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他的硕大还在里面

武尊的意志封印,在数千的凭虚期强者围攻中,终于攻破。【全文字阅读】无边的武神宫,立刻出现在一众强者眼中。

在武神秘境的正中,有一道巨大的大地裂缝,而在裂缝的左右八方,有八座石阵,格外引人注目。八妖锁阵,八阵封神,一瞬,无数的天地残魂呼啸,在大地上刮起Y冷的风,被妖族至宝招魂幡莫名地吸引。

早已经是天玄期巅峰强者的勾陈,望着超脱的招魂幡,目光火热。而在他的身后,也有着四名天玄期的强者,一同虎视眈眈。

这一刻,暴露在妖族大军中的人族强者,无疑如同待宰的羔羊。

武神宫,有着上千的凭虚期强者,可面对妖族乌泱泱数千人的凭虚强者,根本不是对手。而且,随时随刻,都有妖族新的强者,从四面汇聚而来。这里,已经成了妖族的海洋。

而在武神宫之外,青峰天玄期为首,还有千余凭虚、渡情期的强者,在妖族大军的边沿,甚至已经不能引起妖族强者的关注。

天玄初期的泽女,在妖族当中是数得着的强者,可此刻与招魂幡相比,勾陈等五位妖帝巴不得她死。

武神宫封印破碎,战斗反而一时间停止下来。妖族在默默等待着妖帝勾陈的施令,而武神宫中的强者,则抓紧时间组织着最后的防御。

在短暂的安静之中,青峰却陷入了无声的风暴。

随着泽女魂魄的融入,追魂引九尊魂位圆满,最后一条九尾狐狸,光华闪烁,将魂盘的强大气息推向极致。史无前例的十品“刺青”,在这千万人妖的身后,悄无声息地造就了。

这一刻,青峰仿佛一个呼吸都能感召天地的律动。他的耳旁,听到了天地心跳的声音,天和地,仿佛一个布袋,随心跳鼓动。而在布袋子之外,似乎还有一个世界,隐隐召唤着青峰。

“星界?”

这玄妙的感觉,让青峰立刻想起了那不知在何方的星界。原来,是在天地之外。

天地的心跳声越来越激烈,仿佛随时都能够迸发出巨大的能量,将青峰推送到天外,可却就是差一丝丝的能量。咚咚咚……咚…随着最为强烈的时期过去,那心跳渐渐开始减缓下来,那种听取天地律动的玄妙感觉渐渐消失了。

青峰心中默叹一声,他知道,他晋入超脱失败了。

当那心跳的感觉彻底消失在青峰的意识之中,他的观察融入了新的九尾妖狐的魂魄中。第九魂位,新的战意。

“不死?”

青峰惊异地默念道。这是一种新的战意,使得青峰有着九次复苏生命的能力,或许是九尾妖狐九尾的力量。而且,随着时间的流失,那些失去的生命复苏的力量,还会缓缓恢复。也就是说,除非短时间内连杀青峰十次,或者让他没有生命复苏的机会,否则,他便能够不断地获得新的生命!

“果然是天玄期强者的魂魄!好强的战意!”

对于一个天玄期的强者而言,九次生命复苏的机会意味着什么?这世间,能让他们受伤的人本就不多,而如此一来,几乎与不死已经挂上等号。

“如今的我,在天玄期内,对手已经不多!”他喃喃道,遥遥地望着勾陈,回想起当年勾陈灭世的强大,又说道:“即便是勾陈,也不能胜我。”

“只是,若凭借我一人之力,对付勾陈等五名妖族天玄期强者,恐怕也力有未逮。”

妖族的数量太多了,即便青峰如今有着如此实力,在武神宫战场也不能凭借一人之力,转变战局,除非勾陈等妖帝袖手旁观,可他们会么?

