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第一次好滑好紧

本文独家发表于jinjiang文学网。%乐%文%小说 www.しwxs.com

山河有点懵,隔着裤子………………………………

江屿忍得很辛苦,额头和后背全是汗,胸口剧烈起伏着,粗重的气息喷在她脸上,带着浓郁的男性气息。

山河脑子里乱成一团麻,思绪一下跳到过去的画面,一下又被……………………给拉了回来,好像形成了一种拉锯。“江屿……”她想说话,也想抽回手…………………………

………………此处省略若干………………

山河一颗心几乎化作一江春水,已然忘了反抗,任由他牵引着自己的手…………

山河过去并非没有见过男人的身体…………

然而,此刻的情况却全然不同。她被他紧紧吻住嘴,身体虽然不能移动,却并没有遭到侵犯。她的眼睛看不见,只能依靠双手来感觉…………

……………………

男人喉咙深处溢出低哑的哼哼声,浓密的眉毛紧紧往中间蹙起,形成一座高耸起伏的山脉,双眼紧闭,长长的睫毛像两把小扇子微微颤动着。

屋外下起了倾盆大雨,唰唰的雨声打破了黑夜的宁静。屋内的温度却持续升高,男人粗喘的声音,以及衣料摩擦时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统统都被雨声吞没了。

听着雨声,她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茂密幽静的山林里。江屿温暖的怀抱俨然成了宽广包容的大自然,无边无际,雄浑浩大,壮丽神秘,而她,只是这片天地山川之中最渺小的一员。她必须仰仗他,依赖他,才能更加惬意地生活在他的怀抱里。

……………此处省略若干……………

山河内心突然变得平静无比,原来这就是男人的身体…………天生就跟女人娇弱柔软的身体形成强烈对比,这是造物主的伟大之处,也是天地阴阳相对的神奇之处。

……………此处省略若干……………

急促的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即便在狂野的大雨夜也不肯停歇。

隔着薄薄的门板,顾叔的声音传了进来:“小江,你在不在?”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山河吓了一跳,手里突然加大了力道。

……………此处省略若干……………

真是神奇啊!人体的构造与自然如此相似,而人类的进步和发明,又与人类最原始的动力息息相关。

顾叔的敲门声还在继续,带着几分急迫的语气,“小江,雨下得太大了,你在不在呢?”

江屿终于松开了她的嘴唇,睁开眼时,仍带着几分朦胧与迷醉。

……………此处省略若干…………………

江屿飞快地起身,把山河留在床上,跑到门口开门,“顾叔,抱歉……”他面有尴尬,欲言又止。

顾叔坐在轮椅上,往房间里看了一眼,瞥到一双女孩子的鞋子,立刻就明白了。顾叔没说什么,年轻人嘛,有了女朋友也是正常的。“小江,雨下得太大了,你测量一下降雨量,超过150毫米的话,立刻通知平寨隧道里面的人员撤离。”

江屿顿时严肃起来,“是,我明白了。”他回到房间里,见山河表情愣愣的,还躺在单人床上,手上全是……………………心里有些愧疚。他拿了一盒纸巾放在床边,柔声说:“山河,我有点事,马上就回来,你等我一会儿。”

山河轻轻“嗯”了一声。

**

二十分钟后,江屿满身风雨地回到房间里,见山河还是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手里的液体还没擦去,本来是灰白色略显透明的粘稠液体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液化之后,变成了乳白色,带了一点浅黄。他有点担心,刚才的自己是不是把她吓坏了?可是现在他有更加紧要的事情要去处理,不能再耽搁了。

“你怎么了?”他来到床边,俯下身在她唇边吻了一下。“要我帮你擦手吗?”

“江屿。”她直勾勾看着他,“你有很久没射了吧?据说很久不射的话,射/精量会很大,而且液化之后呈浅黄色。”

江屿难得露出窘迫的神情,轻轻在她的脸颊上咬了一下,“被你猜对了。我现在要上山一趟,今晚可能不回来了,你就在这里休息吧!”

“你要上山?”山河一下就坐了起来,拿着纸巾开始擦手,一脸凝重地问:“这么晚了,还下这么大的雨,你还要上山?”

