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眼乖乖撅高扇肿

张展知道王慧丽会有这么一问,他一个本分的英语老师怎么会招惹上一群社会上的小流氓,也确实让人奇怪。小说.-好在事情的起因也没什么不好说的,于是张展据实解释了一番,说了一下昨晚在迪吧里和这群小流氓起冲突并打架的事情。

这么一说,王慧丽算是明白了。不过她心思细密,张展在话里只是说和几个朋友去迪吧玩,其中有两个‘女’‘性’而已。但她敏锐的觉察到,事情似乎不是这么简单。昨天晚上,他们既然是两男两‘女’,也许,正好就是两对男‘女’朋友吧?这么说,最近这段时间里,张展已经找到‘女’朋友了?

王慧丽转过头来看了张展一眼,想从他的表情里,看出一些什么来。正好就在这时,张展口袋里的手机滴滴叫了起来,就见他马上掏出了手机,举起一看,脸上忍不住就有了惊喜的笑容。

王慧丽立刻嘴角一撇,心想果然我还是猜中了。只有是‘女’朋友来短信,男人才会‘露’出这样的笑容吧?

紧接着她看到张展已经打开了短信看起来,不一会儿后,他开始站在原地回复短信。一边回信的时候,一边脸上,还充满着喜悦和柔情。这让王慧丽顿时有一种说不出的无言滋味。这个男人,果然不可能是属于她的......

张展很快就回复了短信,笑呵呵的放下手机,转头对王慧丽道:“不好意思,刚才有个朋友发了一条短信给我。现在好了,我们继续走吧。”

王慧丽还是无语,只是默默跟着张展,一起继续向前走去。也没几步,两人已经走出了这条小巷。外面就是一条大街,街上车来车往的,显得十分的繁华。只要穿过这条大街,往左再走一段路,拐个弯,就会达到他们要去的那个地方了。可是忽然之间,王慧丽有些兴味索然,不想再去那个地方,和张展继续聊什么了。

只是一时间她不知道该怎么和张展说,正犹豫间,忽听张展的手机忽然又一次滴滴叫了起来。紧接着她看到张展举起手机,笑容又一次展现在他的脸上,看了一会儿后,立马摆‘弄’起手机按键,开始回复起来。

王慧丽知道,这肯定又是刚才那个人发来了短信了。而男‘女’朋友之间的短信聊天,肯定不会聊几句就结束的。那今晚就算跟张展去那家酒吧里坐了,但他要是一直都在跟他‘女’朋友聊短信,那还有什么意思?

就在这时,她看到大街上有一辆亮着空车牌号的出租车开了过来,一瞬间她决定,还是算了,回家吧。张展的心思都不在这里了,那她还留下来讨什么没趣?

于是她马上举手,示意出租车停下。等到出租车开过来停好后,张展才把短信回复完。放下手机后,他惊讶的看到王慧丽已经走到了出租车面前,伸手去打开了车‘门’。他马上跟上去奇怪的问道:“不是说我们走路过去么?怎么又......”

话没说完,王慧丽摇着头道:“不是,我不想去了。刚才你在发短信,我没来得及说。正好看到有空车,我就先拦下来再说了。”

张展奇道:“不想去了,为什么?”

王慧丽也不好说自己奇怪的心思,就找借口道:“前面发生了那样的事,我有点被吓到了。再跟你走在一起,我怕会又遇到什么麻烦呢。再说了,我们之间想要说的话,不是已经都明白了么?那再去酒吧坐坐,也不过就是喝点酒而已吧?算了,不去了,我还是早点回家吧。”

张展似乎有些明白了,看来今晚的遭遇,果然有点吓到了这个胆小的‘女’人。也许她害怕那些小流氓会不讲信用,又找人来报复自己吧?也好,反正他们之间的问题,在这之前就已经解决了。去酒吧也就是聊聊天,没什么实际的作用。既然她想要早点回去,那就早点走吧。

于是张展点头道:“真是不好意思,今晚让你受惊了。既然这样,那你就早点回家吧。我这件事跟你没关系,你也不要去多想。晚上睡上一觉,明天一切就都好了。”

王慧丽也是点点头,弯腰坐进了出租车内,转头对张展道:“我知道了,那,再见!”

“嗯,再见!”

