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章浴室一家亲全文阅读

白弯弯看着玉丘起身离开的姿态,抬了抬手,最终没有去抓玉丘的衣襟,也没有开口阻止。

玉丘走的很快。

转眼间,对方就已经带着一身的冷意,离开了白家。

“眼下这个时候,玉丘也定然被人盯着。

就让他这样去找曹继明的侄子?”卫云靖看了一眼离开的玉丘,看向白弯弯询问道。

“他总要面对。

我们的善意与好意,对他而言,未免不是一种过度的保护。”白弯弯放下了搁置在虚空的手回答道。

“他走了。

那么我们继续也说一说别的吧!”银千离这个时候开口。

白弯弯看向了银千离。

“自从之前,也就是秦导师出事的那一天。

千月就变得有些奇怪。

她对我说了一些似是而非的话。

但她不知道,我从来不会把她说过的话,不当一回事。

这些话我细细揣摩过。

白弯弯,你还要我说的更加清楚一些吗?”银千离眸色幽深的说道。

白弯弯抿了抿唇,神情一顺复杂了一下。

“不信任我们?”银千离问。

“我若不信任,又岂会告诉千月,我死之后的可能。”白弯弯淡淡叹息着说道。

“所以,玉姨其实查星际政府的贪墨,根本是真查你所怀疑的证据?”银千离总结道。

白弯弯点点头“恩。”

这边,听得云里雾里的卫云靖看了看两个人,“你们做打什么暗语?”

白弯弯闻言,看向了银千离。

银千离斟酌了一下,开口道“弯弯怀疑背后有一只针对一切的黑手,这黑手的主人是皇帝陛下。”

卫云靖一怔。

前后联想,自然也明白了银千离为何说玉姨的似,跟其有关。

“告诉你们也无妨。

你们现在这个时候,第一选择来我这里。

在他人的眼中,只怕我告不告诉你们,已经脱不了干系了。”白弯弯说道,便将自己的怀疑与总结跟两个人也说了说。

“三皇子殿下?”

二人呢喃着,对视了一眼。

“你们自己看着办,这一次,我不打算躲了,打算动用白家的势力,亲自开始调查。”白弯弯说道,眼神一横。

都到了这个时候,先是秦导师出事,后是玉姨出事。

秦导师还好,躲过了。

但玉姨……

总之,既然已经对上了,那就干脆直接对上,鹿死谁手,还未曾可知。

“时间不早了,你们回去吧!

回去以后,如果家族之中有什么吩咐与安排的话,你们也就别动了。”白弯弯看向两个人说道。

两个看向她。

“我打算亲自动,你们也就没有必要了。

但是我希望,若真的有一天,对方威胁到白家,威胁到兰溪,我所在意的人,我希望你们能联合在一起,帮他们一帮。”白弯弯看向两个人,眼神真诚的请求道。

“我们知道了。”

二人应到。

“谢谢。”白弯弯真心的感谢。

送走了二人,白弯弯亲自去见了白泽,白泽在书房,他也已经知道了玉修罗的情况。

但真如同秦默林的事情一样,作为白家之人,名不正言不顺,想要调查都调查不了。

根据所观察的状态,星际帝国这边已经成立了调查组。

可调查出来的结果,却叫人无法接受。

什么星际政府的报复?

玉修罗做了什么,能遭遇那些人的报复,这不是走开玩笑,把锅扔到星际政府的头上。

……

扣扣。

白弯弯敲响了书房的门。

白泽抬头,看是白弯弯,收敛了情绪,露出一抹慈爱的笑容,柔声道“是弯弯,来进来吧!”

“父亲。”白弯弯看着白泽,轻轻柔柔的喊道。

“你玉姨的事情,父亲已经知道了。

玉家,卫家,银家的小子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吧?

他们可有欺负你?”白泽问道。

“没有。

对我,他们还是很信任。

中间发生了一点事情,不过无妨,我们能解决。”白弯弯微笑着说道,知晓父亲这是没有他叫人去听他们做了什么?

