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对情侣一个房间互换做

免费提供小说万古剑宗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喜欢本书的话请按ctr1d收藏本站那金线明珠握在手中,散出金色真气,急旋转,宛如一道金色刀轮

大秦贵族公,多修习墨家真气,但是少有人选择墨守制造,而是专精墨攻,从而操控各种暗器制物、机关猛兽。

看这青年,真元若水,潺潺作响,应该就是三境墨攻修士

林祜一步踏前,面色如常,虽然平视着他,可是目光却宛如居高临下,半点不放在心上。

那高大青年感到被轻视,更是暴怒,手中的刀轮转的更快,眼看就要离手飞出,斩落过去

“住手!你们在干嘛?”

话的正是刚才在门口看到的那个黑衣刘姓弟,纵身来到两人中间。

周围之人也停下了脚步,纷纷望向这里。

刘姓弟先看了看高大青年,又看了看林祜

而后转身面朝高大青年,拱了拱手,略施了一礼,语声却也不那么客气:“蒙少,这里是造化坊,不是草场!不得争斗!”

姓蒙的这青年脸色一黑,怒道:“刘师兄,分明是他先动手!”

听了这话,安邑造化坊掌事弟之一的刘明微微错愕。

这蒙少是安邑城镇守大将蒙振东的小儿蒙越,平日里惹是生非,风评极差。

好在他自小喜欢机关制物,修习的也是墨攻一脉,于造化坊多有交集,赞助了大比金银、晶石,倒是个豪客

这一有了冲突,另一方又是明显外地人的情况下,刘明想当然认为是这蒙越又在惹事

刘明转身看向林祜,眉头紧皱:“可是你先动手?”

林祜笑着摇了摇头,语声平静:“我站在这里从没动过。这厮自己撞过来,而后飞出去又于我何干!”

“是的!刘师兄,我能证明,这位贵人没出过手……”戴元溪急忙出声,但是看到怒视着他的蒙越,这声音不由地越来越小。

刘明看了看戴元溪,面色缓和了下来,他知道这位造化坊学徒小弟弟虽然墨道天赋不高,但是个勤奋诚实的乖孩

刘明点了点头,看向了蒙越:“蒙少,还请把你的明珠金轮收起来!不论如何,造化坊内严禁动手!”

蒙越气的火冒三丈,平日里都是他找着人欺负,这今天吃了个暗亏还不能动手了

可这刘明是墨府派来的掌事弟,自己还真不好随便得罪

他强行压住心中这团火,将手中的暗器明珠金轮重新收起,系回了梢之上

他眼望着林祜,冷笑一声:“土豹,我在外面等着你!”

林祜看也不看他,直接转过身来,温和地看着戴元溪:“我们刚才说到哪了?”

蒙越气的咬牙启齿,紧紧握拳,咯吱作响,连身边的王展飞和他的机关狼也不再理,直接拽着他的朋友就远离。

戴元溪看着暴怒而去的蒙越,不禁有些为林祜担心

这蒙越可是安邑城有名的人物,有钱有势!这位好心的哥哥可千万不要吃亏了

林祜见状抚了抚戴元溪的脑袋,笑了笑:“没什么,不用担心。”

戴元溪点了点头,仍然有些放心不下:“贵人,都因为我这只银凖,给您带来了麻烦。要不您别买了……”

林祜不禁笑出声来,低下了头,凑到戴元溪的耳边小声道:“我告诉你个秘密啊,我来安邑,就是来找麻烦的!哈哈。”

听了这话,戴元溪有些茫然。

林祜揉了揉戴元溪的脑袋,对他颇为喜欢:“好了把银凖交给我吧。三块晶石是吧!我等下去找你们管事付钱,另外,我一年再资助你十快晶石够不够?”

十块,晶石!啊

戴元溪再次傻住了,嘴都合不拢,呆呆地看着林祜。

而后反应过来,见林祜不像开玩笑,戴元溪兴奋地满脸通红:“够了够了!我修为太低了,多了也用不上!有了十块晶石,我就能试验我所想的了!”

“哦?你想的是什么?”林祜好奇道。

戴元溪还没从兴奋里缓过来:“我要制作出更聪明更厉害的银凖啊!厉害到不需要造化之气,就连普通人都可以驱使!”

“哦?”林祜眨了眨眼,略微诧异,“不是已经有那种拉车的机关兽么,我看很多普通人在用啊!”

“贵人,那种不算是!”戴元溪认真道,“那种只能进行简单的负重和行走,其实连兽也称不上,只能称为器物。一旦需要进行复杂的指挥,比如攻击或者防护,只能依靠造化气才能驱使!也就是说,一定得是墨修才行的啊!”

林祜点了点头,一些机关暗器各类修士都见使用,但是机关兽还有机关战甲只有墨修才能驱使,比如以前遇到的那只三品蛊雕和他的主人。

这也是墨修最大的手段和依仗

戴元溪继续道:“贵人……”

林祜笑着开口打断他:“贵人听着怪怪的,我叫林祜,比你大个五六岁,你叫我林祜哥哥好了。”

“林祜哥哥,”戴元溪乖乖地说道,“但是我做出来的银凖。就和那些机关兽就有很大的区别!它,很聪明!我之所以用了三颗晶石,就是因为利用绝大部分的晶石改造了银凖的内核!现在的银凖,非但可以被造化之气操控驱使,也可以被其他真气!比如剑气啊,浩然气啊,兵家血红杀气啊,都可以……”

戴元溪还在兴奋地介绍着他的银凖,林祜听到这里已经呆住了

眼睛望着那只小巧的银凖,挪不开目光

所有类别的真气都可以指挥操控?

这意味着什么?

从此,机关兽不再独属于墨修?

所有修士都可以操控?

听着孩说,他最终的目的,是让普通人都能操控机关兽?

“我的天,我还真是小看了这孩

我本以为他天赋太差,其实竟是个级天才?!”

林祜心内震撼不已,静静地看着戴元溪,待他说完,意味深长道:“元溪啊,你这些对别人说过么?”

戴元溪摇了摇头,有些难过:“我进了造化坊一直没有朋友,然后我的银凖也没人喜欢!就算有客人问起来,他们一听说要三颗晶石,就全跑了!有的还骂我是白痴……”

戴元溪的声音略带哭腔。

听到这么说,林祜的笑容不禁更甜了,看着戴元溪,两眼放光:“元溪啊,看来我们的买卖,要另外算一算了!”

被这目光盯着,原本一直觉得这个贵人哥哥又亲切又和善的戴元溪,身上莫名的一寒,就好像被什么可怕的东西盯上了一般……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