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力 粗大 啊 水 揉捏

程琛将大衣递给助理放好,一步迈进办公室,昨晚被姚青山拉着聊合作,好不容易将他甩掉,回到公司处理昨日出的车祸。【www.wenxue6.com

助理汇报:“法务部已经出了方案,昨日的这个车祸车主乘坐我司生产的吉普车时,因挡风玻璃在行驶途中突然爆裂而猝死,索赔80万元,法务部的方案是发生事故不存在缺陷,我司可以拒绝赔偿。”

“舆论呢?”程琛握了握拳。

“微博上已经闹开了,很多人都支持死者的家属,要求我司回收同期生产的汽车进行爆破检查,一些键盘侠不分青红皂白就开始抹黑公司,发一些没有事实根据的言论……”助理说着说着就有些急。

程琛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按照舆论回收同期生产使用的挡风玻璃的汽车,并将这些汽车的检验结果出一份报告。”

“是。”助理应道。

“还有”程琛停止敲动的手指,“判定举证责任在哪一方很重要,这是影响法官判定的重要因素。”

“这个我去安排。”助理应着,“现在舆论对我们公司这么不利,股票的影响也很大,现在我们又前后受敌……不过,近一周以来,公司收到攻击的次数变少了,有一种敌对势力在减弱的感觉。”

“不用担心,我有分数。”程琛站起身来,拉过放在椅子后面的外套,“我出去一趟。”

走了几步,又回过身来吩咐:“汽车行驶路段一百米内的监控录像在交警部门确认后结果告诉我一下。”

“好。”

——

程琛出了红杉,便拨打了秦疏的电话,打了三次,都是被挂断。程琛转而拨了另外一个人的电话,倒是很快就被接了起来,语气有些不耐烦:“什么事?”

“你安排余夏参与这次的事情了?”程琛的脸色有些差,脚步没有停,直接往地下停车场走。

谭楚昀那边顿了一下,才开口:“不敢啊,只是有一些小的事情上要求她帮助而已。”

“我告诉你,别再将余夏扯进去!”程琛站定在自己的车子前,一拳打在车身上,有些咬牙切齿,“枪战的事情她不说,我也知道!”

谭楚昀滞了滞,说:“我知道。”

“这次收购方在这一周都有所收敛”程琛说,“我怀疑他们内部也有互相制约的两方。”

谭楚昀笑了笑,勾勾唇角说:“我们见个面说吧。”

程琛微微一滞,刚想拒绝,就被对方挂了电话。

他坐进车里,才将自己稍稍暴躁的心收起来,敌对势力突然间减弱,按照他们势如破竹的破坏力,这种伤害不是来自外部,而是来自内部——这么说,对方不仅有人在自己这一方,自己这边也有人在对方的内部!

而余夏跟着谭楚昀他们凑在一起这么久,卧底这件事肯定跟他们有关系!

越想越心凉,他一直想给余夏一个安定的未来,现在还是逃脱不开这纷争的世界。

郊外的荒废草坪。

谭楚昀靠在车门上,叼了一支烟,抬眼看程琛,程琛比他想象中聪明,自己倒是一直忽略了他,初次见面之后,只是觉得他低调,没想到这个人低调起来,会让人忽略他的能耐。

能够让谭楚昀看走眼的人,也是不多了。

一直以来都隐藏自己的实力,看起来就像一个温润平和的无害之人……现在突然露出獠牙,是为了余夏?



(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