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敏不照雅照片全集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4月日星期日天气晴

梦境名称:招魂师

梦境时代:现代

主角身份:无常

我家对面搬过来位新住户,是个男人。

为了以示邻里间的友好,我煮了盘饺子,想要拿过去与他分享。

咚咚咚,门被打开。

“您好,我是您的邻居无常。”

“无常?真是个晦气的名字啊。”

男人语气发冷,表情呆滞刻板。对浑浊的眼球眼不能聚焦般游离涣散,用着仿佛不存在于这个世上的目光将我扫视。

我的身上仿佛爬满蚯蚓,顿时浑身发痒。

“您…您好,我煮了些饺子,您来尝尝吧。”

“多谢。”男人接过饺子。

“对了,您叫什么名字呢?”

“潘洋。”

“潘大哥啊。”我堆起笑脸,“您有什么事以后叫我,我随叫随到。”

“好。”男人擎着微笑,但语气冰冷,有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戒备。

“对了,潘大哥,你的眼睛…”

男人说:“别在意,我年轻的时候出过车祸,这对眼睛是义眼。”

“哦,真是抱歉。”

“没什么好道歉的,说到底,我还要感谢那起意外。”

“嗯?”

对方微笑:“您还有别的事么?”

“没…没有了。”

“好,那就这样吧。”

啪。门被关上。

我望着漆黑的大门皱紧眉头,和他交流,有种不可名状的压抑感。他那对浑浊的眼球,似乎隐藏着我看不见的黑暗。

算了,这种人还是少接触为妙。当时我心里想。

可同样的,对于这样个神秘的男人,我免不了好奇。毕竟猎奇心理人恒有之,我倒要看看这个男人究竟藏有多少秘密。

我是个无业游民,就是宅在家里啃老,坐吃山空那种。

这样的生存条件为我提供了观察男人的可能,每天趴在猫眼里注视对方可能进行的行为动作,就成为我生活中的乐趣之。

男人般昼出夜归,起初我以为他只是般的上班族,可我发现他每次离开家与回到家的时间均不样,这让我判断他的工作绝不是像般白领坐在办公室那种。

这日傍晚,家里的卫生纸用完了。要知道,卫生纸这种东西没有了是极为要命的。

我穿上拖鞋,去半公里外的24小时超市购物。

回来的时候,我遇到了个美女。美女并没有注意到我,我悄悄尾随在她的身后。

幸运的是,美女和我居住在同个小区,同栋楼,甚至是同个单元。

我们小区有这等美女,为何我以前不知道?我责备似的反问自己,却也不想将美女跟丢。我保持着所谓的安全距离,蹑手蹑脚地和美女走进楼道。想要知晓美女的住处。要知道,只有规划好落点的炮弹才是好武器。

美女没坐电梯而是选择了走楼梯,我分析她定住在低楼层。我暗自失望,因为我住在十八楼。

楼道的声控灯泡并没有因为美女的到来而变得明亮,或许她真的是太轻了,步伐与背影都是轻轻的。我怕被她发现,也静悄悄的随她攀爬楼梯。

或许是我缺乏锻炼,我总觉得我所爬的楼梯好似没有终点。

待我累得筋疲力尽的时候,美女驻足,我看眼楼道的标牌——楼。然后,美女选择了与我房门相反的方向,轻轻敲了门,我甚至没有听到敲门声。

门被打开,男人僵尸般麻木的脸浮现。男人扫视,女人轻步走入房中,男人缓缓关门。

我咽了口口水。都这么晚了,孤男寡女共处室,能干什么。

我忍不住地遐想,个形如干尸的老男人压在个年轻貌美的女子身上,像蛀虫般蠕动。

我晃了晃头,将那画面从脑海中驱赶。

回到家中,我彻夜未眠,失重的平衡心久久不能平复。我想不通这个老男人究竟有什么魅力能勾引到这么年轻貌美的姑娘,无奈间,我只好将这种现象归结为“金钱买到的爱情”。

第二天大早,我就守在了猫眼前,注视着对门的动静。

男人大早便出了门,而女人却没有出来。

莫非…她真的是他的妻子,擦,这“老干尸”凭什么有这么貌美的俏老婆?

