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吃肉一女多男

正当曼斯犹豫不已时,断线般的敲门声不再发出,转而代之的是一种尖锐的指甲轻轻划门,令人后背发毛的声音。

曼斯听到这,明白了这绝对是遇上事情了,运用内力强制压下心中惶恐不安的情绪,准备被子一捂继续睡觉。

反正玫拉说过,只要不开门,问题就不大。

曼斯想着,一道熟悉到不能再熟的声音透过房门传入曼斯耳朵,“快出来啊,这层楼有大问题!”

这是玫拉的声音,曼斯确信无疑,“那怎么办?”曼斯贴着房门小说问着。

“你先出这个门,我带你走。”对面的声音比曼斯的还要大些,这令曼斯安心了不少,一开门,少女站在了门口。

“你别愣着不出来啊,快点走啊。我发现了一个秘密地方。”玫拉用力将曼斯一把拽了出来,曼斯一步没站稳差点摔在地上去。

“你别急啊,这可是深夜,刚才我叫了一声,不会引起动静吧?”曼斯捂着嘴巴,刚才因为重心不稳喊了一声。

“没什么问题,你跟我来,我带你去看个东西。”玫拉慢悠悠地转过身,缓步从楼梯走下。少年则是跟在玫拉的身后。两人步伐出奇的一致,少年此时远看就如一只提线木偶般,被人架着一步步下着楼梯。

原本是墙壁的转角处此时变成了一个四周环绕着漆黑符文的无尽洞窟。

“要不进来看看?”玫拉此时的脸庞因为背对洞窟愈发阴暗,而少年只是轻轻“嗯”了一声,原本闪着亮光的眼眸变得无神空洞,就在还有几步时,一个人影走到了第二层的楼梯口。

“你跟着个破旧扫把要走到哪里去呢?”楼梯口的人影似乎特意加大了音量,整个楼梯环绕着充满玩意的声音。

“啊!玫拉你不是在前面的吗?”曼斯用力揉了揉眼睛,前方哪还有什么人影,只有一根倒在地上的扫帚,原本的漆黑魔窟也凭空消失,仿佛这一切都是空手变出来的。

“我在什么前面啊,你脑洞太大了吧,半夜跟着根扫把下楼梯,说出去怕是要笑死人。”楼上的人影便是玫拉,此时少女穿着一套灰色大码睡衣,左手撑在栏杆上,远看像是一只展翼欲飞的蝙蝠。

“那这是...”少年刚想弯腰捡起扫帚,少女眼睛一斜瞪着曼斯,少年瞬间会意,几步跨上了第二层。曼斯低头往下瞥去,老婆婆居然处在底层的黑暗之中,看起来愤怒不已。

“长话短说,已经没有人害你了,安心回去睡觉吧,剩余的事情等明天早上离开店铺再说。”少女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将曼斯推入房间后也回到了自己的房。

曼斯惊恐未定地回到床上,感觉自己的神经都在跳动,太阳穴因为刚才一番事情酸痛起来。

就如玫拉所说的,后半夜的确没有什么事情了,老婆婆知晓害不了他们也就收手了。而曼斯却在床头呆坐了一个晚上,鬼知道那个老婆婆会不会破门而入。

“咚咚...咚咚”琐碎的敲门声又响起了,这无疑把曼斯从呆滞中拉回现实。

还想再骗我一次?真当我傻子了吗!

敲门声再度响起,而门后面依然无人响应,门外的少女开始有点不耐烦了,考虑到还是清晨不宜大喊大叫。少女耐着信子准备再敲门时,门后突然传来了一声曼斯的大叫。

“还想再骗我一次,走吧!”

“我走你个头!你是什么意思啊,我好心好意叫你起床,你就这个态度?”

“我态你个木头!”

“三!二……”门外响起了少女的数数声。

正当曼斯准备笑而观之,窗外刺眼的阳光将几分亮光洒进了房间,少年马上回过神,都早上了谁去玩鬼。强大的求生欲望令曼斯从床头一跃而起,以一个流利的落地翻滚加起身在少女最后一个数尚未落下之时开了门。

“咳咳,我只是试探一下,鬼知道是不是别人。”曼斯开门的速度的确超出了玫拉的预料。

“你昨天是偷鸡摸狗去了吗?怎么眼睛一圈黑乎乎的。”少女上前一步仔细瞧了瞧曼斯的眼睛。

“额...我..我昨天晚上就在想,你看啊,如果有一把剑,它能够绕着世界不停旋转,它得要多大的速度呢?.”少年万分尴尬,他被吓得一晚上睡不着觉这事情要是被玫拉知晓说不定要笑他一学期。索幸曼斯在危机之中灵机闪出,双手比划着硬是扯了一大堆。

“挺有意思的想法,不过,现在我们得抓紧时间赶路了,我昨天晚上翻了翻事情表,今天是艾泽尔学院扩招的大日子,咱们得在中午之前赶到,不然……”

“不然怎么样?”

“还要再等一年!”少女猛地大吼一声,随即独自跑下了楼。

“你等下子我啊!我被你刚才一骂想起了个事情。”少年三步并两步的追上少女。

“等我先把昨晚的账单付清楚。”少女算了算住宿费,将几张晶票压在了柜台。老婆婆并未出现,少女也没管什么,穿好了拎在手中的黑色大衣,径直走出店铺。

“你有什么事情要问的?”少女回首询问着。

“我不是因为杀人被抓了吗,那个被打的妇女最后被人救了没?”曼斯跟紧了少女,很是期待着答案。

“那个妇女?让我想想,哦,死了。”

“什么?”

“她在你被抓走之后就因为内脏破裂横死在了街头,你要不去看看?如果你想救人,就先把计划给列好了,不要这样虎头虎脑地冲进去。不然你这是……找死。”少女迈着小步,像是刻意说给曼斯听的。(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