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请帮帮我全文阅读

苏婻怀孕之后, 唐翊就想让她在家歇着, 毕竟她的工作是个程序猿, 天天坐在电脑前,辐射太多。》乐>文》

但是苏婻坚持要把手上的项目做完再说。

盛兰慧也劝她:“还是身体要紧,公司里那么多人,工作谁做不可以呀?”

苏婻耐心地解释:“这个项目是我主持开发的, 换到其他人手上, 肯定有个熟悉的过程,又要浪费时间, 再说了, 人家怀孕也没跟我似的, 刚查出来就休假,都挺着大肚子工作呀!”

盛兰慧没好气的说道:“那是她们没那个条件,产假就那么点, 她们给老板打工的当然身不由己, 你问问她们, 要是能带薪休一年愿不愿意!怀孕多辛苦呀!”

唐翊在旁边没说话, 后来看苏婻的态度很坚持,就同意了。

盛兰慧不赞同地看了他一眼。

唐翊安抚她:“我记得那个项目快要收尾了,她很快就会忙完的。”

盛兰慧嘟囔道:“别以为我老太婆不懂,越是到收尾的工作就越忙!”

小夫妻俩都没话说了。

最后盛兰慧同意苏婻继续工作,但强调不能加班!最好迟到早退!

苏婻心想,她这个老板娘带头迟到早退,那公司里得传成什么样啊!

不过现在安抚老人家要紧,在盛兰慧面前,她当然答应的好好的。

回到房间之后,唐翊搂着苏婻,在她耳边说道:“作为老板,看到员工这么爱岗敬业我很欣慰,但是作为丈夫,我很心疼你。”

苏婻抿嘴笑笑,拍拍他环在自己身前的手,说道:“好啦,只是不到一个月而已,再说现在刚怀上,没那么辛苦的,你看人家多少孕妇七八个月了还踩着高跟鞋飞奔,没事的。”

“能休息为什么要累着,”唐翊说道,在她耳朵上轻轻咬了一下,“记住,就这个月,项目完成之后你就休假。”

苏婻笑:“我这绝对是走后门了,一般孕妇哪儿休这么长时间的产假?”

唐翊没说话,只是亲亲她,小心地搂着她睡了。

唐淞快要期末考试了,不过只是小学一年级而已,依旧很清闲,而且他继承了父母双方的优点,脑袋瓜聪明,一点就透,现在的知识对他来说简直太容易了。

于是他在家里宣布,下学期他要跳级!

盛兰慧笑得合不拢嘴:“我们家淞淞就是聪明!”

唐淞得意地挺了挺胸膛,然后跑到苏婻身边停下,这才小心地依偎到她身边,仰着头问她:“妈妈我棒不棒?”

苏婻毫不吝啬地夸奖他:“淞淞最棒!”

唐淞更得意了,身后一根无形的尾巴都快翘上天了。

家里人都知道,他其实已经把小学三年级以内的课本都学过了,所以对于他要跳级的念头都是支持的。

苏婻想的是,所谓成名要趁早,早点上完学,也好早点大展身手。

年龄也是一个优势。

只不过当唐淞说自己连跳两级直接跳到四年级的时候,她又有些担忧了。

“连跳两级会不会太着急了?”

唐淞骄傲的说道:“可是我已经把三年级的课本也学完了,我想期末参加三年级的考试,下学期直接上四年级!”

苏婻怀孕之后就容易想东想西,一方面觉得儿子早点上完学挺好的,一方面又担心他跟班里同学年龄相差太大的话,会不会被排挤?他比别人小了两岁,个头也小,会不会被大孩子欺负?

她看向唐翊,唐翊摸摸她的脑袋,说道:“他想跳就跳,不用担心他。”

这下子唐淞不乐意了。

他可以提出要跳级的事情,就是觉得爸爸妈妈觉得他聪明伶俐,就会更喜欢他,每天想着他的时间就会多一点。

结果现在爸爸却不让妈妈想着他,这怎么可以?

