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隔着布料捏揉肿胀

当初那些个女生是死在了女生厕所里面,所以我们直接进入了女生厕所,这厕所外面看上去粉刷的还比较好,但是进入之后却发现里面已经很破旧了,看样子应该很多年都没有修葺过了。

厕所里面的灯光有些昏黄,而且一闪一闪的,似乎灯泡出现了问题,刚一进厕所我就感觉一阵阴冷扑面而来,这种感觉我很熟悉,之前几次的太平间里面我也感受过这种温度,顿时我的鸡皮疙瘩就起来了,我转头看了一眼凌薇,此时她的脸色也有些惨白,不知道是因为寒冷还是也有些害怕。

我刚想安慰凌薇两句,这时凌薇突然给我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然后小声说道:“先别说话,我感觉有些不太对劲,你拿好那红色的绳子,当用绳子捆住那个鬼魂的时候,就可以将它制服了。”说着凌薇开始将自己胳膊上缠绕的可触式电磁感应线拿了出来,然后她举着线头开始在空气中探索着。

此时空气都已经开始凝结了,四周安静得很,我能听到的声音也就只有我和凌薇的呼吸声音,我四下紧张的看着,就在这时,突然厕所里面传来的一声恐怖的笑声,那笑声让人浑身发毛,由于厕所本来就很小,所以这声音就感觉在四周环绕一样,让人听后感觉心神不宁。

此时凌薇的脸色也变了,她手中的那个感应线竟然开始不停的晃动起来,四下晃动不定,凌薇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小心点,他现在就在咱们的周围,而且他不定行踪,说不定就会在哪里出现,你眼尖点,看到他露面直接用红绳捆上他。”

我嗯了一声,还未来得及说什么,突然眼前竟然掉落下来一个巨大的东西,正好落在了我的眼前,我和凌薇登时吓了一跳,从昏黄的灯光中看出来这好像是一个人影。

“方毅!”我仔细看了会突然喊道,这个人竟然就是失踪了的方毅,此时他正挂在厕所的天花板上面,看他的样子似乎已经受了伤,脸上和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淤青。

我看后一阵心疼,赶紧将方毅从绳子上面解下来,我一边解绳子一边问道:“方毅,你怎么样,没事吧,你睁开眼睛看看我!”

方毅好像并没有听到我说话似的,但是看他的样子还并没有生命危险,正在我长舒一口气的时候突然凌薇朝我大喊一声,可是还未等我反应过来,突然感觉自己胸口位置像是被重物给击打了一下似的,这个力道非常的大,我一下就被击出了两三米的距离,然后倒在地上,胸口一阵剧烈的疼痛,嗓子眼一甜,一口鲜血从我的口中吐了出来。

“桐雨!你没事吧?”凌薇转过头来担心的看着我说道。

我吃力的站了起来,然后摇摇头说:“没事,这点小伤我还死不了。”

说着我将自己口中剩下的鲜血全部吐到了那根红色的绳线上。

吐完之后我四下看着,这时厕所里面还是只有我们三个人,并没有看到那个人的存在,我心中大怒,大声喊道:“你要是个男人就出来,有本事真刀真枪干一场,别这样畏首畏尾跟个王八似的,有本事你就说你是谁!”

一直在转动的感应线突然停了下来,然后就听到厕所里面传来空灵的声音:“我是周根,就是十年前你们告发的那个人,如果不是你们的话我想我不会死,而且我妈也不会活活饿死,就是因为你们把我逼死,所以没有人赡养我妈,才让她死了,这都是你们两个害的,我要让你们偿命!”

