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满了男人们的浓浆

君浅微微的蹙了蹙眉,轻轻地拍了拍手掌,将手掌心的灰尘与碎石全部拍去。

后方,缓缓平复下呼吸与心跳的小柳和小杨,这个时候走上前来,与君浅一道低头往下望去,顿时,被那一片仿佛海浪般随时有可能涌上来的火海惊吓住,面色微白,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小柳双手来回的抚着胸口,许久许久,才勉强找回自己的声音,带着一丝难以抚平的轻颤对着君浅问道,“小姐,翀王他,就这样死了么?”

君浅负手而立,不语!

不远处,被安置在平坦大石上那一个中毒昏迷的紫衣少年,不知何时,已经清醒过来。身体,懒懒散散的半侧仰躺在石上,一手撑着头,华丽的紫色衣摆沿着大石垂落下来,好整以暇的望着这边发生的一切,望着峰沿背对着自己站立的那一抹笔直纤影。

模模糊糊间,他似乎闻到一股异样好闻的幽香,会是她么?

眉毛,微微向上扬起。金灿灿如千丝万缕金线的阳光,荡涤着他眉宇眼梢那一抹放荡不羁的浅笑!似乎,对那一袭白衣产生了一丝莫名的兴趣!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底下的火海,在燃烧了近三个时辰后,终于弱了下去。

原本悬挂在天际正中央的太阳,已经悄然西落,只余最后一缕凄美的晚霞,残留地平线处,映衬着这一地燃烧成灰烬的残骸。

……

“你既然醒了,那么,马上离开!”

突然,君浅一拂衣袖,面无表情的转身就向着山下走去。而骤然出口的话语,则令身后的小柳与小杨都止不住的呆愣了一下。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早就知道我醒了?”

紫衣少年手掌一撑大石,在半空中一个漂亮的跃身,衣摆划过一抹弧度,眨眼的瞬间便来到了君浅的身边,再随着她的脚步,一道往山下行去。靠近的距离,那一股若有若无的幽香,萦绕上他的鼻尖,脱口问,“是你救了我?”

问句,但用的,却是肯定的语气!

君浅不由得停下脚步,侧头望向紧跟在身边的人。但见他,俊美的脸上,噙着一抹好看的微笑,整个人看上去轻狂洒脱,纯然一世家公子哥。可是,他的出现,时间与地点,真的只是巧合么?眸底,一蹴而过一抹沉凝,快得不容人察觉。声音淡淡,轻语浅言道,“不过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不足挂齿!”

“对你来说是不足挂齿,可对我而言,却是救命之恩!”

紫衣少年挑了挑眉,细微的动作令他脸上的笑容徒然融入了一丝玩俏生动,显得异样的炫目,吸引人眼球。直言而问,“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姓君,你唤我君姑娘便可!”

君浅似乎不想多说,话落,越过少年便快步向着山下而去。

紫衣少年似乎并未察觉到对方的疏离,同步而行,一边不紧不慢的伸手理了理自己略沾尘土的衣袖与凌乱的乌黑长发,一边笑着自我介绍道,“我复姓‘独孤’,名‘君枫’。”说着说着,笑,倏然更深了一分,“你我的名字中,竟都有一个‘君’字,你说,这算不算是‘缘分’?”

君浅闻言,半响才淡淡的点了点头,“也许吧!”

独孤君枫步随在君浅的身边,那一股沁脾的幽香似有似无的萦绕着他,挑着话与君浅交谈。君浅偶尔沉默,偶尔回应一句。两个人,不知不觉便一道下了山峰。

后方慢慢反应过来的小柳与小杨,连忙跑步追上去!

……

翠微林,在半天的时间内,化为了灰烬!

官道上,一袭如雪白衣与一袭紫衣,以及两袭蓝衣,一道策马离去,渐渐地消失在尽头。

被远远落在后方的山峰,山峰上,隐约立了一抹白色的身影,那修长笔直的身躯,在渐渐暗淡下来的君空下,恍若直入云层,令人忍不住仰目……

京城,皇宫内。

自宫辰枢‘死’后,慕容郁便给‘宫府’随意按压了个罪名,将‘宫府’内的一干人等,都压入了天牢,等候处决。却不想,一夜间被人全部救走。

而这时,战场上,快马加鞭传回来一份信函。

慕容郁看着信函上的内容,当最后一个字落入眼眸后,指尖,止不住的轻轻一颤,那薄薄的纸张,便从他的指尖飘飞了出去,悠悠荡荡落在光洁的地面上。

章公公看着面色不对的慕容郁,连忙上前去拾起地上的纸张,担忧的询问,“国君,你怎么了?”

慕容郁忍不住失笑一声,良久,叹道,“朕怎么也没有想到,清儿他,竟会背叛朕……”原本以为自己可以使得那一个女子为自己办事,但没想到……而更没想到的是,自己辛辛苦苦栽培长大、付出了那么多心血的人,竟……

章公公从未见过这个样子的慕容郁,担忧之心,溢于言表,“国君……”

慕容郁挥了挥手,瞬间已经恢复了过来,锐利的眼眸,稍纵即逝一抹令人心惧的杀气,冷静的下令,“章公公,立即召集文武百官在朝殿等候,朕有重要的事要当众宣布。另外,你派人颁下令去,全国上下每一个城池都给朕粘贴告示,说朕病危,朕就不信引不出清儿。至于君浅……”若不能为己所用,留着,便是祸害……衣袖下的手,一寸寸紧握成拳!

缘城,一座前往‘仪城’的途中必经的城池。民风淳朴,素来有‘缘分之城’的美称。从城楼斑斑点点的痕迹上不难看出它历经的岁月!那一日,日君兼程赶路的君浅,突然收到南宫清的飞鸽传书,说他连君前来‘缘城’与她相见,然后,两人再一道赶回‘仪城’去。当时,她楞了一下,有些想不通,直到被鬼灵精的小柳取笑,说他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想要早两天见到她’时,才蓦然反应过来!

心,倏然划过一丝细微的异样!

夜幕降临!

浩瀚的天空,圆月如皎,璀璨的繁星,密密麻麻的遍布其中,仰头而望,令人的心,不由得一静,再一广。

‘缘城’的‘缘湖’,乃是每一个前来‘缘城’,或是路过‘缘城’的人必游的湖泊。放眼望去,湖面宽广,湖水清澈,静静的倒影着天际如画的星空,微起的波澜,荡漾开粼粼波光,令人忍不住就想要蹲下身,去撩那湖水中的星星。

悠扬的琴声,在这个时候,隐隐约约的飘入了耳内。

君浅本能的抬头望去,只见一条小舟,不知何时划到了湖中央。白色纱幔漫天飞扬的小小船舱内,隐约可见一抹白色的身影闲然静坐,低垂着头,沉浸在自己营造的世界里,修长如玉的手,指尖若行云流水般拨动着琴弦。

目光一凝再一皱,那一个人的身影,远远看上去,竟是和几日前死在她手中的那一个人,有分的相似!明眸,慢慢地眯了起来,眸光流转间,雇了一条小舟,向着湖中央的那一条小舟而去!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