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爹地超给力大结局

“你怎么会在这里!”唯一看着人有些惊讶。(m.wenxue6.com)

“我也来买婴儿所需要的东西,倒是没想到在这里会遇见你!”白蔷薇也很高兴。

连忙跑上来,盯着唯一看,就好象唯一是什么稀有动物一样。

“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唯一被看得毛骨悚然的。

“你真的怀孕了!”白蔷薇看着人眼里有着不可思议。

唯一嘴角抽了抽,难道她怀孕很奇怪,她也是女的好不好。

“难道我就连怀孕还要造一个假的来装逼?”

不至于吧!她又不是很闲。

“你真的怀孕了?”还是觉得无法相信。

要知道唯一一直以来的二世祖形象早就深入人心了。

“真的!”唯一很想上去掐住她的脖子问一句你到底是不是我朋友。

“小一一,恭喜啊,你和墨叔叔居然这样快就有好消息了。”这两个人结婚也没多久吧?

“你也是,看样子你和任飞扬的好事情也不远了。”看着两个人这个样子,估计应该见家长了。

“小一一果然就是神机妙算,你怎么知道的!”白蔷薇有些奇怪。

这件事情也是今天才完成的,自己都还没开口呢?

“你看看你自己脸上那个轻松的笑意,你知道你之前和任飞扬在一起是什么样子么,像做贼或者偷情一样。”

现在这个样子,已经足够证明很多事情了。

“你就是一个人精!”白蔷薇摇摇头。

“是你表现的太明显了?”和墨氏那些老家伙相比,这个人的那些简直就是不够看。

现在自己看人的本事,自然越发精进了。

“小一一想买什么,我给你挑,我都没买什么东西给你,现在你可得给我一个效忠的机会啊?”

白蔷薇拉着唯一,脸上有着明媚的笑意。

“不用了,现在孩子还没有出声,你想要效忠还是等着孩子出生再说吧!”自己闺蜜唯一可不会和她客气。

该要的时候一定不会心慈手软。

“算了,还是先给我的干儿子买一点见面礼,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白蔷薇知道唯一这是不想让自己破费。

但是很显然,她完全就是想多了。

“是女儿!”这件事情墨御很计较,唯一怀的就是女儿。

“啊,你们都去鉴定了?是女儿啊,给我儿子做媳妇怎么样?”听到这个消息,白蔷薇比两个当事人还要兴奋。

“没有去鉴定”墨御在来一句。

“那你怎么知道就是女儿的!”白蔷薇就有些不理解了。

“我说是女儿就是女儿,还有,为什么要给得儿子做媳妇,我女儿想要和谁在一起,我都会支持的,但是谁也不能给她做决定。”

墨御的这句话完全就是在打自己的嘴巴。

因为以后他每一次的反对女儿和那个男人的事情,唯一就是用这句话来堵他。

“呃!”和唯一还能商量,和墨御完全就没必要说了。

“别和他计较,他就是一个女儿控!”唯一有些为女儿未来的老公默哀。

有这样一个护犊子的老爹,这想要从虎口夺食,是真的很危险啊。

“也对!”反正时间多的是,不急,慢慢来。

“婚期定了没有?”唯一看着白蔷薇。

这个人兜兜转转,没想到还是会嫁进任家,也许这就是一个缘分问题。

“还没有,过几天我爸爸会回来!”这一次白蔷薇是好好和自己爸爸说的。

白爸爸一直都很喜欢这个女儿,即使暗恨她不争气,可是也不会给她难看。

“别再让你爸爸失望了,他就是想要看你幸福。”

白爸爸虽然年轻的时候混账了一点,风流了一点,可是对于自己的孩子都是非常好的。

“我知道了,这一次我已经和我爸爸说好了,爸爸说尊重我的抉择?”