他嘴巴拉成一条直线,闷闷的低下头去。

刚才被夸奖的喜悦感现在一点都没有了。

幸好苏婻还记得他呢,揽着他轻声说道:“如果淞淞很想上四年级的话,那就去吧!不过你年纪比其他孩子小,妈妈会担心你,以后遇到什么事情,及时告诉我们好吗?”

唐淞立刻多云转晴,抬起头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我最喜欢妈妈了。”

盛兰慧在旁边打趣:“那不喜欢奶奶吗?”

“淞淞也最喜欢奶奶了!”

“哦,那爸爸呢?”

唐淞面对盛兰慧的询问,扭过头看了一眼自家糟心的亲爹,不吭声了。

唐翊挑眉,是谁上次说爱爸爸的?

他最近没惹到这熊孩子吧!

唐淞挣扎了半天,默念嘴甜的孩子才讨人喜欢,视死如归地大声说道:“我也最喜欢爸爸了!”

唐翊:“……”好像很勉强的样子。

苏婻和盛兰慧捂着嘴巴笑。

公司里的小伙伴得知苏婻要休产假,顿时哀嚎一片。

“头儿你要休一年?”这是不可思议瞪大眼睛的男同事。

“能休一年,好棒呀!”这是咬着小手绢羡慕地眼泪汪汪的女同事。

苏婻顶着各路诡异的目光,艰难地点点头。

组里的一个年轻姑娘趴在桌子上一脸的生无可恋,“可以休一年产假,还不用担心工作会黄,当老板娘好幸福!让吾等平民怎么活呀!”

苏婻还没说话,一个男同事嘀咕了一句:“怀孕休一年也太长了,不是都两三个月吗?”

这话一出,顿时遭到女同胞们的炮轰。

你哪儿知道怀孕的痛苦呀!

要是能在家里安心养胎,谁愿意出来奔波呀?说来说去还不是生活不易吗?

你丫就知道享受!哼!

被炮轰的男同事抱着头落荒而逃,其他人表示爱莫能助,谁让你确实嘴贱确实欠喷呢?

忙完手上这个项目,苏婻就收拾东西回家养胎了。

家里有盛兰慧作伴,倒是也不无聊。

而且有婆婆在,她每天都把事情安排的井井有条,她只需要吃吃喝喝睡睡就好了。

当然还是要经常散步的,不然生完孩子就变成大胖子怎么办?

她生唐淞的时候年纪小,加上有专门的营养师控制饮食,所以身材没怎么变形,产后也恢复地很快。

虽然现在她依然年轻,但毕竟长了几岁,更不敢掉以轻心。

三个月之后,苏婻的肚子开始凸出,不过还不是很明显。

唐淞趴在她身边,好气地摸摸她的肚子:“妈妈,这里面真的有一个妹妹吗?”

“也可能是弟弟。”

苏婻发现,唐淞好像一直执着的认定里面是个妹妹,她怕到时候生出来是个弟弟他不喜欢,所以一直在纠正他的观念,只可惜收效甚微,这孩子对她的话充耳不闻,还是一口一个妹妹。

“淞淞不喜欢弟弟吗?”

唐淞心想,妹妹我也不喜欢。

“我希望是个妹妹。”他说,据说妹妹比较乖,弟弟很顽皮会打架的,那相比起来,还是妹妹吧!

苏婻只当他喜欢妹妹,就告诉他:“如果是弟弟,淞淞也要爱护他哦~弟弟会很乖的。”

唐淞笑嘻嘻地点头,把脑袋拱进她怀里,抱着她不撒手。

他通过了三年级的期末考试,而且成绩相当好,下学期就要上四年级了。

对此小伙伴方昱满是怨念,表示他实在太不义气了,怎么能抛弃他一个人跑到四年级呢?

不过暑假唐淞也不清闲,被唐翊安排了很多课程,苏婻想说小孩子就应该开开心心的玩,都放假了还给他安排什么学习?

