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上的奶水

这些战士相信他,忠诚于他,墨修知道。

可是这多少天来,他们不是在跟一些微不足道的魔物周旋,就是在保卫村庄,剩下的时间都被花在骑马赶路上面。

诚然这对于效忠于主神的战士而言,保卫信徒是他们的荣耀。

但是对这些重生之后,享受最好的待遇,如今大可自命不凡的圣城精英而言,最近这几天来这一切的事情都太过琐碎。

他们认为这些事情本用不上他们出马,墨修当然认同。

但是质疑还是开始蔓延。

奎是替那些战士前来问的。他叫马匹加快了一点步子,好赶上一直走在前头的墨修与那名魔法师。只不过他要比墨修谦恭地落后一个马头。

一路上,就只是墨修带头,他们跟在后面。遇上魔物,他们就把墨修保护在中央,随后进行一场激烈的厮杀。

尽管刚刚走出圣城时,还有一种刚刚走出牢狱的新奇感。但这种新奇感很快消散——消散在应付魔物单调进攻时,单调的挥打。

哦,还有一路上单调的骑马中。

单纯地跟随墨修已经不足以驾驭这些战士了。他们需要知道更多,只有知道更多,起码是明白他们最后为了什么而战,最后他们才能乖乖听话。

“墨修大人,”奎考虑自己究竟该不该问。相信上级是一名战士的准则,但是安定军心又是一名队长的责任,他觉得自己一时陷入了两难。“墨修大人,”他再次说道,声音极其谦卑,还在担心自己究竟该不该问出这个问题,“请您明示,我们此番的真正任务到底是什么。毕竟我们快走上半个月了。我相信,您亲自来指派一个精英部队,绝不会只是做一点巡逻队就能做的事情那么简单。”他担心墨修会对他生气,更糟糕的是对他不信任。

质疑——那可不是一个下属的本分。

但是墨修的确是在把队伍往教会最后有绝对影响力的地方越带越远。如今,他们已经一天都没有看见一个村子了。这一天他们全部依靠携带的干粮充饥。一个圣殿武士,随身最多携带三天的干粮,这是标准。严苛的标准意味着,如果他们没法在近期内找到新的补给村子,他们就必须返回。当然,继续前进是否还有必要,这在战士中引起了更大的疑问。

“问得好,我的队长,”跟许多渴望建立自己威严的长官不同,墨修喜欢别人向他提出问题。更加准确的说,他喜欢向别人做出解答的感觉。只不过这一次,他连解答的机会都来不及做出来。

“不过,你看见这前面的浓雾的吗,队长?”墨修扬了扬马鞭。

“这跟我们的计划有什么关系?”奎驻足观望。

在前方一百米处,雾色突然就浓了。浓得极其不自然。仅仅作为远观而言,它很难引起注意。就跟所有夜晚的雾色一样,容易被忽视。但是一旦接近便会发现,它的边缘棱角分明,向南方且进且退,其厚实程度而言,堪比一块厚实的奶酪。而这块奶酪沿着边缘利落切开——当然,除了边缘是明显的弧形,把它最为厚实的内容呈现给所有走到它眼前的人们。

“这意味着我们找到了我们要的目标,队长。”墨修眯起眼睛,友善地笑了起来,“一边探索,一边前进吧。”

他看着奎转身,神色凝重地跟他的战士们宣布,用一口他所不曾理解的奇怪语言。显然这些战士在起死回生之后,为了更好地互相交流,发明了一种自己的独特交流方式。

他只看着战士们的战马排成四个小队,其中的三个先后策马而出,把自己投入进深不可测的浓雾里,持续担任他们侦查任务。而仅存的那个小队留了下来,在浓雾中跟墨修步调一致。其中的执旗官撕开了一面太阳神的卷轴,一道温厚的圣光照破了浓重的雾色,成为外出侦测战士们的指路明灯。虽然叫人不解的是,圣光术跟照明术到底有什么区别。不过现在更叫人好奇的是,在重重迷雾之中,圣光术还能够穿透多远。

