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其超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管庄府中厅几人坐下,弘治夫妻坐在主位,左右两边分别是朱厚照朱厚炜,小丫头朱秀宁坐在朱厚照身旁,老李则是坐在朱厚炜旁边。【思路客小说网-手打文字版小说 ciook.net】至于谷大用,就站在弘治身前不远。

弘治喝了一口皇庄特制的花茶,微不可查地点点头,嘴里说了句“今年皇庄如何?”

谷大用一听,嘴角微微上扬,终于轮到我得瑟了,声音恭敬道“回皇爷,黄河以北皇庄共有田产一万四千多顷,其中四分种了稻谷,四分种植小麦,其余两分则是杂粮。今年风调雨顺,虽然没有完全收获,但以目前看来,稻谷亩产已达三石半(新制,7oo斤),小麦刚开始收获,亩产也在两石半(5oo斤)以上,总产约在七十万吨以上。除此之外,皇庄的牲畜也开始售卖,加上水库渔获,蜂蜜,水果,可得银钱四十万两。除去成本,目前皇庄银钱还剩十五万两,而粮食已经堆满仓库,现在正在建造新的仓库。”

除了朱厚炜其他人对于数字并不敏感,弘治看着谷大用问道“现在的粮食可供多少人食用?”

谷大用微微一想“如今皇庄内去年的陈粮加上今年的新粮,可达百万吨,可供三百万男丁吃上整整一年。”

朱厚照和朱厚炜倒嘶一口凉气,这个数量整的有点惊人了,已经可以让人口众多的京城无需从南方运粮。而弘治也是指节敲了一下桌子,震惊过后,弘治露出了微笑“大用,做的不错。”

谷大用连忙跪倒在地,激动说道“托皇爷洪福,两位皇子的提点,奴婢只是尽了本分,不敢居功。”

弘治笑着点点头“起来吧。皇后,宫里刚进来的朝鲜贡品你到时挑些个,赏赐下去。”张皇后也是高兴地点了点头。

这个皇庄虽然现在是谷大用管着,但是很多人知道,这是她两个儿子弄出来的,儿子有本事,她这个做娘的也是大大长脸,爱屋及乌之下,谷大用几天之后被赏赐的物品吓了一跳,太丰厚了。

如今皇家不缺钱,虽然花钱如流水,但是随着今年其他几项生意扭亏为盈,再加上玻璃,肥皂这些利器,账面相当完美。而弘治最看重的就是粮食,因为明朝太特殊了。南北两京,南面的就是经济,粮产最为达的地方,什么都不缺,而北面的由于地理,人为原因,粮食大多需要从其他地方运来。南面的卡一卡,北面就要郁闷半年。而且有了运河的便利,但是运来的粮食总是明的暗的少了许多,这是前面几代皇帝心中的刺,如今却是看到拔出这根刺的希望了。

弘治一开心,茶也多喝了几口。谷大用汇报完,大家也都休息了一会儿了,这时正好可以逛逛皇庄周围。

李庄不远就是果园,这里原本就是两座山,如今已经被种上了果树,金秋时节,果香漫山,各色的果树有的已经结果,有的还在开花,从远处看去那是姹紫嫣红,美不胜收。树林之间还有不少黑点移动,到了近处,才现那都是游玩的人群。

如今果园开放,游人也允许进入,若是有想要的水果可以自己摘下,下了山之后按价付款即可。很多权贵子弟都很享受这种自助模式,当然,如果有心仪女子在旁,那么自己采下送给对方也是不错的心意。

弘治一家子选择一个人少的地方进去,原来无名的荒山,如今已经变为远近闻名的花果山了,当然,名字是朱厚炜取的。山脚比较平缓的地方,有不少种类的水果,梨,橘子,苹果,红枣那是一样不缺。

弘治夫妇还在慢慢前行,朱秀宁已经按耐不住,向前跑去“哇,好多水果,二哥你快来啊。”

张皇后看到女儿这样奔跑,只好提高音量喊一声“小心些,别摔了。”说完无奈地摇了摇头。

朱厚炜只好快步上前,跟着这个丫头。先到的是一块葡萄地,木架上上面爬满了郁郁葱葱的葡萄藤,已经红的紫的葡萄让人垂涎欲滴。

朱秀宁找到一串长在低处的葡萄,从上面揪了两颗,喜滋滋地转过身来“二哥,接着。”朱厚炜笑着接住,拨开了皮,朱秀宁已经喊道“嗯,挺甜的。”放到嘴里,朱厚炜也感到一阵甜香,毫无酸涩,皇庄移植过来的葡萄还真是不错。

听到一阵笑声,朱厚炜回头一看,原来是父母的贴心小棉袄已经拿着两串红得紫,紫的黑的葡萄道父母跟前献宝去了,哪怕是平时比较严肃的弘治,此时也笑的跟普通的父亲的一样。

到了这里,所有人都放松了心情,朱厚炜转过头来,摘了一串葡萄,提溜在手里,一边缓缓前行,欣赏美景,一边不时往嘴里塞一颗,悠然自得。

不一会儿,妹妹朱秀宁一人在前,朱厚炜居中策应,弘治和张皇后在后面慢行,至于朱厚照小两口,已然是去了神秘的角落,抬眼望去,踪迹全无,不过没什么可担心的,暗中保护他们的人可不在少数。