只不过她很快想起,像是唐家这样人家的孩子,肯定就是从小培养的,不然将来也扛不起家族来。

听盛兰慧说,唐淞现在的学习课程都算是轻松的了,唐翊小时候比他忙多了。

把唐淞送去上课,盛兰慧兴致勃勃的问:“要不要出去逛街?我们给孩子买点衣服。”

等到她月份大了,出门就更不方便了,现在过了头三个月,肚子也不是很明显,这样正好。

苏婻也正有此意,于是婆媳俩就开开心心地去商场了。

虽然还不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但是刚出生的小婴儿的衣服大部分是通用的,两人就是看到什么喜好就直接买买买。

碰上可爱的小裙子,也买!

就算生下来是个男孩儿……谁说男孩不能穿裙子了?反正都是一周岁以内的衣服,给他穿一下没事啦~他又不记事。

而且她们也没忘了唐淞,担心这孩子看见没给他买衣服会生气,又特意去了童装店,给他挑选衣服。

正在挑选衣服,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女声迟疑地响起来:“苏婻?”

苏婻回头一看,眼前的年轻女子穿着干练的西装,里面是到膝盖以上的连衣裙,大波浪的头发在灯光下闪着淡淡的酒红色光泽,画着精致妆容的脸庞依稀还能找出过去的一点影子。

“石萌萌?”她有些恍惚的叫出这个名字。

石萌萌笑了起来,轻声说道:“好几年不见,我以为你认不出我了。”

苏婻看着她,猛一看确实很难把眼前的职场女性和印象中那个姑娘联系到一起。

她是娃娃脸,那时候看真的是童颜巨ru,现在不知道是妆容的原因还是长了几岁的缘故,倒是成熟多了。

一举一动尽是成熟女人的风情。

“你回国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当年的事情刚过去,石萌萌就申请交换生出国了,她大四回来一年,苏婻也没在学校里碰见过她,不知道是可以躲避,还是两人无缘。

苏宏盛四年前就在疗养院去世了,据说是因为苏睿和苏心怡在私底下做手脚,把他气得心脏病复发,没抢救过来。

葬礼苏婻倒是去了,不过她没有看见石萌萌。

后来才知道是苏睿和苏心怡做主,快速地把苏宏盛安葬,也没有通知石萌萌,想要侵夺苏家的遗产。

可惜他们收买律师的计划不成功。

因为遗产里不仅有石萌萌的,还有苏婻的,她们俩才是大头,律师当然不敢得罪唐家去篡改遗嘱,即使苏婻那部分分毫未动,没有人敢去抢。

于是律师还是老老实实通知石萌萌回来办手续了,苏睿和苏心怡咬碎了牙也没有用。

苏家瞬间倾倒,曾经的苏氏集团在那次事故之后本来就是在生存线上挣扎,而在石萌萌接手之后,又毫不犹豫地把它卖了,然后出国离开。

要是苏宏盛知道自己为之奋斗了一辈子的家族集团就这么被自己最看重的女儿轻易地卖掉,也不知道会不会后悔。

石萌萌挽了一下耳边的碎发,笑着对她发出邀请:“要不要喝一杯?很久没见了呢。”

苏婻歉意地表示:“不好意思,我现在不太方便喝酒。”

石萌萌以为她是要给儿子买衣服,就笑了笑:“我也是来给孩子买点东西的,不嫌弃的话,能一起吗?”

其实多年过后,时间早就已经冲淡了一切,两人之间说到底也没什么解不开的恩怨,当初的事情都解决了。

所以苏婻现在对于她倒也没有排斥,更没有以前看见她的别扭。

跟唐翊在一起七年多,每一分每一秒的日子都是真实的,再也不会让她生出这一切都是虚幻的恐慌感。

她听石萌萌说来给孩子买衣服,也有几分好奇:“你孩子多大了?”

