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着岳大腿内侧上

在病床上又赖了三天,玲丁来给钱伟送信,说是师部传来命令,让他去一趟。钱伟一个鲤鱼打挺般的坐起,穿上鞋就向外跑,想着应是前几天的名单有回复了,脚下生风,跑到徐副师长的门前。

“副师长”钱伟兴冲冲的问,“有消息了吗联系到多少人”

徐副师长低头写着什么,平静地道:“18人的名单,师部联系了三天,现在确定有12人已经阵亡,4人重度伤残,能过来的只有2人。”

“什么2人”钱伟犹如突然掉进了冰窟窿,“那可是18个人的名单啊”

“这是详细情况。”徐副师长递来一张纸,上面列明了18个人的详细情况,他曾经的兄弟们,12个人已经阵亡。

“坐吧。”徐副师长对惊呆了的钱伟说,“我还有一点,马上写完。名单上剩余的两个人,你想想,给他们一个什么职位好”

钱伟随口应了一声,他紧皱着眉头看着名单,刚子竟然在自己刚到任武工队时就战死了,小锋也在两个月前牺牲,还有老梅、岳胜都已战死,小范竟然被截去了双腿,他才21岁啊

“怎么样,想好了吗”徐副师长合上本子,问钱伟。

钱伟额头上渗出了汗,他暂时还不能接受这个现实。“副师长,我”他眼眶中泛着泪花,拿着名单的手微抖,“他们”

“这是事实,你要尽快接受。”徐副师长严正有力,“这是命令。”

“是”钱伟虽然应了,底气却多有不足。

徐副师长拿过名单,问:“齐隆和雷忠,这两个人以前是什么职位”

“我在正规部队的时候,雷忠是一排长,齐隆是二排长。”

“现在两人都是副营长,而且碰巧都在我师。”

“副师长,请您一定要帮我,把他们俩调过来”钱伟请求道。

“那是自然,师部了解到他们尽职尽责,身先士卒,多次立下大功,我看可以升他们为营长。钱伟,你的**团,现在有两个营长了。”徐副师长笑着说。

“只有两个营长而已”钱伟问,“加上我,全团也只有3个人。”

“事在人为。”徐副师长说,“现在该我考考你了,休息了三天,关于**团,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钱伟坐正了回答:“报告副师长,我想借鉴武工队的带兵方式,把队伍散出去,让雷忠和齐隆去招连排长,再由连排长去招兵,充实队伍。”

“可以。”徐副师长说,“师部会帮你们联系,只是这样还是会慢一些。”

“有一个快的办法,我没敢说。”钱伟试探道。

“哦你说说看。”

钱伟定了定神,道:“团里人少,一次性组建三个营确实很困难,所以我想先组建一个加强营,以营为团,逐渐扩建。我想让雷忠和齐隆他们两人拼拼看,谁找的人多,我就让谁当营长。”

徐副师长点头:“可以批准。”

“只是”钱伟犹豫道,“既然是加强营,那军火”

“既然你刚刚说了以营为团,那军火就按团的配置发给你。”徐副师长说。

“真的”钱伟喜出望外,本以为徐副师长不会同意自己的想法,没想到这么爽快就答应了。

“当然是真的,你这是**团,不是**营,既然是团,就要有团的样子。”徐副师长将名单还给钱伟,“这两个人明天报道,你怎么样,明天能出院吗”

钱伟“噌”的站起来,大声应道:“能”

“你们的驻地,暂时定在林县,属太行山区。”徐副师长站起来,指着墙上的地图说,“可以驻扎在原康、合涧这一带。明天我的车送你们过去,那有老乡接应,而且又是你的老家,应该没有问题。”

“是”钱伟敬礼应道,他突然说,“副师长,临走前,我能不能见一个人”

“谁”

“直南地区武工队第五大队队长,陆明。”

“他在哪”

“濮阳县。”

徐副师长说:“可以,师部派车,把他接到这儿来,你们就在这儿见吧。”

“谢谢副师长”

要上任了,钱伟最舍不得的人就是小兵。回到病房,见只有小兵一个人在,钱伟好奇道:“怎么只有你一个人,玲珑呢”

“让我赶走了。”小兵强撑着坐起来,直截了当地问,“队长,您有心事”

原来小兵是有话要问,所以才让玲珑离开的。钱伟觉得也该告诉他实情了,就把这几天来的事一一说与他听,末了,又补充道:“明天我就要上任了,其实最放心不下的,还是你。”

小兵沉默了,眼睛里尽是泪水,终于没忍住落下泪来。他知道队长不喜欢军人流泪,慌忙用手背擦拭着,可哪里擦得干净手背上已经全是泪水,眼里的泪也不停地往外流着。最后,他索性再任性一次,痛哭起来。

出乎意料的,钱伟竟没怪他。他来到小兵面前,一把将他揽在怀里,小兵也紧紧地抱着钱伟的腰,放肆地哭起来。

“队长,我不想让你走,呜呜呜”小兵忍着伤口的疼痛,拼命的抱着钱伟,仿佛只要这样紧紧地抱着,就可以改变钱伟要走的结局。

钱伟怕小兵牵扯伤口,轻轻拍拍他的后背:“我知道,你别难过,我还有话对你说。”

