮,再不是什么也看不见的状态。这让唐淮喜忧参半。他当然希望自己的眼睛可以早点恢复,但也知道,系统苏醒的那天,一切就会被揭穿。

他在帝都贪生这一年,只能远远看着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们,而不敢出现在他们面前。英雄可以被光明正大的思念,而罪犯哪怕活下去,也只能在见不得光的地方了此一生。这一切,他从那个再也没有半点消息的少年身上已经明白了。

他还想在阳光下多看看他们,在一切被揭穿之前。

屏幕上舞动的少女身姿柔美,妆容精致。隔了这么久再看见她,唐淮由衷庆幸她的存在,这个少女让他头一次以另一种身份感受了他从未感受过的情意。

舞蹈谢幕,掌声雷动。唐淮有点渴,起身去端水喝。刚拿起杯子,他脑海中“嗡”的一响!

【玄字零零八】:宿主,早安。

唐淮怔然间杯子脱手摔出,砸在他脚面上滚落出去,飞溅的水在右眼里形成一片浅浅的蓝色,但与之前不同,那浅蓝之中,景物模糊的影子一点点清晰起来!

唐淮在第一时间感受到了另一个人的存在,不远,不近,对方还没有发现他,或者说,对方还没有主动发现他的意识,毕竟他以为他还长眠在遥远的南极。

弯腰捡起杯子,唐淮重新给自己倒了杯水,一点点喝完,然后平平稳稳把杯子搁回去,转身大步走出门。

时间已经到了,那么该是坦白一切的时候了。

【玄字零零八[千里传音]】:现在有空吗?我要自首。

第一句说完,唐淮又对另一个人说了第二句话。

【玄字零零八[千里传音]】:我在小巷茶楼,方便见个面吗?

整个会议室里的人纷纷抬头看苗世逸,不知道为什么分析案情到一半,这位仁兄忽然卡壳了。

苗世逸的表情简直无法形容,幻灯片的光打在他脸上,让他显得悲痛而又狂喜,近乎狰狞。

于扬愣了一会儿,反应过来,愕然起身,撞开了椅子,于是办公室里的人又纷纷看向他。

苗世逸半个字都没说,直接一跃而起,翻过中间的长桌,踢翻了一个同事的茶杯和笔记本,但看也没看就打开门跑出去!于扬紧追其后。

办公室里的人面面相觑。

站在小包厢外,木浅彤稳住心情,推门而入。

唐淮抬头,发现木浅彤愣在门口,打量自己的眼神十分复杂,准确来说,她可能不只是想“打量”他,把“量”字去掉比较符合她的心情。

唐淮没催,他理亏,现在不让木浅彤多打量一会儿,搞不好他这个当哥哥的会被自己妹子先泄个愤。

木浅彤足足在门口看了唐淮五分钟,才慢慢入座。

“一年。”木浅彤先开口,声音干巴巴的。

“嗯。”唐淮没什么情绪地接了一个音节。如果木浅彤和他再熟一些,大概能发现这个亲兄长其实有点不自然,只是在用漠然伪装自己。

木浅彤扫了眼他运动服上印的“帝都第四小学”字样,心头火热,牙根发痒:“这一年,你就在帝都。”

唐淮挺诚实:“是。”

木浅彤看起来已经用尽了涵养才没有跳起来把桌子掀到她亲哥头上,面无表情从牙缝里挤出字:“该你了,哥。”

唐淮默默松了口气:“系统恢复,我瞒不下去了。”

“所以?”

“我准备自首。”

木浅彤讶然:“等等,什么意思?”

唐淮望着木浅彤清透的双眼:“帝都之前的连环凶杀案是我做的,末世之前我身上的案子卷宗堆起来比你高,追查我的人多得很。回到帝都之后,我在你们看不到的地方贪生了一年,现在没什么遗憾了。对不起。”

木浅彤张口结舌,眼里刚才涌起的愤怒转瞬被浇熄,更多的是担忧。

唐淮不意外她的震惊,坦然道:“现在人力很贵,我不浪费大家的时间,代我向冯将军说句谢谢他给我的命。如果他愿意可以来看我一眼,我还没有喊过父亲,他想听的话我可以喊一次。最后是……妹妹,又见面了。”

“等等……”木浅彤猛地站起来,一巴掌拍在唐淮面前,震得茶具一抖,“谁说你必须偿命?”

唐淮抬头看她,一贯冰封的表情有些许松动:“我已经通知警察了。”

他话音刚落,门就被大力撞开,跑得满头大汗的苗世逸瞪着亲兄妹俩,后头还跟着于扬。

俩警察,一案犯,一平民。

苗世逸的上古神兵相思骨是乐器,由于外形全改,已经不再是什么古董了,所以他平日里就带在身上,现在还在他腰间挂着。

唐淮手无寸铁,他的诸葛连弩在博物馆里展览。

木浅彤倒是有上古神兵,但当着两个警察叔叔的面拿出古董和管制刀具会怎么样?

木浅彤权衡了一下她打不打得过这两个人,不过身体还是优于意识先拦在唐淮身前:“请等一下……”

苗世逸看都没看她一把将她推了个趔趄,咔嚓一声手铐就拷在唐淮腕上,后头的话都是牙缝里挤出来的:“跟我走!”