执旗官额头冒出冷汗,那些外出侦查的战士,可都要仰赖他擎着的光芒了。

临危受命的紧张感,令圣殿武士们暂时的不信任顿时荡然无存。

勇气和杀戮的欲望战胜了一切。

“墨修大人,这个雾,我怎么觉得不太对劲。”走进那块厚的跟奶酪一样的浓雾里,奎不得不再次向墨修抱怨,“它……怎么跟静止一样,既不扩张,也不收缩。”奎没有说的是,在厚重的雾气中,它居然令自己觉得呼吸都不太舒服,每一次呼吸都伴随着一股浓重的水汽——一股泥土被浸泡许久的水汽。唯有离地一米的距离,雾气还没有那么浓重。导致他不得不下马,偶尔趴下脑袋前进。

“低下脑袋,我们就在这里停下吧。”墨修笑笑,解释说,“它当然会不太对劲——因为它并不是天然存在的,它是某种生物发出来的。同时也是它证明了我的推测——我一直在找的东西就在这附近。”墨修的脸上看得出一阵欣喜。这次是哪张熟悉的脸会出现在眼前呢,他朝着浓重冰冷的雾色思索着。“还有,别担心,这雾色看起来没有毒。否则最先进去的那几个人早就倒下了。”

奎倒吸了一口凉气。

能制造出如此浓重的雾色,究竟是何方神圣?

一名侦查归来神色慌张的战士打消了两人的沉思——前方有沼泽。

湖心堡以北的地方会出现沼泽?这种事简直闻所未闻。况且这里也不是能生出沼泽的地方——这里乱石林立,是矿产资源丰富的山地,只是最近的时间来不及腾出人手往这里开采。

“那片沼泽什么样?”墨修的脸上难以掩饰他的喜悦。从那名战士的脸上看来,他看见的沼泽并不简单。

“那片沼泽……”那名侦查归来的战士现在还对自己的答案不可思议,“它……会呼吸,还在蔓延。我亲眼所见,它还在蔓延!就在我停下马观察的时候,它生生把我战马的前蹄陷了进去。”他指着自己马满是泥浆的前蹄说。

“你看见魔物了吗?”

“没有,倒是见过许多野兽出没的气息。”

墨修眯了一下眼睛,立刻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召那些侦查的武士回来吧,要准备迎战了。”他对身旁的魔法师跟奎说。

前者朝空中放出三次炸裂的火球,他们站立地方的上空,顿时亮起三次白昼。

这是约定好集合的信号。

“墨修大人,这沼泽有什么特别吗?是谁在里面?”奎还是百思不得其解。

“一个大猎物。”墨修看着奎的眼睛,对方的眼里闪过一丝求战的欲望,“一个老熟人。准备迎战吧。”

奎二话没说,拔出了剑。

然而墨修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别紧张,我想这次我们最好不要用上这个东西,”他环顾四周,朝着所有聚拢过来的战士喊道,“把最快的三匹马,最有耐力的三匹马牵出来。再找出三个同样顽强出色的战士,我们要把这次的猎物一举拿下。”

战士们纷纷拍起自己厚重的铠甲,朝着墨修挤了过来,以强调自己才是那个最为勇敢,武艺高强的战士。一股金属碰撞的噪音,几乎把他的身材和声音完全淹没。

墨修只好跟一个蛮族的酋长一样,站在他战马的头上——尽管如此,他并不显得十分高。他高声重新宣布,“让我们先挑马!”

“墨修大人,这位老熟人,他叫什么名字?是哪里的武士?我们是要押送他回去么?”奎还在困惑。

“它可不是什么武士,我的骑士长。不过它倒是有个响亮的名字,”墨修的脸上看起来一脸从容,“贝希摩斯——万兽之王。这最快的战马,我要交给你一匹。”(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