以前白蔷薇对于自己私生女的身份一直很在乎,而忘记了白爸爸为自己所做的一切。

白爸爸对于她和家里那个弟弟一直都是一视同仁的。

“想清楚就好,有自己家人祝福的婚姻才会幸福?”那是一种心灵上的满足。

“嗯,小一一,我会努力更加幸福的!”一定不会辜负那些对自己好的人。

“加油?”看着自己的朋友一个一个走向幸福,唯一觉得心里很安慰。

“嗯,我会努力去经营的!”感情是真的需要好好去经营。

“要不要找一个地方吃饭?”唯一也是很久没和这个人在一起了。

“可以的,我也有些饿了!”白蔷薇当然不会拒绝。

最终还是白蔷薇给唯一挑选了一款,并且执意要自己付账送给唯一。

买好东西之后几个人就一起去用餐了。

“话说,感觉你的皮肤越来越好了,推荐一下,用的什么,我感觉我整个人都要沧桑了,也别是怀孕的时候,这些化妆品压根就不敢乱用!”

白蔷薇也是孕妇,怀孕的时间比自己早,应该懂一点。

“我用的是那个ak集团旗下的,当然,还是任飞扬买的,我感觉他家的护肤品很不错,用起来完全温和并且不刺激。”

因为曾经ak和唯一有些矛盾,所以白蔷薇基本上不会去买他家的东西。

这还是任飞扬买的,不用也不行啊,这可是花钱了的。

“是么,什么牌子的,介绍给我!”唯一感觉自己也需要好好打扮一下了,要不然迟早的黄脸婆。

“就你这个姿色和肤色还需要保养打扮,你是不是故意来拉仇恨的。”

唯一顶多就是脸色有些苍白,血气不足,和沧桑完全没关系,就是人太紧张了。

“不,我就是想要保养一下?”这也是一个安全感的问题。

“你和ak………”这都有矛盾了还去买人家的东西,ak可能心里都不知道怎么想。

“这不存在啊,商业本来就存在着竞争,不是ak也还有其余人,如果ak美妆这一块非常好,我为什么不买!”女人都是爱美的。

她也不列外啊?

“你这心态真好玩,要是我,肯定不会去买的!”白蔷薇觉得这样的事情自己一定可以做得出来的。

“这没事啊,不存在的!”商业竞争,有压力才有动力,一直都是这样的。

“有时间我们一起去看看,买一点需要用的!”白蔷薇提议道。

“可以,等我有空打电话给你,因为现在时间这个东西是真的不好把握?”唯一也很苦逼啊。

“没事,按照你的时间来,反正我现在就是一个闲人,基本上没事的。”

除了读书,就是睡觉,两点一线的生活真的很颓废。

“那就先这样决定了?”

两个女人在哪里一直噼里啪啦不停的说着,两个大男人倒是很安静,基本上一句话都没说。

ak集团总裁办公室。

“啪啪啪!”看着手里的文件安娜开始拍着自己的手掌了。

希尔一直盯着自己的电脑,对于安娜没有一点反应。

“希尔总裁不愧是年轻一辈里面的青年才俊,这才多久啊,美妆的市场就被你这样轻而易举的打开了,真的很不容易啊?”

要知道销售业绩第一,并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到的,很何况这个第一还是维持了很久。

“你管好自己餐饮方面的就好了,用不着这样恭维我?”希尔真的一点也不想和这个人共事。

“餐饮方面势在必行,我已经打算好了。”安娜眉头微微皱起。

“势在必行?我怎么听说你处处受到限制啊!”希尔不关心别人不代表他什么都不知道。

“那只是暂时的,现在墨氏这一块都是由沈唯一那个朋友在打理的,一个三流大学的学生妹而已,坚持不了多久的。”安娜有些瞧不起顾悠悠。

“可是事实就是你连一个学生妹都不如?”

人家学生妹可以短短的时间就接受这些事情并且处理的很好,就可以看得出来,那也是一个有能力的。

“希尔,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顾悠悠不会感谢你的!”