关上车‘门’,出租车迅速的开走了。张展看着远去的汽车,心里正要感慨两句,但手中的手机忽然又叫了起来。忙举起一看,果然,又是于琳的短信来了。

之前的另外两条短信,当然也都是于琳发来的。张展原本以为今天不会再等到她主动的关心和询问了,没想到就在小巷里和流氓们打完一架后,等来了于琳主动发来的短信。

第一条短信,自然是于琳关心他手臂的伤势情况,张展回复一切都好。第二条短信,于琳则是解释为什么这么晚才发短信来问他,据她说是白天工作忙,晚上又和她母亲在一起不方便,直到现在才回到家,这才有空跟他联系。但其实张展是不相信的,白天就算工作再忙,难道连发条短信的时间都没有么?晚上和母亲在一起,母‘女’俩一起在外面吃饭加逛街?好吧,就算是这样,那也说明不了什么。真要关心他手臂伤势的话,今天一大早,就会来问问他了吧?

张展心里明白,他在于琳的心里,还是没有达到发自内心去关心的程度。今天晚上能够发短信过来,多半还是因为他手臂的伤是为了她受的原因。要是真的不闻不问,那就太讲不过去了。所以磨蹭到这个时候,她才发短信过来表示一下。

不过明白归明白,张展也知道这是急不来的。毕竟于琳早就有了所爱的人,要她一下子移情别恋,这也太强人所难的。好在她的那个男朋友目前不在国内,这就让张展有了可乘之机。只要趁这段时间内多接近她,施展所谓的软磨硬泡的功夫,就不信真的拿不下她,有句话不是说,好‘女’怕缠男嘛。无论是多么烈‘性’或者忠贞的‘女’子,都挡不住男人死缠‘乱’打的。

于琳发过来的第三条短信,则是提醒张展两天后要去医院换‘药’。并说到时候她会陪他一起去的,只是时间上需要预先统一一下。看张展什么时候有空,她好把时间安排开来。

看到于琳主动提出来要陪自己去换‘药’,张展当然是十分高兴和情愿的,别说大男人受一点伤不需要‘女’人照顾的蠢话,这么大好的在一起的机会,换了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张展又怎么会拒绝呢?没有在一起的机会,又怎么能施展软磨硬泡的功夫,好尽快的拿下于琳呢?

所以看着这条短信,张展心里想了一下。白天两人都有工作的,时间肯定统一不起来。而且就算统一起来了,在白天两人也没多余的时间去做点什么了。那么最好的时间,就只能在晚上。去医院换了‘药’后,他们还可以去咖啡厅坐坐,或者去看场电影什么的。相信在目前于琳对他有所感‘激’和歉疚的心里下,一定不会拒绝。

想好后,张展开始回复短信,写道:白天我们都有工作,还是晚上去吧。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怎么样?

短信发出去一分钟后,于琳的回复过来,道:好吧,那我就等你电话了。就这样,我马上要洗澡准备睡觉了,晚安!

张展看了笑了一笑,也最后回复过去道:晚安,祝你睡个好觉!

短信发出去后,张展把手机放回到口袋里。他知道于琳不会再有短信过来了,以他们目前的关系,不可能有那种情侣般依依不舍,聊不完的话题。想要达到那种关系,还需要他不懈的努力啊!

几分钟后,张展也拦到了一辆空出租车。王慧丽已经走了,他也只能回家了。不到二十分钟,张展回到了自己的家里。母亲在看电视,父亲则在书房里忙他的事情。家里一切如常,张展也按照平常的样子,陪着母亲看了一会儿电视后,开始回房间进行身体力量的锻炼。不过他手臂受伤,两手的力量锻炼就不得不暂时停止了,只能做做仰卧起坐,下蹲站起等腰部和‘腿’部的练习。半个小时后,锻炼结束。他出来去卫生间洗脸洗脚,准备上‘床’睡觉。

到了晚上十点半左右,张展家里的灯光就全部灭了。一家人都已经各自上‘床’,开始了休息睡眠。而就在张展进入梦乡的时候,高河市的某家医院‘门’口,一辆黑‘色’的轿车开过来在医院‘门’口停下。接着,一个左手臂上打着吊带,走路一瘸一拐的的青年赶忙走了过来,来到黑‘色’轿车面前,一边弯腰一边表情恭敬的笑道:“军哥,您来了?”

黑‘色’轿车的后车窗缓缓的降下,‘露’出来一位三十多岁,穿着黑‘色’西服的男子。这男子抬眼看了一下车外这青年的狼狈样,又看了看站在远处,不敢过来打招呼的十几个几乎个个都是鼻青脸肿模样的少年,微微皱了下眉,对窗外的青年沉声道:“那个人真的有这么厉害?你们十几个人,都打不过他一个人?”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