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的轻一点儿小说

城镇,人类智慧与力量的体现,高大的城墙,精状的卫兵,严格的律法,保护着人民不被外面的魔兽所伤害。非常可靠的孩子呢~(跟国王完全不一样)。

城镇当然也是穿越类勇者的起源地,很多英雄的丰功伟绩也是在城镇中发扬的。战友的酒后疯语,吟游诗人的无限灵感,街头巷尾小市民的空口八卦,可以说是一张张活海报了。城镇可谓是承载了无数年轻人的梦想之地。

当然,表面泛滥的希望底下铁定隐藏着惊天***.....咳咳,秘密!好吧,显然不会惊天,黑市,贫民窟,恶势力的集合地,非常经典。这些地方一般有两个作用,贫民窟可以说是通缉犯,杀手,盗贼等不见光职业或身份的“安居”地,当然还有(非常非常贫的)贫民,他们在这里打造出了一个小小丛林法则体系,弱肉强食。黑市也差不多,这里是非法商人的聚集地,专门贩卖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而且贵的惊人!

那么它们的作用是什么呢?第一个:限制罪犯,显然,如果捣毁了平民窟和黑市,无数不法分子将流落到街上,造成犯罪率大幅提升,人民幸福度和对城镇信任感的减少,等一系列问题。还会使城镇无法“消化罪恶”,一个城镇诺要维持表面的光鲜亮丽,私底下的肮脏勾当必定少不了,雇佣平民窟里那那些刀口喋血,拿钱办事的人去“处理”一些“障碍”无疑是个好选择,但那些“光明磊落”的卫兵,官员私兵,和讲究声誉的冒险者可就不是了。把人脱光了丢到贫民窟里也是在不杀人的情况下最好的对人处理方式。黑市就更重要了,处理证物,凶器,赃物,购进/贩卖需要的违禁品,甚至诅咒装备什么的,可以说是非常重要了。那么它们第二个作用呢?当然是给那些勇者们提供一个刷声望的地方啦!(啪!),咳咳,我会认真点的。不管怎样,这些肮脏算是所谓的必要之恶吧。

显然,不只有人类有城镇,兽人,精灵,矮人,魔族,不死族,巨人族,是智慧生命早晚都会有类似的事物产生,不同种族的文化有所不同,装潢也会有不一样的风格,同一个种族地区不同也会是如此,但体系大体都一样。顺便,天使族与恶魔族算例外,天使几乎没有感情,效率至上,几乎整个种族就是一个城镇,一个国家,其实也不需要防范什么,天使又不会犯罪,天堂更没有魔兽。恶魔族个个任性妄为,桀骜不驯,恶魔族不可能有同伴,身边的只有食物,竞争对手,和会把自己吃掉的食物备选,所以不可能有城镇形成。

在某个城市的街道上,人群熙熙攘攘,车水马龙。店员的叫卖声,顾客的砍价声,大妈们的聊天声,将接到塑造成了一副充满生机与繁荣的美景。在这条街道上,一个带着兜帽的女孩正兴奋的跑着,如同一个没见过市面的农村小女孩,四处奔跑,观望,脸上透露着兴奋的笑容。

这时,女孩撞到了什么,反作用力让她直接四脚朝天,“哦,抱歉,美丽的小姐,你没事........”被撞到的人身穿银甲,腰配长剑,一头金发,礼节到位,似乎是个贵族。“啊,我才应该抱歉,的,没事了。”女孩露出美丽的笑容,并站起身,但她突然注意到,周围的所有人都用充满惊讶与恐惧的眼神看着她,她突然想到了什么,伸手摸了摸头上,兜帽已经掉了,“哎呀!”女孩瞬间慌了手脚,“没想到,你竟然是一个邪恶的兽人,居然想用美丽的外貌来欺骗我们,不可原谅!认命吧!就这样败在我三王子的剑下吧!”,没错,女孩的头上露出来的正是一对兽耳(男人的梦想),女孩是个兽人,毋庸置疑,而在极度排外的人类的城镇里暴露兽人的身份,一般等于死亡,社会意义上的。