安娜自然不可能承认自己不如顾悠悠。

“我说的是实话,你好好看看这个月的业绩,这就是说明能力的所在啊?”希尔觉得如果有一点能力没自负其实没什么。

就怕那些不但没能力,还非常自大的人,那是蠢货。

“你等着吧,顾悠悠不会一直这样好运气的!”安娜眼里有着诡异的笑意。

“你想做什么?能够光明正大的打败自己的对手那才是令人尊敬的,否则只有令人看不起?”这个人的手段一向都不怎么样。

至少希尔是看不起的。

“我们是独立的,所以管辖的范围不一样,我的工作你少插手!”说完安娜站起来,朝着外面走去。

她需要回去好好的谋划一下,给顾悠悠一个意外的惊喜,一个让她永远翻不了身子的惊喜。

为了整跨沈唯一,安娜可以不计较一切代价。

和白蔷薇吃完晚饭之后也不打算在逛街了,因为军区大院那边已经打了几个电话了。

自己现在对于那些人就是重点保护对象,对于这一点,唯一表示自己有些无奈。

两个人回到军区大院,那些人全部都在大厅里面等着。

“爷爷奶奶,妈妈,爸爸,你们怎么还不去休息啊!”唯一看着那正襟危坐的一大家子简直就是哭笑不得。

“饿不饿,要不要再吃一点东西。”元秋晴立刻迎上来拉着唯一的双手。

“小一一,快来坐下,别累着自己了!”墨老爷子也开口说道。

现在整个人看着唯一眼睛都是亮晶晶的。

“大家别这样紧张,我没事的,就是去买一点婴儿需要用的东西!”那些东西倒是没拿来军区大院,都在自己和墨御的家里。

“你都开始添置这些了,妈妈还说过几个月和你一起去添置呢?”元秋晴有些遗憾。

她很多年没带孩子了,真的很想带哪些软绵绵的孩子。

“也只是随便买了一点,那天肯定要和妈妈一起去买,这些不懂得,还得希望妈妈教导我么!”想不到自己为人父母的那一天来到的这样突然。

“可以的,可以的,你上班忙都可以给妈妈带的!”元秋晴很高兴,拉着唯一坐在自己的旁边。

“来,试试,这是我特意为你做的糕点,有营养而且容易消化!”

元秋晴端着小碟子,上面摆满了精致的糕点。

“谢谢妈妈,太有心了!”在唯一的心理,元秋晴一定是世界上最好的婆婆。

“你不是很喜欢吃草莓么,这是我让人从b市空运过来的,很新鲜!”墨老爷子端着一盘洗好的草莓,连忙递给唯一。

“对呀,我哪里还有人参鸡汤,要不要喝一点!”余素非今天也自告奋勇的去做菜了,结果还不错。

“这天气本来就热,喝鸡汤不合适,晚上睡觉可能也不踏实,小一一,我哪里做了酸梅汤,你要不要来一点!”

几个大家长都开始争先恐后地就好象邀宠一样。

唯一看的目瞪口呆,这拒绝谁都不好吧,都是自己人。

偏过头,看着墨御眼里有着求救。

“大伯母,二伯母,我知道你们是好心,可是小一一应该吃不下了。”看着唯一那个委屈巴巴的样子就觉得有点好笑。

“啊!”两个人显然有些失落,因为墨家是真的很多年没有小孩子出生了。

最小的墨炎那也是一个很独立的人,压根就不需要她们。

现在唯一怀孕,难得有展现自己的机会了,自然都打算大展拳脚了。

看着两位伯母脸上的神情,唯一觉得自己简直就是罪大恶极。

“二伯母,你的鸡汤给我留着,我明天早上喝,早上吸收的比较好,还有大伯母的也是,你都不知道我办公室哪里多炎热,中午让墨御给我盛一点过去,我都没尝过两个伯母的手艺呢!”

两个人也是好心,并且都是为自己,唯一也只能尽量不让两个人失望。

“好的,你放心,明天早上伯母一定起的很早给你热鸡汤,还给你煎荷包蛋!”余素飞圆满了。

“对的,明天伯母一定会让酸梅汤更加爽口,这个孕妇喝了心情会更好,当初你妈妈也很喜欢喝我做的酸梅汤!”

