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两个女的一起玩3

联合军的将士彻底的惊呆了,他们根本不会想到,老大会那样的去“送死”,这,这还有必要打吗?

“哈哈”骨族的统帅笑的拍起了手,“那傻小子,竟然会这么送死,哈哈,不过就算如此,这联合军,我一个也不留,哈哈给我杀”

正当骨族将士士气高昂时,被火箭埋起来的马孝全,突然有了动静,准确来说,他身上的那些火箭,全都掉落在地。77dus.com

“呼”马孝全甩了甩手,“好在我把裤裆护住了,我能抵挡火,我的衣服裤子不行啊”

脑海中传来源的声音:“你也真够乱来的,不过也只能这样了嗯,你做好准备了吗?”

“好了”

“行,那咱俩配合一下,记住,你的体力也不多了,实在不行,就撤,明白吗?”

“知道知道”

马孝全抬起头,冲着己方的将士喊道:“老子没事儿,都给我杀,谁今天偷懒,打完了没饭吃”

这回,轮到骨族将士吃惊了,而联合军的将士,一瞬间便提了精神。

“老大竟然没死,哈哈杀杀杀”联合军将士的士气瞬间高涨起来。

“妈的”骨族统领咬了咬牙,道:“给我上人,压也要压死他”

骨族士兵不要命般的朝马孝全扑杀而去,马孝全爆喝一声,双手手心瞬间迸射出两道深红色的火焰带。

他快速的甩动手中的火焰带,但凡被火焰带触碰的骨族士兵,无不惨叫倒地,随着身体被快速燃着,直至最后被烧的气化。

“什么?他是什么?”骨族统领惊呆了,“那家伙用了什么邪术?”

没有人能回答他的话,但可以保证的是,接连三波冲上来的骨族士兵被马孝全烧死后,再没有人敢冲了。

马孝全冷笑着步步上前,他前进一步,敌军后恐惧的后撤一步。

“洪州我势必要收回骨族人啊要么臣服于黑青国,要么死!”

说罢,马孝全双手合十,脑海中快速与源交流:“源,这是不是最后一招了行不行啊?”

“行不行也就看这招了,对方要是怂了,怎么都好,要是不怂,你就准备跑吧”

“呃”

马孝全双手换换伸开,两手中间形成一道深红色的火焰。

他看向骨族统领,指了指对方,道:“你去哪里,我都可以杀了你”说罢,马孝全将手中的火焰带甩了出去。

骨族首领早也预判到了对方会拿他下手,他噗通一声从马上跳了下去,也不管狼狈与否,几个咕噜,总算是躲了过去,但是他的战马,则如同之前那些被烧的没影的士兵一样,什么也没了。

“给我杀”马孝全指着骨族主力,命令道。

联合军的将士们沸腾了,老大都这么猛了,他们岂有不冲的道理?