“两岁多,”说起孩子,石萌萌的脸上也出现了温柔的神色,“是个男孩,在国外出生的,不过我先生也是花国人,所以我们最近回国了。”

苏婻想着要不干脆就找地方聊一聊算了,就跟盛兰慧低语。

盛兰慧看了一眼石萌萌,摆摆手表示自己就不跟过去了,让她们两个小辈去随便聊,自己再逛一会儿。

苏婻歉意地笑笑,跟石萌萌去了商场顶楼的一家咖啡馆。

“你变化蛮大的,”苏婻感叹道,“如果不是你先叫住我,我一定认不出你来。”

石萌萌笑笑:“毕竟六七年都过去了,人怎么可能一直不变?不过……你变化还真不大。”

苏婻打量她的时候,她也在打量苏楠。

她看起来似乎和过去一样,又有一些不同。

不同于石萌萌自己的日益成熟,现在的苏婻依旧保留了几分属于少女的天真热忱。

她穿着宽松的卫衣,下面也是条休闲短裤,脚上踩着一双运动鞋,看起来依旧像是个青春洋溢的学生妹。

她知道,只有未经过世事的蹉跎,才会保留下这一份美好。

苏婻听见她的话,笑着摆摆手:“怎么变化不大?老了好几岁呢!”

石萌萌也笑,她看着窗外结伴走过的女生,十几岁的年纪,浑身朝气蓬勃,不禁感叹:“有时候都觉得不可置信,我竟然已经二十七岁了,孩子都两岁了,总觉得过去的岁月好像是昨天一样。”

苏婻不知道她具体指什么事情,只能笑着说道:“时间不等人嘛!不过二十七岁也是美少女呀!我们还年轻着呢!”

两人聊了一会儿自己的近况,苏婻大概知道了她这几年的经历。

石萌萌经历过一些事情之后,才发现以前的自己眼光有多狭隘,目光有多短浅。

她当初选择出国当交换生,最主要的原因其实是想逃避,在这个城市里,她总会随时随地想起自己曾经做过的蠢事,她为此心中背负着压力,所以选择了逃离。

但是当她出国以后,认识了更多的人,见识到了更多的事情,才明白自己的路还长着呢。

曾经她成长的环境和接触到的人和事注定了她的短视,但是当她努力的开拓眼界和层次更高的人去交往的时候,就渐渐地发生了蜕变。

她和她丈夫的认识过程也很曲折。

她丈夫也是世家子弟,胡蔚然,本来是胡家的嫡子,但是他父亲逼着他母亲离婚,公然扶持小三上位,宠爱私生子,远远地把他打发出去,不闻不问。

胡蔚然也是个硬气的人,孤身一人在国外求学创业,在这过程中认识了石萌萌。

两人的相遇并不美好,胡蔚然的经历使得他厌恶非婚生子女,因为苏家事情闹的大,远在国外但一直关注国内的胡蔚然也是知道的。

所以他第一次见到石萌萌的时候就恶语相向。

石萌萌被他戳中了痛脚,没有跳起来反驳,反而哭得惨兮兮,觉得自己真是个坏女人,不停地检讨自己。

这反而让胡蔚然愣住了。

后来两人又遇到过几次,石萌萌还机缘巧合去他创业的公司打工,一来二去,两人熟识了之后他也开始对她改观。

他那时候公司也刚起步,最危险的一次差点破产,恰好那时候石萌萌继承了遗产,就给公司注资,让公司得以挺了过来。

而现在,他们的公司也是蒸蒸日上,发展的很不错。

胡蔚然综合考量了一下国内和国外市场,最终决定把总部设到国内。

而且,他还想恶心一下他那个父亲。

胡家那个私生子被宠得厉害,小时候还被长辈称赞为天生的经商材料,说他长大了必有一番成就。

胡家主对他很信任,前两年把公司的大权移交给了他,结果那个私生子决策接连失误,胡家的公司现在也是风雨飘摇之中。

当初说他商界天才的人也都被打肿了脸,闭上了嘴。

其实那个私生子再不堪,也不至于接连出错,不过就是胡蔚然借机给他下套而已。

现在胡家日渐衰败,他们却风光回来,估计那个私生子要气死了。

这是胡蔚然想看见的。

苏婻在心里感叹,听起来又是一个男主光环加身的人,看看人家,跟原主差不多的境界,甚至更惨直接被扔到国外不管不问,结果人家空手创业,功成名就回来。

相比之下,原主就蠢哭了。

夕阳西下,聊了半天的两人才散场。

回到家之后,苏婻还跟唐翊说起了石萌萌的事情。

“胡蔚然确实是个狠角色,”唐翊居然知道一些,“他刚回国,胡家就闹开了,几个长辈逼着胡家主认回长子,不过胡蔚然很硬气,非但不回去,还挑明要把胡家弄垮,我跟他打交道没几次,倒是不知道他的夫人是石萌萌。”