否则以他的能力,自然一切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发生了一点事情?”白泽问。

“玉丘带来的一个人,体内有定时炸弹,那人已经死了,玉丘去调查了。”白弯弯说道。

白泽立刻一想,就想到了那种情况。

“弯弯,对方想要杀你,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你打算如何?”白泽询问道。

“父亲。

你应该知道,我在外面也展开了自己的产业,拥有一定自己的人脉网络与关系对吧?”白弯弯说道。

白泽点头“恩。”

“父亲,这一次我打算自己动了。”白弯弯说道。

“你的那点势力,未必能查到什么?”白泽说道。

白弯弯微微一笑,点点头“我知道,不过,我还有父亲不是?”

白泽看向白弯弯,眸光一亮,目露恍然。

“那你就按照你的想法做,兜不住的时候,来找父亲就行。”白泽疼爱纵容如同一座大山版可靠的说道。

“谢谢父亲。”白弯弯说道。

白泽微微一笑,带着欣赏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道“那你去忙吧!”

白弯弯点点头“父亲,那我就先走了。”

当晚。

白弯弯带着人离开了白家,这一次直接搬到了自己先前买的公寓,而也是这个时候,无数道命令下达下去。

第二日的太阳一升起来。

很多事情,将变得不一样。

次日一大早。

白弯弯没有去第一军校,而是带着白灵,直接找上了方平。

高调的姿态一出,暗中盯着的人,立刻就看了跟清清楚楚。

方家。

方平看着除了带着白灵,还带着一看就是高手的四个保镖的白弯弯,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秦导师,玉姨,都是我身边的人。

我不想在这样下去了。”白弯弯说道。

方平恍然,看向白弯弯“那你找我,是做什么?”

“找你,当时是希望你表态啊!”白弯弯微笑着说道。

“表态?

表什么态?”方平问。

“我查过军需处律点,军需处可以对外无理由不需要别人许可,接出最低一百人的小队。”白弯弯说道。

方平先想了一下,没有想到有没有这个。

干脆直接当着白弯弯的面,查看起来,最后再一行小字,备注里,看到这么一出处。

“你想从军需处借人?”方平问道。

“恩,借吗?”白弯弯问道。

“你打算做什么?”方平在问。

“打算查一查心中猜测了许久的事情,找一找看,是真的有证据存在,还只是我的错误的直觉。”白弯弯说道。

“你要站在明处,吸引所以的火力?”方平问。

“我如今的状况比较复杂,不管站在明处也好,暗处也好,对方一样会针对我。

我不是个躲躲藏藏的人。

既然已经确定势必要对立,那就干脆一点。”白弯弯说道。

“这人我要是给你的话,可就表示了我们军需九处站队了。”方平说道,眉眼间透着犹豫。

他与白弯弯关系不错,也的确很欣赏,很信任白弯弯。

但他所考虑的远不止如此。

“所以,我还需要你帮助,让那些信任你的叔叔,也借给我人。”白弯弯微笑着看着方平,笑容里的俏皮藏着淡淡的无良。

方平……

好一会儿,方平才恢复过来,“你这是打算把能借的人,都借一遍?”

“不,我是打算把军需处各处的人,都借一遍。

只你一个人借给我,自然很明显。

可当所有人都借给我,那么纵然真有些什么,也就都不明显了。”白弯弯微笑着说道。

方平思索了一下,眸光在眼中流转一番,笑道“有意思。”

白弯弯微微一笑。

“罢了。

我就算不借给你这个的话,以我们之间走的近的关系,真要有给什么,也脱不了干系。

人,我借给你了。”方平说道。

说完。

方平就博通通讯,对着那边说道“范叔叔,你从九处挑选一百人,直接带来我这里,我要外借。”

那边也不多问,应了一声“是。”

等方平挂断通讯。

白弯弯立刻道谢道“谢了。”

说完。

白弯弯抬头一看了一眼出现在了客厅的人。

“母亲。”方平喊道。

白弯弯跟着喊道“阿姨。”

“恩。”

对方应了一声,看了看方平,又看了看自己,什么也没有说,边转身离开了。

白弯弯看着对方的背影,看向方平道“我以为你母亲,至少应该会说些什么?”