而骨族的将士,因为他们统帅的狼狈,即便他们统帅并没有下令撤退,但他们的士气已经丢了,再战下去,恐怕也

不知谁喊了一声,骨族士兵随即开始后撤。

马孝全知道,如果今天不把那骨族首领杀掉,他们回过神来,肯定还要打,到那时,联合军就真得扛不住了。

想到此,马孝全也顾不得体力透支,他从地上拾起来一把短刀,咬着牙朝骨族统领奔去。

骨族统领的确没有撤退的意思,他已经猜到了对方马孝全可能就这么一下,只要给他时间,他一定能重整骨族士兵。

可是没等他反应过来,马孝全的劈砍已经近前。

没办法,骨族统领只能仓皇躲避。

“哪跑?”马孝全一刀劈空,又是一刀挥了出去。

这一次,骨族首领避无可避,但他武功也不差,他伸手一挡,借助自己手腕上的钢护腕,总算是挡住了对方的这一刀。

手腕处传来阵阵的麻疼感,骨族统领顾不得难受,急忙召集人来保护他。

马孝全哪能给他这个机会,丢出砍刀,趁着对方抵挡的那一瞬间,一个饿虎扑羊将其扑倒。

两人扭打在一起,各自的拳头毫不留情的往各自的脑袋上招呼。

已经体力透支的马孝全,钢化之肤也失去了作用,骨族统领那砂锅般的拳头照护在他的脸上脑袋上,让他难受无比,好几次差点被直接打晕过去。

“我艹你妈”马孝全爆出粗口,顾不得自己的难受,忍着对方的乱拳,拼尽力气将对方的手拉开,然后他张开嘴巴,一口咬住对方的脖颈。

“呃”骨族统领脖子被咬,疼得挣脱开,狠命的朝马孝全的头上砸拳头,可是对方就是不松口,渐渐的,他的力气却越来越弱。

“噗嗤”马孝全硬生生的将对方的脖子咬开了一个豁大的血口,正好也咬断了动脉,献血如水柱一般喷涌而出。

这一幕,战场上只要是近一些的人全都能看到。

骨族的士兵吓呆了,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统领会被对方的人活生生的咬死。

联合军的将士们也都惊呆了,不过不同于骨族的将士,他们吃惊的,是因为他们发现,原来自己的嘴巴,自己的牙齿,也都是武器。

下一刻,联合军的将士们也都学会了,只要是对方没有武器,只要能咬得住,就往死里咬。

爬在高处看到这一幕的梁千月彻底的惊呆了,好一会儿她才回过神来,喃喃道:“这小子简直是个怪物简直是个怪物”

战争还在继续,只是接下来的战争,只是单方面的虐杀了。

骨族主力溃散而去,留下的,不是被砍死,就是被射死,哦对了,有一部分还是被联合军将士咬死的。

看着溃散而逃的骨族主力军,联合军各统领整顿各部准备追杀。

“慢着”马孝全连忙上前,阻止道,“穷寇莫追”

“老大,他们已经溃败了啊?”

马孝全呼了口气,道:“溃败是溃败,他们的统领也被我杀死了,但是骨族主力的战力还在,我们要是逼得急了,他们有可能会反扑”

“老大,那不可能不追啊,这么好的机会”

马孝全眼睛微微一眯道:“不是不追,追也要会追,传我令,不要派太多的人追,但是只要他们有拉下的,一律速战速决的杀掉而且,你们永远也不要追上,听明白了吗?”

几个统领相互对视了一眼,点点头:“明白了”

“好了,去做吧我累了,我要休息对了,婷公主他们怎么样了?”

一个统领道:“老大放心,刚才干仗的时候他们没有发现婷公主在哪,我们也都做了掩护”

“行了,再等一会,就去接她们吧,别让他们等太久”

“好嘞”

就在这时,张有才衣衫不整的跑了出来,马孝全看到他这番模样,疑惑道:“不是让你跟着你女人么,你怎么跑出来了?”

张有才可不敢将自己莫名其妙被打晕的事告诉马孝全,只能撒谎道:“我怎么能放心世子,所以我先偷偷的跑出来了,世子,我也杀了好几个人呢。”

马孝全微微一笑,其实他大概能猜得到张有才做了什么,但是为了保全他的面子,马孝全还是故意夸赞道:“那你可以啊,行啊”

张有才也知道马孝全作假,但他心里却十分的感激。

不远处的一座小山丘上,两个人静静的蹲着,这两人正是之前说要观战的骨来和瓦尔斯。

骨来一个道:“刚才的战争,你也看到了吧?你有什么想说的?”

瓦尔斯苦笑道:“简直不敢相信尤其是联合军的那位总统领”

“那你愿不愿意跟着我,嗯,应该说和我一起跟着他呢?”

“这,我不明白,您本来就是骨族最高贵的贵族,为什么你还要跟着他?按照您现在的身份,此刻回去立马就会享受最高等的待遇,我不明白,我始终不明白?”

“呵呵,你应该没见过我吧?在骨族的贵族里?”

“嗯”

“长久以来,我一直在洪州各地游玩,嗯,应该是说我去过太多太多的地方了洪州啊,原本就应该是黑青国的领土。”

“可我听说,洪州不属于黑青国啊?”

“你错了,洪州永远都属于黑青国行了,我看你也别考虑了,我以我骨族贵族的身份命令你,跟着我一起投靠联合军吧。”

“唔,是”

傍晚时分,联合军将士才将开始打扫战场,没办法,之前有很多的伤员需要救治。

“老大,我们此番战死的弟兄一共有四百三十三名,还有八百二十一名受了伤。”一个统领向马孝全汇报道。

马孝全眉头一皱,问道:“骨族来了多少人?”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