那时候元秋晴怀孕确实有些遭罪,随时随地都要有酸的。

而自己拿得出手的可能就是酸梅汤了,曾经一度天天给元秋晴做,几个人的妯娌关系才会越来越好。

“那一定要试试,不试会很遗憾的!”唯一现在对于酸的倒是很喜欢。

“还想吃什么,伯母去给你做,不会伯母也会研究出来!”陆新蓝问道。

“不用了,我现在就馋伯母的酸梅汤,还有二伯母的鸡汤了?”唯一觉得这些人们对自己自己真的太好了。

好到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样回报。

仔细想想,唯一觉得自己有些一无是处,什么都不会,也拿不出一技之长。

做菜什么的,完全就没有自己什么事情。

“孩子,你办公室是之前子芩的对吧!”而墨老爷子风马牛不相及的来了这么一句。

“对的,资料基本上都在那里,我也懒得再去找另外一间了?”

在唯一心里,这个总裁是做不了多久的。

因为她压根就没有做长期的打算,等着墨子芩的腿好了,自己就可以让位了。

所以说,有时候唯一就是太单纯了,墨子芩既然已经让她坐上了这个位置,就不可能轻而易举的让人下来。

墨子芩了不希望自己再把时间蹉跎在那把椅子上了。

唯一还年轻,还可以在奋斗几年,可是自己却没有那么多时间了。

“觉得不舒服我明天就让人去重新装修,在铺上地毯?”

在墨老爷子眼里,现在的唯一就是国宝级的人物。

“爷爷,谢谢你的好意,大哥哪里还不错,空气很好,有什么不满意的我肯定随时置换?”把办公室铺满地毯,那简直就是太奢侈了。

“没关系的,小丫头,都是一家人,有哪里需要的尽管开口?”

墨老爷子就希望唯一快快乐乐的,为墨家生一个小公主。

不止是墨老爷子这样想,很多人都这样想,生一个小公主。

“一定的,爷爷,我一定不会和你们客气的!”唯一点头答应。

“那就好,还有什么想吃的,明天爷爷奶奶去给你买!”墨奶奶也跟着说道。

“奶奶,目前饮食很好,没什么也别想吃的。”即使有那也是奴隶墨御啊?怎么好意思麻烦两位老人家。

“奶奶,你们大家也别太紧张了,你们这样小一一可能有会有压力了。”自己这几个家人的热情墨御了如指掌。

如果不是唯一上班,肯定直接每天七八顿不带重复的给唯一做吃的,就是为了把人养好。

“千万别在心里有压力,那对身子不好,我们也就是关心你!”墨老爷子赶紧开口。

“爷爷,别听墨御胡说八道,我这人脸皮厚着呢!不会不好意思的!”唯一暗地里瞪了墨御一眼。

墨御耸肩,觉得自己有些无奈。

“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小一一,你快点去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元秋晴看了一下时间提醒唯一。

“好的,妈妈,那我就先去休息了,你们也是,早点休息!”唯一也觉得自己有些疲惫了。

可能是因为怀孕的缘故,感觉自己特别容易累。

“走吧,先去休息?”墨御扶着唯一站起来。

“奶奶爷爷,我先带小一一去休息了,你们也早点休息!”

自从唯一怀孕之后,这几个人脸上的笑意就一直没停过。

“你们先去休息,我们稍后。”元秋晴给两位摆摆手,示意他们可以走了。

“嗯!”墨御点头,转过身子扶着唯一朝着楼上走去。

下面的人又开始对于唯一怀孕的事情制定更加精密的饮食计划。

可能唯一不会想到,未来很长的时间之内,她的饮食基本上没有重复的。

楼上两个人的房间里面,唯一洗漱好了之后走出来。

墨御拿着毛巾开始给她擦头发,动作很温柔。

现在他都不用吹风机的,就是用毛巾一点一点的给唯一擦干。

“话说,你这动作越来越温柔了,我都想要睡觉了!”

唯一眯起那双大眼睛,神情有些慵懒,直接靠在墨御的身上,任由他动作。

“那是,都会有进步的,你也不看看是谁的老公!”

墨御很喜欢给唯一做这些事情,享受两个人相互依偎在一起幸福的时光。

“老婆,在等几个月,我们就有孩子了!”

看着唯一平坦的小腹,墨御的大手在上面抚摸着。

眼里有着为人父母的喜爱,这是他的骨肉,他和小一一的骨肉。

“嗯,在等几个月,就是三口之家了!”

