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无遮掩裸身图片

“所以,你确定什么都不告诉我吗?”卡莉法看着面前的精灵,他曾是个非常可靠的同伴,但是现在,他对她沉默不语。

其实卡莉法也能理解他的沉默不语,只是理智上理解并不代表感情上能够接受,所以她很恼火的冲着他发了一顿脾气,然而她自己也不能说清楚为什么她这么火大,仅仅是因为他并没有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告诉她——这似乎并不能成为理由。

“抱歉,之前对你大吼大叫。”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游历,卡莉法的身上虽然依旧能找到当年的孤僻和不认输,但是她显然已经柔和了很多,至少这时候她知道自己应该道个歉。

精灵王用那双美丽的浅翠色眼睛盯着她看了一会,“好了,你一点也不觉得冲我大吼大叫错在什么地方。”他看上去非常的疲惫,自从和项坠里的精灵灵魂交流过,并且将她送回塔尔盖亚之后,他就一直是这幅累得要死的神情。

“那还不是因为你什么都不肯告诉我?你之前说希望我能在一切结束之后来王之森,但是你的表情却无时无刻不在告诉我这片土地要面对很大麻烦。”卡莉法把手撑在格罗瑞尔的面前,尽管她只能抬起头来才能看到他那张让所有人都要神魂颠倒的脸,“如果有什么能帮忙的,告诉我吧。”

“你能帮的最大忙就是快点离开。”精灵深深的为龙之女这誓不罢休的性格头疼了起来,“这是精灵同诸神的事情。”

“你居然赶我走?”卡莉法却抓错了重点,她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个精灵,“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这么急着赶我走?”

“我不希望你……”美丽的精灵噎了一下,不着痕迹的改口道,“我不希望你插手我们才能解决的事情,这是精灵们的内政。”

“你到底瞒着我什么?”卡莉法觉得自己的怒火又窜了起来,她对这个精灵躲躲闪闪就是什么都不肯说的行为已经非常恼火了,几句话之前还打定主意要好好道歉,希望能和他通过正常的交流而不是吵吵闹闹来解决问题,但是她现在又快要开始大吵大闹了。

说来也真是奇怪,她要是对着别人肯定动手的优先性要胜过吵闹的,但是现在对着格罗瑞尔她却很少真的动手,大概是因为在昆泽尔的时候受到了他很多的照顾吧。

“我什么都没有瞒着你。”格罗瑞尔终于能从那种很虚弱的状态中站直身体了,他的眼睛里没有一丝躲闪,将手放在了卡莉法的头顶上,“愿梵恩雅爱你。”他似乎已经没有力气在做其他的事情了,垂下手的时候就像是快要死去一样,摇着头转身蹒跚着离开了。

他看上去病的很重,比当年被诅咒的时候还要重得多。

“你生病了。”卡莉法在他的背后这样说道。

她的直觉一直很不错,然后她听到精灵王很大声的叹了一口气,“很快会好的。”

“我以为精灵不会生病的。”

“好吧,”精灵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回答道,“我确实有事情瞒着你,”他顿了顿,过了一会才说道,“我打算同昆泽尔联姻了。”

“什么?”

“我是说,我要娶克里斯诺娜。”

卡莉法看着那病的就要晕过去一样的背影,过了一会之后才愣愣的“哦”了一声。

她都没有反应过来他到底是什么意思,直到精灵王离开的时候才意识到这精灵到底说了什么。

精灵违背了真心就会受到病痛的惩罚,这个偶尔在昆泽尔的书籍上看到的内容居然是真的,卡莉法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这个家伙是不是疯了,他又不爱克里斯诺娜!

“你等等!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当然,龙之女的大吼大叫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格罗瑞尔不再理睬她的无理取闹,直到她用力砸破了他寝室的大门,看到他躺在床上病的死去活来的样子。

“你为什么总是一定要问我呢?”精灵躺在床上哭笑不得的看着龙之女。

“如果你生病和我一定要追问你有关系,我立刻就不问了。”卡莉法干巴巴的回答道。

精灵楞了一下,过了会长长的叹了口气,他这段时间叹的气比他前两百年都要多的多,“和你没关系,我违背了自己的真心,受到惩罚是必然的。”

卡莉法走到他的身边,蹲在了床前,“我只是希望你知道,你虽然很久以前开始说话就很毒又不会替人考虑,顽固傲慢,脾气臭,还有顽固傲慢,但是……”她学着他曾经做过的事情,把手放在了他的头上,“愿伊芙爱你。”

这是精灵——也远远不止精灵,夏特人们,树妖,甚至更多的种族都一样——这是他们之间最美好的祝福。

“愿伊芙爱你,我想同你一同战斗。”卡莉法盯着格罗瑞尔那双连日月星辰都要为之失色的眼睛,毫不退缩的这样说道。

精灵震惊的望着她,想要微笑却流出了眼泪。

“愿星辰与你同在。”他这样回答道。

他从一开始就打定了注意,一个人去背负占卜的结果,高傲又自负的精灵以为自己可以,但是当他真正听到那句话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决心有时候在一些人的面前可能不堪一击。

若干年以后,他时常会想起这一刻。

也许,正是这双粗糙的,属于人类的手,在向他伸来的时候,撕破了那漆黑一片,毫无希望的占卜中的未来,为这片土地,为所有是他的子民,或者同他毫无关系的生命,也为他——

带来了一点点的星辰的光辉。

这一点点的光辉,胜过永悬的弗罗娜,比诸神更辉煌,比岁月更长久。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