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的夫妇交换完整版

推开人群,找到了正在和下属发布命令,金色卷发的身披钢铁铠甲的中年男子。www。しwxs。com

“凯恩先生,你要干什么?”

凯恩瞥了魏冷一眼“撤退,难道我下命令也要先向你汇报吗,我不记得盟军条约中有这条规定。”

“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说现在不应该撤退,而是应该继续前进。”

“继续前进?”凯恩冷笑一声“是啊,处于战线最内部的你们自然希望继续前进了。”

魏冷摇摇头“就算你现在回去也不见得帮得了什么忙,先不提你能不能打过联盟军。”

“就算能打过,从法国驻地到英国驻地也不足半个小时的路程,甚至急行军二十分钟就能到了,而我们是从龙国驻地出发,到现在已经出行有八个多小时,减去攻城与逗留的时间,净路程怕也是高于两个小时。”

现在,时间决定着整场战斗的成败,魏冷也不顾礼节,一口气将所想的话说完。

凯恩盯着魏冷的眼睛,半晌,将手一挥,高声命令道“取消撤退命令,全军继续向目标前进。”

英**队接到指挥,队形迅速变更,后队改前队,有秩序地掉头迅速前进。

凯恩伸出手对着魏冷道“之前是我冲动了,你很不错,我是凯恩之爪。”

语气中没有一丝做作之意。

魏冷伸出手与之相握“冷法师。”

心中暗忖,此人行事果断,敢于直面自己的失误,确实是一位良将。

一个小时过后,英国继法国之后,被联盟军灭国。

其间,在英国玩家奋不顾身的强攻下,整体行进路程加快了两倍有余,龙国的牺牲人数也少了近乎一倍。

这次灭国,到白光闪烁之时,龙国的玩家没有丝毫停顿,而是不带犹豫地继续向前方急速行军。

短短的一个小时内,亲身经历过真正的并肩作战,两国的玩家已成为跨越地界的朋友。

虽然心中对英国玩家的离去无比悲伤,但还是将其化为动力,心中怒吼着向联盟的内部进军。

又过了大约一个小时,龙国驻地。

联盟军已经将龙国驻地围的水泄不通,从城墙上一眼望去齐刷刷地全是人头。

留守在城内的所有高层聚集在城头上,望着远处近乎无尽的人潮。

因为之前有英国,法国两个国家的牺牲,所以龙国的所有守势早已经准备万全,不像是法国,还没有将军队完全集结完便遭受了大军的冲击,导致迅速落败。

现在的龙国驻地,城外布满着刺客与猎人放下的危险陷阱,城墙上所有攻城弩与投石机都已经被推了出来,一致对外,弹药装填完毕。

法师与弓箭手和一些手持大盾的守护骑士也都在城头外侧严阵以待。

城外一处插着数面大旗的高地,以两个男人为首,围着众多玩家,看着被围住的龙国驻地。

身在左侧的男人说道“托尔先生,可以开始了。”

右侧的男人点点头,将手中巨大的战锤向空中一扬,低沉的声音如同号角般响起。

“进攻!”

密集的大军如同潮水般向中间巍峨耸立的城堡涌去。

在进入一定范围内,随着一声令下,如同黑蜂般密密麻麻的箭矢铺天盖地地划破空气,带着锐利的尖鸣声,倾泻而下。

而处在阵营最前端的战士,也在第一时刻举起了坚实的巨盾,成为后方的法师与弓箭手最为坚固的城墙。

虽然底下军队的防御很,但在密集的箭雨与跳跃的魔法下,还是迅速的锐减着。

但,就算这样,也依旧不能阻止联盟军的进攻,毕竟,面对数倍与自己一方人数的优势,这样的攻击,也只是苍白无力的。

难道,这样就结束了吗?

就在敌军已经将要逼近城门,下方的攻势已经展开之时,城头上的龙国玩家心中同时升起这样无力的想法。

突然,一席紫色的法袍,飘飘然屹立在城头中央,傲视着底下的数十万大军。

将闪耀着细小却凝实电弧的双手缓缓抬起,一个低沉雄浑的声音响起。

“雷神领域。”

原本淡蓝悠闲的天空转瞬间暗了下来,无数闪着暗紫色雷光的云层迅速凝聚。

一声巨响,巨大的紫色雷弧扭曲着劈下,狂暴的攻击将无数人掀起,连惨叫也未曾发出,便化为白光。

城头上的玩家精神一振,不由惊喜地大叫道。

“雷神!”

