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面一动一动的好会吸啊

“跑!”我们很快地就反应过来了,现在是在贼窝,所以,跑的话,还是一件十分重要,并且考验体力和智力清晰的事情,而我和绛芒两个人速度上面都能够跟得上,主要现在是往哪里跑,我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去哪?”我问道。

“先赶紧跑!”绛芒拉着我,“这个时候问出来不等于暴露了我们的行踪吗?”绛芒压低声音,然后说完了之后,将嗓门打开了,“我们去城门口,这样的话,逃掉的几率会比较大!”

一看就是做戏给后面的人看的,想想我们现在的处境,的确不适合到处晃悠,一来,风离殇这边一会一直找人抓我们;二来,这翎皇城的几乎所有的人都以为我死了,但是我现在贸然出现的话,反倒惹得热闹,倒是给了风离殇线索;最后,我在调查元谶的事情已经传到了翎皇君的耳中,而元谶又是被禁止调查的,所以,我现在是绝对不能够出现在翎皇君的面前的。

经过这么一轮缜密的研究,我忽然发现,原来我在这翎皇城里的地位这么难得地出现了一种尴尬,毕竟,我现在只要是一出面就会被人抓过去,然后看看怎么死而已。

带着对自己现在的情形的深刻的认识,我还是决定一定要跟这绛芒,好好跑起来。

不过只是眨眼的功夫,身后就已经完全不见人了,我长吁了一口气,“师父,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没事,我们照常行动,我方才已经放大了声音,说要去城门口,这会儿,这城门应该被关起来,我们自然是出不去的,反正也没有想着出去,但是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赶紧去到司药局,然后去找到翎皇君,然后请求他的支援!”

“啥,现在这翎皇君恐怕是想要揍我一顿了吧,哪还会帮我啊!我都犯了大忌,还调查了元谶的事情!”我将我自己的担忧说出来。

“现在的形势也只能够这么做了,如果不找到翎皇君的话,我们的自己去查也没有什么用,本来这件事情最后都是要让翎皇君做主的,毕竟当时知夏的死就已经为元谶做了不少的贡献了,起码,在大家的眼里,元谶都不是幕后的凶手了,虽然翎皇君没有说,但是,他心里也是清楚的,这次过去我们还带了一个对他有利的消息,所以,我们过去的话,你是不会有事的,放心吧!”

听他这么说,我倒是心里安慰了不少,的确,现在我们掌握的信息很多,所以,对于我们来说还是一件比较重要的东西!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没有人会认为你会去找翎皇君,然后让他庇护你,所以,这也是最有利的条件!”绛芒继续分析着。

“那好,我们去吧!那我们去司药局做什么?”我有些不理解,不是说去找翎皇君吗,但是去司药局和找翎皇军真的是一点干系都没有,所以,我还真的是不知道,到底为什么还是要先去一趟司药局。

“那个,我最近肠胃有些不好,所以,我需要一点药,让我能够如厕!”绛芒脸红。

我有些无奈,“你就是不能够正常通便是吧!没事,我给你开药,你还真的是的,说的那么文雅,还管自己上茅房叫做如厕,又不是那么文雅的人,还害羞!”

“快点走吧!”绛芒拉着我,让我加快脚步。

我倒是很想笑,毕竟很少能够看见绛芒吃瘪,偶尔看一次也是不错的。

““跑!”我们很快地就反应过来了,现在是在贼窝,所以,跑的话,还是一件十分重要,并且考验体力和智力清晰的事情,而我和绛芒两个人速度上面都能够跟得上,主要现在是往哪里跑,我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去哪?”我问道。

“先赶紧跑!”绛芒拉着我,“这个时候问出来不等于暴露了我们的行踪吗?”绛芒压低声音,然后说完了之后,将嗓门打开了,“我们去城门口,这样的话,逃掉的几率会比较大!”

一看就是做戏给后面的人看的,想想我们现在的处境,的确不适合到处晃悠,一来,风离殇这边一会一直找人抓我们;二来,这翎皇城的几乎所有的人都以为我死了,但是我现在贸然出现的话,反倒惹得热闹,倒是给了风离殇线索;最后,我在调查元谶的事情已经传到了翎皇君的耳中,而元谶又是被禁止调查的,所以,我现在是绝对不能够出现在翎皇君的面前的。

经过这么一轮缜密的研究,我忽然发现,原来我在这翎皇城里的地位这么难得地出现了一种尴尬,毕竟,我现在只要是一出面就会被人抓过去,然后看看怎么死而已。

带着对自己现在的情形的深刻的认识,我还是决定一定要跟这绛芒,好好跑起来。

不过只是眨眼的功夫,身后就已经完全不见人了,我长吁了一口气,“师父,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没事,我们照常行动,我方才已经放大了声音,说要去城门口,这会儿,这城门应该被关起来,我们自然是出不去的,反正也没有想着出去,但是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赶紧去到司药局,然后去找到翎皇君,然后请求他的支援!”

“啥,现在这翎皇君恐怕是想要揍我一顿了吧,哪还会帮我啊!我都犯了大忌,还调查了元谶的事情!”我将我自己的担忧说出来。

“现在的形势也只能够这么做了,如果不找到翎皇君的话,我们的自己去查也没有什么用,本来这件事情最后都是要让翎皇君做主的,毕竟当时知夏的死就已经为元谶做了不少的贡献了,起码,在大家的眼里,元谶都不是幕后的凶手了,虽然翎皇君没有说,但是,他心里也是清楚的,这次过去我们还带了一个对他有利的消息,所以,我们过去的话,你是不会有事的,放心吧!”

听他这么说,我倒是心里安慰了不少,的确,现在我们掌握的信息很多,所以,对于我们来说还是一件比较重要的东西!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没有人会认为你会去找翎皇君,然后让他庇护你,所以,这也是最有利的条件!”绛芒继续分析着。

“那好,我们去吧!那我们去司药局做什么?”我有些不理解,不是说去找翎皇君吗,但是去司药局和找翎皇军真的是一点干系都没有,所以,我还真的是不知道,到底为什么还是要先去一趟司药局。

“那个,我最近肠胃有些不好,所以,我需要一点药,让我能够如厕!”绛芒脸红。

我有些无奈,“你就是不能够正常通便是吧!没事,我给你开药,你还真的是的,说的那么文雅,还管自己上茅房叫做如厕,又不是那么文雅的人,还害羞!”

“快点走吧!”绛芒拉着我,让我加快脚步。

我倒是很想笑,毕竟很少能够看见绛芒吃瘪,偶尔看一次也是不错的。

(本章完)(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