钱伟让小兵靠在床头,又拿了自己的枕头为小兵垫起来,搬了凳子坐在小兵的床边,替他擦着眼泪道:“我已经跟上级申请了把你调到**团的事,上级也已批准,只是你现在还不能去**团报道。一是你的伤还需要恢复,二呢,也是最重要的,想进**团,你还达不到要求。”

听到队长把自己调到**团了,小兵眼前一亮,别说有要求,只要能跟队长在一起,他都会全力以赴的

“我要你学三样东西。”钱伟说,“打枪、侦查、拳脚。学好了,我会来考核,什么时候考核通过了,你才能进**团。”

小兵可怜巴巴的看着钱伟,听起来,好像很有难度的样子,自己能达到要求吗

“队长,哦不,团长,什么时候考核”小兵小声问,他有些心虚。

“陆明下午会过来,我会跟他交代。至于什么时候可以考核,我等他的消息。”钱伟坚定道,“所以,抓紧养好伤,尽快达到要求。如果你一个月能达到要求,我们一个月后就可以重聚,如果你三年才能达到要求,那就只好三年后再见了。”

陆明早从曹彦和老蒜那里听到了钱伟和小兵受伤的消息,可是毕竟不是一线的护理人员,他们谁也不知道二人的近况。陆明自接到师部发出的消息,一面难掩兴奋的心情,一面又坐立不安,不清楚这种跨部队的调人究竟所谓何事,难道是钱伟或者小兵出现了什么不好的情况他问起身边的男孩:“小龙,你听清楚了确定是只让我一个人去没说让曹彦和老蒜一起”

小龙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面容青涩,不比刚参军时的小兵成熟多少。他点点头:“确实是只叫了队长,没叫其他人。”

“行了,你去忙吧。”陆明打发了小龙离开,自己思忖着。这么一来,那就不是钱队长或小兵有什么事了,如果真是什么不好的事,应该叫曹彦和老蒜也过去的吧就这样忐忑了一中午,午饭也没心思吃,随便扒拉了几口,刚放下碗筷,接他的车便到了门外。

车开回邯郸的总部,陆明跳下车飞奔。当他气喘吁吁地跑到徐副师长门口,正准备喊“报告”之时,却看到钱伟正笑嘻嘻的跟徐副师长说着什么。

他立在门口,愣住了。

徐副师长看向门口,钱伟也循着徐副师长的目光扭头看过去,见陆明傻傻地站着,便站起来说:“还愣着干什么,见到徐副师长,也不打个招呼”

经钱伟提醒,陆明慌忙立正站好,打了个敬礼说:“见过徐副师长”

“你就是陆明吧。”徐副师长起身,与陆明握了握手,“一路过来辛苦了,这样,你先坐下来歇一歇,钱团长有事找你商量。你们就在我这里说吧,我出去一趟,一会儿回来。”

目送徐副师长离去,钱伟招呼陆明坐下,陆明焦急地问:“队长,你还好吗小兵呢小兵怎么样”

“好,我们都好。”简单寒暄几句,钱伟便直奔主题,“今天叫你来,是想把小兵托付给你。”他将自己调任**团团长的事说了,又道:“我想把小兵一起带过去,可是他现在需要养伤,而且去了也不能服众,不如让他先跟着你。”

“服众队长的意思是让他当排长”

钱伟摇头:“我也不想瞒你,是副连长。”

陆明眼前一亮:“真的徐副师长同意了”

“同意,只是小兵现在不能服众。所以我想让他跟你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你要替我把好关,把他的侦查、射击、拳脚等等提到一个比较高的层面。”

“我明白。”陆明兴奋道,“咱们的小兵长大了,要当副连长了”

“副连长这事,他还不知道,我也不打算告诉他。”钱伟嘱咐道,“知道为什么在小王顾村的时候,我不让你跟小兵谈心吗”

钱伟想培养小兵,陆明早就看出来了,只是小兵还蒙在鼓里,以为钱伟不喜欢他,不看好他。陆明多次想找小兵谈,都被钱伟拒绝,陆明心想,大概是想历练小兵吧。他将自己的想法说出,钱伟肯定道:“就是这样,我如果提前说出,好像是我在承诺什么,他也会变的有利可图。小兵还小,他是个单纯的孩子,但我想让他受些磨练,他是吕营长临终前留下的种子,是一一五师三四三旅六八六团一营唯一的种子,他是颗好种子,将来是要担当大任的。”

回想第一次与小兵见面时的场景,那个只会哭哭啼啼的孩子做任何事都比别人慢上半拍。可他也有别人不可企及的长处,他拥有超乎常人的听觉,会口技,甚至还会几句日语他身上有太多的闪光点,但归根到底,是钱伟肯定了他,愿意培养他,这才有了小兵的今天。而这一切,只有陆明最清楚钱伟的良苦用心。

“我明白了。”陆明问,“队长想让他历练多久”

“我没有太多时间给他,三个月,三个月之后,我要见到一个合格的副连长。”

陆明起立道:“保证完成任务”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