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记跨下的警花

第二天,没有谁知道为什么,原定几天的灵英大会,为何要在三十二强中直接决出优胜者。对于心急证明自己的泽天云海来说,这无疑是莫大的好消息。只需要一天,他便可以一夜成名,成为灵修界年轻一代的偶像,成就最早跨越青灵的神话。

三院学子们也很丧气,这就意味着能看到圣女的时间又要少三天。朝廷中的许多大人物都没有到场,只有南陵王勉强回来撑撑场子,礼节性地陪着九江王与狐秦,其实不过是想亲眼看见儿子夺得头筹的那一幕而已。

赤鹰卫水牢被破、洪荒流尊主逃跑的消息让整个名都内部震动不已。谁也未曾想到,当日捉住莫愁,不过是引狼入室。洪荒流并不是纯粹的杀手团那样简单,它涉及到诸多反叛势力,更有不少组织成员深入三**队、内阁,比如前一段时间消失的五皇子泽天一阕。

朝堂之所以会如此震惊,是因为在押的车国最有威望的太子午君夷,也一并失踪了。

灵英大会的赛场上,依然精彩纷呈,大家还是激情澎湃,热情高涨,毕竟上万学子不是来看顶元皇帝的。

十六强的比试本来很有看头,因为必然有年轻一代中的顶尖高手过招。然而却是事与愿违,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唯一有过的亮点,便是泽天云海试图一掌劈死七天的时候,被他轻易躲过,占据了另外一名好手的位置。这让他甚为吃惊,按照自己青灵的速度和力道,无论如何,他都应该死于掌下。他想,如果他在这里当场杀了七天,根本不用负任何责任,而他们想要动他,就必须要考虑自己的身份。

七天不与他打,并不是担心自己打不过,在房辙杜晦先生的调教下,从半个多月前吞噬的相国大人所赠的四百年藏灵花开始,到现在已经对天人合一剑法的基本路数有所融通。天人合一剑法,讲究的是天时,对自然条件的利用,讲究地利,合理地利用地形地势,以及讲究人和,即天人合一之境界。

剑术之精妙除了剑法本身的威力之外,还往往讲究剑意的境界。在灵力成绝对主宰的时代,剑法,始终是一种辅导性质的功夫,修炼引灵能力的心法,才是灵修的绝对崇拜。

关于这一点,元老大会上历来有无数的争执。有人还是力主剑法的威力是可与灵力汇聚的掌力匹敌的。比如天心院院首张通,北斗院副院首朱圭,都极力在元老大会上维护剑法的正统性。当然,这是元老大会上灵修界的学术问题,此处不便过多讨论。

而持这种观点,又一直用实践去证明的,便是百里挑一的爷爷与父亲,百里千里老前辈,与中南七俊之首的百里卿。海纳百川剑法,百里挑一只会十六种变化的剑法,就是对剑法正统性维护的典范。

十六强分别是徐湛、望天羽、祝真、句心、管羽、王充、王允、泽天一粟、泽天一霸、泽天云海、七天、百里挑一、苏笑、荀启、庄青、单宁。

最让人吃惊的是,十六强里面竟然多了七天,许多人都在议论这个本不该出现在在石柱上的人,昨天六十四强进三十二强的时候并没有在意,刚才的十六强之争就更是关注其他种子选手了。

直到最后十六强确定,大家定眼一看,才知道有个陌生的少年在众多天才之中冒泡了。历年的灵英大会从来不会出差池,到了十六强这种位置,是完全可以在比赛之前就能根据他们的实力预测到的,有了这么个小小的意外,北斗院、飞星院的学子十分期待。

天心院还是有不少人认出了他,知道他是那日在成绩榜上消失的人,也有人知道他是在车震事件中惹恼泽天云海的人。想到这一层,不少人的兴头就更足了。

所有人看得出来,遁世宗的果金、尺圭,中南海的大合对这个灵英大会已经没有什么意思,他们是主动退出的。而果金、尺圭退出的真实想法,就是不想自取其辱,胜负只在泽天云海与百里挑一之间。

单宁也不想在这场大会上多闹是非,但却不知道是因为担心这个舍不得百里挑一的师妹,还是多看了飞星院苏笑一眼。

无墨图的任务做得一塌糊涂,幸好没被长老责骂,而那不过是因为元国也没有得到想要的军事地图而已。很明显,做这笔交易的时候,洪荒流在军中有的是人。至于要这两个军事重镇的布防图做什么,只有去问九江王和狐秦了。

那日无颜大师留下真的无墨图,预料莫苦会再次回来交出两镇军事地图,但不知为何,就是莫苦就是没有回来,按理说几天下来他不应该发现不了他手中的地图只是一张白绢。

唯一能给出的解释是,洪荒流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也许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此刻,所有人睁大了塞着二十两黄金的眼睛,现在已经是真正的高手之间的对决了。总之,无论如何,就算是没有朝堂的大人物在场,这也是灵英大会中最值得人期待的一届!

轰——

轰——

两道巨响,首先降落的石柱,是单宁、庄青、王充、与泽天一霸。

王充自是不多考虑,打比赛一开始,他就仔细地观察着祝真,她的每一次翻身,每一次出剑,每一次挥掌,每个动作每个表情,就跟观察十米之外的蚊子似的。王允不下一次在他耳边说道:

“那可是圣女。”

庄青不用说也知道去找谁了,反正剩下的人一个也打不过,唯一有可能的荀启从未交过手,还不如和飞雪哥哥练练剑。

单宁怎会不知道师妹的那点儿小心思,她本来想去找百里挑一断了她的念头,不料起身之前看了一眼苏笑,就稀里糊涂地飞了过去。

“怕什么,还有两颗青灵丹呢。上次打成平手,这种臭男人,我就不信打不过!”

以单宁和苏笑的年龄来看,他的确配得上臭男人的称号。

本来泽天一霸早就想好了要找王允、庄青这样的软柿子捏,却不料两个上好的货色均在淘汰之列,看了看剩下的人,就只剩下管羽好欺负了。无论怎样,对不起二哥,也不能就这么放弃。

可是,当他发现那个看上很好欺负的七天的时候,这才想起怎么突然冒出来个不认识的主?到了十六强,还能有不认识的?一定是凭着运气侥幸给混上来的,没有多想,立马改道。

这他娘的一定是个软柿子!

捏!捏!捏!捏!捏!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