不知不觉中,我的内心开始称呼男人为“老干尸”。

老干尸傍晚的时候才回来,比平时晚了许多,我开始猜测闺房中的女子是否曾感到寂寞。

打消我疑虑的事发生在午夜。几乎是和昨天同样的时间,又名美女来到了老干尸的门前。老干尸也是来者不拒,将美女纳入他藏污纳垢的寝房。

我咬牙切齿,恶狠狠地跺脚。又是羡慕又是嫉妒,我只觉得这老干尸艳福不浅,我开始诅咒他用力过猛,暴毙身亡。

第三天,两个女子都没有出门,而老干尸依旧是昼出晚归,亦如他平常样,我甚至在他干瘪的脸上看不到丝春色,毕竟干尸这种动张敏不照雅照片全集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物是不需要表情。

午夜,我算准了这个时间点,静静地注视着对面,又有名女子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老干尸门前,楼道的灯没有打亮,月光将她的身体烘托得妩媚动人。

我陷入了思考,除了思考老干尸为何斩获如此多艳福的原因,亦是思考这些女子的身份。

她们为什么都在同时间出现,且都不会从老干尸的住所离去?

我在见证他们打斗地主的阵容凑成打麻将的阵势同时,却也反复琢磨,这些女孩去了哪里?

这些女孩不可能共在起相处得平安无事,而女孩们又没有走出房门,莫不成她们都在人间蒸发了?

人间蒸发的确不可能,可是有比人间蒸发更恐怖的让人消失的方法。我的思想趋近极端的恐怖,后背着汗。

女孩没有走出房门,便证明女孩在老干尸的房屋内“被消化了”,至于把她们消化的方法我不得而知,或许这才是我继续调查的方向。

根据我几天的观察,老干尸白天都不会在家,这也给了我动手的机会。

作为无业游民的我的优势发挥的淋淋尽致,我撬开了老干尸的房门。不出我所料,老干尸的房间里空无人,三个女孩全部神秘失踪。

她们去哪了呢?在思考这个问题的同时,又有新的问题缠住了我的思想,让我举步难行。

老干尸的房屋正中央供着尊十殿阎王,阎王的面前是座枣红木桌,桌上有笔和纸,纸上写着字,那字是“招魂师”。

招魂师?我感到莫名其妙。

不过诡秘的太阳光线打在阎王的脸上,说不出来的瘆人,即使是在白天,我还是觉得背后发寒。

真不知道老干尸是抱着怎样的心态与阎王共活。也对,他是干尸的嘛,我安慰自己说。

虽然不明所以,但也不至于毫无收获,至少我知道了老干尸是个喜欢阎王的怪人。我整理好他的房间,走出屋门,迎面站着位美女,我听到了自己心跳。

“您好…”我颤声说,有种做贼心虚的怯意。

“您好…您是这里的主人么。”美女说。

太好了,他并不认识老干尸,我心里想。

“是,您有什么事么?”这刻,我相信住进这个房间的我,被老干尸的幸运附体。

“是您叫我来的,您反而来问我。”

“哦…是么?”我转了转眼镜,“张敏不照雅照片全集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进来坐吧。”我侧开身体让她进入,同时也在盘算老干尸回来的时间。还早,当时我心里想。

美女在屋内转了转,望着十殿阎王浅笑。

美女在桌子前坐下身来,我也随之入座,以房屋主人的身份和她对视。

“开门见山吧。”她说。

“请讲。”

“我要他不再和别的女人纠缠,终身不娶。”

他是谁?我不禁琢磨,哦——定是老干尸喽。

“包在我身上,我向你保证,他以后都不敢花心。”

女子浅笑:“您真的有把握。”

“当然。”老干尸的样貌从我脑海中摊开,然后像废纸般被我揉烂,丢弃在记忆角的垃圾桶里。

“他给了你什么好处?”女子问。

“好处?像他这种丧尽天良的男人的确应该好好教训番。”我握着拳头,做挥击状。

女子浅笑:“那我真应该好好谢谢你。”

我有些腼腆:“哪里的话。”

“对了。”

“什么?”

“若是你做不到的话,到时候别怪我找你麻烦啊。”

我心里窃喜,像你这样的美人多找我麻烦我才乐意。

“我说到做到,你就放心吧。”

女子起身:“我虽然比约定的时间提前了点,不过能遇到您真是太好了。现在我的事情已经交代好了,您可以送我回去了。”

“嗯?回去?回那里?”

女子颔首微笑“请魂容易送魂难,做你们这行的,哪个人不知道这条规矩。”

我拧着眉毛:“什么规矩?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女子后撤了步,望望十殿阎王,又看看我,低着嗓子严肃说:“你不是我要见的人。”

“喂,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是不是我要见的人!是不是你叫我出来的!如果是你叫我出来的,那你为什么不将我送回去!”

我被她的气势所吓,不由地后撤,背脊抵到冰冷的阎王像上。

是——不是——

是——不是——

是——不是——

啊——啊——啊——

无常解析:

这个世界有许多不容触犯的禁忌,恐怖之前往往掩着个门,你可以从缝隙中向里窥探,但当你穿过这个门的时候,你也便变成了恐怖的部分,同样的,有无数的好奇的眼睛在透过缝隙,将你窥探。。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