唯一的小手覆盖在墨御的大手上,两个人的手指紧紧的重叠在一起。

“我生孩子你会不会陪我!”唯一一直很怕疼。

“一定会赶到你的身边的,我想看着我们的小公主出世!”墨御开口答应。

怎么舍得让自己的老婆一个人孤立无援的躺在冰冷的生产台上,更何况这个小祖宗还特别怕疼。

他肯定要陪在她身边,为她加油打气。

“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做不到家法侍候,跪搓衣板。”唯一紧紧的捏着墨御的大手。

她真的很希望自己生孩子的时候这个人能够在自己身边,让自己不至于会那样无助。

一个人是真的有点害怕。

“好,如果做不到我跪键盘?”那个比较考验技术含量。

“嗯,我很喜欢你这样有觉悟的人,简直就是太棒啦?”唯一转过头在墨御的嘴巴上亲了一口。

“这样敷衍真的不好!”墨御抬起唯一的下巴。

吻轻柔的落在唯一的唇瓣上,动作极尽怜爱。

唯一睫毛轻轻眨了一下,闭上眼睛感受着墨御对自己的温柔。

墨御亲了一会儿就放手了,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自己的躁动。

前面三个月还是危险期,墨御可不敢冒险。

唯一睁开眼睛,有些疑惑,就这样结束了。

墨御的身体明明已经动情了,现在这个关口刹车,怕是有些难受。

“老婆,现在还是危险期,不能做。”墨御这句话让唯一闹了一个大红脸。

自己又不是很饥渴,就是看着他难受自己于心不忍而已。

“睡吧,不折腾你了!”等生完孩子之后再好好折腾。

“嗯,睡觉!”唯一打了一个哈欠,有些累。

“我想听你唱歌?”唯一很久没有听这个人给自己唱歌了。

“好,我给你唱歌!”轻轻的拍着唯一的背部,充满磁性的声音缓缓的倾泻而出。

唯一嘴角挂着笑意,闭上眼睛,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

墨御看着的温柔恬静的睡颜,在唯一的额头上亲了几口。

“晚安,我的小祖宗。”说完之后躺在唯一的身边。

把人搂在自己的怀里,保持一个恰到好处的位置。

既不会离得远,也不会压着唯一的肚子。

唯一一觉到天亮,下去餐厅余素非都在那里等了。

看着色泽特别好的鸡汤,唯一很有胃口,喝了两碗,余素非脸上全是笑意。

吃好东西之后墨御便开车送唯一去上班了。

“今天中午你直接就在办公室等我!我处理好事情就来!”

前几天预约冷氏哪里据说有消息了,唯一会着手处理,还有会议要开。

“好的,注意自己的身体。”给唯一解开安全带,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嗯,来一个么么哒?”唯一抱着墨御的脑袋在他脸上亲了几口,全是口水。

然后笑嘻嘻的下车了,墨御有些无奈。

这个小祖宗就是很喜欢恶作剧。

唯一走进顶层,王黎已经在那里等着。

“早,沈总!”

王黎看着人高兴的打招呼。

“一个早上就这样高兴,遇见什么好事情了!”唯一看着人就有一些好奇。

“没有啊,这不是冷氏那边有进展么,我这不是为总裁高兴么?”王黎露出那一口大白牙。

“恐怕那只是一部分吧,我看你的这个样子,是不是最近有好事情了!”

王黎在这个位置很多年,项目都不知道做过多少,还不至于高兴成这个样子。

“什么事情都瞒不过总裁,我马上要订婚了!”

昨天晚上求婚成功了,让王黎一个晚上都高兴得睡不着。

实在是太激动了,感觉有些不真实。

“我就说嘛,笑得跟一个傻子似的,那个项目得有多少利润啊!”

