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图动态图有叫声

一阵风吹得树梢上枝叶沙沙作响,昨天司徒漠阳的那句“你喜欢的人是端木皓一吧”突然冒了出来,李唯一不禁神情一滞,“我喜欢……他吗?”

眼前的人已是三两步跨到她跟前,全身黑色运动卫衣的他显得身姿矫健,而额角渗出细密的汗珠,明显是刚刚运动过的样子。

李唯一回过神来,指着高高的围墙问他:“你是翻墙进来,刚在马路上被人追的那个啊?”

他若无其事般点了点头:“是啊,不过不是被人追,我正在‘早锻炼’呢。”

“早锻炼?你骗谁呢,那帮人拿着棍子啥的那么凶……”李唯一不相信。

“不骗你,要不他们怎么不翻墙过来追……”端木皓一解释到一半,目光突然停留在李唯一的脸上,眉间一紧,“刚才你已经到路口了,吓到你了是吗?”

怕?李唯一立即摇头,老实说她并先前没觉得怕,只是一心想求证看到的人是不是他,而且,自从姑妈出事那天在医院碰到他开始,她每次见到他都会觉得安全,心里踏实。

确认她没被吓到,端木皓一的表情重又放松下来,过了会儿想起什么似的问:“你一大早的说要找我,有什么事?”

“对,是有事想问你。”李唯一尽量让脸上的表情严肃且郑重,希望端木皓一也能认真对待,“你那天在医院对我姑妈提到过‘华锋’这个名字对不对?”

“唔……”

“当天晚上我们回去姑妈家,碰上那个小偷,你说追上了他没偷到东西,可你没问过他打算偷什么吗?”

“……”

“你一定有事瞒着我,对不对?你了解内幕,毕竟姑妈那家公司的母公司是瀚远,你和司徒漠阳他们家又很熟……司徒立华是不是早就知道这家公司的问题,却为了瀚远集团的声誉想找替死鬼承担全部责任?”

被李唯一连串炮轰给弄晕,端木皓一嘴上提出了抗议:“你那么义正言辞,搞得我像犯人一样。”

“拜托不要回避问题,当我是朋友的话,请把真相告诉我!”既然话已问出口,李唯一刨根问底的决心相当坚定。

“你……想得到什么真相?”端木皓一终于接过话题反问她,“华锋是你姑妈公司的总经理,这家公司参与了走私,账目是你姑妈处理和保管的,警方调查到她头上是顺理成章的事。我不过是找出华锋交给了警方,让你姑妈趁早拖离麻烦罢了。”

“可你为什么会了解这么多?警察找不到华锋,你怎么能找到?”李唯一还是不能理解。

端木皓一无奈地撇下嘴角,眼底竟飘过一抹凄凉,过了半晌,不太情愿地说:“你能不能别问那么多。”

“……哦。我只是好奇,没有怪你的意思,我当然是要感谢你的,为了我姑妈做那么多事,又帮我保护我,我真的为有你这样的朋友感到有安全感……”印象中这是端木皓一唯一一次断然拒绝她的请求,而他受伤的表情令她陡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和过分,作为补救,她手忙脚乱地说了一堆好话,不晓得有多尴尬。

此时相距不到二十公分站在她面前的那个人,双手插袋,背脊笔直,低头捕捉她内疚躲闪的目光,不一会儿就换上一副执念的表情,沉声字字清晰道:“你说得是真的吗?那么,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