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共妻买来的小媳妇

</script>

花无缺的双手微微握紧了花满楼穿在身上的衣料,声音有些颤抖,试探地向花满楼求问道:“我……可以抱你吗?”

他们现在正在拥抱,花无缺口中的“抱”当然是更加亲密的一种“抱”法。︾樂︾文︾小︾说|

花满楼倒是没有想到花无缺会这么直接地提出这件事,微微一怔后,问道:“你是认真的?想不是在赌气?”

“没有……”花满楼的疑问让花无缺连忙否认道,就怕花满楼对自己的请求会有所误会。他不禁有些腼腆地将脸埋在了对方的颈脖里,闷声道:“我真的很喜欢你,而你也……喜欢我,我很高兴,所以想在这一刻拥抱你,永远地和你在一起……”

花无缺的腼腆回应,让花满楼不自觉地笑出了声。他不禁回道:“既然你已经想清楚了,那么就照你想做的去做吧。”说罢,伸手在青年的腰间摸索了起来……

时候两人都很淡定,似乎这一夜本就是理所当然要发生的事情。只有花信察觉到了在自己主人和花家镖少东家之间发生的事情,但他除了一开始用着匪夷所思的目光看着花满楼和花无缺外,并没有多嘴询问。

等到花满楼和花无缺的关系确定后,过了一段时间,就连花信也变得平常心,不再对他们之间的恋情有所惊讶。

似乎是在花满楼这里得到了慰藉和满足,花无缺再面对皇甫焌不依不饶的逼迫时,变得从容许多,不再那么地痛苦和钻牛角尖,而是积极地想着对策。

最后,他甚至将这件事通过特殊的渠道告诉了远嫁在外的姑母花月奴。

花月奴是姜是老的辣,他在执掌花家镖的那些年头了可是被穿越成孟齐舍的蒋驭郎狠狠地提点、调.教了一番,旁人或不可说,要说对付皇甫焌的办法却有的是!

年初三,花月奴照风俗回娘家。同来的除了花无缺的姑父和堂弟外,还有一个三十岁刚刚出头的青年。

这个青年名叫方古,是花月奴特意带过来准备送皇甫焌的新年大礼!

当花无缺向花满楼提及这个青年的时候,花满楼听出了他声音里的苍白,若有所思,若有所悟。

花无缺倒是说得很清楚,说这个青年的容貌很像他爹爹花月郎。

“我没有见过爹爹的模样。但是徐三叔是看着爹爹长大的,据他说,方古同爹爹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就算是徐三叔第一眼看到,也误以为是爹爹再生。”

花满楼沉默,花月奴在这个时候带来一个方古,当然不会是单纯因为这人长得像她的兄长。若他没有猜错,方古将成为花家镖送予皇甫焌的礼物。

这在皇甫焌一手遮天的时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花满楼曾经想到过,却绝不能对花无缺说,对于一个儿子来说,这依旧是一件很不道德很不孝顺的事情。

尽管被送出的是方古,但是和将自己的亲生父亲送与别人玩弄有什么差别呢?

“你并不愿意这么做,对吗?”花满楼不禁怜惜地问着自己的小情人。

花无缺的声音依旧平淡而苍白,他似乎摇了摇头,然后才回答道:“我愿意不愿意,在这件事上都已经不重要……”他犹豫了一下,方才吞吐道,“方古愿意……他和皇甫焌似乎有一段渊源……”

渊源?

花满楼挑了一下眉间,这样看来这个方古恐怕并不是原本就长得像花月郎,而是后天经过一番鬼斧神工的改造,才会有现在这样“便利”的容貌。

花满楼忽然想起了万春流,据花千令给他的信息,这位当代顶一流的医者一直居住在安平侯府,和花家镖的关系亦匪浅。

只是花满楼有些疑惑,究竟是怎样的渊源能教一个人剥去父母给予自己的面容,扮成另一个人的样貌,甚至可以学会对方的举止、习惯,只为了靠近另一个人?

是恩是仇?

联想到皇甫焌这些年在官场上的作为,被他抄家灭门的官宦世家不是多少。花满楼恐怕这“渊源”仇大于恩。

“你是在替皇甫首辅担心?”花满楼忽然问道,有些在意花无缺此刻的心意。

花无缺皱着脸,半晌不没有做声。就在花满楼欲开口转移话题的时候,他又忽然开口作答:“虽然他逼迫过我,但是过去他对我一直很好。在心里我还是将他当作叔叔一样看待。”

“而且他对我虽然不好,于江山社稷却没有做错一件事……”花无缺犹豫着说道。

花满楼点点头:“但是你的姑母却执意要将方古送给皇甫焌?”