或者,晋入超脱。

青峰深吸一口气,虽然十品刺文并没有将他的实力推向极致,但也已经到达了天玄期巅峰的最顶端,再有一丝便可晋入超脱。而此时,他的战意“燃”还并未施放。

随着武神宫山门大开,上千的武神宫凭虚强者决然集结完毕,一瞬间从那武神道域中冲了出来,眨眼间弥漫了半个天空,誓死的模样守护在招魂幡的深渊之上。若此战败,则人族根基崩塌,恐怕再度陷入黑暗的时代,他们已经没有丝毫的退路。

妖帝勾陈冰冷的目光如同霜寒天的冷月,蔑视道:“杀光他们!”

数千的妖族强者朝天嘶吼,立刻冲向了武神宫护道者。

而在青峰身后,那上千人的强者也杀了出去。他们从青峰身边窜过,从背后直接冲入杀之不尽的妖族大军,他们冲的一往无前,可在妖族大军中,甚至连一丝涟漪都没有掀起。

不足万人的人族,对阵数千万的妖族,他们仍在无畏地冲锋。野蛮的咆哮中,青峰体内的热血似乎被点燃了。

血神经,近千丈的火焰如喷发的火山,从半天空燃烧起来,在那冲锋的千余强者身后,似乎成了血红色的太阳。“燃!”毫不停顿的,战意激发,近千丈的火焰再度爆发,整个天空已经全部渲染成了血红色,那火焰,足足有三千丈。

而与此同时,一股恐怖的气息在青峰的身上升起。就连已经杀穿人群冲向深渊的勾陈五名妖帝,也是浑身一颤,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看着那天空中疯狂燃烧的人影。

“超脱!“

勾陈震惊地瞪大了眼睛。为了这境界,他苦苦修行数千年,可这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小子,竟然提前一步晋入了超脱!不甘心地狠狠一咬牙,他扭头嗖的钻进了深渊之中。

而在青峰,又一次那天地的律动在他的心头响起,他仿佛触摸到天地的边沿,那是鼓囊囊的布袋子,一捅就破。所以,他忍不住地伸手一捅。

于是,在那虚空之中,立刻掀起一道悄无声息的涟漪,却如同晴空的惊雷,数千万的妖族和仅剩的人族,全部停滞了。他们呆呆地看着那虚空中渐渐放大的涟漪与黑D,一道惊人的金色能量,从那黑D之中轰然而现。金色能量,浮现在天空,立刻变成了一条数千里的大棒,遮蔽了整个天空。向着地上无边的妖族大军,大棒隆隆砸下,一瞬,无数的妖族被压成R酱,数千万的妖族大军,一棒就少了四分之一。

血,流成了河。

妖族的凭虚期强者已经全部傻了,而五名天玄期的强者已经全部冲入了深渊。

这时,那一棒横扫的金色大棒,又一次抬起来,向着另外一个方向。数百万的妖族大军,齐齐发出一声惊呼与哀嚎,拼命地向着外面逃去。

那千人的护道者,此刻已经只剩下半数,损伤惨重。可当他们看到那金色的棒子,立刻激动起来。

“那是武尊!”“武尊回来了!”“星界的大门,又打开了!”

一道充满着威严和无比意志的冷喝,从那虚空中传出,“你敢断我传承,我便灭你全族!”轰的,那金色的棒子,立刻落在了奔逃不及的妖族之中。

又四分之一的妖族陨落,两棒,便有上千万的妖族血流成河。

妖族崩溃了,已经顾不得围城,拼命地逃跑。可此时,武神宫山门已经打开,妖帝争夺招魂幡,已经无人在意他们。

青峰,随着星界之门打开,实力又回到天玄期巅峰。可随着那千万妖族大军的陨落,他身上的一件东西确实嗖的冲了出来,无数的生机、血R能量,顿时从千里的大地之上飞升起来。玄金丹,疯狂地吞噬着这些能量。

与此同时,妖帝勾陈从深渊之中飞出,手中拿着一杆大幡,一摇。立刻千万妖族的魂魄还没来得及逃跑,便全被吸入了招魂幡之中。

玄金丹、招魂幡,一天一地,疯狂地掠夺着千万大军的生机和魂魄。

又一道无匹的金色意志,从那黑D中飞出,化作一棒砸向勾陈。可那勾陈,毕竟是强者中的强者,竟伸手一托托住了它。他仰天猖狂地笑着,大喝:“哈哈哈~武尊,有了招魂幡,我也是超脱!待我收了这无尽的生灵之魂,便来收你的!”