“不是我母亲。”方平说道。

“恩?”白弯弯看向方平。

“自从我身边乱了起来,我父亲的亲信就找到了我,告诉了我,我的身世。

我的确不是她的儿子。

但父亲也说了。

他与我亲生母亲之间,至少一场交易,叫我也不用对其有任何特别。”方平说道。

“这么说来,你母亲就生过三皇子一个孩子?”白弯弯询问的同时,对着白隐微微示意。

“可以这么说。”方平说道。

“我现在怀疑三皇子很有问题,你这边情况有些复杂,自己多留点心眼,可别死了。”白弯弯看了一眼吊儿郎当的方平说道。

“你还真的以为我还是从前那一个?”方平反问。

“行,你心中有数就好。”白弯弯说道。

两个人接下来,又说了一下玉修罗的死,方平从自己这边点评了一下,觉得玉修罗死的可能性应该不大。

要知道。

玉修罗除了玉家之外,还经营了不少暗中的势力。

那个人,可是一个名叫修罗的女人。

这样的女人,岂是泛泛之辈?

白弯弯觉得方平说的有道理,决定当务之急,把水搅混之后,让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着自己身上时,好好查一查玉姨的情况。

不一会儿,一驾飞艇驶入方家。

一个百人小队,从飞艇走下来,整齐的站在方家的院子。

“方少。

“你要的人,范处让我给你带来了,这是名册,以及他们所擅长的。”来人也不问方平要这些人做什么,只将名册交给方平道。

“人,我是借给她的。”方平一指身侧的白弯弯,也不接名册。

那人立刻将名册转了一个方向,“白小姐。”

白弯弯接过名册,顺势浏览了一遍,然后看向这些人,立刻明白,这些人跟这身边的最大好处。

“看了这名册,我就知道。

不用我说,你们也明白,你们跟做我的身边,不在是兵,而是兵器吧?”白弯弯看向面前的人说道。

“是,白小姐。”这人应道。

“方平,人我收下了,另外,我还需要你帮我联系一下,我一会儿,一一过去。”白弯弯说道。

方平看了一眼白弯弯,抬了抬手,一副你赶紧滚的模样,却没有拒绝。

白弯弯笑了一下,点了点名册,将人一一对上,带着人架着飞艇,扬长而去。

第二站,走向了李家。

李家。

其实比方家更容易,白弯弯一表明来意,李处就直接吩咐了人去准备,不仅如此,还联系了一下其他人。

白弯弯从李家出来,一架飞艇就变成了两架。

而且这院子里点人认人时,也避免不了的被人发现,渐渐的消息就传了出去。

九处,三处。

剩下的其他处,白弯弯一一走了过去。

也同时发现了剩余几处对自己的态度。

有些人似乎只管自己眼前的一切,旁的一概不管,随大流。

有的倒是不愿意借,破费了点功夫。

也有的,自己一来,就热情的招待,一说借人,点名她白家弯主的身份,二话不说就借人。

这一借。

白弯弯见识了不同的态度。

等九处转了下来,加上白家带来的一百人,白弯弯手中,如今明面上,有一千精英。

这数目比起军中,比起其他一点都不多。

可对比如同白弯弯这样没有身份的单人而言,就有些多了。

白弯弯看着这一千人,想到之前借人时军需处的态度,一时之间真是无法判断分析出军需处的几处处长里,是否有战队星际帝国,或者说是皇帝陛下的人?

不过,她分析了一圈之后,勾唇。

不管是不是,很是时候,是也没有关系!

笑了一下,白弯弯开始拜访古老姓氏家族,同样一家一家的走下去。

百人。

对于古老姓氏家族而言,不多,借还是可以一借。

一圈下来。

白弯弯的一千人,变成了两千人。

这其中军需处,古老姓氏家族,包揽了一个全部,唯独剩下……

白弯弯抬头看向了皇宫的方向。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