听完周根这么说我愣住了,没想到当时我们两个告发他,竟然还间接的导致了他的妈妈死亡,顿时一阵内疚感涌上心头,这时凌薇突然打了我一下,说道:“桐雨,你别被他这些话给迷糊了,他是故意这么说的,你想想当时死了这么多女生,都是他杀的,我们这么做是制止了他,周根!难道你就是因为这件事情而找了我们十年?”凌薇大声的朝着空气问道。

“哼,当然不是,林桐雨,你还记得周兰金和邢斌吗?”空气中传来了周根的声音。

听到周根提起这两个人的名字我顿时愣住了,赶紧问道:“你……你怎么会认识他们两个,对了,穆城曾经说过当时去我家的并不是只有鬼面傀,还有一个鬼魂的存在,难道说那个鬼魂就是……”

还未等我说完,周根突然冷笑一声,然后说道:“没错,穆城当时说的那个鬼魂就是我,当年我被你爸爸给打伤了之后就一直在外面飘荡,后来被周兰金给收服了,他说只要我听他的话,十年之后就可以让我转世投胎,可是没想到在我十年之期就要满的时候,你竟然杀死了他,我没想到竟然还是你,所以那时候我就暗自发誓,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你!”说着突然一阵狂风大作,这风非常的强烈,让我眼睛都睁不开了。

我怕凌薇有危险,赶紧向前走去,然后伸出手抓住了凌薇的手,由于风很大,所以我看的并不是很清楚,等我抓住凌薇的手之后我却突然看到凌薇此时竟然就站在我侧前方的位置。

“桐雨,你快点过来,现在很危险。”凌薇大声说道。

看到凌薇在我的眼前,我顿时傻眼了,如果说前面的是凌薇的话,那么我拉着的人又是谁?

想到这里我赶紧转过了头,可是刚转过头去我就感觉到头皮一阵发麻,在我面前的竟然就是梦中的那个男人,没有脸,只是一张面膜似的人皮裹在脸上。

我急忙想要将手抽回来,可是这时却突然感觉到他手一用力,竟然将我拉了过去,我心道不好,这时就在一瞬间我突然灵机一动,身子一转,然后将手中的红线直接缠绕在了周根的脖子上面,红线一缠上去周根的脖子果然就开始冒出了黑色的烟雾,紧接着就是周根的一阵痛苦的喊叫声,这些喊叫声在空中回荡着,让人听了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几秒钟之后我突然感觉绳子一松,当我转头看去的时候周根的头已经掉落在了地上,这红色的绳子竟然将他的头给割断了。人头掉落在地上没多一会就化成了一阵白烟散去,他的身体倒在地上,没一会也消散了。

此时厕所里面恢复了平静,我看着一旁的凌薇,然后有些吃惊的问道:“周根已经消灭了?”

凌薇用力点头,然后说道:“没错,你已经消灭他了,你听……”说着凌薇看向了厕所的四周。

凌薇说完我仔细听着四周,果然好像有些细小的声音在厕所里面回荡着,只有两个字,那就是谢谢,听声音好像是女人说出来的。

“咱们现在将周根彻底消灭了,所以那些被他杀害的女生也可以投胎做人了,咱们这次真的做了一件好事。”凌薇笑着看着我,然后趁我不注意一把抱住了我。

说实话被她抱着的感觉很舒服,有种很温暖的感觉,刚才的那些寒冷也已经烟消云散,我深情的看着凌薇,在这一刻,我发现自己好像已经喜欢上她了,我的嘴唇慢慢的朝着凌薇的嘴唇亲去,可是就在要接触上的时候,突然厕所里面传来了一个声音。

“好疼啊,哎,凌薇姐桐雨哥,你们两个这是在干什么啊,我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好长的梦啊。”说着方毅从地上站了起来。

我见到方毅醒过来了,心中暗骂道:这小子还真会醒,早不醒晚不醒偏偏这个时候醒过来,看我回去不收拾他。

我刚要说方毅几句,这时凌薇突然凑上来在我耳边说:“行了,以后这种机会多得是,干嘛这么着急,方毅身体还不太好,咱们赶紧回家吧。”

“好。”说着我上前扶住了方毅的胳膊,我看着他说道:“现在没事了,我不会让你再受伤害了,咱们回家。”

“凌薇姐,我饿了,我还没有吃过你做的饭菜呢,你看我都受伤了,你不给我做点好吃的?”方毅撒娇的看着凌薇说道。

凌薇笑着刮了方毅的鼻梁一下,然后说道:“好,那我今天晚上就给你们两个下厨做饭,不过桐雨可要给我打下手哦。”说着凌薇牵起了我的手。

我看着凌薇笑了笑,然后用力点了点头。

(只是暂时的大结局,我们还会再见。)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