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让你把我弄湿

周然知道这种事情自己怎么也要表个态,一方面是为了给支持自己的粉丝一颗定心丸,另外一方面也是为了像那些借机抹黑自己的人提个醒。

我周然行得正坐得直,不是谁都可以抹黑的!

大家不要听那个女孩胡说,昨天晚上我们一起吃了饭,然后她喝多了,我送她回了酒店,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打下这句话的时候。周然突然想到了,对啊,自己可以找那个酒店的前台作证啊,自己当时七点去的酒店,七点零五离开的时候她是知道的。

想到这里周然也是再度敲下一行字,对了,我昨天住的是xx街道速八酒店,那个前台的女孩儿知道我离开的时间。她可以证明我的清白。

周然暗自庆幸,幸亏自己昨天离开的时候和前台的女孩打了个招呼,要不然的话自己还真的是百口莫辩。

因为被这件事这么一闹,周然也没有了心思训练。和大家打声招呼之后,便出去散心。

只不过等到周然下午回来的时候,却是发现网上再度闹翻了,甚至一部分原本支持自己的人都转变了口风。

呵呵,真没想到神僧竟然是这样的人,我真是瞎了眼了,还以他作为偶像!

这个言论一出,网上立刻爆炸!

有喷的,有赞的。

但很快发帖的人贴出了一张照片,正是昨天晚上速八酒店的那个前台,而且那个前台还表明昨天周然一直在酒店呆到十点左右才离开!

一番话,将周然彻底推在了风口浪尖,同时也坐实了他说谎的事实。

呵呵,可笑,神僧你事先不窜通下,不知道和你找的证人对对口供?

笑死我了,连证人都说了神僧是十点离开的,来,那些神僧婊们,我看你们怎么洗地!

盯着网络上的言论,周然只觉得脑袋里轰的一声,他想不到事情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那个前台明明知道自己是七点零五分的时候离开的,怎么一转眼的功夫自己就成了十点左右离开的。她为什么要说谎!

“周然,你又干什么了,网络上怎么都是喷你的!”

电话里mss的声音再度传来,有些怒意,但更多的是焦急。

“我,我什么也没干啊,就是想到了一个证人,然后在网上说了一句,”

周然大概说了一下。

听到周然的声音,电话里mss一个劲的叹息

“你还是社会阅历太少,”

一句话mss直接点中要害,再然后周然才醒悟过来。

是啊,现在是有人想要陷害自己,那么自己就应该去秘密的收集证据,然后在放出来,像自己这样。直接将证人推到面前来,明摆着就是给背后之人动手的机会。

自己,果真是愚蠢啊!

电话里mss一个劲的宽慰自己不要上火,实在不行就报警。对于报警周然不是没有考虑过,但现在和g的比赛已经迫在眉睫,如果这个时间在去报警的话,说不定会引出什么样的麻烦。

想了想周然还是决定先将这个事情放一放。等到比赛结束的时候在决定究竟该怎么办。

mss刚刚挂了电话,周然的电话又响了,是柳茹打过来的。

柳茹只说了一句

“周然我相信你!”

就这一句,周然的鼻子突然一酸,突然之间周然明白了为什么有的人会说哪怕全世界都背叛了你,只要有一人对你不离不弃就够了。

因为那种当全世界都抛弃你,却还有一个人愿意为你敞开怀抱的感觉,真的是会让你感动的一塌糊涂。

周然决定去速八酒店。虽然知道这可能无济于事,但周然还是想要当面问问那个前台,究竟因为什么让她昧着自己的良心说谎。

只不过来到酒店的时候,已经不是那个前台了。打听之下,周然也是得知那个前台晓彤在今天中午的时候提出了离职,并且新来的前台还嘀咕了一句,

晓彤是不是犯了什么事儿啊。怎么都找她?

一句话声音不大不小,却是被周然听个清楚。

果然,因为自己发的那个帖子,有人找到了晓彤。让她做了伪证!

验证了这点之后,周然就走了,继续留在这里也没有意义,难道自己还要问出她的老家在哪,追到她的老家去询问?

别逗了,周然只要知道自己这次又中招了即可。

回到酒店的时候,周然的状态依旧不是太好,不过他还是在网上发了一篇帖子。

我没干过,就是没干过,至于那个前台为什么说了假话,我想有的人比我更清楚,总之我就一句话,善恶到头终有报,人在做天在看!

再然后周然就不再理会网上那些言论,他知道自己这一番话必然会再度引起网络上的爆炸,但现在周然已经没有办法去管这些了。

可以说这场沸沸扬扬的草粉事件从一开始就是个圈套。周然可谓是一步一步的按照着对面布好的圈套往里钻。

其实还真的是周然太年轻了,不懂得社会上的人心险恶。

一个女孩,即便在怎么不能喝,也不可能两杯红酒就醉了,而且自己当初说出速八酒店的前台就是想要为自己打个翻身仗,但周然没有想要到那个人既然设好了圈套,那么也能收买自己的证人!

周然真的想不明白究竟是谁花费这么大的精力来搞自己。

一下午周然都心不在焉的,晚上睡的也不是太好。

这就导致第二天的时候,周然是顶着两个黑眼圈去参加与g的比赛。

而随着xd的进场,会场里嘘声一片,当然周然知道这些嘘声都是朝向他的,但也有人立刻站了起来,高喊着

“神僧我相信你!”

“华哥的状态不太好啊,”

看着周然的样子,解说席上苹果妞开口。

“无论是谁陷入这种情况都不会太好啊,”

枪炮接过苹果妞的话。

“现在网络上传的沸沸扬扬的睡粉事件对于神僧来说影响蛮大的!”

“你怎么看?”

苹果妞询问枪炮的看法。

“无非就是两种可能,一种是别人的陷害,一种就是那个女孩的自我炒作,”

“你就这么肯定问题不是出在华哥的身上?”

“你觉得华哥会在这个时候做这样的事儿么。虽然我与华哥接触的不多,但他这个人应该是重情重义,听说当初在他最落魄的时候,华嫂就跟在他身边。所以说华哥这么一个重情重义的人是不会做出格的事情的。”

枪炮笑了笑,一脸的肯定。

“恩,我也觉得这事儿最大的可能就是那个女孩的闹剧,不过这对于xd来说不容乐观啊!华哥的状态很有可能影响到他的发挥!”

苹果妞知道赛场上讲究的就是精神高度集中。旁无杂念,但现在不说周然的精神状态不好,整场比赛甚至他的思绪可能都会受到影响。

这么一来因为分心,就会影响他的发挥。

不要说什么集中精神抛弃杂念的话,这种情况就是个六根清净的大师恐怕都难以做到心平气和的打比赛。

而xd是一个以周然的打野为中心的队伍,一旦他的发挥出现了失误,那么对于整个xd来说就是致命的!尤其还是在冒泡淘汰赛这么一个紧要关头。

所以大家只能期望这场比赛周然不会受到这场草粉风波太大的影响。

很快双方选手就位比赛区,开始调试电脑,但就在这个时候会场走进来几个身穿警服的人,出示证件之后,几名警察立刻来到周然的面前。

“您好,周然是,我们怀疑你与一起**案件有关,请你和我们走一趟!”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