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的小肚子鼓鼓的h

“诶,你说爵瑟美人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安洛玲轻轻用手臂碰了一下纪风晓的手臂,靠近她耳朵小声地问着。

王梓瑞说的话并不大声,也足以让她听得一清二楚,虽说她和王梓瑞不对盘,但是她觉得王梓瑞这一回说的没错,那个“绝色”美人的确是在不显山不露水的粘着自家同桌。

“说什么呢!”她和他嗯,算是朋友吧,但也只是朋友而已。

季爵瑟根本就不是她的菜好不好?

她喜欢的男生,就算不能比她强大,也要能与她并肩而战。季爵瑟嘛,当弟弟还可以。

他们姓氏都是一个读音,虽然说写法不一样,但是念起来还是很有感觉的,季爵瑟纪风晓,纪风晓季爵瑟,说出去活生生就一亲姐弟啊!

想着想着,纪风晓都觉得与季爵瑟的相遇是因为她亲娘早逝,老天爷给她作为独生子女的补偿了。

弱不禁风的弟弟和云淡风轻的姐姐,完美搭配有没有?

“难道你不觉得吗?”

“不觉得。还有,你什么时候改称呼了?”之前还美人一张的叫着,才几天,变“绝色”美人了?

“哦,觉得绝色更形象嘛!”其实她是见班里的人都改了,她就跟着改了,外号嘛,不就图个新鲜有趣与时俱进!

也不知道是不是意识到纪风晓想转移话题,安洛玲不为所动,马上又转了回来:“你真不觉得他好像对你他一直都在围着你转你没发现吗?”

安洛玲越想越不对,越想越觉得季爵瑟对自家同桌不简单,他对自家同桌好像特别的依赖。

你看啊,只要是纪风晓出现的地方,必定能见到季爵瑟的身影,连到教室上课的时间也出奇的一致。到教室之后,座位永远是在纪风晓的身后,说没有点情况,瞎子和聋子都不会答应。

嗯,很有想法,很有道理,也很接近事实的真相,可惜不是所有人都有这种认知的。

“”有吗?

纪风晓仔细想了想,还是没觉得有什么异常。

那也是当然的,因为季爵瑟从一开始就表现得没有什么主见的样子,个性腼腆、害羞、特别依赖别人,所以纪风晓真的没觉得季爵瑟围着一个人转悠有什么不对。

而之所以被依赖的对象是她,纪风晓也有自己的理解,因为季爵瑟和她算是接触得比较多的人,加上她还救过他,救命恩人嘛,对她有着多于别人的信任和依赖也纯属正常现象。

更何况,以某个方面来说,他们现在算是“相依为命”的关系,他依赖着她就更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事情了。

“你真的没感觉啊?”

“你想太多了,你觉得我是人见人爱那一类人吗?”不管她本来面目是什么样的,她现在的模样,就是一路人甲,长得没特点,个性不张扬,还真的是很难让人记住。

好吧,就算季爵瑟见过她的真容,但除了一刹那的孤疑和惊艳,之后季爵瑟就再没有什么不一样的表现。

他们还是一如既往地相处,并没有因此改变什么,所以纪风晓才会觉得安洛玲想多了。

一面之词无端猜测怎么也比不过亲身经历和切身感受。

安洛玲看着同桌那一张平淡无奇的脸,可以说丢进人群就找不见的,但是“咱长相跟不上,架不住咱气质好啊!”

谁规定长相不出众就不会有人喜欢了,白菜萝卜还各有所爱呢,不是所有人的审美都一个样子的嘛!

况且,“爵瑟”已经是“绝色”了,想看美人照镜子就成,说不定人家早就看腻了,喜欢点不一样的也是有可能的啊!王子还看上灰姑娘了呢,美人不能看上平凡人了?

纪风晓:“”这是安慰?

而且,气质,自己最好是有这种东西啦!

纪风晓无奈的摇摇头,幸好这时老师进来教室,这个问题就这么结束了,要不然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聊下去了。

这节课上的是纪风晓喜欢的科目,当然了,现在也是季爵瑟喜欢的,所以这两个人都听得极其认真。

只是这两个认真的学生可有两个不认真的同桌,心思一点都没在课本上不说,耳朵的注意力也没有贡献给老师,眼神还不时飘向自己左手边的人,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而看着不为所动,一心一意扑在学习上的好学生,安洛玲和王梓瑞两个人又都同时生出了一股无力感。

话说,他们的存在感就这么薄弱吗?

以一节课来说,不管听,还是不听,总会下课,听的人总有所收获,不听的人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下课铃声照常响起,老师离开教室之后,纪风晓还觉得有些意犹未尽之感。

看了眼黑板左上角的钟表,时间也还早,或许她可以去图书馆坐坐,纪风晓如此想着。

“潇潇。”

纪风晓听到呼唤,立即回过头,问道:“怎么了?”

“要回去了吗?”季爵瑟觉得自己选择坐在纪风晓的后面简直就是太明智了,就在他触手可及的位置,有什么事叫一声就行。

“还不想回去。”因为她还有个地方想去坐坐,心里已经迫不及待了。

“嗯?”季爵瑟不明所以,以前不是一放学就一起走的吗?

“图书馆,去不去?”她的卡开学就办了,却一次都没有进去过图书馆,纪风晓觉得该用一下了。

“好啊!”意料之外的邀请,季爵瑟仍旧爽快的答应着,一点都不介意放某些人鸽子。

“勤奋”了这么久,总要有休息的时候,某位作家有云:休息,是为了走更远的路。

“你有卡了吗?”

“没有。”

“那就先去办卡,走吧!”

“嗯。”

纪风晓和季爵瑟快速收好桌面上的书塞进包里,拉链的声音响起的同时,两个人也站了起来,右手拎着包往肩上一甩,走出座位,向门口走去,一连串的动作如行云流水默契十足,仿佛练习过无数次。

安洛玲:“”

王梓瑞:“”

这么目中无人抛下他们,不打声招呼就走,这样真的好吗?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