慢慢的,已是上了半山腰,途中经过的苹果树,梨树都没有逃过毒手,不过树上结的果子密密麻麻的,少了几个也看不大出。

朱厚炜停住脚步,看了看不远处的水库,心中不免有几分自得。华夏自古以来就是种田高手,展到明朝,几乎可以说什么地形都能种上农作物,但是限制农田的罪魁祸就是水,特别是北方以及关中。北方是因为地理原因,降水量较少,而关中是因为历朝历代开过度,导致很多地方土地贫瘠,甚至出现龟裂,荒漠化。兴修水利的重要性是个人都知道,但是投入也是巨大的。以前不管是只有几亩田的自耕农,还是拥有良田万亩的地主,想要修建这么大的水库都是力有不逮。而皇庄在有了充足的资金,人力,方便的材料之后才能造出。眼前的水库就是其中之一,水库坐落于两座山丘之间,放眼望去,似乎和远处的天地连为一体,而对面则是另一座果树飘香的山丘。

朱厚炜往水库奏了几步,离着大约三五十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往南看去,只见水库的南面有一道数十米宽的大坝,高约五六米,大坝上能让三匹马并列而行。而闸门就在水库下方,眼神越过大坝,只见远处是一大片农田,阡陌之间,纵横交错,但从高处看去,一块一块的农田似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基本都是一样大小的长方形。

“嘎嘎嘎”一阵吵杂之声传来,朱厚炜回头一看,原来是对面的山脚,几个皇庄的妇女赶着大量的鸭子,大白鹅进入水库的水面。平静的水库立马就热闹了,鸭鹅的叫声,夹杂着“霍啰啰”的人声,慢慢在这山坳之间回响。鸭鹅到了水面,大部分都在清洗自己的羽毛,时不时的还有一些扎个猛子到了水下,不一会儿就浮了上来,嘴里已是叼了一条小鱼,然后周围的伙伴一阵骚动。

还没等朱厚炜诗兴大,吟诗几,只听到一个凄厉的喊声响起“二哥,救我。”那声音婉转绵长,饱含深情,远比“大师兄救我,军师救我,哥哥救我”来的更有冲击性,而最有冲击性的就是朱厚炜看到妹妹朱秀宁正用不可思议的度冲向自己,背后不远处跟着一片黑云,不裹小脚果然是正确的,不然妹妹就要淹没在那片黑云之中了。来不及多想,朱秀宁已是到了跟前,却突然一个踉跄就要跌倒,朱厚炜连忙上前扶住,然后,拉起妹妹的手往水库跑去。有着朱厚炜拉着,两人度又是快了几分,但是后面的黑云还是更近了一些,听着身后的一大片“嗡嗡”声,两人心里不免有几分焦急。

不过好在水库已经不远了,这时朱厚炜喊道“吸气”,两人边跑边深吸一口气,“跳”,朱厚炜大喊一声,拉着妹妹飞了起来,有些宽大的衣服并没有给两人造成多大的困扰,跃到空中,两人的姿势依然优美,和后世的运动员如出一辙,不过那姿势好像是跳远运动员的,然后,以臀部为第一入水点,溅起一大阵水花。从跳水来说,这个入水只能是零分,但从跳远来说,还是不错的,起码有个六七米远,毕竟是从一米来高的地方跳下来的。

到了水下,朱厚炜也没有松开妹妹的手,朱厚炜踩到了水底,估摸着这里的水深大概就是两米出头,回头看去,透过有些浑浊的水,看到了紧闭眼睛,缩着身子的妹妹,眉头皱起,头有点散开,跟漂浮的水草似的,随着水流摇曳。

朱厚炜一把扶住妹妹的腋下,拉着她慢慢往水边走去,至少能够站起身子能把头露出水面。回头看去,朱厚炜一下笑了出来,嘴里也吐出两三个气泡。原来妹妹还是一动不动,缩成一团,脚没有站在地上,眼睛也没有睁开,被朱厚炜扶着像是一个移动的球一样。这时朱厚炜才感到自己的手臂被抓的有些生疼,妹妹虽是女子,但是劲可不小。脑中突然想起朱秀宁是不会水的,一般入水肯定会惊慌失措,特别还是这样突然入水,但是她却没有,看似好笑却是把安全都交给了自己,心中也是感动。

架着轻飘飘的水球往岸边走了几步,已是到了能够着脚的地方,透过稀薄的水看到那一大片黑云正在离去,于是带着水球再往旁边走了几步,然后把水球架出水面。

一出水面,朱秀宁才活了过来,身体舒展开来,踩到了水底,一手抹着脸上的水,一边大声喘气。朱厚炜却是说道“小声点,还没走远呢。”喘气声立马小了不少。

水中的两个脑袋望着远去的黑云,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两人对视微笑,突然,朱厚炜板着脸“去偷蜂蜜了吧。”朱秀宁依然“憨笑”,小声说道“我就是看看新鲜蜂蜜是不是更好吃。”朱厚炜无奈了“你这胆子也太大了,差点就出了大事。”“嘿嘿,呀。”憨笑突然变成了压抑的惊呼,朱厚炜不由地急声问道“怎么了。”

“哗啦啦”一阵响动,朱秀宁两只小手伸出了水面,而手上多出了一个物件——大约两个巴掌大小,还在不停扭动的鲫鱼。两只小手紧紧握住,鱼儿的挣扎一下就被压制了,两人先是看了看鱼,又是互相看看,然后传出了傻笑二重奏。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