唯一拿着自己手里的资料,仔细的阅读着。

“冷氏那边说,问总裁什么时候有时间,大家见一下,看看还有哪里需要进一步交流的。”王黎把话转达给唯一。

“你问一下冷氏是总裁下午有空没有?我想约她当面详谈一下!”这一点唯一是可以预计的。

比起其他的公司,和墨氏有着更大的保障。

那个人会答应见面也是属于情理之中的。

“好的,总裁我马上去预约?”这一个项目其实还是不错的。

唯一也可以试试发展自己周边的关系,巩固自己的位置。

“还有就是,人力资源部给我招聘的人到了没有?”这一点很重要。

“已经到了,下面基本上的考核完了,留下来的人绝对都是人精中的人精!”

人力资源部那个现任经理肯定会处理的很好,因为洛思琪的下场就在那里。

别问唯一她敢不敢,因为她是真的有那样权利。

所以那些人现在都在变相的讨好唯一。

“办妥了就好,把那些人按照他们的特长,给我安排到相应的部门,有些人是应该好好敲打敲打了。”

很喜欢倚老卖老是吧,行?那就给你们机会。

“你这样就是变相的架空那些人的权利,总栽就不怕那些人狗急跳墙,干一些不利于公司的事情?”王黎就怕那些老家伙孤注一掷。

“不怕,拳头才是硬道理,你不铁血一些,那些人总以为你好欺负!”唯一办事情一直以来都是干净利落的。

一点都不喜欢拖泥带水,有些事情耽搁了最好的时机,以后你不一定把握得住。

“还有,如果不服我,不是真心帮我,那我留着那些人干什么,背后桶我刀子么!”

内部如果不能短时间之内安稳下来,自己的项目也会受到阻挠。

那些人怎么可能会给自己发展自由的空间,简直就是异想天开。

“知道了,总裁!”王黎点头,几十年了,确实应该换一点新鲜血液了。

“这件事就麻烦王助理了,如果谁有什么疑问,欢迎来这里咨询!”

唯一怕那些人为难王黎,自己先把事情包揽了。

“好的总裁,有你这句话,我简直就是无所畏惧了。”唯一是一个很不错的领导者。

手段有,能力有,魄力也有,还会揣测人心,分析利弊,不得不说,现在还小,以后还有无限的可能。

“嗯,去吧!”说完拿着自己的文件或办公室了。

———

林初夏这一边终于说服了自己老妈,让自己和田云回田云家里。

林初夏大包小包的买了一大堆,脸上全是兴奋。

“我家在乡镇,我怕你住不习惯!”

这种从小就是住别墅的人,去自家那个几十平方米的小家,确实有些委屈。

“没关系啊?我能够适应的。”想当年,她们也是下过乡生活的好吧?

“其实我父母很好的?”想起自己的父母,田云有些愧疚,一直都没能在家里尽孝。

“走了,安了,以后我会多来看看的!”林初夏迫不及待地拉着田云上了高铁。

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之后,坐下来,依偎在田云的身上。

“有些激动怎么办,你爸妈会不会不喜欢我啊!”

林初夏觉得自己有些二,不懂得为人处世,至少这方面没有唯一来的得心应手。

“我爸妈都是老实人,你别担心,她们一定会很喜欢你的!”田云觉得自己爸妈一定会很喜欢林初夏。

因为林初夏是一个很好相处并且没有任何架子的人,心底也很善良。

“那就好,我就怕他们不喜欢我,那我就尴尬了!”

第一次和男朋友回家见父母,那种心情是真的很奇怪啊。

“别担心,一切有我在呢。”怎么舍得让这个人受委屈。

“嗯,不紧张。”林初夏看着人傻笑。

“我买的礼物会不会太少了,我当时应该多买一点的。”

林初夏看着自己手里的礼物,觉得有些拿不出手。

“败家老婆,你这些都是多少钱了,别再担心这些了。”林初夏的礼物是真的很有分量。

并且这些都还是自己不知道的时候许琳和她一起去买的,价格绝对不会差。

“我就是紧张!”林初夏最大的优点应该就是坦率了。

“你闭上眼睛休息一下,别再想其他的,到了我叫你!”

总不可能这一路上让林初夏的神经就一直这样紧绷着吧。

“行,我休息一下!”不可能让自己看起来很憔悴的去见田云父母吧。

可是闭上眼睛怎么就是睡不着,最后拿出自己的手机,登录qq。

“姐妹们,我要和我家小云云回去见父母了,很激动怎么办,求支招?”

