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sao货水好多真紧

她狡黠地一笑,道:“荆兄的产业想必是包含很多行业,不过小弟却没想到,撷玉斋这么大的生意,竟然是荆兄的!”

荆无言笑道:“何以见得?”

蓝宵露笑而不答,也学他的样子品了一口茶,才道:“荆兄不用试探我了,我和周大叔在撷玉斋里的谈话,荆兄一定都知道。荆兄是在好奇我手中会有什么大生意吗?”

荆无言倒不隐瞒,道:“我自认,应该是个比周显彰更好的合作伙伴!”

“可荆兄就不怕我所说的大生意,在你眼里其实不值得一提?又或者,我只是为了吸引周显彰注意,故意夸大其辞呢?”

荆无言高深莫测地一笑,道:“直觉。”

蓝宵露顿时无语了,一旦人家用上直觉两个字,就可以不用任何解释,他不愿意解释,却肯把自己约到这儿来,旁敲侧击地等自己主动提出来,一点也不因为自己的寒酸和普通而轻视,光这一点,已经让她觉得,也许他也是个不错的合作伙伴。

即使他的财力不如周显彰,但有撷玉斋这样产业的人,财力能差到哪儿去呢?

蓝宵露沉吟着,荆无言也不催她,只慢条斯理地品茶,不焦不躁,不慌不忙。如果他是周显彰,他也不会认为蓝宵露手中有什么了不得的大生意。

但是他是幻影门门主,知道这个看来貌不惊人的小丫头,竟然在无意中救了端木太子。这可是个奇货可居的好事,即使她所谓的大生意根本不是什么大生意,他也会大力地推动,支持,当成大生意来做。

做生意有投入,舍不得本金赚不到利润,套用一句通俗的话,便是舍不得孩子套不了狼。他相信自己的眼光。这好处,他要独占,即使是燕王,他也不准备分享。

蓝宵露见他这么笃定,一派信任,权衡了一下他和周显彰的强弱,觉得也许如他所说,他比周显彰更适合合作。一旦定下主意,她便正色道:“荆兄知道,我无钱无权无势,因此,我需要的是合作,需要的是一个强有力的、资金雄厚的合作伙伴。我提供思路和操作方式,但要收取三成利润。”

荆无言毫不犹豫地道:“成交!”

这样的爽快倒让蓝宵露有些意外,不过,顺利不正是她所期待的吗?她道:“我丑话说在前头,咱们既然合作,那么便白纸黑字写好合同。”

荆无言微笑:“很好!”走出门去,吩咐小二准备笔墨纸砚,一会儿,小二便送了上来。

荆无言大方地冲蓝宵露一笑,道:“你说的这个什么合同,该怎么拟,由你来!”他展开一抹温雅的微笑,道:“需要我帮你磨墨吗?”

“不用,我自己来就好了!”蓝宵露也不客气,她在现代得过书法奖的毛笔字,自然不会丢脸,但是,这是她的秘密武器,暂时不能动用。

她拿起那支新的狼豪,仔细看了看,稍一用力,就把笔头拔了,扔在一边。顺手拿了砚台,把空笔管放下去轻轻一压,笔管破裂,她掰断大半,只剩下了根比签字笔略粗的留着。

荆无言瞪大眼睛,不明白她要做什么,好好的笔,为什么要毁了呢?笔都毁了,还怎么写字?

没让他疑惑多久,蓝宵露拿起茶杯,那里还有些残茶,她倒了一点进砚台,轻轻磨起墨来。她感念二夫人对她的疼爱,又怜惜她孤单,有空就陪着二夫人,做得最多的便是替二夫人磨墨了,因此磨得像模像样。

很快,墨磨好,蓝宵露把那只惨不忍睹的笔管伸进还散发着淡淡茶香的墨中,轻轻一醮,在白纸上端端正正地写下“合同”两个字。又中规中矩地写好:甲方,乙方。

合同内容中写明要合作的项目,她的思路是,目前坊间处处都在讨论太子妃花落谁家,何不用这个噱头,设一场大型的竞猜?这在现代是很常见的商业手段,赌球彩体彩之类的比比皆是,但在这个时代,还无人操作。

合同中写明,两人合作,一个出思路和操作方式,一个出钱出力进行操作,收益三七分成。

刚开始,荆无言奇异于她用这么简陋的“笔”能写出这么整齐的字,接下来,他便被合同内容吸引,他有点明白,为什么蓝宵露要找的是像周显彰这样的大商贾了。因为一旦操作起来,必须有强大的财力在后面支持,而且,财力越是雄厚,才有把这个局面拉得更大,赚得就会更多。当然,前提是,设好赔率。

这果然是一个极好的思路,坊间的热闹程度他作为幻影门的门主,自然比谁都清楚。但却没想过从这上面找到商机。

他有些庆幸,在不知道她所谓的大生意是什么的时候,选择了相信,所以,这么好的机会,没有拱手让给周显彰。

或者他该感谢周显彰那小心谨慎的作风,周显彰多听她说几句,也许就没自己什么事了吧?

