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美妇系列

“还不出发吗?再犹豫下去就要被人拉下了。”

蓝海这边刚刚想通,之前给过蓝海暗示的那名女性老师也正巧出声问了一句。

蓝海闻言扫了一眼周围,发现依然留在十只棘甲地行龙背上的人除了带队老师,就只剩下不足双手之数的新生了。

“这就出发。”已经把信息都组合起来的蓝海也不再停留,连忙从座位上爬了下去,蓝海倒是不介意被别人拉下,但现在天色已经不早了,假如说路线还很远,蓝海可不想在黑暗的森林里行进。

蓝海还是很相信自己的判断,离开棘甲地行龙的驻地之后,直接朝着右侧的树林方向走去。临进树林之前,蓝海若有所察地回头看了一眼,果然那名女性老师此时正一脸笑意地看着他,蓝海这下算是彻底肯定了自己的判断,一头扎进了茂密的丛林之中。

蓝海走后,和那名女性老师一起的另一位年长的带队老师忍不住笑道:“你这小丫头,你这样可是有点坏规矩了啊。”

“林老,您可不能乱说啊,我可没有给那个小家伙指过路,他愿意走哪里是他自己的决定,和我有什么关系嘛,我只是以欣赏的态度给他解答了两个问题,顺便多看了他几眼而已。”在被称作林老的年长老师面前,给过蓝海提示的女老师表现得仿佛是一个做了坏事却没被抓到把柄的小姑娘。

“好好好,和你没关系,不过那个小家伙真的不错,已经好几年没有能从黑泽的话里分析出真正路线的孩子了,有意思有意思。”林老笑道。

女性老师闻言却翻了翻白眼,“要我说就是黑泽前辈太苛刻了,这些孩子都不过才七八岁而已,哪有几个能像刚刚那个小家伙那样看出那么多东西的,就算有,也会被当时乱糟糟地状况影响到,我们洛嘉城已经很多年没培养出讯息猎人了,前几年还会在入校之后再挑选一下,现在入学考没有达标之后也不选了,每年加西亚十几所学校分配资源的时候我们洛嘉城都是最少的,这么下去不是恶性循环吗?”

林老听得她的抱怨却摇了摇头,“小尧啊,这件事情真的不能这样说,你来学校的时间还短,不知道的事情还很多,黑泽也有他的苦衷。你要知道以前一旦挑选出学生组建先锋班,都是由黑泽来全权教导的,你也清楚他这孩子重感情,讯息猎人的伤亡率又高,朝夕相处了几年的学生说没就没了,你能想象他这位老师又会是什么心情吗?自从七年前,学校强制组建的先锋班在一次任务中全部阵亡之后,黑泽就下了死话,必须有新生满足帝国制定的考核要求才能组建先锋班。”

“那,那也不至于这么严格吧,他这考核难度明显已经超过帝国要求的级别了,分析出线索就已经够难的了,还要在路线上搞那么多门道,也不知道刚刚那个小子能不能走到终点。”

……

棘甲地行龙驻地处两名带队老师之间的对话蓝海自然不知道,此时他正艰难地在茂密的树林中前进着。

“再这么走下去会不会迷路啊……”蓝海从一堆繁密的灌木间艰难地钻出来,环顾一圈,根本没有什么可以辨认方向的东西,目之所及满是层层叠叠的繁茂枝叶,有时连判断太阳的位置都显得十分困难。况且现在已经是午后了,太阳的位置变动很快,用阳光辨别方位的办法也并不多么靠谱。

“要不是那个女老师临走之前笑着看我,我都该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想多了,但是现在该怎么走啊……嘶!这什么树啊,怎么叶子边这么锋利,划了好深一条伤口,幸好是用手开路不是铁头乱撞,疼疼疼……”

终于,在树林里兜兜转转吃了不少苦头的蓝海彻底迷失了方向。

“没办法,唉,爬树吧。”

实在走投无路的蓝海最终想到了用爬树登高的办法来辨别自己的方位,不过办法虽然是办法,但是用不用得了又是另一回事了。

想要在繁密的山林中辨认位置,蓝海要找的树不仅得高,还不能是那种枝干笔直难以攀爬的。嗯,目之所及,没有……

无奈之下,蓝海尝试着爬了一下一棵相对来说长相还算随意的树,结果并不理想,主干上那些看似能作为发力点的小枝小杈很多都是这个春天新长出来的,要死要活地好不容易爬到大概三米左右的高度时,蓝海一脚踩断了一根嫩枝,然后屁股着地,疼得他一个心理年龄有二十多岁的大老爷们差点没哭出来。

这下蓝海就有点绝望了,明明都已经触发了隐藏任务,现在居然因为地图开不了的原因没办法完成……

坐在原地思索了一会,蓝海却依然没找到任何关于路线的线索。视野里就只有原谅色这一种色调,搞得他都快崩溃了。

“观察力,观察力,时刻注意观察……你好歹给我留几根鸟毛当线索啊,不然我在这破林子里能观察到什么啊,除了树就是树,我还只能认出这种像松树的短针木……短针木……对,就是它!”

忽然抓住了线索的蓝海猛地从地上站起来,这树林里虽然草木繁茂,但真正树龄能达到几十年的老树却并不多,然而在蓝海的印象中这一路上见到的老树却有很大一部分都是粗实的短针木。在洛嘉城内,短针木这种树一般都用来当做道路两旁的装饰植物,蓝海以前在詹家的庄园内就经常见到,想到这里,蓝海果断沿原路返回。

果然没走几步,蓝海的视野中就出现了一棵枝干极为粗壮的短针木,而在这棵树大概六、七米远的位置,另一棵短针木就生长在那里。蓝海见此继续寻觅,十几米外果然又有这样的一对短针木相隔而立,这个发现让蓝海终于松了一口气,路线的线索终于找到了,不出意外,这些成对出现的短针木就是路标了,怪不得这些树木能给蓝海留下的印象,主要原因还是由于两棵成对的短针木中间只有些繁茂的小树和灌木。看样子这里也曾经是一条大道,荒废了几年之后才被这些植被所占据,原本道路的位置还没有长出足以与短针木相比的大树。

及时找到线索的蓝海不得不庆幸自己之前并没有偏离正路太远,如果再晚一点想到这些特殊的短针木,蓝海可能就已经走到找不回原路的地方了。

不过路虽然找到了,但是另一个困难又立马找上了蓝海,天,马上就要黑了。

(本章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