招魂幡,掠夺魂魄的速度更急了。

两个至宝,齐现当空,如此场景,让所有人久久震撼。

渐渐地,玄金丹与招魂幡,好似吃饱了似得,萎靡下来。青峰立刻就知道,玄金丹的能量又要喷发了。如今,他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吸收能量,晋入超脱,从此进入星界;一个是放弃能量,却失去晋入超脱的机会。青峰望着那即将喷薄的玄金丹,微微笑了笑,一把抄起,“红绫,接住!”便用力地扔了出。

孤寂,他早已经受够了。若独自一人进入星界,纵然实力通天又如何?

红绫显然地一愣,接住了飞来的玄金丹。接着,在无数人惊骇、贪婪的目光中,一股无匹的能量从玄金丹之中爆发了,风暴中的红绫,实力瞬间突破凭虚期巅峰,天玄,天玄初期,天玄中期……

直到,天玄期巅峰!

红绫傻了似得看着手中已经没有一丝光华的玄金丹,有如梦幻。实力,还能这么提升!

天空的另一边,勾陈也已经陷入了爆发的疯狂之中。他的笑声越来越大声,越来越猖狂,那天玄期巅峰的实力,刹那突破,已经是超越了实力极限的超脱境。

“我终于成功啦!啊~哈哈哈哈哈!”他仰天长啸,状若癫狂。而与此同时,一道黑D出现在的身后,超脱生命,是要去往星界的。“武尊,我来了!”向着虚空仿若宣战地大喝,勾陈的身体立刻没入了黑D之中。

随着勾陈的影子消失,只剩下一片空DD的天空,妖族的强者更加愣住了。千万的妖族大军头也不回地四处逃散,而留在此地的强者,一个个眼睛发直地看着半空中的青峰、红绫。他们,一个是曾经晋入伪超脱的天玄期巅峰强者,一个是新晋的天玄期巅峰强者……

剩余的四名天玄期妖族,直觉身体一抖,一股绝对的危机意识让他们立刻就想要逃窜。可惜,意先行,终归是身未动,青峰、红绫身影一闪,两名天玄期的妖族强者已经捂着喉咙陨落下去。再动,四名强者全部陨落。九品血脉天骄、十品刺青,天玄期巅峰的实力,全然是碾压。

“逃啊!”数千人的妖族凭虚,惊呼一声,好似妖族的大军一样,四处的奔逃。

可是,如此一番大战,早已经打出了血海深仇,怎么会让他们如此轻松地逃跑。红绫、青峰一马当先,残存的千人强者,一路尾随杀戮,凭虚强者十不存一。

从日出到黄昏,三天三夜,武神宫战场终于渐渐落幕,只剩下了数之不尽的尸体和鲜血。

第四日,白虎氏族、妙音谷残存强者击退两路妖族大军,汇合至武神宫战场。可眼前的局面,却让他们大吃一惊。武神宫决战,妖族至强者屠戮一空,至此进入人妖大战的转折点。

以武神宫为中心,数千的强者从各个方向驰援,在四宗五派道基毁灭的最后一刻,挽回了局势。

半年之后,在这片无尽的土地之上,一处处曾经被遗忘埋藏的地下城市中,走出了一批批的人族。他们劫后余生,面对着新的世界。

能否重现人族的繁盛,成为他们新的使命。

……

许多年之后,青峰、红绫等一批人物,已经成为人族世界神话中的人。他们联起手来,带领着人族的强者,力挽狂澜,消灭了妖族的千万大军,维护了人族的文明和传承。

而也有人说,他曾亲眼见过这些神话中的人物。他们于某个看不见星空的夜晚,有十余人,忽的融入了黑暗的天空之中,再不见踪迹。

自那以后,妖族一蹶不振,再难重现万族的光辉。

(全书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