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快点亲爱的别停

二人的身形几乎是瞬息之间便变成两道残影,向着声音来源的方向掠去。

随着距离的迫近,李浮生前冲的身形骤止,吃惊的望着眼前一幕。

一座长宽目测均有数百丈的巨大冰块此刻正以无与伦比的速度移动着,时不时的带起一阵冰寒狂风。间隙之间,巨大冰块中甚至还偶尔传出几声嗷呜的怒吼声。

冰块所过之处,地面开裂,狂风肆虐,破坏力简直到达了一种惊人的程度。

只是在这种破坏力之下居然还有人活着,只见冰块的前后左右四周均站定了两个人影。

任凭冰块如何移动,那八人却均是纹丝不动,每当冰块砸向八人之时,八人身前便会练成一片如水般的绵延护罩将冰块扛住,从而交予正站在冰块正上方的一个黑影对冰块进行攻击。

在这种破坏力之下,这九人的配合竟然都不露一丝缝隙,可见一斑。

冰块明显有点忌惮黑袍的攻击,那快速移动放佛像是在焦急将那黑袍甩下来一般。

看清形势的李浮生以为那个冰块就是万年冰座,正要有所动作,赵又廷却在此时突然摇了摇头低声道:“不要冲动,这不是万年冰座。

看情况这个冰块应该是那头畜生的孩子在操纵,否则就凭这么几个人早被那头畜生吃的骨头都不剩了。”

“什么?这还不是那头守护神兽?神兽还有孩子?”李浮生诧异问道。

“当然,当年李淳罡来的时候之所以能降服那头畜生就是因为它当时肚子里的孩子,那头畜生想保住自己的血脉这才答应为李淳罡守护生死花的。”

“好吧……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先看看这批人跟那头那小畜生的斗争,看我们能不能捞点便宜,要是真能抓住这个小东西,说不定真有机会拿到那生死花。

我看这批人显然打的也是这个主意!”

“嗯。”在摘取生死花这回事上李浮生是绝不会多说什么的,点了点头便仔细望向那群人。

“啧啧……好庞大的阵容。

3名俞府境,5名武境大圆满,冰块之上站立的那个黑影还是一个俞府境巅峰的武者。”李浮生不禁惊讶出声。

随着这些日子跟赵又廷的接触,李浮生可再也不是那个对天元大陆什么都是一知半解的雏了。

至少按照赵又廷对天元大陆势力划分的说法,眼前这个阵容绝对算是一个不弱的宗门能拥有的强者数量了。

毕竟,在天元大陆像大魏王朝宋家、天元大陆玄盟那样底蕴雄厚的的存在还是少数,大多还是以宗门势力居多。

以眼前这个阵容衡量,这批人绝对算一个中级的宗门势力存在了。

“嗯,这应该是大魏王朝八大宗门之一的明月阁,看他们的功法像是明月阁的清风明月决。”赵又廷望着那群人淡然开口道。

李浮生点了点头,前几日赵老就已经给他科普过了,大魏王朝有四大世家,六大武院,八大宗门,十二路诸侯。

其中八大宗门中就有明月阁这么一个宗门。

虽然不清楚赵老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且对于过往赵老也讳莫如深,但李浮生也不详细追问,一个能混到与李淳罡交手的老人,他的过往再怎么不寻常也是应有之义。

随着场下的斗争越来越激烈,站在冰块之上的那个神秘黑影蓦然一声清喝:“困住它,它要逃!”

听着这个明显经过改变的声音,李浮生蓦然觉得这个黑影自己好像在哪见过。

只是现在她身形移动极为迅速,而且全身又是笼罩在黑色之中,李浮生也不敢确认她到底是不是前来寻找生死花的无双。

只是她突然之间怎么会多了这么多帮手,而且这些人显得也是对她极为尊敬。

正思索间,赵又廷突然出声道:“动手,不要让他们困住那个小东西,否则再从他们手里抢就不好玩了。”

对于生死花,李浮生可是不敢有一点懈怠,也不再去管那个黑影到底是不是无双。

点了点头,身影便冲天而起,手中无锋蓦然挥出,一道凌厉无匹的剑意便是直接劈向那个冰块。

这一劈看似是攻击冰块,可实际上却是彻底打乱了下方几名强者的帮助。

而对方这一批人明显也是没想到这种地方都会有人出现,已经避之不及,只能将那如水般的护罩迎向了李浮生那声势浩荡的一剑。

黑影在看到李浮生的瞬间身体不着痕迹的顿了顿,眼里闪过一丝犹豫,但旋即一闪而灭,身形速度暴涨,数十片巨大的风刃便落在了冰块周围。

黑影的此举自然是在为其他人赢得时间,她坚信,李浮生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破开清风明月阵,只要给其他人一点时间,自然就会再度形成包围圈。

只是她的念头还未完全落下,却见漫天的风刃却在这一刻骤然变成了静止,数百道冰刺从那些风刃中穿出。

黑影瞬间脸色剧变,她根本没想到李浮生还会有帮手,而且是如此之身手的帮手,能凭空借助寒域浓郁的寒气形成冰刺,这是俞府境武者才能有的实力。

战机往往就是这么稍纵即逝,一个凝神的瞬间,没有任何阻碍的冰块便已经是裹挟着巨大的冰块撞破了所有冰刺风刃,移动向远方。

打乱了这批人的步骤,赵又廷迅速喊道:“撤!”

话音落,身形就已向着冰块的方向掠去。

“如此轻易就想走?哼!”黑影的怒斥声瞬间响彻方圆数十里,显然她是动了真怒。

转头望了那边正在与几人纠缠的李浮生一眼,皱了皱眉,但还是咬了咬牙向着赵又廷追了上去。

她的身影刚刚启动,李浮生那边也猛然爆出了一声巨大声响。

无锋与护罩接触的瞬间便是被巨大的真元力量倒卷而回,这次的无锋根本还没来得及彻底与护罩接触实便被倒卷而回,这就是巨大真元之间不可弥补的差距了。

索性李浮生并未打算与他们拼命,借着倒卷而回的真元,听到赵又廷喊撤的同时,他的身形就开始凭空拔高数尺。

华山提纵术。

身形陡然拔高的同时,一个急冲,李浮生便转头向着赵又廷的方向狂掠而去。

余下的人面面相觑,他们根本没想到李浮生居然有如此身手,与他们八人结成的真元护罩硬拼之后居然还犹有余力逃走,这简直强的不像话。

要知道就算一名俞府境武者对上他们的真元护罩也有可能被震伤,打死他们都料不到李浮生身上的奇异之处。

呆滞之后便是愤怒了,冰块逃走,他们的老大又去追击敌人,而他们居然又都没留下一个年轻人,这简直就是一场闹剧,一个奇耻大辱!

只听一个愤怒声音咆哮道:“追,追上去,一定要杀了他们!”最(醉)新樟节白度一下~篮、色書吧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