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妻故事

白汐出去,看纪辰凌跟何琴吩咐着什么。

她把他的饭碗放到了他的面前,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夹了一块毛血旺,低着头吃。

纪辰凌看向她,“好吃吗?”

白汐点头,“很好吃,真的很下饭。

你尝尝。”

纪辰凌看向何琴妻子,问道:“这个毛血旺是怎么做的?”

何琴妻子喜欢自己做的饭菜被人喜欢,开心地说道:“其实,食材和普通的毛血旺也没有区别,豆芽菜,鸭血,粉条,香肠,毛肚,虾仁,黄鳝片,肉片,不同的是香料,这个是我家祖传的,你们走的时候带一点走,可以托运的,不辣,很香,做起来很好吃。”

“那多不好意思。”

白汐说道。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其实,这些香料都不贵,我还担心你们看不上呢。”

何琴的妻子不好意思地说道。

“那就谢谢了。”

纪辰凌说道。

“其实这道佛跳墙,也是很常规的食材,但是也是放了祖传的香料,就特别好吃了。”

何琴的妻子介绍道。

“都是放的一种香料,吃起来味道都差不多。”

何琴说道。

“那你们尝尝这个熏肉啊,这个熏肉也是我自己做的。”

何琴的妻子热情的推荐道。

“看着,就比较好吃的样子。”

白汐配合着说道,夹了一块,咬了一口,“硬硬的,很香,而且,一点都不油。”

“因为这个熏肉熏完要一直挂晒着,这边的天气比较好,所以,出来的熏肉,会很香,也没有油,不肥腻,你们走的时候,也带点走吧。”

何琴妻子热情道。

“不用,不用,来这里又是吃,又是拿的,不好,那个香料,我要了,阿姨独家的配方能让我的手艺提高好几个档次。”

白汐笑着说道。

“我今年做了很多熏肉,没关系的,你回去后,放在饭里一起烧,那个饭又香又好吃,同时把香菇,青菜也放进去,一会我写个食谱给你,小孩可喜欢吃了,还很有营养。”

阿姨说道。

“那多不好意思啊。”

白汐看向纪辰凌。

“他们的一片心意,你就拿着吧。”

纪辰凌说道。

他这说话的感觉,倒是不客气,好像给的,又是他的东西。

他不会是又偷偷摸摸的把这些都买下来了吧。

白汐没有说话,又闷着头吃饭。

何琴的妻子看白汐的样子,越看越喜欢,“毛血旺里的香肠也是我自己做的,我也做了很多,一会我整理好了,你都带点回去,下次想要再吃了,给老何打电话,我们也回国的,到时候带给你。”

“我们暂时住在j市。”

白汐说道。

“我们回去的时候,都是先飞到j市,然后坐动车回n市,因为我坐飞机不舒服。”

何琴的妻子解释道。

“那阿姨到了j市给我打电话,我请你们吃饭。”

白汐客气道,“好,好,好。”

何琴的妻子连说了三个好。

何琴的手机响起来,接听了,扬起了笑容,对着纪辰凌汇报道:“龟孙子上当了。”

纪辰凌淡定地吃着饭,“接下来,你按照我说的做就可以了,其他就剩下等待,即便如此,人手还是不能少,直到解决问题。”

“纪总真是神机妙算,要是我有纪总一半,不,一小半的脑子,也就不会受制于人了。”

何琴开心地说道。

纪辰凌看向手表,“把割胶的时间调整为晚上的八点可以吧?”

“也是可以的,这边离开你们住的地方实在太远了,要不这样,你们明天早上几点的飞机。

我让人凌晨三点割了胶,给你们送过去。”

何琴建议道。

纪辰凌看向白汐,“你觉得呢?”

要是,这个橡胶林是何琴的,她会有顾虑,担心割下来的胶不是他们橡胶林的,他们会找好的橡胶给她送过来。

但是,这个橡胶林是纪辰凌的。

她还能不信任他吗?

“可以。”

白汐说道。

“那我们吃完饭,就先回去。”

纪辰凌说道。

白汐点头,“好。”

“你们要是留下来,多住几天多好,这里的风景还是不错的,特别是冬天的时候,国内已经很冷了,这边还是很热的。”

何琴的妻子惋惜道。

“以后还是有机会过来的。”

白汐笑着宽慰道。

“是,肯定有机会过来的。”

何琴的妻子意味深长道,看了纪辰凌一眼,她就离席去准备送给白汐的东西了。

那毛血旺确实做的不错,把饭都染的红红的,又不辣,看着食欲大增,白汐很难得吃了两碗饭,吃不下了。

纪辰凌看向她,握住了她的手,“要是你朋友他们不是明天来,倒真可以待上几天的,我们还没有一起旅游过。”

说完,纪辰凌停顿了下,“我们一起旅游过吗?”

“算有吧。”

白汐说道。

“你是指你和天天旅游了,我突然出现的那次?”

纪辰凌问道。

白汐心里一颤,燃起希望,“你都记起来了?”

“没有,天天跟我说过。”

纪辰凌回答道。

白汐眼神又黯淡了下去,“你这个,看过医生没?

医生怎么说?”

“大脑碰到了岩石,出现了阶段性失忆,可能突然有一天就好了,也可能一直都不好,不好说,医学上也没有比较好的方式方法,可能未来科学有,这也说不定。”

纪辰凌说道。

白汐想起龙猷飞说的国外那项技术。

她其实也不确定龙猷飞说的是真的,他那个人,一会真一会假,永远让人分不清楚。

所以,她也想看看那个年轻人的记忆是不是会被阶段性切除。

白汐的手机响起来,她看是金姨的,接听。

“你现在在哪里?”

金姨问道。

“我在何琴的橡胶林这边,怎么了?”

白汐听金姨的口气不大对劲。

“那边后悔了,不跟我们签合同。”

金姨说道。

“你说的那边是指那个富商,收购橡胶的那个?

不是说先签三个月吗?

签了合同,他们应该没办法后悔吧。”

白汐不解道。

“他说要老板签字,我就先回来了,所以虽然谈好了,但是没有落实到合同上,如果这个月我们提供不了货给smsxj,恐怕,会赔的很惨,我听说,他们目前有几个项目同时进行,要是一有意外,损失不可估量的价值,所以橡胶的价格比较高,量也要的比较大,就怕出意外,我们金氏赔不起,我也赔不起。”

金姨凝重道。24(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