这几个人应该也都是见过家长的,比自己有经验。

唯一还在上班,手机qq的消息提示音响起,拿过来有些好奇的看了一下。

看见这句话就能够想在到林初夏那个苦逼的样子,顿时有些幸灾乐祸。

“能怎么办,继续嗨!”写好之后发送过去。

最先回消息的是唯一,但是林初夏看着这句话却莫名想哭。

“大总裁,这样忙里偷闲真的好嘛!”

自从唯一担任这个总裁的位置开始,两个人就没见过面,各有各的忙发。

“霸道女总裁表示自己心里有些幸灾乐祸!”顺便带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再见,我们友尽!”唯一那性格林初夏还了解了,典型的恶趣味。

“你居然要回去见家长了,可喜可贺!”顾悠悠也开始现身了。

“你这个大忙人,一天身影也见不到,我可想你了!林初夏发了一个亲亲的表情。

“恶心,我看你一点都不紧张啊!”顾悠悠也是很久没上qq了,今天也是心血来潮。

“你爸妈居然就这样同意了,速度好快啊?”袁寄语此时正在医院里照顾自己的妹妹。

“那是,你以为,只要追击的力度够强大,完全没问题的。”

主要还是自己母亲心软。

“两个人能够遭到一起不容易,别在折腾了哈!”唯一看着两个人也是挺不容易的。

“谢谢小一一,我一定会更加努力的!”更加努力做一个合格的军嫂。

“嗯哼,幸福都是自己争取的,看你了!”

唯一也为自己的朋友开心,至少她们五个人,都找到自己的心有所属了。

“白蔷薇哪里去了,她这个读书的比你们还忙啊?”自己真的很久没看见那个二货了。

“现在是周末,既然是周末还是有老公的人,你觉得应该在做什么,自然培养感情啊,是不是傻!”

比自己这个孕妇智障还要更加不在线。

“咳咳咳,这不是忘记了,两个人发展到哪里了?”林初夏也很久没看见那个二货了。

最近被自己的老妈关在家里都快要与世隔绝了。

“估摸着,应该快要准备婚礼了!”在不举办婚礼,孩子都出来了。

“小一一,听说你怀孕了是不是真的?”现在有机会,就明目张胆的问一次。

“都一个月了,你觉得我会拿这个事情开玩笑?”唯一有些无语。

“恭喜啊,准妈妈。”一转眼这几个结婚的结婚,了。

即使不结婚的也都有对象,发展的很迅速啊。

“你也是,终于把自己嫁出去了,不容易啊!”一度以为林初夏可能找一个女的过日子。

现在看看,完全就是她们过度脑补了。

“切,不和你们说了,我还想一下怎么和我那我未见过面的婆婆进行有效的沟通!”

发了一个再见的表情,林初夏下来qq。

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显得更加镇静,可是却也慢慢的进入梦乡。

田云看着身边睡的香甜的人,紧紧的抱着。

一只手指拿着扇子轻柔的给人扇风,因为白天真的很炎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听见有人在喊自己,林初夏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是不是到了!”连忙看着外面。

“没有,我们需要转车,所以要下车子了!”搂着林初夏,提着她准备的礼物,下了高铁。

现在这里已经远离城市了,没有了那些化工污染和车辆的喧嚣,了。

很安静,微风吹过来,凉爽极了。

林初夏深吸一口气,有些享受。

“感觉比城里的空气还要清新啊,城里的空气简直就是不敢恭维!”林初夏好奇的打量着周围。

“走,我带你去坐车,还有一段距离才到我家。”田云回到自己的家乡也有一些激动。

“嗯,走吧!”自己也不认识路,自然要跟着田云走。

这里去田云家那里得就只有公交车。

上车之后田云紧紧的揽着林初夏,一开始有些不自在的,可是后面巴不得整个人挂在田云身上,因为实在是太颠簸了。

------题外话------

亲们去看三生三世和战狼二没有,我去看了,感觉战狼超级棒,哈哈哈哈哈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