再来看看这个贵族,看来是个游街的王子,为了让王子给人们出亲民的感觉,一般所有成年的王子都会上街游街,最一些**一般的活儿来涨涨声望,增加以后成王后获得的支持率。很不巧,诺是撞上了普通人,还可以逃掉,但撞上了正追求名望的王子,显然就没好事了,当然,并不会死,顶多被打个半残后被放出,这是为了给人们“啊!XX王子是多么仁慈的人啊,竟然连卑劣的兽人都会放过!”这样的的形象,不过从这位三王子那贪婪的扫着女孩胸部的眼神来看,女孩八成是要被以“审讯”为借口带走了。

“不是的!不是的,我.....我......”,女孩已经语无伦次了,随后,她放弃似的,绝望的低下了头。“接招!”,三皇子逼近女孩,用剑朝女孩左肩砍去,他可不希望此等珍品有任何意外的闪失。叮!传来的并不是剑刃撕裂肉体的声音,而是精铁交加的响声,“嗯?是谁?谁在阻拦本王子!?”,挡住剑刃的,是一把未出鞘的巨剑,巨剑剑鞘以蓝白色为基调,散发着一股神圣感。而握剑的人,有着一头乌黑色的短发,漆黑的瞳孔凝视着王子,“王子殿下,您为何要对这位小姐出手呢?”,“勇......勇者大人?这....这..您没看到吗,她是一个兽人啊!”,“那又怎样?”,被称作勇者之人依然凝视着慌了神的王子,“那又怎样什么的?”,“对,我问你那又怎样?是兽人怎么了吗?她干什么坏事了吗?没有吧,这么说你就是凭自己对兽人的厌恶而对她刀剑相向的喽,难道你们王子都是一群凭喜好滥杀无辜的人吗?”,勇者舍去的敬语,对王子指责起来。

“不是的,我.....我没有想杀她,这....这是.....”,事到如今,任何辩解都已经晚了,勇者的威望与区区三王子相差实在太远,在勇者把全部王子都拖下水后,贵族与平民之间天然的隔阂更是阻挡了人民支持的传输,围观的人群已经从最初望着兽人少女惊恐的眼神,变成对着王子的愤怒的眼神。再这样下去威望就要尽失了!所有处于目前王子的处境的人都会感受到这一点,于是他值得咬着牙,不甘的离去了。

“谢.....谢谢您,勇....勇者大人。”,“没事,像你这样漂亮的小姐不应该遭受这样的待遇哦。”,勇者抱以温柔的微笑回答道,让少女的脸瞬间红了起来,在夕阳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美丽.......

“这就是巨剑勇者与此事唯一的兽人贤者相遇的故事哦。”,以为戴着眼镜,拿着书本的成熟女性对这她面前的孩子温柔的说道,这位女性十分漂亮,在人类中说是倾国倾城也不为过了,但是,没错,从她那对尖尖的耳朵就看得出来,她是一个精灵,不是人类。几个小孩围着她作着,显然都是人类,“诶~~~阿姨,讲这些好无聊啊,再多讲讲勇者大人战斗的故事嘛!”“就是就是!”“阿姨~~快点嘛~我想听~”,孩子们吵闹着,“这部分可是非常著名的啊,真可惜呢,小孩子无法理解这故事是多么深邃,还有,要叫姐姐哦!”,精灵女士释放出了有如实质搬的杀意,凝聚在身后,“啊!阿姨生气喽!阿姨生气喽!”“好害怕啊哈哈哈!”“耶,来抓我啊!”,孩子们不知是习惯了,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就这样笑着四散逃开了,“哎,真拿你们没办法”,精灵叹了口气。此时正逢夕阳,阳光洒在精灵女士身后的雕像上,那是个巨大的石雕,可这一个男子和一个女子,男子面露自信的笑容,手中的巨剑直指太阳落山的位置,少女有一对兽耳,显然是个兽人,手里拿着与兽人极其不符的贤者之杖。女精灵痴痴的望着两个雕像,又慢慢下移到了底座,叹了口气,然后带着微微的笑容,离去了。女性兽人雕像的底座上刻着字,“致我最敬爱的老师——精灵族长阿玛利诺”,男性掉线底座刻着:“致为各种族的和平贡献一声的人———精灵族长阿玛利诺”,两个雕像中间,放着两朵专门纪念死人的话——爱罗铃.......(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