唐淮毫不抵抗起身,没有再看木浅彤一眼,也没有说半个字,乖乖跟着下楼。

唐淮的手快被苗世逸给攥骨折了,不过十分理解苗世逸给他戴了手铐还要抓紧他的动作,任由他把自己塞进一辆普通的轿车,然后没打开手铐,而是跟进后座。

车里充斥着苗世逸压抑的喘息,唐淮什么也没说,本想回握住苗世逸,可他的手指刚动了一下,苗世逸的力道又加大了,他只好老老实实坐着,任对方继续攥紧自己的手。

没一会儿于扬下楼,坐到驾驶位:“回你家?我帮你请假。”

苗世逸短促地应了一声就安静下去,手里的力道半点没松。

苗世逸家离这里不远,十几分钟后他扯着唐淮下车,重重关上车门,掉头拉着人往自己家走。这边的房子他一个星期回不了几次,好在安静,这时候周围没有别人。

于扬看苗世逸表情不太对,本想提醒他千万别家暴,再说对嫌疑人使用暴力无论如何都是他的错。可是一扫苗世逸的表情,他还是把话咽回去了,同时不太厚道地想,唐淮是该挨顿揍。

俩警察好像都没觉得把嫌疑人带到家里有什么不对,于扬开车走了。

苗世逸握着钥匙,好几次才对准锁眼拧开门。他重重推开门,把唐淮扯进来,站在昏暗的房间里沉默不语。

唐淮轻轻把们在后面带上,不管这里有没有人,如果一会儿苗世逸发飙,让外人听见总不好,这小伙子还穿着警服呢。

站了好一会儿,苗世逸重重呼出一口气,拿出钥匙把自己这边的手铐打开,然后拉着唐淮走近卧室,咔嚓一声把他的手铐在床头。

这个姿势不大舒服,唐淮刚想调整一下,就被用力压在床垫上!紧接着,他唇上落下一个吻。

这个吻起初十分轻柔,像一个小心翼翼的孩童在亲吻脆弱的蒲公英。但是随着熟悉的气息交换,吻的力道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凶猛,让他几乎没有多余的空间去呼吸!

唐淮有点难受,只得推了苗世逸一把,可很快他的另一只手就让皮带捆在另一边的床头栏杆上。

“现在。”苗世逸扳过他的脸,眼里的情绪让唐淮背后有点凉,“我有很多问题,咱们一个个来解决清楚。你可以保持沉默,也可以坦白,但是我会认真审完,你最好……坚持得住。”

第二天直到正午时分,唐淮才恢复意识,血条是满的,但整个人完全不想动。

周围很安静,苗世逸不在,根据距离判断,苗世逸现在应该在他局里。

不把嫌疑犯交出去就敢去上班?唐淮想了想,只得归于男人心海底针,一年不见,他都不知道苗世逸什么时候这么开明了,居然一而再再而三违反纪律。

多想无用,唐淮伸出酸疼的手臂,拿起床头一杯水喝掉,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傍晚,唐淮在一阵轻抚中苏醒,苗世逸坐在床边,看他醒过来,把他扶起来,又喂了一杯温水,然后才递给他一碗热粥。

唐淮安静地吃,苗世逸安静地看,等唐淮吃完,他接过碗起身:“烧了热水,洗个澡吧,跟我出去一趟。”

唐淮十分配合,飞快洗完换好衣服,跟苗世逸出门。

但走到楼下他才反应过来,苗世逸没有穿警服,外面的车里有驾驶员,对方穿着便装,气质似乎是军人。

车疾驰出去,苗世逸一路上都没说话,只握着唐淮的手。

不多时,车驶入西郊练兵场。

苗世逸领着唐淮跟紧驾驶员一路长驱直入,在穿过无数守卫之后抵达指挥中心某办公室外。

带路的人敲敲门,得到回应后立在门边守卫,苗世逸推门而入,李骁从桌后站起来。

“特殊作战部队欢迎你们,苗世逸,唐淮。特殊案犯唐淮的监护人员是苗世逸,你必须担保他不会逃跑和做出任何不利于国家的事情。”

苗世逸伸手与他相握:“我担保,长官,谢谢你。”

李骁推来一份合同:“是我该谢谢你们,有你们加入,特殊作战部队的战斗力会大幅度提升。唐淮?”

唐淮站在苗世逸背后:“……什么意思?”

“不需要保密到这种程度。”李骁看了苗世逸一眼,“特殊作战部队现在已经广泛接纳异能人士,保密条例宽松很多。”

“多亏我上面有人。”苗世逸签完名字,把笔塞到唐淮手里,握着他的手在一旁签下唐淮的大名,“一天之内就能办完所有手续,这是我对我们效率最有信心的一次。”

“部队里效率一贯十分优秀,很快你就有机会体验了。”李骁收起两份合同,“给你们一周时间收拾入住,好好过年,来年我们的任务会更加艰巨,期待你们的表现。哦对了,没什么事的话你们可以直接神行走,我也让我的人放放假。”他向两人敬礼,带着合同离开。

苗世逸拉拉唐淮,两人同时神行返回苗世逸家。

唐淮的系统加成已经恢复,在黑暗中照样可以看清周围环境,他注意到苗世逸之前摆在门口的一双警靴和其它的警用装备全都没了。

苗世逸打开灯,拉着唐淮坐进沙发,把他抱在怀里。

“你辞职了。”

“嗯。”

“你不是要当一辈子警察吗?”

“我有别的方式可以继续履行我的职责。”苗世逸抬头,凝视唐淮,“但我只有你。”

全文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