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冰葡萄放进了下面

难道他们彻底不准备回来, 所以把房子卖掉了吗?

卫玖站在树下定定看了几分钟, 心情起起落落相当复杂。虽然大院里很少有人搬进搬出,但搬走的人多半会选择卖掉房子,比如顾星岚就是。肖家的老房子闲置十年, 按照现在的行情翻倍许多。他们不回来住, 总不能留在临东吃灰。

卫玖虽然明白这个道理,却还是有些难接受这个事实。他隔着窗帘望着里面影影绰绰的人形, 新来的住户应该是个漂亮的姑娘, 腰肢非常纤细。

她大概是在挂窗帘,踩在凳子上努力伸长胳膊。因为身高不是特别优越的缘故,还需要踮起脚尖才能够到上面的环扣。

夏□□服很薄, 女孩只穿了一件短袖,纤细的身形在窗前摇摇晃晃。卫玖看着看着, 居然担心那姑娘会摔下来。

说到底, 即使人家姑娘摔下来,也轮不到自己冲进去英雄救美。生活里哪有那么多凑巧的情节,自己贸贸然跑进去,只会被当成私闯民宅的变态。

说起私闯民宅,当初某个人仗着年纪小,强行闯进自己家里,偷走自己最珍贵的东西,从此一去不回。

要是回来的是肖徽就好了…算年纪, 她今年该读高中了。可惜当初通讯不发达, 他们离开的时候, 卫玖家里连个能上网的手机都没有。要是再晚几年就好了,起码还能当网友。

卫玖这么想着,慢吞吞来到理发店门口。天正热大家都不愿意出来,里面只有理发师坐在椅子上吹空调。

这间店是新开的,卫玖没有来过,看里面布置倒是挺高端,各种仪器有模有样的。

“你好,染发吗?”理发师把毛巾往肩膀上一搭,热络的推销道,“你发质挺好,染成暖色系绝对好看,要不要试试?”

“不了,我就随便剪剪。”卫玖坚定地说,“我不可能染头的,别推销了。”

“行吧。”理发师有些失望,还是很敬业的招呼道,“来吧,我先给你洗洗。”

“惠惠,不是让你别管吗?怎么不注意你就上去挂窗帘了?”胡丽无奈的叫住肖徽,把她从椅子上拉下来。见房间里乱糟糟的,还没跟整理好,便琢磨把女儿打发出去。

“她懂事愿意帮忙,不是挺好的吗?”肖建华不解的说,“你瞧瞧咱家另外一个,早溜出去打游戏了。”

“你不觉得她太乖了吗?都是咱们俩在凤城工作太忙,不关注孩子,她才变成这样的。”胡丽叹了口气,摇摇头说,“惠惠以前多活泼的小姑娘啊。”

“得了吧,她活泼那会,你天天骂她呢。”肖建华还记得以前的事,顺嘴酸了句。

“骂归骂,但小孩子就应该活泼些才好呢。你看现在惠惠…咱们要是继续在凤城呆下去,让她上完高中,以后女儿保准跟谁都不亲。”胡丽拉开窗帘,望着女儿往大院外走的身影,“还是应该搬回来啊,说不定她回到这里,就解放天性了呢。”

“搬回来不是因为她高考吗?你原来还有这种心思啊。”肖建华奇怪的嘀咕几句,摸摸下巴回想,“她要是解放天性,那真可怕。”

胡丽瞪了他一眼,撇撇嘴说,“我希望咱们女儿能快快乐乐长大,享受她这个年纪该有的,而不是因为家里的原因过早成熟。这里有她小时候的玩伴,或许…”

“或许什么?”肖建华听她说到一半停下,追问道。

“没什么,”胡丽没有继续说,把行李箱推过去,“快点把东西收进柜子里,还有好多事呢。”

卫玖在理发师的摧残下洗好头发擦干,坐在镜子前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的脸。

“你长得挺好看,在学校很受欢迎吧?”理发师说。他做这个职业,最重要的就是让顾客变好看。而卫玖是那种很少见的,即使不用发型修饰也很好看...的人。

“不知道。”卫玖懒懒打了个哈欠。他从小到大收到过很多容貌上的赞美,但自己这张脸每天照镜子都看腻了,卫玖本人对此并没有特殊的感觉。

“谦虚什么,我接触许多你们这么大年纪的孩子,小女生就喜欢你这样的。”

“你快开工吧,”卫玖让他啰嗦的有些烦,催促道,“剪短点就行。”

这么好的头发不染真是浪费,理发师盯着卫玖瞧了瞧,再次跟他确认道,“需要染头发吗?像你这么大的学生,染棕色亚麻色的挺多。”

“别了,我不染已经…”很让老赵讨厌了,这要是染了头,以后肯定会被伟大的教导主任天天问候。

卫玖已经想到了后果,准备拒绝理发师。话还没说完,耳朵捕捉到细微嘀咕声。

“亚麻没有金色好看。”坐在外面台阶上的女孩侧着脸,说话的声音很轻很轻。

卫玖盯着她的脸,瞳孔骤然紧缩,难以置信的定定凝望,像是沙漠里徒步多年的人忽然见到甘泉般。

枝头的蝉鸣叫了几声,提醒他时间没有静止。女孩注意到他的视线,微微偏过头,不解的看着卫玖。

“染吧,用最亮的那个色。”卫玖缓过来,想都不想的跟理发师说。

听到他的话,理发师和外面的姑娘同时愣了下。

女孩大概没想到卫玖会这么听话,犹豫了下走进来,捏捏耳朵跟他说,“不好意思,我只是随便嘀咕,你不用把我的话听进去。”

女孩声音温和轻柔,跟记忆中变化很大。可卫玖偏偏认得,单单看一眼,就已经唤醒了深埋骨血的回忆。

卫玖没有说话,睁着曜黑的眸子看着她,有很多话想要说,也构思的许许多多重逢的场面,脑补加起来足够拍十部情深深雨蒙蒙。

但再次见到,卫玖却并没有自己想的那样激动。

他看了半晌,抿起唇浅浅笑了下,“你回来了啊。”

“欸?”肖徽望着他的脸。男生刚才抿着唇,看起来有些冷淡,肖徽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现在他笑了起来,干净的模样勾起模糊的记忆。

“你是那个…”肖徽眼睛转了转,没想起来他叫什么,满脑子都是小九哥哥。

“叫卫玖,以前都没跟你说过。”卫玖不动声色替她解围,继续笑着问,“好久不见啊,老大。”

“呃…那个。”以前大院里孩子都喊她老大,肖徽那时候挺得意,现在却浑身写满了拒绝。

她真的变了很多,但还是一样的可爱。卫玖想着,问出最关切的问题,“你搬回来了,还会走吗?”

肖徽盯着他看了会,轻声回答,“不会。”

“那就好。”(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