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她奶尖含入口中

楔子:滚滚历红尘,

心死意长存。

敢问何处有,

我愿觅长生。

心如混明镜,

道如金莲魂。

身死道不灭,

伸手握苍天。

逍遥天地间,

清袖拂机缘。

只要心不灭,

吾能傲世间。

笛声悠扬如一缕青烟之上诸天,琴声洒洒谱写着荒古的篇章,一笛一琴时而清缓如雨滋润着听者的心田,时而暴躁如雷尤如万千军马兵戎相见,时而急促如风似那刀光剑影荡气回肠的武侠时代。

良久笛与琴其停却不给人突兀之感,顺着笛声与琴声的方向望去,只余下灰蒙蒙的一片,想看却看不见玄之又玄,笛声琴声完全消散后只剩那一声亘古的叹息。

与此同时一名刚毕业不就的青年正拼命的找着工作,手里一张张个人资料上的数据刹时刺眼,大体来说这是一个平凡的普通人,青年脸上遮不住的疲惫表达了一切。

如果说没有后来的机遇他还只是一个碌碌无为的废物,当他达到令人无法企及的时候蓦然回首,之余一声发自内心的狂笑,不过这就是后话了。

青年找到一个公园无力的瘫坐在长椅之上,将个人资料随意的丢在那里,这资料他足足印了20份,只是收到的成效微乎其微,只是青年丢下资料的刹那,改变他一生的事情悄无声息的发生了。

还是那灰蒙蒙的世界这一次却主动传出了声音:机缘到了能走多远就看你了大好人

青年只感觉上眼皮和下眼皮如两个磁铁一般,果不其然他睡着了而且睡的还很安详,从那不断流出的不明晶莹液体就能看出来了。

青年在此醒来的时候是被冻醒的,青年揉了揉睡眼惺忪的双眼,朝天空望去太阳夕阳西下却还没有天黑,而在公园里运动的大爷大妈们早已各回各家忙活晚饭去了。

嗡嗡的震动从青年的裤兜里响起,青年看着自己现在的处境不由得苦笑出来,浑身上下没一处不招灰尘的地方,拿出手机瞅了两眼,赫然妈妈两个醒目的大字,青年挠了挠头,纠结且犹豫的摁下了接听见。

晓风啊吃饭了没有啊,慈祥的声音从电话里面响起,妈我早就吃了而且吃的相当好呢,这一次我找到工作了是个好工作每月有4000块钱呢,青年强装炫耀的语气在那里侃侃而谈,从今天出门遇到什么公司的大老板,看到自己的才能就把自己收了进来云云,很明显这哥们也是小说看多了。

从天南聊到海北从国家大事聊到今天什么菜涨价,直到对面开心的说道:找到工作就好,妈也就放心了,现在话费挺贵的不聊了哈,青年听到挂点后的忙音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xx村一户普通人家内,一名妇人望着手里的电话久久无语,自己的孩子别人不清楚她还能不清楚?这孩子十分好强听他那搪塞的口气就知道,刚刚肯定是在骗她,至于现在他过成什么样不用想都知道,一定很拮据,想到此妇人无奈的叹了口气(听说这年头都流行叹气)

回到自己那狭小出租房内的青年打开窗户望着外界的天空,天早已黑了下来乌云也早已将明月遮盖,青年看着这漆黑的天空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力感,无力与那前途渺茫的生活。

夏天的黑夜那是十分的凉爽,凉爽到令人冻得慌,青年依旧望着天依旧那副表情如同石化了一般,风吹散了乌云,良久青年猛地站了起来,放出那无声的狂笑,因为他知道自己无论在怎么消沉也无济于事,另外还有一点他觉得冷了。

青年望着自己的手又望了望自己的脚,自己有手也有脚怕他作甚,大不了从头来过,洗盘子、搬砖头之类的自己又不是没干过,打定主意以后青年又美美的躺了下来,这一次没有丝毫的烦恼,青年睡着了。

不过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因为有人的计划要开始了,虚空之中还是那团灰色雾气,不过这一次灰色的雾气不断翻涌,自主的朝周围扩散。

这次看清了那是一个巍峨的宫殿,准确的说是一处浮空小世界,从一层到七层,层层叠加而这世界之巅就是一个宫殿,此时宫殿之内一男一女看着浮空的景象不由的笑了笑。

男子面容极为英俊是那种带着阳刚之气的英俊,而令人奇特的是只要你一闭眼你就会忘了这名青年长什么样,而女子则美若天仙美眸一眨也不眨的盯着浮空景象。

怎么你想要收他为徒,男子温柔的望着女子,而女子却回给他一个白眼,难道你不知道我只收女弟子吗?那就把他变成女的就好了,反正又不是没干过,男子依旧不依不饶,那是系统绑定条件好吗,难道你不打算给他那个系统,想给他女神养成系统?

你可别黑我别人不知道你还能不知道,当时有一个男人许愿要是有个女孩子该多好,那你就把人家整成女人了?女子略带怒气的瞪着男子,那时不是权限低嘛,无法制造可以容纳生命体的系统,连一个系统模板都没有。

狡辩你可以给他强大的力量让他自己去找老婆嘛,女子看着男子就是那么静静的望着,好了算我认输我也就是觉得好玩,再说了那时候确实有一个变身系统模板啊,其他的有不符合他的要求。

至于他们所说的倒霉男正在第四层修身养性(性是重点)呢。

至于青年这里吗,他正美滋滋的啃着油条喝着豆浆呢,这是一顿丰盛的早餐,终于不用吃泡面了,青年随手整理着自己的资料,一张金色的纸张吸引了其的注意力。

招聘

性别:

年龄:

填好后私下下半部的纸,答案自会揭晓

青年看着这个奇怪的招聘信息不由得摇了摇头,这是哪跟哪啊,这就完了?青年确切以及肯定的认为这肯定是一名熊孩子的作品。

(至于青年叫什么自然有人知道是叫x晓风,主角呢是一个带着老婆的老爷爷)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