面前这个小小的丫头,竟然有这样通透的心思。

也是,要不是她思想独特,胆大心细,怎么会在巧合之下救了西启国太子一条命?

写完一份,蓝宵露笑眯眯地递给他,道:“你先过目,有意见就提,反正这是草稿,等确定了之后,我再誊抄两份就是。”

荆无言早已经一目十行地看完了,风度翩翩地笑道:“已经看完了,这样挺好。我完全赞同!”

蓝宵露也不奇怪,这合同她拟得合理,三成要得虽然不少,可也不多。荆无言果然是个做大事的,并不婆婆妈妈。

誊写了两份,蓝宵露在甲方处签上名字,又把“笔”交给荆无言,荆无言却苦笑了,他可不会用这样的笔。他运掌如刀,内力到处,那只参差不齐的笔管处被切得整整齐齐,拾起被蓝宵露扔到一边的笔头,插了进去,醮上墨,潇洒地签了自己的名。

看着甲方处“路三”两个字,荆无言肚里暗笑,到底是个小丫头,太嫩了。她用的是假名,若是他想赖账,日后她根本不可能找到他的麻烦,看在朋友的份上,或者以后他会提点她一些。

不过,路三这个身份其实也挺好,若是她真想做路三,这个忙他倒也帮得上。

蓝宵露不知道荆无言在想什么,把其中一份合同收了,道:“我需要打探一下消息,后天我来和你谈赔率!”

荆无言微笑:“好!”只要他需要,他能得到任何任何消息,不过,他想知道,这个丫头的能量,到底有多大。

蓝宵露收好合同,买了些小点心小礼物,原路回到清羽院。她翻墙出府的事,只有幼蓝知道,这事太过惊世骇俗,而且人多口就杂,她不想惹麻烦,之所以让幼蓝知道,一是她的男装需要幼蓝来负责缝制,二是她出府后,需要有人给她打打掩护。另外,经过她的仔细观察,作为她身边的大丫环,幼蓝很忠心。

在幼蓝的掩护下,她迅速换去男装,心情很好地道:“走,咱们去逛逛!”

“去哪里逛呀?”幼蓝无语,小姐你好像刚逛了才回来!

“当然是在府里逛!”蓝宵露目光转动,狡黠一笑,道:“去明溪院,怎么样?”

幼蓝一听,脸色一白,一脸害怕地道:“小姐,我我还要给你洗衣服呢!”

明溪院,那可是混世魔王蓝君孝的院子,这阵二少爷不来找三小姐麻烦,她们提心吊胆颤颤巍巍的心好不容易才放回肚子里,三小姐这是闹哪样?竟然还敢去惹他?

幼蓝这反应让蓝宵露又好气又好笑,笑嗔道:“瞧把你吓的,真没出息!”

“小姐你就饶了我吧,我可不敢去那里!”幼蓝心有余悸。

蓝宵露本来也不习惯前呼后拥的,见幼蓝不愿意,也不勉强,道:“你洗衣服去吧,我随便逛逛!”

上次收拾了蓝君孝之后,她以为他虽然发了毒誓,但必定会反击,没想到静静等了这么久,蓝君孝那边倒偃旗息鼓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这可一点不像那个混世魔王的风格,她闲着也是闲着,就当是串串门。

蓝府最不缺的是院子,女儿随娘住,嫡子庶子都有自己的院子,明溪院与飞燕院毗邻。在东北方,以往蓝宵露能不出清羽院就不出清羽院,今天这样大摇大摆地出现在清羽院十尺之外,着实让好多下人惊讶。

蓝宵露在转过回廊,路过假山小径的时候,甚至听到有多嘴的丫头在小声议论:“那不是三小姐吗?”

“是呀,三小姐好像是要去明溪院。那不是二少爷的院子吗?”

“你听没听说,现在这个三小姐,胆子可大了,都敢对大夫人的安排提出异议了呢!”

“知道,听李嬷嬷说她还去欣月院找大小姐要字画呢!”

“嘘,小声点,她来了!”

蓝宵露把这些话统统抛到脑后,在一众丫头婆子们的八卦和惊讶眼神中,踏进了明溪院。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