因为苏婻不太喜欢跟那些夫人小姐们聊天的缘故,唐翊很少跟她说起其他家族的事情,特别是胡蔚然的身世跟苏婻还有点像,怕她想起自己的经历再伤心,要不是她自己说起来,唐翊是绝不会告诉她的。

不过这到底是别人家的事情,两人只是随口说了几句就打住了,自去洗漱休息。

年底的时候,苏婻的肚子已经八个月了,像是个圆滚滚的皮球一样,不只是大人小心护着她,就连唐淞现在都不敢腻着她了。

四个月多的时候苏婻就胎动了,当时还是唐淞靠着她说话,结果忽然跟个小炮弹一样跳起来:“妈妈你的肚子在动!”

他前几天就听奶奶唠叨这肚子该动了,因为里面的妹妹会踢妈妈。

苏婻经历过一次,依然很惊喜,摸着肚子笑着跟他说:“别怕,这说明妹妹很健康。”她被唐淞带的,也习惯说是妹妹了。

唐淞皱着小眉头很不明白:“妹妹为什么要踢妈妈?妈妈不疼吗?”

“这是正常的,”苏婻也解释不来具体的生理问题,只能说道,“淞淞还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啊!”

唐淞瞪大眼睛,想说我才不会这么顽皮,但又怏怏地闭上了嘴,趴到她怀里去了。

这之后,唐淞多次感受到了胎动,渐渐从好奇变得期待。

“妈妈!妹妹又动了!”他一放学就过来趴在她身上,留神肚子的动静,果不其然又感受到了妹妹在踢脚。

苏婻含笑摸摸他的头。

她对于唐淞的转变很欣慰,他之前虽然隐藏的不错,但到底还是个孩子,大家都看得出来他对于二胎并不喜欢,现在看他每天这么积极听胎动,都是乐见其成。

过年当天,唐家人再次齐聚一堂,唐淞已经接受自己要有个妹妹的事实,在得意洋洋地跟小伙伴们表示,自己马上要当哥哥了。

有人羡慕,有人不屑。

听见有孩子说妹妹不好玩,唐淞还差点跟人吵起来。

我妹妹一定超可爱哒!

我妹妹一定超好玩哒!

你走开!

听见他说妹妹好玩,苏婻哭笑不得。

儿子,妹妹可不是给你玩的。

苏婻在春天里如愿生下了一个小公主。

唐翊抱着自己软绵绵的女儿,翘起的嘴角根本下不来,整个人都跟着要散发粉红泡泡了。

倒是唐淞,在看见妹妹的时候十分失望。

“妹妹好丑呀!”

又黑又红,脸还皱巴巴的,跟个小老头一样。

他嘟着嘴还不高兴,他想要一个漂漂亮亮的妹妹!

盛兰慧耐心地安抚他:“刚出生的孩子都是这样子,长大一点就会变好看了。”

唐淞再次被震惊到:“我刚出生也这么丑?”

唐翊轻飘飘的看他一眼,赶在盛兰慧开口前说道:“你更丑。”

臭美的唐淞:“……”

晴天霹雳,简直不能好了!

唐淞每天都很忧心忡忡的来看妹妹,觉得她怎么能这么丑呢?

不是说过几天就会变好看吗?怎么还是这么丑?

苏婻对此哭笑不得:“儿子,你要相信自己妹妹是个漂亮的小公主好吗?你看我和你爸长得都不难看,你长得也好看,妹妹怎么会长得丑?”

“那可不一定!”唐淞担忧的说道,“方昱说他弟弟就很丑,家里没有人比他更丑了!”