“姑母从来都看不得我受委屈,何况她一直将自己看作江湖人,即使出嫁了性情依旧不改。”或者说,因为出嫁的对象是江湖数一数二的门派名剑山庄的少庄主,反而令花月奴的性情比在花家镖时更加地肆无忌惮。

因为她已经出嫁,再不用为了担忧花家镖和花无缺而处处顾忌。她有丈夫的宠爱和夫家一家人的偏爱,即便现在她拿着宝剑冲进皇甫焌的府上,一剑刺穿这位当朝大佬,恐怕朝天宫in个也不能将她怎么样。

只是送一个与皇甫焌有杀父灭门之仇的方古故去,这样的做法已经是极为委婉,给皇甫焌三分脸面了!

“你的姑母对你很好。”花满楼说道,“至于首辅大人,我只能说各人自由福祸。若非他逼人太甚,你的姑母也不会出此下策。”

花无缺也知道这个道理,其实他心中难过的并非是姑母将方古送给皇甫焌,依旧是皇甫焌在短短数年间的变化。

对于花无缺,现在的皇甫焌已经再不是过去关心自己的和蔼长辈,而是一个冷库自私的掌权大臣。日后自己再不能将对方当作父辈的朋友来看待,而只是像对待一般的当朝官员一样去面对。这多少让人难受一些,不是吗?

花满楼很了解花无缺,明白他此刻心中纠结的是什么。不过他什么都没有说,他相信凭着青年的坚强和聪慧,很快就能从这种心态中释放出来。

花无缺这一次来却不是只为了皇甫焌的事情,恰恰相反,这件一直压迫着他,几乎叫他喘不过气来的事情不过是顺带地提了提。

他真正要同花满楼商量的是,他的姑母花月奴想要来满花楼拜访他。

花满楼闻言笑了起来,他心里清楚,花月奴那么关心自己的外甥,现在知道了花无缺和他的关心,肯定是要来“拜访”他一次,对自己的人品进行一次考察的。

对此,他当然没有拒绝的余地。他自认品性、样貌还有家世都很不错,除非花月奴不期望自己的外甥和一个男人相伴一生,以自己的条件配花无缺并不算委屈对方。

而花月奴的兄长本身就同同样身为男子的江枫在一起,花满楼倒是不用担心花月奴会对这种异于常人的恋情带有歧视。

花满楼所料不错,花月奴的确没有因为他是个男人而对他有所偏见。相反,见过花满楼后,花月奴的兴趣更多的是对于花满楼原本所在的那个时代的江湖事情。她甚至对花满楼说了一句,她是听着他们的故事长大的。

可以说,花月奴在确信了花满楼确实就是江湖传说了两百年的许多故事中的那个花家七童后,非但没有一点芥蒂,反而对自己的外甥能找到这样一个爱人而感到十分骄傲和称心如意。

她甚至偷偷背着人,抓着自己外甥花无缺的手,语重心长地对他说:“花满楼这样的人,本就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男子。何况他还是从两百年前而来,你和他这样的缘分堪称是上天赐予的奇迹。就算比起我大哥和江枫来,也毫不逊色。”

“你要好好对他——我相信他对你也会一心一意,绝不会辜负你——至于其他,只要有我在一天,就决不允许别人欺负你们一点点。”

花无缺听着姑母的话,轻轻地点了下头,唤了这名辛苦将自己一手带大的妇人。

花月奴笑笑,然后“批评”了他一句:“像皇甫焌这样的事情,日后再遇到,可不能再藏在心里不说出来了。即便姑母在外,不能立即与我说,至少可以同花满楼说一说。他是武林前辈,又出身富豪之家,见过听过的事情远比你我还要多上许多。而他的智谋在江湖传说中也是数一数二。”

“我知道。”花无缺点点头道,“他是很好很好的人,任何人看到他都会被他迷住,想要亲近他。也绝没有人会觉得他有不好的地方,更不会觉得他是一个没有智慧的人。”

“自从我们认识后,他也一直都在帮助我,替我排解了很多烦恼的事情。”花满楼说着说着,脸庞渐渐地红了,连耳根处都红成了鲜艳一片。

花月奴看到外甥这样,就心安了下来。他并不担心自己的外甥的未来会遇到多少波折,人生在世本就难免许多波折,一帆风顺的人生是绝对不存在的。

她唯一担心的就是外甥花无缺会在感情上轻忽怠慢,若是那样,必然会在感情上受到重创。

现在,看着花无缺的申请,听着他的言语,花月奴知道自己多虑了。花无缺对花满楼有着满心的信赖,也很珍惜对方。而就对方的人品,绝对不会让花无缺的这份信赖和珍惜付诸东流。

元宵到来之前,花月奴带着满心的欢喜和满意,同家人回了夫家。而花无缺在这一年的元宵节,虽然依旧蒙着双眼呆在黑漆漆的屋子里,但是他再不用像过去的几年里一样,孤单地度过这一个夜晚。

虽然他的亲人——爹爹、父亲、兄长,还有花月奴都不在他的身边,但是这一年里他收获了一个至亲至近的爱人。

花满楼在元宵这天,一整晚都留在了花家镖花无缺的房间里。花满楼将花无缺拥抱在怀里,轻轻地在他耳朵说着平淡而甜蜜的话语,陪着对方在红帐中热闹了一晚上。

番外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