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太大了撑的满满的

,。

水泓明白,黛玉真的把他当成了强盗,若有一天她发现自已是当今皇上,不知会有什么表情,这个善良的小丫头,照顾自已还来不及,还有力量去管顾着别人。

不过她能这么想,水泓却是极兴奋的,宫里孝顺太后的大有人在,但多是表面功夫,母后常说宫里虽然人多热闹,但真正能坐在一起说上几句知心话的,却没几个人。

原来崔嬷嬷活着的时候,母后也不像现在这样孤独,母后想溢,他是明白的,好在溢快回来了。想到水溢,水泓沉下脸,母后在黛玉面前夸溢是什么意思,还说他三宫六院的难以专情,这不是明摆着想让黛玉排斥他吗

水泓可以确定,母后适意的看来要先在母后面前为黛玉铺好路才行,黛玉是他的,与溢无关,要不索性就让溢去真的做和尚反正溢本来就不喜女色。

一瞬间水泓的想法很多,看着黛玉紧张兮兮的样子,水泓温柔的笑着说道:“我怎么会做这样的事呢,太后可是一国之母啊,小丫头,别把我想的那么坏,好好保养着自已的身子,过几日,让太医再来为你瞧瞧。”

黛玉用牙齿咬着下唇,说道:“你答应过不再来的。”

“是--我答应过”水泓拉长了声音,“只让太医来,到时你可别推脱着又不肯瞧。”

“我哪有”黛玉难为情的一笑,侧过身子不肯再看水泓。

“好吧,你没有”水泓的眼睛直直的望着黛玉,非常满足这一刻黛玉的完美笑容,很美,美的让他感到眩晕,快点好起来吧,好把她接进宫里,共度美好的人生。

水泓幻想着,黛玉接到入宫伴驾的圣旨时,会是怎样的欣喜若狂,再看到原来皇上就是她口中的恩人沐公子时,又会是怎样的激动与兴奋。

“我回去了”水泓试探的问着,此刻非常希望黛玉保持沉默,或者舍不得他走。

不想黛玉却将身子转了过来,福了一福说道:“黛玉送沐公子”水泓有些失望,但还是保持着君子风度向外赚突然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把黛玉吓了一跳。

水泓强忍着将眼光从黛玉的身上移开,面对着雪雁嘱咐道:“好好照顾你妹娘,把药给她抹上,这是我的随从,叫贪狼,有什么事你只管去找他,一准能办好。”

贪狼上前递过一个信笺说道:“这是我的地址和信物,雪雁姑娘若是不方便亲自来,随便派个人带着信物就可以找到我。”

黛玉还在犹豫着不知该不该让雪雁接这些东西,雪雁那里已经毫不客气的接下收好,再看水泓时,发现他的眼中有一抹温暖的笑,黛玉微微垂下头,听到房门开启的声音,再次抬头时,已不见了水泓的身影。

扶着门框向外张望,两边的厢房都没有亮灯的痕迹,看来并没有吵醒嬷嬷们,黛玉长叹口气,压在心底的事总算解决了一件,沐公子一定不会明白,他的到来虽然带给她对生活的,同时也给了她极大的负担,对女人来说,还有什么比清白更重要呢。

在黛玉向外张望的时候,水泓正隐藏在对面的树影里,小丫头想将两人的关系撇清,却不知她在他心中已经生根发芽,看着她映在窗上的影子,水泓的脸色愈加温和,半年以后,他将不再寂寞。

贪狼说道:“皇上,亥时过半了。”

水泓点点头往回赚边走边吩咐道:“安排个丫头进来,朕要随时掌握林姑娘的情况,顺便查下她们说的宝二爷是谁”

“奴才明白。”

王夫人最大的兴趣就是在佛堂念经,自从元春封了贤德妃后,除了日常生活外,大多时候都呆在这里,今天是例外的,虽然身在佛堂,看似虔诚,心思却飘的老远,自从那日一同进宫,王夫人便感觉出贾母的变化,她对黛玉更好了,吃的用的无不经心,原来还能防着宝玉去馆见黛玉,如今黛玉时常在贾母那里,二玉相见是极容易的事,总不能不让宝玉去给贾母请安吧。

这个抱琴也不知有没有把她的嘱咐带给娘娘,王夫人埋怨着,心里更加急躁起来,如果贾母再得了元春的支持,那事情可就没有转圜的余地,黛玉是娶定了。

撇下黛玉不说,宝钗怎么办呢,若是不能嫁给宝玉,薛姨妈能饶了她,当初可是她一力坚持着让他们母子三人进的京,以前宝玉年龄小,还能当做理由,如今看来贾母是预备给宝玉办婚事了,这事无论如何不能再拖了。

耳听的门吱嘎一声,王夫人睁开了眼睛,见是周瑞家的进来了,王夫人说道:“告诉你当家的,那日安排下的事,让他照着原计划做,可不许给我出一点纰漏。”

“奴才明白,一切安排就绪,只等太太吩咐。”

王夫人又道:“再去园子里告诉袭人,常去林丫头那里请安,暂时不必拘着宝玉,我让你查那丫头的事,查的怎么样了,好几天了也没个信儿”

周瑞家的看太太有些怪罪,连忙躬身答道:“奴才正是来回这件事的。”

王夫人一听便有了兴致,周瑞家的亲自倒茶,捧到跟前,笑着说道:“奴才费了好大的劲,才把林姑娘的药渣子偷了出来。”

王夫人不解,问道:“偷药渣子做什么”

“太太您想,若按太太说的,林姑娘那里有了好药材,还有个不用的,查问了老太太和奶院里的丫头,都没有痕迹,咱们又不能光明正大的去馆搜查,所以奴才就问了药房的人,他们说有药渣就能判断药材的好坏,那两个丫头也不妨,就让婆子给弄出来了。”

“哦”王夫人明白了,又道:“怎么只查问这两个院子”

“太太,除了老太太和奶那里,谁还能有好货色,大奶奶看着慈悲,奴才说句不中听的话,她才不舍得把这些东西拿出来给别人用呢,余下三姑娘四姑娘更没有,那边大太太虽有,和林姑娘的情份也不深。”

王夫人点点头,说道:“你说的是,可有了结果”

周瑞家的极为得意的点头,说道:“回太太的话,林姑娘吃的药材确实是上好的,其中几味都是难得的,很名贵,一千两都难买去,连咱们府里都不多见呢。”

王夫人皱起了眉头,这么好的东西那丫头是从哪弄来的

------题外话------

接到的通知,明天开始本文正式,很突然,也很兴奋,希望朋友们能继续支持菁,菁会努力的谢谢大家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