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卫健与张茜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最后一抹夕阳被黑暗吞噬,天地昏暗。

沉寂的大陆,伴随着魔物嘶吼。

屹立在夜幕中的巨城散发着微亮灯火,厚重的城墙上斑影恍惚。

魔岩城——魔兽森林外围防线巨城之一,驻扎了三万的城防军。虽名为城防军,实际上也是魔岩城的行政机构。

三年前,魔岩城这块军事要地,还是魔兽张卫健与张茜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族群的地盘。

后来因为汇聚了无数的溃军和难民。魔兽森林的大佬们开会一商量,有利无害!给他们一块地,让他们有“新家”,还可以充当门卫!

于是在魔兽大佬们的安排下,魔兽森林外围逐渐由“外来人”驻扎掌管。

至于担心会不会闹事?魔兽们不在意,因为其他城池不会容忍防线出现差错,他们可不想整条防线都面临灭之灾。

毕竟跨界异兽可不搞直捣黄龙,它们会先侵蚀最易侵蚀的周边地区!

一旦外围防线出现漏洞,最先危及的不是魔兽,而是外围防线上的城池!犹如燃烧的纸张,如果一面潮湿难以燃烧,那么火必然先向侧面燃烧。

数年间,也有一些城池的代理人搞独裁。其结果便是很快覆灭在兽潮中。而后残城再被观望多时的援军收复。为什么观望?因为等时间。为什么等时间?因为要让城里人长记性。

城池代理者进行独裁时不反抗,可以,那么成为被屠城的牺牲品,或侥幸存活成为新居民的奴隶就别废话抱怨。没有为什么,末日,不存在无谓的仁慈。

历史用血淋淋的事实告诉人们,为虎作伥和冷漠观望的结局是一样的悲惨。

末日,没人会为了满足他人的权利欲而牺牲自己,甚至让满城数十万人陪葬。

此刻,这座古老的巨城匍匐在夜幕,城外凄凉彷徨,城内灯火阑珊。

魔岩cb区军部驻扎地。

“阁下可要想清楚了!”粗犷的声音透出一股怒气。

军部统帅的大帐外,四名战士闻声皱了皱眉,屹立不动。

军部统帅大帐内,灯火通明。

狂剑手持酒盅,盘腿坐在西侧的桌案后,玄铁巨剑立于狂剑身后,离地一寸悬浮静止。

“我的话,向来只一遍。”狂剑随手将酒盅放到桌上,悠悠起身抚了抚身上的黑金狼袍。暗金色的咆哮狼头在灯火下闪耀,透露出一股狂傲、凶残。

“...”

秦烈此刻感觉自己很倒霉。执掌魔岩城近三年,即使面对那些恐怖的魔兽贵族,心中亦坦然无畏。手下执掌三万精锐战士,无数悍勇将士,谁想算计自己,都要掂量一下后果。

但是今天,秦烈真可谓憋屈。遇到一位绝世强者,见面就问自己借钱,不借还威胁自己,若不是顾及他身后的势力....一定要想法除掉他!

“阁下,莫非真的要让魔岩城生灵涂炭吗?!”秦烈阴沉着脸,盯着那庞大的身躯。他在思考,如若将此人围杀在军部中,究竟要付出多大代价,究竟能不能留下他!

“哈哈哈,问你借一千枚中阶魔晶,就生灵涂炭?不想借可以直。”狂剑傲然俯视着这位不识趣的统帅大人。

“...魔岩城每年能收集上万枚中低阶魔晶和少量高阶魔晶——但魔岩城每年因抵御异兽,牺牲成千上万战士!除了这些战士家属的抚慰金!大部分还要上交给魔兽元老议会!剩下几百枚中低阶魔晶!还要巩固城防,修理更换武器装备!别中阶魔晶!低阶魔晶都没法借给你一千枚!!”

秦烈阴沉着脸!什么九阶绝世强者,什么神秘势力!统统混蛋!全大陆都他妈要被异兽灭种了!你们还有心思打劫自己人!!

“。。。哦张卫健与张茜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大部分上交给元老议会?怪不得那群老不死的魔兽富得流油!”狂剑眉头一皱,又重新盘腿坐下来道:“看来还得重新再谈谈。”

“...要魔晶没有!我这三万儿郎你也杀不完!如果你执意这样,只能是与整个魔兽森林为敌!”秦烈没好气的瞪着这个身材庞大的无赖。

“真是苦恼啊!连一城之主都这么穷,怎么办呢,诶好烦!”狂剑自饮自酌的嘟囔着。

秦烈一听气的胡子都吹起来了!“一城之主又如何!?谁规定一城之主就必须有钱了!”

狂剑一愣,疑惑道:“难道这魔岩城还有比你更有钱的!?不应该啊,每年还这么多异兽尸骸都是你们城防军的。。。”

“你!全大陆都知道最有钱的是那些火爆的公会!组织!随便一个大型佣兵团的利润都比我们多!我们魔晶多,但消耗更多!他们会每年死几万人吗?他们需要建造城池照顾几十万人吗!我们魔晶再多有什么用,入不敷出!”秦烈恨铁不成钢。合计眼前这个傻大个以为城防军是大款才来打劫!早知道一开始就自己穷了!哪这么多事!

“那魔岩城最有钱的是谁?”狂剑一脸疑惑的问道。

“....”秦烈抿了口酒,微眯着眼,抬头望着狂剑缓缓道:“魔岩商会!”

“魔岩商会?”

狂剑继续倒酒,可惜酒壶里已经滴酒不剩了。

秦烈挥了挥手,身后如同雕像伫立的侍卫立刻上前给狂剑一壶新酒。“每年魔岩商会都会为城防军提供一年的军粮储备,有时候还会送我们一些新式装备。”

“有趣,这么魔岩商会对你们是恩人,你就这么把他们卖了?”狂剑捏起酒壶摇晃着,仿佛壶中酒是仙酿。

“恩人?呵呵,魔岩商会以魔岩城为总部根基,四处发展壮大,经常打着魔岩城的名头,招惹诸多仇家甚至恐怖异兽,为此每年要战死数百精锐给他们擦屁股!而他们就是群守财奴!”秦烈恨恨道。

“...既然如此,那我找他们借钱去!对了,你顺便帮我个忙!”狂剑捏着酒壶站起身来,咧嘴一笑。

“又不是我要借钱,不帮。”

“分你们一百枚中阶魔晶。”

“这么打发乞丐呢!...至少要五百枚中阶魔晶!”

“...两百枚!只是帮一个忙,别这么气。”

“气!?这可是关乎魔岩城建设资源的大事!我考虑考虑。。”

“三百枚!机会错过不再有咯!~”

狂剑将喝完的酒壶丢到桌上,转身掀开大帐门帘。

“成交!”秦烈也站起身来笑道,三百枚中阶魔晶,可以购买几十架新的城防重弩了。

“明天,魔岩商会挨打时不要管,过后他们自然会来送钱。”

狂剑摆了摆手,悬浮身后的巨剑悄然移到狂剑身前横着。

“阁下如何称呼?下次来找我喝酒昂!”秦烈抚摸着专门留的胡须,遥望着空中远去的黑影。

“狼魂天狼殿元老——狂剑!”充斥狂傲的声音从黑暗的天空中传来。

“狂剑、狂剑,狼魂?有意思。”秦烈此时敛去一身鲁莽粗犷的神态,平静深邃的望着狂剑远去的身影,毕竟达到八阶的,可没有一个莽汉。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