苏婻:“……这种事发生的概率很小的,而且说不定只是方昱觉得丑,其他人觉得漂亮呢?”

鉴于方童鞋在唐淞嘴里出现的频率很高,苏婻也知道了这孩子经常跟唐淞吐槽他弟弟。

也许只是哥哥眼里出丑弟?

唐淞不太相信的看她一眼,第二天就把方昱领家里来了。

他和方昱趴在婴儿床边上,指着睡得香甜的小婴儿说道:“你看,这就是我妹妹。”

方昱惊叹:“天呐!比我弟弟还丑!”

唐淞立刻不乐意了,这是他妹妹,他可以嫌弃他丑,别人不行!

“我妹妹才不丑!一定比你弟弟好看多了!”

方昱也不乐意,“可是我弟弟虽然长得丑,那也是白白嫩嫩的,你看你妹妹又黑又红。”

其实小孩子的皮肤这些天已经白嫩很多了,至少盛兰慧就很满意,说长大一定是个迷倒万千少男的美少女。

不过显然这达不到唐淞和方昱的要求,两人就谁的弟弟妹妹更丑这一点展开了辩论。

听得旁边的大人哭笑不得。

盛兰慧乐呵呵的在一边听着,也不插话,更不因为方昱说自己孙女丑而生气。

她年纪大了,就喜欢听小孩子很有活力地吵吵闹闹,而且看唐淞那么维护自己妹妹,她这个当奶奶的也觉得舒心。

这哥哥还不错嘛。

“我妈妈说了,我妹妹一定是个漂亮的小公主!”唐淞气鼓鼓地说道。

方昱撇撇嘴:“我妈还说我弟弟是个英俊的小王子呢!”

“我妹妹特别可爱!”

“我弟弟特别萌!”

“我妹妹特别好玩!”

“我弟弟特别搞笑!”

……

说着说着,两人的论点就从谁家弟弟妹妹更丑变成了谁的弟弟妹妹更可爱。

嗯,虽然他们自己可以嫌弃,但是别人嫌弃就不行!

我妹妹/弟弟最棒最好玩啦!

在唐淞的期待下,妹妹终于变成了又白又软的小团子,每天吃了睡睡了吃,偶尔醒的时候就睁大眼睛乱看,唐淞去逗她的时候还会呵呵笑。

这让唐淞更加兴奋起来。

妹妹真的超好玩哒!

不过也有烦恼的时候,上次他试探着抱了一下妹妹,结果妹妹就拉裤子了!

他当时正傻呵呵笑着亲她,忽然闻到一股味道。

盛兰慧立刻熟练地把孩子揭过去给她换尿不湿。

唐淞:“……”

看了好几次也还是不能接受妹妹这么脏!

苏婻的产假都超过一年了,一直到孩子半岁了,这才去上班。

当初的组里已经有了新的组长,她也无所谓,重新在新招聘进来的员工里挑了挑,组成一个新的小组。

她这几年下来,对于自己的实力还是有一定自信的。

曾经她是靠着前世带过来的前沿知识在公司里立足,而现在,她已经融入这个世界,并且掌握了先进的技术。

就算是休假期间,她也没有荒废,使用电子产品的时间被限制了,那就打印出来看纸质书咯!

最近这些年出版的相关权威文章她一篇也没有落下,都仔细研读并上手实施了。

生活再次恢复忙碌,而且家里多了一个孩子,也变得更加热闹了。

唐淞越发有向着妹控的方向发展的趋势,每天放学之后都要先看看妹妹,陪她玩一会儿再去做作业。

唐翊和苏婻对他一如既往的关怀也让他知道,爸爸妈妈不会因为有了妹妹就忽视他,所以他也不再闹脾气了。

有时候,苏婻看到一家人在一起其乐融融的样子,就忍不住笑得舒心。

生活真是美好,老天待她不薄。

作者有话要说:  这次真的完结啦~~

下周一开新坑,《跪求分手[娱乐圈]》,求大家继续支持,么么哒~~~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