“嗯,就是因为降雨量太大,平寨隧道里面可能出现意外,我必须上山去通知隧道里面的人撤离。”江屿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打开简易衣柜,翻找外套穿在身上。

“不能打电话吗?为什么还要亲自上山?”

“可能是雨太大,信号断了,电话全都打不通。”江屿已经穿上防风外套,拿上车钥匙准备出门。

山河立刻跳下车,急切地说:“我跟你一起去。”

江屿脚步一顿,转过身讶异地看着她,“你要我跟一起去?”

山河肯定地点点头,“对,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开车上山。”雨这么大,山路湿滑难走,他一个人开车上山,她的确很不放心。

江屿眉头一拧,“你不去了,今晚就在这里好好休息,我不会有事,放心吧!”

“我不!”她冲到他身边,紧紧抱住他的腰,目光坚定地直视他的双眸。“我要跟你一起。”

江屿低头,在她澄澈的眼眸中看到了自己的倒映,明白她是不会改变主意的。他飞快地脱下自己身上的防风外套,套在她身上。“好,你等一下。”

山河穿着他的外套,宽大的衣服上还带着他的热度和气味。她用力吸了一口,真好闻,这是她男人的气味,没有烟酒的味道,就是纯净的男人味。

江屿重新穿了一件外套,又拿了两件雨衣,带她一道出了门。

**

大山之中黝黑深邃,狭窄的山路上只有一辆国产suv在缓慢地行驶着。

暴雨毫不停歇,将山路冲刷得湿滑泥泞,轮胎时不时发生打滑现象。雨太大,尽管汽车开了远光灯,雨刮不停地来回工作着,车辆前方的可见度还是很低,勉强只能看清楚前方五米的距离。

山河坐在副驾驶座上,神情显得有些紧张。她不敢说话,怕影响江屿开车,这样恶劣的天气,这么危险的路况,江屿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

平寨隧道并不远,平时开车只需要四十多分钟,可是今晚这样的情况,一个半小时都不一定能到。

已经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耳边除了唰唰雨声,什么也听不到。外头很冷,车里很暖和,挡风玻璃上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蒙上一层雾气,山河必须马上用毛巾擦去,确保不挡住江屿开车的视野。

山河不知道平寨到底会发什么事故,以至于需要江屿连夜开车上山,江屿也没来得及告诉她。她只能默默祈祷着,一切平安,不要有任何事故发生。

约莫又过了二十分钟,江屿紧绷的神情才稍稍放松了一些,开口说了上车以后的第一句话:“快到了。”

山河也终于松了一口气,问道:“大概还需要多长时间能到?”

“十分钟左右。”江屿双目平视前方,两手紧紧握住方向盘,“这么大的雨,我来河汀还是第一次遇到。”

“嗯。”山河点了点头,“河汀经常下大雨,但是特大暴雨确实不多。今晚这么大的雨,跟瓢泼似的,恐怕有的地方又要发生泥石流了。以前每次下大暴雨都会发生泥石流,都会有人在灾难中丧生。”

“自然灾害永远是人类难以预料和抵抗的,也是大自然对人类的警戒和报复。”江屿说这话的时候,神情无比庄重和严肃。

山河突然抿嘴一笑,说道:“原来大自然和我一样,也是睚眦必报的呢!”

“大自然可跟你不一样,大自然对人类予取予求,人类却总是不懂得尊重和保护她,她才不得不采取自己的措施,对人类进行报复。而你啊,是谁招惹你,你就报复谁。”谈到山河的个性,江屿的语气柔和了不少。尽管知道她是这幅性格,他就是喜欢她,有什么办法呢?

“切!”山河撇了撇嘴,把视线移到车窗外。

车辆右边山壁上,一大块泥土突然发生松动,连同一颗大树,全都倾倒下来。

“小心!”山河惊声大喊。

江屿下意识猛踩刹车,往左边打方向盘。

吱吱——

轮胎打滑的声音陡然响起,车辆像左侧滑去。

“啊——”山河发出惊惧的大叫声。

一声闷响,suv滑进了道路一侧的水沟里,倒下来的大树正好压在了副驾驶座的车门上。

暴雨唰唰,毫无停歇的迹象。

幽深的山路上,只有车灯还在孤独地亮着。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