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面动插图前入

“你们就是我的师兄们吧,初次见面,我是南乐国的公主,封号彩乐。”

大师兄瞥了她一眼,点了点头。

“哦~原来是彩乐公主,久仰大名,你的才学修为可真是让人敬佩啊。”二师兄倒是对她微微一笑,并用胳膊轻轻的推了推大师兄。

干什么呢?这可是长老钦点的弟子,能不能给她点面子?免得日后给咱们穿小鞋。

“师兄过奖,说到才学修为,彩乐哪比得上师兄你们呀。”彩公主娇笑一声,“敢问师兄,你们这是在等我吗?”

还没等二师兄回答,彩着:“真是让你们久等了,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现在我也到了,我们大家都出发吧。”

“等等,等等,彩乐公主怕是误会了。”二师兄朝着她很抱歉的笑了笑。

“我说烂菜叶,你还真是懂得给自己脸上贴金呀,不让人戳你两句,你心里就不舒服,是不?”蒋美美从楼梯上蹦哒着跳了下来。

只见,大长老,二长老,和钟离轩,立马从彩乐公主边上走过去。

蒋美美一把扑进钟离轩的怀里。

“烟然姑娘,昨晚休息的如何?有没有什么水土不服的症状?”大师兄很是关心的问着。

“现在时间还早,要不烟然姑娘你再去多睡一会儿?”二师兄也连忙问着。

“多谢两位师兄了,烟然觉得,当下还是先赶路比较重要,毕竟我们已经是迟了,得抓紧赶上先行的那几队才是。”婼烟然朝着他们俩摇摇头。

“烟然说的对,是师兄考虑不周了,既然你已经都准备就绪,那咱们现在就出发吧。”大师兄对着众人一挥手。

排列有序的走出客栈。

“我,你们,”彩乐公主气的直跳脚。

“彩乐公主,你可得抓紧跟上来,不然,落队了,我们可是不会回来等你的。”

走在最后头的一位小师兄,转过身来,看了一眼那还没行动的彩乐公主。

“师兄多虑了,彩乐这就来。”等他们都走出去后,

“啪”的一巴掌,就甩到站在身后的领头婢女脸上。

“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走,想让我落对吗?”彩乐公主冷哼一声,扭头,往大门走去。

原本就被纱布包好,用面纱挡着的伤口,立马参出了血来。

“快跟上。”那名领头的侍女朝着身后的婢女和侍卫吩咐了一声。

淡定的摘下面纱,往纱布上撒了止血粉,又重新带上感觉的面纱。

“姑娘,你,你没事吧?要不我重新给你包扎一下?”女掌柜愣愣的从一旁的柱子后走了出来。

“没事,多谢了”领头侍女应了一声,便急匆匆的跑出了客栈。

——

两个时辰后

“好热呀”

“这什么破地方啊。”

“………………”

走了许久之后,众人都已经汗流浃背了。

“大家在坚持一下,马上就要到了。”一位小师兄对着众人喊了一声。

“烟然姑娘,你要不要休息一下?”正走在最前面,带着路的大师兄问了一句。

“就走这几步路,用得着休息吗?”走在一旁的彩乐公主很是不屑的瞥了一眼婼烟然。

几步路?婼烟然看着前方,一片荒芜,沙漠,

大家已经在沙漠里走了四个小时了,自己倒是一点都没觉得怎么样,只是,一直牵着自己的拽儿,还有身后跟着的白亭,大姐她们,都已经吃不消了。

“师兄,我们就休息一下吧,反正还有一会儿才到,到了之后就直接进入考核,大家怕是撑不到那个时候。”婼烟然对着大师兄点了点头。

“好”大师兄应了一声,对着站在旁边的小师弟使了一个眼色。

小师弟会意,高喊一声:“大家,原地休息一刻钟。”

“这,师兄,之前不是说要赶路吗?如果现在休息,我们会不会赶不上……”彩着。

“哎呀,难道不休息这点时间,你们就可以赶上了吗?”小师兄打断彩乐公主,皱着眉头,转过身看她,公主?

“是彩乐公主呀,我这人吧,嘴快,您别放心上。”

说完,就加快脚步,走到了一旁。

真是的,这彩乐公主怎么总是跟着我们,刚刚真是好险,还好自己反应快,不过,她会记住了,我长什么样子,然后日后好报复?

毕竟昨天,从她房间里传出来的那些声响,,,

我,彩乐公主面色铁青,这些个该死的贱民,我叫你们一声师兄都是对你们天大的恩赐了,偏偏你们还给脸不要脸?

刚刚那两个紫冈学院内门,直系大师兄和二师兄,也就算了,你这个小渣渣也敢无视我这个长老亲自选的公主了?还当着我的面给我脸色看了?

太过分了,彩乐公主气不过,立马对着身后的那几个侍卫招手,“你们,还不赶快给我把那个抓起来。”

“可还公主,我们,我们,”站在最前头的小侍卫开始颤抖起来,

“公主,如此做法怕是有写不妥。”领头侍卫走上前,暗示他退下,接着道:“虽说公主是被长老指定的,请到紫冈学院做学员的,

但是,如果您这都还没到紫冈学院,就抓了那个什么小师兄,那对您着实百害而无一利啊。”

“此话怎讲?”彩乐公主已经一眯,走过去听。

“如果公主你怎么做的话,肯定会被人说,到时候有心之人,抓着这件事情不放,再到处造谣,会坏公主的名声,还请公主三思啊。”领头男子说完,低下了头。

“行,下次再解决他。”彩乐公主轻笑一声,反正自己也不差这点时间。

呼,听她这么一说,身后的那群侍女侍卫,立马松了一口气,又多活了一天。

嗯?婼烟然眼睛微微一眯,那什么兰菜叶,那眼神,难道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老娘我还怕太无聊呢。

——

大家伙儿大概又走了一个时辰之后,大师兄走到一旁,在一颗仙人掌附近,先是踢了一脚,然后又轻轻的踩了上去。

突然之间,一面凌空的镜面出现在大家眼前。头牌杀手有萌夫(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