“是雷神!”

士气大涨,守势也强了几分。

远处高地,风剑眯着眼睛看着远处模糊的身影,说道“这是华夏区第一帮会的帮主,本名天帝,被尊称为雷神。”

托尔嘴角勾起一丝弧度“雷神吗……无妨,面对我们五十万大军个人的作用是微不足道的。”

天空中的暗紫色的云彩不断有雷弧劈下,将上前的联盟军尽数劈死,就算有遗漏,也会被后续到来的箭矢魔法给歼灭。

一时间倒是无人能突破上前一步。

时间艰难地走过了半个小时,在双方僵持之下,空中的雷云忽然散开,天空紫意消退,恢复为原来的淡蓝色。

傻瓜都看得出来,这是雷神领域的持续时间结束了。

没了雷云的阻碍,联盟军振奋,齐声呼喝着向城头迅速挺近,势如破竹。

托尔露出微笑,轻哼一声。

“该结束了。”

风剑笑而不语。

就在联盟军向前挺近不过五十码时,阵形却突然如同无头苍蝇,乱了起来,甚至互相对砍起来。

托尔眉头紧锁,低沉道。

“怎么回事?”

风剑摇摇头,脸色同时沉了下来。

在城头一处不太显眼的地方,七色琉璃面色平静闭着双眼,双手结着印,身上荡漾着七彩光辉。

身旁只有一个全身火红法袍的短发女子在静静地守着,似乎与外界的喧嚣完全隔绝。

在联盟军阵形乱下来之后,城头上的攻势又加强了几分,底下的联盟军却如同失去视力,茫然恐惧后退。

风剑和托尔叫人问了后才明白,只要进入龙国驻地的一定范围内,无论是谁,都会如同突然置身于另一个世界。

那个世界,燃着无边无际的熊熊烈火,同时出现了许多浑身流着岩浆的火人向自己攻来。

“是幻境。”托尔沉吟后说道。

风剑则是在思索一番后,向手下吩咐了些什么。

五分钟后,一个脸上撕裂着一道从两眼上划过去的恐怖刀疤的高大中年男人走来,看上去有些岁数。

“小子,你叫我?”高大男人嘶哑的声音从喉咙中传出。

风剑微微俯身“盲剑阁下,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盲剑有些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不要给我来这一套,有话说话。”

风剑点点头“现在我军被困入了一个屏蔽视觉的幻境,需要你成为导引箭,为我军指引方向。”

盲剑冷哼一声,撇撇嘴“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们会付给你令你满意的报酬。”

盲剑脸上露出阴森的微笑,舔舔嘴唇“那就好。”

就在幻境持续不到二十分钟时,原本如同无头苍蝇的联盟军突然定住了脚步,也不互相劈砍。

随着一声凄厉的怒吼,全体联盟军如同有了指明灯一般,向城堡冲去。

火红法袍女子看着底下的涌来的联盟军有些慌了神“怎么幻境一下子不起作用了。”

七色琉璃精致的脸上淌下丝丝香汗,紧抿着唇“不是不起作用了,而是处于最前面的人无论我如何变换四周的景象也能感知方向,并且不断的发出声音,指引方向。”

“不过是一个人罢了,还能掀起多大风浪。”火红法袍哼出一声,对着空旷的周围说道“把所有的火力集中在最前面的那个人身上,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杀掉他。”

一个身着黑色劲装的女性突然闪现在她的身旁,应了身后,再次消失。

得到命令,所有能够攻击到的分散火力全部集中在一点,倾泻而下。

对着天空无尽的箭雨,盲剑阴阴一笑,身后突然越出无数个身影,在空中将手中的长剑挥舞,将所有的攻击尽数挡下。

“怎么可能,那可是近乎几千人的攻击啊。”火红法袍的眼中写满震撼。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